• 第181章:锋利如刀的语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5本章字数:3235字

    墨知一阵喝骂,让一众心中有怨气的修士顿觉心情舒爽,但一些聪明人更是觉得这人简直就是在作死,那风萧萧的战力有目共睹,你就不怕他回身弄死你啊?

    已经不用怕了,因为空中的风萧萧听到这话,骤然回身双目血红,就连冷秋蝉都顾及不上了,将那巨大的龙卷推出挡住那利爪挥舞的凤身法相,自己则收了法身流光一般地对着墨知冲了过来。

    他真是太气愤了,自己是何等的天骄,从来没有受过半点委屈,就是有人欺负自己,那自己也要找回来,他姓风,他的母亲姓金,是多么高贵的身份,竟然在奴隶窝里被人欺负了,这简直让他要抓狂。

    一次次被算计,一次次被侮辱,这让他想杀人,而最想杀的人就是墨知,这个小子不仅三番五次骂自己是结巴,还参与了屠杀自己的族人,刚才宣读那退婚书,已经让自己欲罢不能想要出手了,这回竟然还辱骂自己的母亲,是可忍孰不可忍?

    携带着巨大的飓风,风萧萧速度快到让人发指,他这是要把墨知斩杀当场了,面对两步百丈向着自己靠近的风萧萧,墨知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呼喊着:“死结巴,你有种把修为压制一下,咱们比比,这样凭借修为高欺负人,算什么好汉!”

    风萧萧现在要的是杀人,手上风刃凝聚,就要亲手斩下墨知的头颅,可是当他迫近了墨知的时候,一脸惊慌失措的墨知竟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冲他做了个鬼脸。

    随后风萧萧陡然回身,身手就要抵挡,可惜晚了!

    一只隐秘在黑夜中的大手,一丈多大狠狠地拍在了风萧萧的身上,抵挡不急风萧萧双手交叉护住头部,随后便如陨落的星辰一般,竖直画出一条线,重重地被砸在了地上。

    “轰隆隆!”

    巨响伴随着滚滚烟尘升腾而起,墨知瞪大了眼睛望着那烟雾,得意无比地说道:“死结巴,你就是个蠢货,我随便说两句你就过来啊!”

    下方烟尘鼓动,飓风呼啸,风萧萧冲天而起,不过这货也学聪明了,刚才那黑手出现的无声无声息,太过诡异,他只是站在墨知十丈开外,浑身浴血,嘴角带着血迹,受了不清的伤。

    警惕的周围的同时,风萧萧虚空喝问:“是……谁?”

    可是回答他的只是空空的黑夜,和远处飘来的打斗声。

    反倒是悠闲自得地坐在窗户边上的墨知,看着狼狈不堪的风萧萧,笑嘻嘻地呼喊道:“死结巴,你不是很能嘛?怎么不来啦!”

    被墨知挑衅,风萧萧都快要被气炸了,银牙紧咬,可是那神出鬼没的高手隐蔽在黑暗中,自己不知道他在哪,贸然出手很容易再被偷袭,只能愤愤然地盯着嚣张至极的墨知,却又无可奈何。

    一切都在一瞬间,从墨知叫骂到风萧萧被偷袭,不过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冷秋蝉击溃那无主地风龙圈,收了法身赶到了墨知的身前。

    风萧萧已经重伤,而那位黑衣仆人也已经焦头烂额,身上法衣破碎不堪,被八个花娘围在中间红色朱绫被交织飞走,没多会便将他绑了个结实,然后红绫一闪裹住头颅,鲜血迸溅而出,随后一缕元婴飞射而出,带着凄厉的哭喊声,逃向了风萧萧。

    “八佾之舞”

    老黑眼放金光,口中喃喃自语,盯着那长袖善舞的花娘,又是惊叹又是喜欢。

    墨知不禁撇了撇嘴,传声提醒老黑道:“现在她可是我的陪侍,也算是半个翻云寨的人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可不能坏了规矩!”

    可是都快流出哈拉的老黑头都没转,自信无比地回道:“规矩还不是大当家的说的算,现在啊!吃窝边草的才是好兔子!”

    墨知也不跟他理论,而是指着空中拎着铁刀,干劲十足的铁长老传声道:“你倒是去和他说说啊!”

    说着铁长老横刀劈斩,一条接近五丈长的刀影硬生生斩在了夏侯昭的左臂,泛着金色的手臂横飞而出,鲜血飘洒而去,夏侯昭法相崩溃,肉身被毁,元婴迸发而出,想要逃到千道学院的方向。

    可是没有逃出几丈,就淹没在一片暗黑暗中,就此消失不见。

    原本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夏侯昭的参与,不过这家伙居然跑过来凑热闹,墨知可不能放过这个家伙,暗中叮嘱了华业别人可能杀不了,但是这个夏侯昭是一定要杀掉的,华业将这个消息送给了花娘,花娘又将务必斩杀夏侯昭的信息传给了铁长老。

    然后就出现了铁长老吃了兴奋剂一般的情景,虽然自己也受了伤,但是铁长老心里美滋滋地啊!

