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见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9本章字数:3502字

            转眼到了十一,商场人流激增,交换优惠活动相当成功,赢得一片赞扬。

        当天,公司上上下下都在一楼帮忙宣传,解答客户疑问,直到三点多才有机会吃个饭盒。几个女孩子穿高跟鞋累得要命,一边吃一边轻声诉苦。

        莎莎挪了挪位置,坐近钟火麟悄声说:“你的计划真不错。”

        钟火麟一惊,“什么?”

        莎莎瞪了他一眼:“这个计划是你想的嘛,怎么平白无故地给了两位经理?”

        钟火麟朝左右看看,“嘘……”

        “知道啦。”

        “唉,轮到我不给吗?不给的话现在还在打杂呢。”

        莎莎也叹一口气,望了望陈美容,“喂,你说新经理是不是那样的人?”

        钟火麟摇头,低声说:“告诉你吧,新经理将是最有魄力的一个经理。一般到了她这个阶段,是不屑于抢下属的功劳,只会鼓励下属创造功劳。”

        莎莎点点头,说:“奇怪,大家都是经理,怎么那两位就那么讨厌?”

        “其实等级不同的。那两位经理就会窝在这间商场里当个小角色,陈经理嘛,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在外边是很高级别的人物,比起张总这个位置不遑多让。”

        “那倒是,听说陈经理是黄总监很辛苦从别的地方撬过来的。”

        “嗯,应该是。”

        两人悄声说话,自然靠得很近,别人看去,他们就像一对小情侣一样。

        陈志东和谢展鹏也在受着刺激。他们虽然分开坐,但眼神都集中在方怀玉身上。

        陈志东是泡妞老手了,和方怀玉接触之后,对钟火麟之前说的话深信不疑,果然忍住色急的态度,妄想放长线钓大鱼。

        谢展鹏也是老手了,但对着方怀玉像老鼠拉龟一样无处下口,那可真是闷得慌。他忽然朝钟火麟招招手,“喂,过来。”

        钟火麟一愣,唯有听话地走过去,“谢经理,什么事?”

        谢展鹏低声问:“你和莎莎在一起?”

        钟火麟一愣,随即失笑,“不是的,只是聊天而已。”

        谢展鹏轻轻“嗯”了声,“我还以为你是泡妞高手,准备向你学两招。”

        钟火麟呵呵陪着笑,心想:“草,工作上不见你那么虚心?”

        这时陈美容走过来,朝李绍雄和钟火麟打个眼色,两人赶紧过去,“陈经理,有什么吩咐?”

        陈美容说:“这里交给你们就行了,我另外有点事情去办。”

        两人齐齐点头。,

        陈美容又说:“绍雄,你有车吗?载我一下。”

        李绍雄一愣,“没有。”

        陈美容没问钟火麟,交代几声,转身走了。钟火麟本来没什么的,因为他是新人,在别人眼中还买不起车正常得很,虽然他是千万富翁,但谁知道?

        他也转身走开的时候,忽然心念一闪:“咦?买辆车确实不错的哦。”看了看李绍雄,而李绍雄正巧也看着他。两人目光一接触都是心头一震,似乎知道对方都在考虑着同一个问题。

        像他们这样的业务员,必须经常在外边跑,有时同一天得见好几个客人。有车当然方便很多,无形中也有身份很多。现在更有一样,陈美容初来乍到,肯定也会经常见客,载着她一起去的话,不但能迅快拉近距离,还能趁机认识许多客人,学到许多东西……

        李绍雄的眼睛亮了。他干了几年,积蓄还不算多,但要供一辆小车,看来并非难事。

        钟火麟简直就要立即去买车!不过买车容易开车难,他没有驾照!他暗中下了决定:“有空之后,第一时间去报名!”

        十一交换优惠活动终于结束,且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公司上上下下都很欢喜,但接下来推广部的工作不仅没有减轻,还增多了。

        钟火麟要干的事情是,写一份活动财务报告,还要写一份总结,关于活动期间商场的人流情况,传媒宣传情况,还有以后搞类似活动的建议等等。这都不算,他还要亲自下到商场,征询商户的活动反映然后做出统计,忙得他头都晕了。

        一连忙了几天,这天中午陈美蓉说:“火麟,有个客人临时改时间,我分不开身,你去见见他,和他吃个午饭。”

        钟火麟“啊”了声,“陈经理,我从未单独做过类似的见客工作。”

        陈美蓉微微一笑,“前天我不是带过你了吗?你行的。”

        “这……好吧。”

        “记住,见客不需要一次就成功,只要双方达成共识,或者摸清对方的态度和底线就行,懂吗?”

        “嗯。”钟火麟抖擞精神,做好准备,开始了第一次单独见客。地点约在另一个区的一间酒家,对方是隆升企业的商贸经理谢东,他带着一个助手。

        钟火麟上前做了介绍,递上名片,双方寒暄几句,酒菜正好上桌。谢东看来酒量极好,什么都不多说,先邀了三杯。钟火麟当然不敢推辞,一喝下肚子就暗暗皱眉:“好家伙,应该是五十二度的。”

        谢东说:“酒量不错,来,再喝三杯。”

        钟火麟唯有又陪了三杯,他怕继续喝酒,赶紧说:“谢经理,我们还是谈谈贵公司搞活动的事吧,不知贵公司准备哪天在我们商场上促销商品呢?”

