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美人如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9本章字数:3354字

            陈志东确实很气愤,说:“展鹏,我们一直是哥们,你这样做对吗?”

        谢展鹏皱着眉头说:“我也不想的,是公司的决定。”

        陈志东大怒,“放屁!”

        “不信?因为推广部正要应付十一活动,秘书不熟手不太好……”

        “好你妹的!”

        谢展鹏脸色一沉,“喂,别骂人哦。”

        陈志东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背后搞鬼!”

        谢展鹏双眼向天,“不信算了。”

        陈志东一拍桌子,“你好阴险,枉我和你做了那么久朋友,连我都出卖!”

        “我怎么出卖你了?说了你坏话?”

        “你……好,就当你没出卖我,却撬我的墙角!”

        “神经病!方怀玉是你的什么人?女朋友?”

        “就快是了。”

        谢展鹏哈哈大笑,“不知羞,你的女朋友本来就不少了,还想连秘书也霸占?”

        陈志东眼睛一瞪,似乎又想开骂,但他迟疑了一下,忽然放缓了语气,说:“喂,做了那么久的朋友,你也知道,我平时虽然风花雪月,其实没有真正的女朋友。这次就当我欠你个人情,你把怀玉还给我,怎么样?”

        谢展鹏沉吟了下,说:“彼此彼此,我也没有女朋友。”

        “你……”

        “好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嘛,既然都对怀玉有意思,那就公平竞争,不伤和气。”

        陈志东忽然大骂:“草!你个乌龟王八蛋!”

        谢展鹏一愣,随即大怒,“你敢骂人!你是疯狗啊!”

        陈志东冷笑,“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公平竞争’四个字?要是真的公平的话,你就不该使用卑鄙手段调走怀玉!”

        谢展鹏生气了,把头一昂,“就是调走了,怎么样?现在她是我的秘书,以后不关你事!”

        陈志东也很生气,脸色都白了……

        几个女人在接待处坐下,汪明月很淡定,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说:“经理的事情我们管不了,来,一萍,公司准备把你和怀玉的工作位置进行调换,以后你就是推广部的秘书。”

        “啊?”

        “嗯?”

        “哦!”连旁边的张敏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刘一萍忽然就笑出声来,“没问题,我会把工作交代好的。”她一直以来被谢展鹏骂得惨了,调开是求之不得。方怀玉皱皱眉头,不知该说什么。

        汪明月接着说了一番话,交代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忽然房门“嘭”地打开,陈志东怒气冲冲地走出来,狠狠地瞪着眼睛。

        汪明月可不想撞枪口上,静静地没有说话,其他人当然也不说话。

        陈志东站了一会儿,大步就向外边走。推广部的人听到响动正在探头探脑,被他大声训斥:“看什么看!”

        几个人一惊,赶紧坐好。

        陈志东又大声说:“怕什么?我以后再也不理会你们推广部的事情了,哼!”三两步走去按电梯,哪知电梯迟迟不到,真把他气得够呛。他按奈不住了,竟从楼梯直接走下。

        推广部三个女人呼啦地冲出厅,嚷着问:“什么事?什么事?”

        谢展鹏站在办公室门口说:“没事,没事。”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刚好,午餐我请客,一萍,订位子。”

        经理请吃饭,要是在平时大家早就欢呼雀跃了,但今天的气氛非常不同,大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有点发呆。

        汪明月说:“一萍,听到了吗?谢经理在吩咐你呢。”

        刘一萍如梦初醒,“哦,是的,谢经理,请问订哪里的位子?”

        谢展鹏微微一笑,“老地方,听者有份。”整了整西装领,潇洒地走回房间。

        满大厅的女人彼此相望,默默无语。

        汪明月心中暗笑,方怀玉表情沉重。

        钟火麟站在推广部门口,眼珠不停地乱转,最后定格在汪明月的身上,而汪明月忽然抬起头,也看着他。两人的视线接触,心中都是一震。

        钟火麟心想:“这女人真厉害,不知怎样一出招就把两位经理离间了!”

        汪明月心想:“这个小子不简单了……嘿嘿,好像懂?”

        钟火麟当然不简单了。他已经渐渐融入了社会,思想日趋成熟。反观两位经理很可笑,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被汪明月轻易离间,虽然那个女人真的很美,但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品质问题。

        品质低劣的人难以讲求什么道义,一旦有利益冲突,自私自利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

        钟火麟越想越觉得有趣:“这两个蠢材是怎么当上经理的?估计也是溜须拍马擦皮鞋得来的,哼哼,其实连总经理在内……”他暗暗叹气,不愿多管闲事,忙着手头上的工作,直到下班。

        走过商场大门的喷水池,绕过几株绿化树,准备去候车亭,却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树荫下呆站着,是方怀玉。

        她怎么还在这里?等人?

        钟火麟犹豫了下,扬手“嗨”了声。方怀玉一惊回神过来,勉强笑了笑。

        钟火麟礼貌地问了句:“在等人?”

