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形势逆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8本章字数:3496字

            会谈不是一次就行的,有些商铺负责人拖拖拉拉,几天都拿不定主意,还有诸多的要求、诸多的问题。这可苦了钟火麟,人际关系不熟,之前又没什么经验,真是焦头烂额。

        这天早上,钟火麟刚准备下商场,目光一扫李绍雄还在坐着,便随口说了一句:“不去和商户谈谈吗?”

        李绍雄扫了他一眼,“还没空。”

        钟火麟一愣,心想:“放着最紧最重要的事情不做,还在忙其他的事情?”他觉得不满,脸上就不禁表露出来了。

        李绍雄看到了,忽然重重地哼一声,“吵什么吵?我手头上的事情多着呢,哪像你一样清闲!”

        钟火麟大怒,顶回头说:“我哪里吵你了?我又怎样清闲了?天天早出晚归的,你没看见?”

        罗伟国和几个文员纷纷注视着,气氛陡然不同了。

        李绍雄站起来,一副挑衅的样子,说:“很勤奋吗?勤奋有个什么用?谈了多少间?有效果吗?到时可别要我帮你收拾烂摊子。”

        钟火麟瞪着他,真想狠狠地骂上一顿,又想狠狠地打他一顿。但他忍下了,默默地拿起公文包,默默地走出去。经历过情感波折之后,短短一个多月,他变得成熟了许多,在“忍”这一方面,进步极大。他连功劳都能拱手奉送给别人,何必再为小事和李绍雄争吵?反正两人一早分好了任务,他负责四至六楼,李绍雄负责一至三楼,谁先搞定谁先轻松。

        ……

        匆匆过了一个星期,事情越搞越顺,消息也越传越盛。钟火麟开始还有点郁闷,但忙着忙着心情便放开了。他就把这次当作学习,每天投入忙碌的工作当中,充实而快乐。

        这天,他去到四楼一家珍珠奶茶店,一进门口,老板娘就说:“你又来了?烦不烦?”

        钟火麟笑笑,“美女,来喝杯奶茶还不行吗?”

        说是老板娘,其实是个年轻女孩。她叫袁乐,二十来岁,身材不算高挑,皮肤也不算很白,但脸颊的轮廓还算可以。这时她淡淡地说:“先说明了,我这里是没有折扣的。”

        钟火麟一笑,“我知道你这里是小本生意,就算是在十一期间也未必有优惠活动。”

        袁乐看了他一眼,一边倒奶茶一边说:“那当然,难道也要我学那些名店一样?打折?开贵宾卡?别逗了。我一杯奶茶才卖几块钱,要我卖二送一?”

        “嗯,明白的,你本来的不用打折,但十一我们商场的活动,别的奶茶店都参与了,你要是不参与,到时可能少很多客人呢。”

        “唉,少便少了,我准备过了十一也不做了。”

        “关门?”

        “嗯。”

        “为什么?”

        袁乐没好气地说:“你真烦!你看我这儿,十几平方的地方,那么贵的租金,做得下去吗?”

        钟火麟想了想,说:“你不参与我们不勉强,但是我要提醒你……既然你准备关门了却还要过十一,证明你是想趁这个假期赚多一点的。俗话说薄利多销,其实打折你一样有钱赚,捞少一点总比没有的强吧?大部分客人要喝奶茶,可能手里都捏着另一间奶茶店的优惠卷,你这里就……”

        袁乐皱着眉头,没有答话。

        钟火麟知道她需要时间考虑,便坐在一旁喝奶茶,假装什么也不在意,掏出手机来玩。喝完后,他给了钱,扬扬手说:“好吧,我走了,祝你生意兴隆。”刚走出几步,忽然袁乐喊一声:“慢着,把合约给我看看。”

        钟火麟一笑,走了回头。他真的高兴,这些天的奔波让他学到了很多,尤其是与人相处交谈的技巧,令他深深感慨。

        钟火麟这半个月来走遍了半个商场,他有干劲,工作认真,可以说是全情投入,所以,他几乎认识了所有接触过的商铺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他勤奋踏实的工作态度,加上礼貌的言行,让他人气急升,年纪轻轻的,就成为钟先生了。

        许多人笑着喊他“钟先生”,让他无比惬意。

        这种和谐的关系无形中增强了他的社会影响力,也增强了他的自信。现在,他的步伐坚定而轻盈,神态从容而稳重,一身得体的名牌衣着,衬托着挺拔伟岸的身材,显得特别英气勃勃,一股气势油然而生。

        他本就有点英俊,此时更有台型。

        这天早上,他进入电梯,旁边有个衣着得体的美女,估计是楼上什么公司的职员。她认真看了看,轻声喊:“钟经理,早啊。”

        钟火麟一愣,赶紧说:“你也早,呃……我不是经理。”

        “不是吗?我还以为是呢。那天我看见你在商场的店铺里发合约。”

        “呵呵,我是推广部的业务员而已。”

        “哦,我总觉得你很快就是推广部的经理了。”

        “不敢当,不敢当,说笑了。”钟火麟走出电梯,心情还在激动着,默默想:“加油啊,必须得继续加油!”