    夏侯昭被斩,黑衣仆人肉身被毁,场间形式陡转,风家一脉已经落入了弱势,冷秋蝉提着寒冰戈就要再战,风萧萧神情也是肃杀到了极点,虽然已经受伤,但是他依旧有信心战胜冷秋蝉,让他担心的是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家伙,气息不比冷秋蝉弱,若是正面对抗自己也不畏惧,可偏偏自己的神识捕捉不到对方。

    远处的刘维思叹息一声,大手一挥,十道强横的气息从远处飞来,同时运转了自身的真元,声如洪钟,大声喝道:“何人在坊市内闹事?”

    如春雷般的声音滚滚荡去,牵扯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墨知定睛看了看远处那穿着铁甲的中年人,嘿嘿地笑了笑,回答:“城主大人,你可算是来了,刚才风家的死结巴竟然在这里大开杀戒,好不残忍,幸好有几位厉害的前辈在阻止,不然很多人都要被杀光了!”

    见到刘维思出现,很多原本躲避起来的人纷纷出现,叫骂风家破坏城规,刚才被吓破胆的书屋老板此刻终于找到了主心骨,整了整衣服,向着刘维思行礼说道:“刘城主,老夫在在天水城已经经营了近三百年,今日风家竟然目无法纪,老夫定要将此事上报给联盟,讨回一个公道。”

    “对,我等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风家之人斩我一臂,苏某也要上告家族,让家主去你们风家坐坐!”

    “风家公然杀害千道盟鸿儒坊掌柜,不知道那四位大人会对风家什么态度,千道盟不稀罕这种不守规矩的家族!”

    随着刘维思的出现,一时间出现了众多责骂的声音,更是有一群有背景的人在这个时候亮出了自己的家族作为威胁,或许平时的时候,这些人在家族里不是什么重要的任人物,但是如果有人胆敢无视他们,那就侮辱他所在家族的威严,族人可以死,但是家威不能丢!

    刘维思看着那个老先生,又看了看那些先前像是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人,此刻又跳出来叫嚣,觉得此事有些难办。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一块巨大的冰块落了下来,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激荡起巨大的尘埃,随后人们发现那坑中的冰块里竟然有一个人,风居然被冻在了里面,就在人们准备惊叹的时候。

    那冰块发出了一声轻响,随后就像是一连串密集的碎裂声,一道道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满了整个冰块。

    “喀拉拉!”

    冰块炸开,无数碎冰如钻石一般纷飞跌落,狼狈不堪的风居然从里面跳了出来,一个晃动到了风萧萧的身边,盯着站在远处的刘维思。

    冷长老慢慢悠悠地从一片波纹中走了出来,背着手看着刘维思说道:“刘城主,老头子接到三家任命,负责巡视着天水城,可没想到竟然有敢在坊市里杀人,你这城主可要尽职尽责才好!”

    刘维思苦着脸,向着冷长老行礼说道:“真人说的是,我这就去平定骚乱!”

    随后他目注虚空,冷声喝道:“将风家三位先行看押,待到东都之后请定方大人发落!”

    风萧萧不看别人,只是盯着一脸得意的墨知,恨不得上去啖其肉喝其血,可是却被风居然镇住了,风居然知道刘维思是想借着这个由头将他们送走,风家在刚才战败了,如果刚才是风家战胜了,那么刘维思肯定会帮助风家,在一旁观望的千道学院也会出来帮助风家,可现在这群人都知道,即使他们一起上,也很难奈何外商学院和黑市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人都是俊杰啊!

    对于这一切只有一点是他想不明白的,风居然望着妖媚的花娘定惊问道:“你们黑市为何要护着这小子!”

    花娘看了看一脸笑呵呵的墨知,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反倒是黑暗中分离出一个人影,站在墨知的身边,看着风居然和刘维思说道:“这人和黑市有些交易,现在他还欠着黑市的东西没还,所以你们现在还不能杀他!”

    墨知看了看一脸正经的华业,笑呵呵地看着风家的两个人,说道:“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长得好看,而且不结巴!”

    “说得好!”

    老黑收回了盯在花娘身上的视线,很是赞赏地看着墨知说道:“翻云寨的人长得好看就是资本,这群丑八怪根本就不懂!”

    看着老黑那张毛胡子脸,墨知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由自主地向一边挪了挪,想要离老黑远一点。

    刺客联盟的出现,一众人心中泛起一阵冷意,可是偏偏华业说他是来保护人的,不是来刺杀人的,就连城主刘维思都不能说什么。

    如果华业是来刺杀人的,那么刘维思还能够以维稳的名义将他拿下,毕竟黑市一直都是默认遵守城规的,可人家是来救人的,你还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