        谢东呵呵一笑,“在你们商场搞促销,只是一个初步的计划而已,我查过了,你们商场已经有了四种电子产品专店,我们再过去,似乎竞争太大。”

        “竞争是有的,但你们既然是促销,相信在价格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其他对手影响不大。”

        “话不是这么说,刚过了十一,人群消费能力普遍降低,增加了风险。”谢东微微一笑,“所以,我想了解一下价位,如果合理嘛……”

        钟火麟连忙打开公文包取出一张价位表,“谢经理,这里已经详尽地列明了我们商场的活动收费标准,请过目。”

        谢东接过,看得挺认真,他的助手举杯说:“来,我们喝。”

        钟火麟不好意思拒绝,又干了三杯,开始有点反应了。

        谢东忽然说:“哎呀,价位偏高啊。”

        钟火麟说:“不高了,我们商场的十一活动很成功,现在名气大盛,人流激增呢。”

        “呵呵,也对。”谢东的手指点了点价位表,“我们有自己的工作人员,单纯租用你们的地方而已,就用这个套餐吧。”

        钟火麟想不到那么容易就谈成功,喜出望外地说:“好的,好的,回头我搞好文件传真给你。”

        “呵呵,不急,不急。”

        “对了,不知谢经理准备在哪天搞活动呢?”

        “十一月中嘛,就十号、十一号,两天足够了。”

        “哦……啊!”钟火麟瞪大了眼睛,“谢经理,你要用的是双十一?”

        “当然啊,平时人流少,我要来干嘛?”

        “可是谢经理,节日租用场地,不是这个价位,而是那个价位。”

        谢东一沉脸,“那价位是最高的,又不用你们的工作人员,值吗?何况双十一不是正规的节日。”

        钟火麟说:“谢经理,凡是节日,场地都很紧张。我们一样提供工作人员,保证令你满意。至于双十一……现在比正规的节日还要热闹。”

        “嗯,太贵了,能不能少点?”

        “呃……谢经理,这价位是公司定下的,我做不了主啊。如果要少的话,起码得我经理和租务部的经理都同意才行,所以……”

        “哼,你连打个折扣都不行,和我谈什么?”

        “谢经理,其实以我们商场的条件,这个价位绝对超值,你……”

        谢东忽然站起来,“行了,改天找个能做主的来见我。”转身就走。钟火麟挽留几句,他却充耳不闻。钟火麟郁闷了,望着桌上的菜肴,更加郁闷。

        回到公司,当然得向陈美蓉立即汇报。

        陈美蓉问:“具体什么问题?”

        钟火麟说:“他要打折,我……”

        “凡是做生意的,都想要折扣,很正常啊。”

        “他要双十一时段,我不知怎么回答他。”

        “详细说来听听。”

        “哦。”钟火麟把情形复述一遍,又说:“陈经理,不好意思,我搞砸了。”

        “没事。”陈美蓉盯着他,“忘了之前我和你说的话?第一次见面就是摸底,不一定能谈成的。”

        “但我看他好像生气了。”

        “哈哈,钟火麟啊,你很聪明也很勤奋,缺乏的只是经验而已。”

        “哦?”

        陈美蓉深深地注视着钟火麟,说:“今天的焦点就在于,他欺负你是新人,想给你一个下马威。”

        “嗯?”

        “他是经理,你只是一个营业员,彼此的身份不同,他当然得摆摆威风。”

        “那我以后岂不是不用出去见客了?一般来谈活动的都是经理级别。”

        “错。之前我已经和他通过电话,说明由你去谈,但他还是要见你,就表示他真心有兴趣谈。换句话说,他今天也在摸底,看看我们公司的开价。”

        “哦,是这样。”

        陈美蓉说:“出去见客谈生意,身份固然重要,技巧和能力也很重要。做生意嘛,利益为先,只要有商机有前景,身份就是次要的了。比如你去告诉美国总统,买个西瓜送颗导弹,他照样和你谈,和你吃饭。”

        钟火麟呵呵一笑,明白了。

        “所以呢,一个好的营业员,就应该把焦点放准,告诉客人他能得到什么利益,只要他满意的话,生意就谈成了。”

        钟火麟连连点头,茅塞顿开,忽然他一皱眉,问:“但是正如陈经理所说,凡是谈生意的都想有折扣,而我却做不了主,怎么办?”

        陈美蓉微微一笑,“就算你能做主,也不能答应得太满,同样,你不能做主的,也要给他一点希望。见客不是一锤定音,先缓一缓放一放,回来大家讨论一下,出错就少了。像上次niki公司一样,我们开了四次会议才决定怎么做,对不?”

        钟火麟一拍掌,“对,太对了!”

        “当然,做生意有时需要雷厉风行,但以你的地位还不到那个层次,慢慢来吧。今天的事,我心中有数的,你别灰心。”

        “嗯,谢谢陈经理。”

        “好了,你出去吧。”

        “是。”钟火麟放下了心事,但刚走出门口,又转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