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已有安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49本章字数:3573字

            钟火麟本来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听了莎莎的话忽然就整个人都振奋了。他的念头猛转,想到了很多很多。

        陈美蓉是何等人物?虽然调来上班的时间不长,但她心思缜密,营销有方,与陈志东和谢展鹏两人相比,实在天渊之别。以她的经验和能力,怎会在听取了钟火麟的初步建议之后,就贸贸然向张传富提出?其中的漏洞她怎会不明白?

        莎莎奇怪地问:“火麟,你怎么了?”

        钟火麟竖起了手臂,严肃地说:“你别吵!”语气很生硬,因为他在想着重大的事情。

        莎莎的脸色微变,觉得不高兴了,但见到钟火麟的样子,又不好说什么。

        陈美蓉这样做法,有两种解释。第一种,她故意在大会上提出是钟火麟的计划,好让钟火麟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局面。但这么做,她也有责任,何况她向来很注重培养下属,不是那种阴险的小人,所以这种解释不通。

        那第二种呢,昨天她听取计划之后,自己已经认真思量过,而且找到了可行的办法。也就是说,即使钟火麟和李绍雄都不能写出一份完美的计划书,她也可以弥补上去。她这么做,就是要锻炼两位下属,也是考察一下两位下属的能力。

        “对,肯定是第二种!”钟火麟兴奋地喊了声,旁若无人。

        莎莎生气了,嘟着嘴,跺跺脚转身就走。哪知钟火麟伸手一拉就拉住了她的手,笑嘻嘻地说:“莎莎,你真是我的福星,哈哈。”他得意忘形,没注意正拉着一个女孩子的小手,还不停地晃动着。

        莎莎大羞,用力一挣挣脱,急急就往外边跑。

        钟火麟一愣,“干嘛?”却看不到莎莎满脸的通红。

        陈美蓉到底有什么伏招呢?这是钟火麟搔破脑袋也想不通的问题。她刚才已经表明了,新晋的需要自己出钱做宣传的作家,没有。最简单的方法无效。以她的身份,断然不会说谎。那么,她会从什么角度出发,让人同意出钱帮作家搞活动呢?

        时间渐渐过去,转眼到了五点钟。钟火麟在下边商场走了一圈,还是毫无头绪。他回到公司,发现李绍雄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出去联系客户了。几个文员基本都忙完了工作,静等下班。

        他走近刘一萍身边,低声问:“陈经理呢?”

        刘一萍说:“在里边。”

        “哦……”

        “有事?”

        “呃,没有……”钟火麟的眼珠转来转去,“我想问问,今天她会见过什么客人?”

        刘一萍奇怪地看了钟火麟一眼,“怎么了?我不能说的。”

        钟火麟哀求说:“就告诉我一次,行不?”

        刘一萍迟疑着,还是摇摇头。

        钟火麟没办法了,唯有回到座位上。他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颗心却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汪明月忽然喊刘一萍,刘一萍就走了过去。

        钟火麟的心猛跳几下,犹豫了一会儿,飞快地窜到了刘一萍的位置上,翻找那本秘书日志。

        上面可能有线索呢?

        钟火麟就像做贼一样,手心出汗,心跳如雷。但他可没有什么做贼的天分,翻来翻去竟翻不到,反而弄出了响声。

        圆圆就在隔壁不远,随口问了一句:“火麟,你找什么呢?”

        钟火麟吓了一跳,赶紧走开几步,支支吾吾地说:“没……找个……订书机而已,呵呵。”

        “我这儿有,要不要?”

        “呃……要,当然要。”钟火麟拿了订书机,不停地敲自己的脑袋。忽然他发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他,他看过去,原来是莎莎。莎莎注视他好久了,一副惊疑的表情。

        钟火麟咧嘴笑笑,莎莎赶紧低下了头。

        这时刘一萍走回来,然后慢慢到了下班时间,大家陆陆续续地走出去。陈美蓉开门出来,看了一下钟火麟,问:“还没下班?在想计划?”

        钟火麟点点头,“是的。”

        “小伙子好好努力,希望你能想到一个可行的计划。”

        “呵呵,就算我想不到,计划也是可行的了。”

        “嗯?”

        “我不行还有绍雄嘛,绍雄不行还有……经理你嘛。”

        陈美蓉定定地看着钟火麟。钟火麟微微笑着,很淡定。

        “若是我也想不出来,这计划可就胎死腹中了哦。”

        “不会,这计划生猛得很,怎会死呢?”

        陈美蓉深深地看一眼钟火麟,目光闪烁。

        钟火麟也直视着她,毫不回避。

        陈美蓉淡淡一笑,说了一句:“有意思……”迈开脚步走开了。出到门口的时候又回头望了下,似乎已觉察出什么。

        钟火麟摊开双手呼出一口气,喃喃地说:“算了,以我目前的水平,看来是想不出计划来的,还是去认真学车吧。”收拾东西,走人。

        第二天,下午二点三十分。陈美蓉把李绍雄和钟火麟叫进经理室,问:“计划书都写好了吗?给我看看,准备开会讨论。”

        两人互相望望。

        李绍雄说:“呵呵,陈经理,不好意思,我……写不出。”

        钟火麟说:“我也写不出。”

        陈美蓉皱皱眉头,“你们都写不出,计划怎么办?”

