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忍耐也没希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8本章字数:3549字

            大家接着谈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散会。

        钟火麟走在最后,到门口的时候,汪明月还在整理会议记录。他停下,低声说了句:“谢谢月姐。”

        汪明月朝门外看了看,低声说:“没什么的,你能顾全大局不发脾气,挺好的嘛。”

        “月姐,你也知道我被人陷害?”

        “唉,内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没人在意内情。”

        “哼!那几个蛇鼠一窝!”

        “火麟呀,所有的事情都有真相,但不是每个真相都能公布于众,你还不明白?”

        “明白的。”

        “明白就好。你不要灰心,得捱过这段时间才行。”

        “捱?我……”钟火麟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虽然是推广部的职员,但只怕继续得干着庶务部的工作,因为李绍雄是不会轻易让他接手推广活动的。

        汪明月微微一笑,“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是大学生,应该知道‘忍’字的涵义,也应该早就背熟了无数古今中外的名人轶事,很多名人都靠‘忍’才能成功的。”

        钟火麟点点头,“什么卧薪尝胆之类的,我懂。呵呵……想不到我居然能和名人相提并论了。”

        “不是相提并论,是学习。”

        “唉……”钟火麟叹气,“不知道忍到什么时候。”

        汪明月惊疑地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钟火麟眨眨眼睛,忽然高兴地说:“懂了!”

        汪明月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钟火麟也笑笑,觉得希望已经伸手可及。很明显,现在两位经理和李绍雄在排挤他,但总公司很快就会派任一位新经理过来接手推广部,到时,新经理新作风,钟火麟是推广部业务员,理所当然地进行推广工作,再也没人能把他丢出一边。

        等待、忍耐……

        钟火麟果然暂时被搁置。接下来的各种活动,都是李绍雄一个人说了算,粗活就让钟火麟去干,诸如拉横幅、吊灯箱之类,还有印制传单手册,彩图等等。钟火麟不但重新做回了办公室助理,工作量还大了许多。但他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忍受,态度很积极。

        汪明月不方便干涉什么,只能暗暗帮忙。她征求张传富的意见,出了招聘办公室助理的公告,准备多请一个人回来,那么钟火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其他同事也同情钟火麟。尤其是莎莎,经常鼓励他,而且在背后搬弄李绍雄的是非。于是他便知道了李绍雄的许多糗事和趣事。但知道了又怎样,只不过增加了咒骂的话题而已。

        两天之后,开始有人陆陆续续地来面试助理的职位。这是人事部管的事儿,叶礼信经理把一个世侄推荐进来,名叫魏宏光。

        魏宏光是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有着健康的肤色,标准的身材。他为人还很机灵,事先就打探好了公司的人事关系,对谢展鹏和陈志东着实巴结。他性格爽朗,比较健谈,很快就和办公室的人混了熟脸。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肯定是不知道的。

        钟火麟教会了魏宏光怎么使用多功能一体机,算是半个师父吧,魏宏光当然得表示一下谢意,就请钟火麟吃午餐。

        钟火麟也是爽快的人,答应了。两人一起出办公室,在商场里走着。魏宏光之前曾来这里逛过,竟有些熟门路。他直直就下到三楼,往一间餐馆里走去。

        钟火麟一把拉住他,“来这里?”

        “对呀。”

        “算了,我们找个快餐店就成,何必破费?”

        “没事儿,我订了位置点了菜呢。”

        “这……”钟火麟不好再说,跟着进去。两人坐下,他目光一扫,疑声问:“喂?四个人的?”

        魏宏光点点头,“是,还有两位经理。”

        钟火麟一愣,不知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儿,他说:“我……改天才和你吃吧,刚想起有点事儿,得去办一办。”

        魏宏光说:“吃了饭再去办事嘛,菜都点了……嗳嗳,陈经理,谢经理,这边。”

        陈志东和谢展鹏到了,他们一看见钟火麟在座,互相望了一眼,都是皱眉。

        魏宏光热情地挪挪椅子,“两位经理,请坐。”

        两人毕竟是经理,不可做得太失礼,缓缓坐下。

        魏宏光给两人倒了茶水,“菜就好了,先喝杯茶。”又掏出包烟来,恭敬地递上。

        谢展鹏不抽烟,陈志东接过,魏宏光立即伸手帮忙点燃。

        陈志东满意地吸了一口,淡淡地说:“年轻人挺有礼貌,不错。”

        谢展鹏说:“嗯,有礼貌是好的,要是没大没小,就不太对劲了。”

        魏宏光说:“我哪敢没大没小呢?两位经理放心,我最尊敬上司了。”

        两人呵呵一笑。谢展鹏目光一转,问:“火麟,把影印间的事儿都交代好了?”

        钟火麟回答:“交代好了。”

        陈志东又吐出一口烟圈,说:“能教的都教,可别藏私啊,不然耽误了工作就麻烦了。”

        钟火麟暗暗恼怒,还没出声,魏宏光抢着说:“不会,火麟教得很详细,我都懂了。”

        谢展鹏说:“懂了就行。这么说,火麟是你师父咯,你可得好好学习。”

        魏宏光陪着笑,“一定,一定。”

        陈志东说:“学习是对的,但该学的才学,不该学的千万不要学。”

        魏宏光一愣,“什么不该学?”

