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重新写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8本章字数:3475字

            汪明月说:“两位经理,这个计划看似可行,其实有很多难处。第一,所有的店铺都加入活动,涉及的范围的太广,况且连续几天人流上千过万,单单在一楼看我们的活动介绍,只怕就挤爆了场地。第二,人流太多,我们的工作人员太少。推广部才几个人,其他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帮不上忙。以几个人的精力去应付上万人的优惠申请,还得持续好几天,这个……”

        大家越听越惊,都觉有理。张传富大喊:“到时把我们几个都加上去,也忙得半死!”

        汪明月微微一笑,“不是半死,是,必死无疑!”

        陈志东和谢展鹏互望一眼,惊怒交加,不由得后悔太过冲动。他们只是看了两遍计划而已,哪有深思熟虑?而钟火麟的经验太少,只是想到了可能性,却没有顾及实际操作的难度。

        陈志东说:“我们可以另外请人嘛。”

        汪明月说:“请人是可以,按照初步推算,起码得请三十人,分二十左右条队伍。客人来购物,已经够拥挤了,还得排队申请优惠,申请了我们还得分类通知商家,加上登记、发货、验货等等事情,哪有那么大的空间和时间?例如一些名牌服装,客人想买却不能试穿,有什么用处?”

        陈志东“呃”了声,不说话了。

        谢展鹏说:“我们可以把领取优惠商品的时间延长,比如七号停止活动,一直到十四号也能领取商品,不行?”

        汪明月摇头,“单单那几天的场面乱成怎样,大家都可以想象,而且我们另外请人,这里的工钱和伙食费是一笔庞大的支出,到底划不划得来呢?”

        大家都沉默了,两位经理交换一个眼色,满脸的悻悻然。

        汪明月能做张传富背后的智囊,一直在跟两位经理作对,果然有几分本事。这时她笑得更甜了,轻喊一声:“小敏、一萍,经理们的咖啡凉了,换一杯吧。”

        谢展鹏“嚯”地站起来,沉声说:“不喝了。”

        陈志东也站起来,“张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散会吧。”

        张传富望望汪明月,汪明月说:“两位经理,这个星期还有三天,其实也不急的……”

        两人都暗暗恼怒,谢展鹏说:“关你什么事,你是秘书而已!”陈志东说:“张总,我们会办妥的。”跟着一起大步走出。

        汪明月轻轻一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钟火麟心中郁闷,在商场里随意溜达,暗暗把两位经理骂了上百遍。他却不知道,两位经理比他更加郁闷。偷鸡不成蚀把米,在汪明月面前输了一仗,滋味可不好受呢。

        他们走出办公室下商场到处乱逛,也把钟火麟暗暗骂上了上百遍。逛到三楼的时候,巧了,钟火麟也在。

        三人一见面,都是一愣,接着心底升起怒火。钟火麟毕竟是小职员,不敢发泄什么,勉强礼貌地说:“两位经理好。”

        “好个屁!”

        “你这臭小子……”

        两人齐齐冲上,一人站在一边凶狠地瞪着。

        钟火麟暗暗戒备,惊声问:“什么事?”心想:“管你经理不经理的,如果真把我惹毛了,照样揍你!大不了不干了!”

        两位经理当然不会动手,只压低了声音在训斥。

        “你怎么搞的?什么屁双重优惠活动?”

        “你哪个学校毕业的?学的什么专业?连个计划书也做不好!”

        钟火麟眨眨眼睛问:“我的计划书有问题?”突然觉得一阵高兴。

        “当然有问题!”

        “而且是很大的问题!你想忙死自己也就算了,到时人山人海的找谁来和你一起死?我们商场哪来的人力去推广这次活动?”

        钟火麟心念一转恍然大悟,觉得更加高兴了。自己的方法虽然不行,但总算长了经验,最主要的是没有被窃取劳动果实。

        谢展鹏冷哼一声,“没脑子的家伙,一点都不顾及实际情况,纸上谈兵!”

        陈志东也冷哼一声,“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下班之前,我要一份详细可行的计划书放在我的桌面上!”

        钟火麟说:“是的,经理。”

        两人发了一通火,心情平和了点,谢展鹏转头扫视了下,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钟火麟回答:“本来想研究一下活动的……”

        “研究个屁呀?回去好好写计划书!”

        “是。”

        “记住!这次再有差错,我把你……唉,滚吧!”

        望着钟火麟远去的背影,陈志东顿足大骂:“害人精!”