        李绍雄斜了一眼钟火麟,“你提出的计划方向……”

        “是我提出的错误计划。真不好意思陈经理,我阅历少经验浅,我在这里道歉。”钟火麟认认真真地说,表情很诚恳。

        李绍雄想不到他那么大方地认错,满肚子的攻击话语顿时全部憋了回去。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指责都显得苍白无力,说太多反而显得自己小气。

        钟火麟又说:“陈经理,我做事太冲动,请你处罚我吧。”

        李绍雄简直愣住。

        陈美蓉定定地看着钟火麟,一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才说:“既然知道自己太冲动,为什么不尽力补救呢?”

        钟火麟说:“我已经想了很久,但真的没办法。”

        陈美蓉看着李绍雄。李绍雄连连摇头,他根本就没仔细想过,准备看钟火麟出丑的。

        陈美蓉说:“好吧,既然你们都想不出,还是交给我自己来吧。没事了,你们先出去。”

        两人走出去,李绍雄嘿嘿一笑,“没那个本事就不要乱提意见,害死人!”他不打击一下始终是不舒服的,故意说得很大声,让旁边的人都听到。旁边的人果然都看了过去。

        钟火麟淡淡一笑,没说话。

        李绍雄冷哼一声,从自己位置上拿起公文包,大步走出。圆圆问:“去哪儿?不是准备开会吗?”他哈哈一笑,说:“计划暂时搁置,开什么会议?我忙着见客呢。”很快就消失不见。

        罗伟国问:“火麟,怎么回事?”

        钟火麟说:“没什么,我和他都写不出好的计划书,陈经理亲自处理了。”

        “哦。”大家互相望望,也都没再问什么。

        钟火麟的心里一点压力都没有,只是有点遗憾而已。如果他真能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立即可以得到陈美蓉的充分肯定和表扬,对于他以后的事业发展很有帮助。现在,只能让陈美蓉实施腹案了。

        但她到底有什么腹案呢?钟火麟很想知道。虽然一两天后会公布,眼下却让他心痒痒的。

        他坐不住,东张西望的。忽然,他发现刘一萍走开了。他的心一冲动,站起来晃悠几步,又走近了她的办公桌前。

        秘书日志,就放在桌面上,里边有陈美蓉的日程表。

        他到处看看,没人注意他。他紧张地翻开了日志,查找陈美蓉这两天的日程记录。

        “二十七号……二十八号……”日志上密密麻麻地写着陈美蓉见客的内容,和许多公司有联系,一下子看不出关键所在。

        忽然他一惊,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

        陈美蓉打开了门就站在写字桌前,瞪着他。

        钟火麟慌了,不知该说些什么,脸色发白。

        陈美蓉朝他招招手,大步走出去。钟火麟暗呼倒霉,也赶紧跟了出去。两人乘坐电梯下到一楼大堂,陈美蓉才轻轻一笑,“发现了什么吗?”

        钟火麟不停地抹汗:“没有,没有……”

        “你很聪明,也很大胆嘛。”

        “我……”钟火麟斜眼瞅瞅,好像陈美蓉没有责怪的意思,心中稍定。

        陈美蓉的表情淡淡的,一直朝前面走,截下了一辆的士,说:“上车吧。”

        “上车?”

        “嗯,你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吗?”

        “好,好……”钟火麟大喜过望,赶紧上了车。

        陈美蓉微微一笑,“我约了客人,你也一起吧……啊,得打个电话告诉一萍。”

        钟火麟问:“见哪间公司的客人?”

        陈美蓉掏出手机,望着他说:“本市电信局局长。”

        “电信局局长?”钟火麟一愣,心念像闪电般一转,顿时恍然大悟,“我们那个作家计划靠的就是他?”

        陈美蓉淡淡笑着,没回答,给刘一萍打了个电话,说:“我和火麟出去见客,嗯,嗯……”

        她放下手机后,钟火麟说:“我早就知道陈经理有准备,却想不到是电信局的局长,咦?这种单位也肯赞助我们商场?”

        陈美蓉说:“为什么不肯?实话给你说吧,电信总局推出全新的通话套餐,主要是针对学生群体。”

        “哦。”

        “学生群体的话费不可忽视,但一直被移动公司紧紧套着。近来电信总局制定一个新方案,全国都在推广做宣传。”

        “明白。我们请作家来签名发书,学生来多了,电信局正好做宣传。”

        “嗯,到时会送给学生定量的话费卡和上网流量包。”

        钟火麟一拍手掌笑着说:“学生有优惠,电信局和作家都能宣传,而我们商场又成功地搞起活动,增加了人流,这是一个四赢的方案。”

        陈美蓉点点头,微笑。

        钟火麟衷心赞扬:“陈经理,你想出的这个计划才真是厉害。”

        陈美蓉看了他一眼,“计划其实是你想出的。”

        钟火麟脸蛋一红,“陈经理别笑话我了,我知道自己的经验还不行,只是信口开河而已。”

        陈美蓉说:“也别妄自菲薄,知道吗?除了经验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很重要。”

        “什么东西?”

        “人际关系。”

        “哦……”

        “怎么掌握最新的信息,怎样把多方的需求完美地结合起来,才是我们工作的根本。有时候,单单靠想,是想不出什么好的计划的。”

        “明白!”钟火麟真心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