        谢展鹏哈哈一笑,“志东啊,你胡说什么呢?火麟能教坏宏光?你看人家宏光,多有礼貌,多有教养?”

        陈志东也哈哈一笑,“那是,那是。”

        两人一人一句,句句都有骨头。钟火麟低头喝茶,什么都忍,忽然笑了笑说:“宏光,你看,现在就是两位经理在教你了,学着点。”

        魏宏光赶紧答应:“嗳。”望望这个,望望那个,终于觉得气氛不对劲了。他想:“糟糕,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这时服务员送上饭菜,大家正好趁机吃着,也就不说话了。这顿饭无疑吃得沉闷之极,但钟火麟心里暗暗自慰:“让他们神气几天,很快新经理就要来了。”

        等待无疑是件很苦闷的事情。钟火麟不想再惹什么麻烦,平时在公司很低调。几个文员有空就在闲聊,有时把他也扯上,但李绍雄就坐在他斜对面,他连话也不愿多说。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过了一个礼拜,距离新经理上任的期限越来越近。钟火麟暗暗高兴,每天都在倒数着,哪知突然之间,传出一个重磅消息,可把他惊呆了。

        早上九点半钟,人事部经理叶礼信走了过来,在张传富的办公室坐了十来分钟。他走后,汪明月被喊了进去。又过了十来分钟,汪明月出来宣布:由于特殊原因,推广部新经理未能及时上任,推广部工作暂时仍由两位经理负责。

        办公室顿时炸开了锅,人人议论纷纷。

        钟火麟只觉脑袋“嗡”地一下,又惊又怒。李绍雄本来就高兴着,一看他的表情,笑得更加欢愉了。

        汪明月大声问:“一萍,小敏,你们经理呢?”

        两位秘书摇摇头,齐声回答:“还没到。”

        汪明月皱着眉头,不满地说:“立即给他们打电话,张总要开临时会议。”

        “哦。”两位秘书赶紧开始打电话。

        钟火麟迟疑着,终于硬着头皮走过去,低声喊:“月姐……”

        汪明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叹气。

        钟火麟知道是真的了,不禁很沮丧,低声问:“总公司那边,有交代几时新经理才上任吗?”

        汪明月摇摇头,“你先别急,等下开会就讨论这个问题。”

        钟火麟顿时没了心情,转身走入了茶水间。

        到了十点二十分,两位经理才姗姗来迟。他们还是老样子,嘴角叼着牙签,走路大摇大把,把头高高昂起。各位同事纷纷打招呼,“陈经理早,谢经理早。”

        汪明月从位置里走出来,也喊了一句:“两位经理,早!”还是那样,其中一个“早”的音特别重。

        陈志东双眼看着张敏,故意大声说:“小敏,给我来一杯咖啡醒醒神。唉,昨晚的客人真是,把我灌得那么醉。”

        谢展鹏说:“没办法啊,莱顿克那边的经理实在太厉害,喝了白酒喝啤酒,然后再来几杯朱华士,我半夜回去还吐了两次才睡着。”

        陈志东说:“嗯,为了把莱顿克引进商场,我们辛苦点吧。”

        谢展鹏耸耸肩膀,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样子。

        李绍雄隔远说:“两位经理,就快莱顿克波鞋引进来了吧?真是辛苦了。”

        两位经理哈哈一笑。

        钟火麟心想:“装模作样,大懒虫!”

        这时汪明月淡淡一笑,“两位经理为了公司鞠躬尽瘁,谁不知道?张总一直很欣赏的,开会也等着两位呢。”话中的“等”字又加重了音。

        两人的脸色微微一变。陈志东说:“知道了,推广部的经理推迟上任嘛,对不对?”

        谢展鹏叹气:“唉,我们还得继续帮忙扛着推广部……一萍,把咖啡端进会议室。”

        开会了。几个经理和几个秘书,还有就是推广部的业务员和罗伟国。

        张传富说:“新经理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本来呢,由两位经理暂代工作,我们公司的推广业务并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即将而来的大型活动,我们就得重新部署了。”

        陈志东问:“十一?”

        张传富点点头,“不错。即将来临的十一黄金周,中秋佳节也刚巧在这期间,是我们商场搞活动的最佳时候。”

        大家都点了点头,同意。

        张传富接着说:“这七天,是我们商场自己搞活动,不是帮其他商家搞活动,我们要全面地、有震撼力地提升商场的形象和知名度,让更加多的人流来我们商场买东西。”

        他环视一圈,又说:“所以呢,推广部要草拟一份活动计划,务求创新、实在,有吸引力,能为我们商场带来无限的商机。”

        李绍雄听着就挺起了胸膛,心想:“机会来了!”

        钟火麟斜眼瞅瞅他,意兴阑珊。

        张传富呵呵一笑,“绍雄嘛,当然是有实力的,不过推广部的工作量太大,单单靠一个人……呃,两个人。”

        大家看了看李绍雄,又看看钟火麟。钟火麟羞得差点就钻进了桌子底下。在公司里,似乎人人都把他当成了打杂的,连总经理也不经意地忽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