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宝贵课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8本章字数:1378字

            会议继续了半个小时,商定了活动的细节,散会后工作立即开始了。在两进大办公室之间,有间空房子,是推广部的制作室。钟火麟无法可想,唯有跟着罗伟国进去,准备做波鞋样版。

        钟火麟放眼四看,只见周围摆放着许多以前留下的道具,式样都精巧得很。

        罗伟国忽然问:“怎样?都还可以吗?”

        钟火麟反问:“都是你做的?”

        罗伟国点点头,微微笑着。钟火麟看着他,觉得很奇怪,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个疑问来。

        罗伟国觉得钟火麟的表情挺奇怪,便问:“怎么了?”

        钟火麟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伟国,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但又怕……”

        “问吧。”

        “是这样的,你身为公司的广告制作技术人员,其实地位挺高的,但为什么会……”

        “为什么会亲自来干苦力活儿?”

        “呵呵,对不起。”

        罗伟国没有立即回答问题,随手拿起一件道具,说:“这是四年前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做的。当时要搞一项活动,对方公司提出在活动尾声送些纪念品。我没有到外边订制,而是花了三天时间亲自做出一批小手链,结果……”

        钟火麟看着那条锈迹斑斑的小手链,心想:“结果当然是糗了。”随口安慰说:“刚出来工作嘛,肯定是碰钉子的,呵呵……”

        哪知罗伟国说:“效果出奇的好,很受欢迎。”

        钟火麟愣住了,“啊?”

        罗伟国微微一笑,“但是现在看来,这链子很有问题,因为用料不当,无法长久保存。”

        “哦。”

        “知道吗?要完成一件精品,设计理念固然重要,操作过程和原料使用也丝毫马虎不得。”

        钟火麟听得有道理,不知不觉聚精会神起来。

        罗伟国继续说:“道具必然会涉及颜料。而每样道具原料的性质不同,结构不同,注意的问题也就不同。比方说这条小链子,当时做出来的时候亮光闪闪,但不久后就褪色、生锈,没有了价值。那是因为所用的颜料不能和金属元素发生长久的牢固的反应作用。”

        钟火麟点点头,“嗯,不错。”

        “又比方说,我们即将制造的巨型波鞋,用硬纸皮做原料,更要考虑到颜料的问题。”

        “有什么要考虑的?”

        “硬纸皮的外层很光滑,可以抵御量少的水分,但有些颜料含有的化学物质,会和它起反应,从而分解软化。颜料中的水分就会渗透进去,那么……”

        “哈,那么波鞋就榻了一片,糟糕!”

        “即使不榻,也必然皱一大块,要么就浮肿。”罗伟国笑着说,走到角落边,指着其中一罐颜料说:“硬纸皮不能用它。”

        钟火麟蹲下仔细看了看,问:“既然不能用为什么还买?”

        罗伟国把手臂指向另外一边,说:“它对纸皮有影响,对那种化合物却十分理想。”

        到底是什么化合物?钟火麟根本不懂,但道理他倒是听懂了,顿时高兴地说:“嘿,想不到干粗活也那么有学问!”

        罗伟国的眼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说:“不能单单看成是粗活,对我来说,是工作的一部分,是必须掌握的一部分。”

        钟火麟肃然起敬,点点头。

        罗伟国又说:“一个好的广告设计员,不但要有完善的理念,更加要知道自己的作品是怎么做出来的。就像建筑师一样,不但要设计出图纸,还得亲自到工地去实地勘察。如果连一砖一瓦也不懂,还说什么建筑?”

        “说的太好了。”

        “火麟,既然你听得进去,我就送你两个词语。”

        “哦?什么词语?”

        “一个是纸上谈兵,一个身体力行。”

        “呵呵……明白了。”

        罗伟国微微一笑,“如果满脑子的设计却不切实际,那就是纸上谈兵了。你别以为当业务员只是和客人谈生意,如果对会场布置不熟悉,一样办不好事情。”

        钟火麟惊疑地问:“是吗?道具设计也关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