        走进办公室,和以往一样他是第二个到达的,第一个当然是汪明月。汪明月照样喝着杯咖啡,微笑看着他,“年轻人,这段时间每天都能坚持早到,实在不错。”

        “谢谢月姐夸奖。”

        “夸奖你是应该的,不过你参加推广工作才半个多月,得坚持下去哦。”

        “那当然。”

        汪明月忽然一敛笑容轻叹:“如果公司里边人人都像你一样勤奋就好了。”这句话可不是随便接的,钟火麟笑笑,没出声。

        汪明月看着他,眼中光芒闪动,又说:“我知道你辛苦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问两位经理,他们平时应该也在忙吧?”

        她的样子好像十分关心钟火麟。

        钟火麟心想:“两位经理只是约谈一部分商家而已,前天就搞定了,现在哪里有什么忙的?你本来就知道,现在这样问无非是试探一下我,看看我的立场对不?”于是微微一笑说:“我的工作很明确,也在能力范围内,不用麻烦到两位经理,所以一直没找他们。”

        汪明月的眼眉一挑,说:“我看你挺能干的,他们有没有奖励你?对你好不好?”

        钟火麟谨慎地回答:“没有什么奖励,也没有开骂,平平常常的,呵呵。”

        这么一番对话,内中的含义可不一般。汪明月和两位经理是对立势力,而钟火麟本来是向着汪明月的,备受两位经理欺凌,但由于无条件奉送了计划书,两位经理对他的态度大大不同,平时可以看得出来。

        现在汪明月就起了疑心,用话套问他和两位经理之间的关系。

        如果钟火麟说什么“经理对我很好,请我吃饭和我一起玩”之类的话语,那么就会令汪明月心生不满,如果回答“对我不好,老是骂人”之类的话语,又与事实不符。

        钟火麟很机灵,对两位经理不褒不贬,意思是说:“他们对我不好也不坏,我和他们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

        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换作是十几天前,钟火麟必定听不出汪明月的弦外之音,也没有这么圆滑,但他每天都在思考,每天都在权衡利益轻重,心智进步竟一日千里,变得成熟了许多。

        这似乎过于牵强,但偏偏就发生了在他身上。两个月来,从中奖开始,被李绍雄搞小动作,被两位经理压迫……钟火麟就像掉入了熔炉一样,百炼成钢!

        他的思维方式已经脱离了一般的年轻人范畴,因为他是千万富翁,有自己的理想,眼光放得长远。他舍得丢弃一些利益,为的是得到更大的利益。现在他的心里,只有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不愿再卷入人事斗争的漩涡中。

        他没有告诉汪明月两位经理偷懒,而是选择了保持中立。

        汪明月是何等人物?一听就听出来了。她看着钟火麟微笑的面容、镇定的表情,心里不禁暗暗称奇:“这个人……嘿嘿,有意思,不简单呐。”嘴上说:“好吧,你去忙吧。”

        “是的,月姐。”

        汪明月望着钟火麟走进茶水间,皱眉想了想,转身回到座位上。她轻轻地敲打着桌面,越想越觉得有趣:“一个嫩嫩的大学生,本来什么都不会,还经常偷懒,但现在……居然勤奋了,居然能有这样的交际学问,嘿……”

        她双眼一扫,看着钟火麟从茶水间出来,微微一笑。

        钟火麟也报以微微一笑,捧着茶水回到自己的位置。茶水还很烫,他轻轻喝了口,觉得有些坐不住。汪明月的眼神就像激光一样,似乎要穿射他的身体。他急急处理好一些文档工作,下到商场一楼。

        交换优惠活动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会场已经基本布置妥当,广告也已经高高拉起,宣传单张早就开始派发。他想了想,忽然有些惆怅:“唉,还以为真的要搞一个月呢,可以多干点多学点,可惜一切就绪,静等十一和中秋来临了。”

        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陈志东站在他的身后。

        “啊,陈经理你早。”

        “嗯,今天我确实早了点。”

        钟火麟笑了笑。

        陈志东也在笑,忽然一板脸说:“我每天都是准时到的,有什么好奇怪?”

        钟火麟愣一愣,眨了眨眼睛,心想:“这个时候,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装吧?”

        陈志东还是板着脸,“干嘛?不是吗?”

        钟火麟唯有捂住良心回答:“呃……是,当然是!陈经理向来早到。”

        陈志东又笑了,说:“我经常不上办公室,是因为我一来到商场便到处巡查,看看商户有什么投诉,管理有没有到位,例如公厕是否洁净,灯光是否明亮等等,对不对?”

        钟火麟再捂着良心大声回答:“对,当然对!”

        “你进公司许久了,一直都清楚我是这样的,对不对?”

        “对!”

        陈志东轻轻拍着钟火麟的肩膀,“听说你每天都是很早上办公室的,嗯?”

        “是。”

        “那么你每天在上去之前,都看见我也在一楼了,嗯?”

        “是,绝对是。”

        “哈哈哈,答得好,答得好!”

        钟火麟陪着笑,搞不清陈志东在打什么主意,心想:“你丫的,你的脸皮之厚,真是天下无双,世间少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