        谢展鹏眼珠一转,说:“我看,还是依靠绍雄稳妥些。”

        陈志东点点头,“对!这小子乱弹琴……”

        谢展鹏拔脚就走,“去,找绍雄……”

        钟火麟回到办公室,有点发呆了。计划书当然是要继续写的,但写了之后要不要再给两位经理看呢?他暗暗冷笑,十分不愿,但他又清楚地知道,如果还得罪两位经理的话,那就真是等着被辞退吧,连汪明月也未必能保得住。

        当晚钟火麟回到家里,心情十分不好。吃了饭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许多。做人还是低调和谐的好一点,他忽然重重吁一口气,想:“就让经理抢些功劳又怎样?是金子迟早都会发光!等我积累了工作经验,到时想跳槽就跳槽……嗯,抢功劳的事情在哪间公司没有?我又何必太执着?”他想通了心事,顿时倦意袭来,不觉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准时回到公司,搜查了更多的资料,参考了更多的成功活动记录,形成了好几条构思。但没用,没有一条构思是值得嘉许的,连自己也觉得不满意。

        他闭上眼睛思考:“为什么别人能想出那么多的主意呢?因为他们读书读得多?或许吧……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看来实践和经验也很重要,两位经理说得对,纸上谈兵不行的。”

        他突然就站起来,急急往商场下面而去,决定实地调查一下。这时才十点三十五分而已,商场人流不多,他漫无目的地一层一层闲逛着,望着形形色色的店铺和广告牌,心里不停地转着念头。

        他无疑是个好学的人,也有着勤奋上进的良好品质,所以短短时日之内,居然在各方面都有了的提升。

        他看见一个女人,很靓丽很性感的女人。这个女人提着几个纸褶袋,袋面上都印着名牌商标,估计里边装的不是名牌衣服就是名牌皮鞋。只见她走着走着忽然微微一笑,走进了一家手提包店铺,看来又要扫货了。

        钟火麟想:“这种女人有钱得很,只要有名店的地方就会有她的身影,十一长假活动针对的是普通大众,她不是考察的对象。”

        走出十几米,他又看见了女人,两个一样靓丽的女人。她们悠闲地走着,悄声说着话。钟火麟想起来了,刚才在六楼就见过她们,现在到了四楼她们还是老样子,两手空空没买东西。

        为什么她们不买东西呢?钟火麟不由得跟了上去。

        两个女人一边走一边聊一边看,几乎每走几步就停下,对着玻璃里边的商品指指点点,却根本没进去过。服装店、首饰店、电器店……就连餐厅外挂着的菜单,她们也能看上好几分钟。

        终于她们走进了一家女装店。钟火麟隔着玻璃看进去,见她们走了一圈,也试穿了两件衣服,但还是没有买,再走了出来。

        碰上两个真正逛商场的闲货了!

        钟火麟大步走上去,站在她们身前,礼貌地笑笑。

        两个女人惊疑地看着他,一个瓜子脸的问:“干什么?”

        钟火麟说:“你们好,我是这间商场管理公司推广部的职员,这是我的工作证。”

        “哦,什么事?”

        “我想做个调查,为什么你们来商场那么久却没买东西呢?”

        两个女人一愣,瓜子脸随即就骂了:“神经病!谁说来商场一定要买东西的?你们商场要管吗?”

        钟火麟赶紧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做个调查而已,是我们商场的商品不够齐全呢?还是价钱不够理想?”

        “都不是,我们就是想逛,不犯法吧?”

        “当然不犯法,当然……”

        “神经病!”

        钟火麟心中暗骂:“整一个大美女的却出口就伤人,你才神经病!”表面上还是陪着笑又问:“如果我们商场十一搞活动,你们最期待的活动是什么类型的?”

        瓜子脸不耐烦地说:“你们能搞出什么名堂来?还不是抽奖积分之类的?”另一个女孩忽然问:“喂,你们能搞个公开演唱会吗?”

        钟火麟惊疑地问:“演唱会?”

        “嗯,能请来林峰吗?”

        “林峰?”

        瓜子脸哈哈大笑,一扯那个女孩就走,丢下一句话:“梦想吧,就凭个商场能请来林峰?”

        钟火麟望着她们的背影,喃喃地说:“明知是梦想还问?多余!”他朝四周打量一下,乘坐扶手电梯下到一楼。有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他急走几步过去说:“你好,我是商场的职员,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妇女瞧瞧他的职员证,“问吧。”

        “请问你今天消费了多少钱呢?”

        “呃……好像是七十八元。”

        钟火麟望着那些包,心想:“才七十八元?称重也值了。”又问:“你平时都是这样买的吗?”

        “大概一个月买一次吧,都是些生活用品,还有一些水果。”

        “哦,如果我们商场十一搞活动,你最想的是那种类型的呢?”

        妇女一听就来劲了,“最好会员卡积分三倍,抽奖人人有份,生活用品搞半价,特级水果也半价。嗳嗳,还有,我家的电磁炉坏了,你们能不能也搞个半价?”

        钟火麟敷衍地笑了笑,说:“我记住了,谢谢你的参与。”转身走开的时候听到那妇女在嘀咕:“记下了?都不知道是不是乱来的,没纸没笔……”

        钟火麟当然不需要笔和纸,他接着又问了几个顾客,采集了一定数量的信息,但这些信息真的没什么用。他暗暗叹气,走上扶手楼梯,心想:“市场调查没价值,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