        方怀玉迟疑了下,说:“呃……不是,无聊在想些事情。”

        钟火麟定定地看着她,她有些不自在,说:“我……走了。”

        钟火麟突然喊:“喂,今天的事……你不用担心。”

        “啊!”方怀玉回过头,脸色变了。

        “没人说你的坏话,就算说也没事,我理解的。”

        “你……理解什么?”

        钟火麟淡淡一笑,“我知道你很勤奋,整天都在记资料和翻查记录,绝对不是花瓶,来上班绝对不是依靠其他的什么。”

        方怀玉怔住了,面容渐渐激动,“谢谢!”

        钟火麟淡淡一笑,“不用谢。”

        “其实我不想的,什么都不想的,就想好好工作,但我一连换了三间公司,每间公司都做不长久,我……”她说着说着语气哽咽,泪水悄悄滑落。

        钟火麟没有出声,就静静地看着她。

        方怀玉心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委屈,这时一打开缺口再也抑制不住,抹了抹眼泪继续说:“我不是货物,不想被别人抢来抢去。我也不是鸟儿,不愿被人霸占着来照顾,我就是想自食其力好好工作,但是……呜呜。”

        钟火麟心中暗叹:“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偏偏读的又是秘书专业,哪位上司不对她有意?”

        方怀玉继续哽咽着说:“上司亲近我,同事说我闲话,每一次我和上司出去见客,心里压力都大得像山一样重!”

        钟火麟柔声安慰:“你很坚强,现在像你这么自立自尊的女孩子真是很少很少了,我佩服你。”

        方怀玉望着他,泪眼中满是感激。

        钟火麟说:“你在这间公司很快又会重蹈覆辙,不过不用怕,你找汪秘书帮你。”

        “汪秘书?”

        “嗯,如果她肯教你两招,保证你受用不尽。”

        “真的?”

        “呵呵,那娘们很厉害的,你干脆拜她为师算了。”

        方怀玉噗哧一笑,脸上还挂着泪珠,衬托着笑容另有一番风情。钟火麟看着竟心神震动,赶紧别开头去,想:“漂亮的女孩子真好,无论是哭是笑都那么好,实在好!”

        方怀玉轻轻说:“钟火麟,今晚真的多谢你。”

        钟火麟潇洒地耸耸肩膀,“小意思,一个小忙而已。”

        方怀玉笑笑,“我请你吃饭。”

        “呃……”钟火麟很想答应的,但改口说:“我要回家吃饭,妈妈做好了等我呢。”

        “那下次?”

        美女请吃饭居然拒绝?要是两位经理知道,肯定轮流扇耳光过来了。钟火麟也后悔了,暗骂自己笨猪,不过已经拒绝了,可不能改口,于是笑笑说:“好的,下次吧。”

        方怀玉笑着点点头。

        钟火麟眼珠一转,“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方怀玉眨眨大眼睛,“送我?我住在红墙区呀。”

        钟火麟心想:“红墙区?幸好不是红灯区。”

        方怀玉问:“你……有车吗?”

        钟火麟摇摇头,“我想着如果同路,一起打的方便点嘛。”

        方怀玉伸手指着刚到的公共汽车,“我坐72路的,到了。”

        钟火麟摇摇手,“再见。”

        方怀玉也摇摇手,“再见。”

        望着方怀玉绝美的背影,钟火麟心中暗暗叹气:“如果我要和经理争,迟早被解雇,还是不要多想了,站定脚跟才最重要。”脸色突然变得严肃。

        灯光璀璨,夜风凉爽。他一边等着公共汽车,一边在沉思着……

        两位经理闹翻,公司的形势有了变动。第二天,谢振鹏居然来得十分早,还故意在房门口大声地下达几道命令,要求方怀玉拿这样资料,那样资料什么的,看上去很有干劲的样子。

        钟火麟听着就暗暗笑痛了肚皮,“唉,谢展鹏啊谢展鹏,无论你多么装作,人家方怀玉不是那种女人,你是不可能得逞的。”

        莎莎忽然凑近过来,轻声问:“喂,陈经理呢?”

        钟火麟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

        莎莎又问:“难道他争输了,连班也不上了?”

        钟火麟赶紧竖起手指“嘘”了声。

        莎莎偷偷地笑,说:“我看谢经理也未必能赢。”

        “哦?”钟火麟来兴趣了,“你怎么知道?”

        莎莎神秘地说:“凭我们女人的直觉。”

        “切。”

        “不信?”莎莎更来劲了,“那个方怀玉,我现在看出来了,她不是那种发嗲的女人。”

        钟火麟微微一笑,“嗯,算你有点见识。”

        莎莎瞪大了眼睛,“你也看得出?”

        钟火麟得意地点点头,刚想再说,但目光一转立即说:“陈经理回来了。”

        莎莎一惊,慌忙回去坐好。

        陈志东大踏步走进,隔远看了看方怀玉,没说什么,直接走入经理室,把门关得“砰”地一声响。

        大家互相瞅瞅,嘴角边都含着一丝会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