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江湖大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0本章字数:3292字

            这张桌子的人一说话,满房间的人都静了下来。康老板自然是大有身份的,另外两人来头更猛,不用多说别人也尊重得很,注意得很。

        忽然少女问:“你们在说什么?我搞不懂。”她满脸疑惑,皱着眉头。在三个那么有权势的男人面前,她却没有丝毫的顾忌。单单一句问话,就让人看出了她是那种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性格,豪爽大方、巾帼不让须眉。

        那个美艳的妇女“扑哧”一笑,说:“我们的凤姑娘又有事不懂了,你当哥的还不教教?”

        龙哥举起酒杯喝了一口,说:“还是你当嫂子的教教吧。”

        美妇眼珠一转,说:“我教不了。”她随便动了动姿势,随便抛了抛眼神,就已风华绝代,能颠倒众生。显然,她是龙哥的老婆,少女是龙哥的妹妹,名叫阿凤。

        阿凤也喝了一口酒,问:“康老板,你又搞了什么出来?什么小心?”

        康老板呵呵笑着说:“没搞什么啊,就刚刚这样而已。”

        “哪样?”

        “就那样啊,你没见到?”

        “让他们等够时间才进来?”

        “嗯,对了。”

        阿凤想不明白,撒娇了,说:“我是不懂嘛,哥,你一晚上都没事儿干,来得那么早等,为什么别人来了,康老板又轰出去?我等得腻慌了,你快快开打给我看啊!”

        几个人都轻轻笑着。阿凤当真急了,一拍桌子嚷着叫:“哥!”

        龙哥说:“问你嫂子去。”

        阿凤立即喊:“嫂子。”

        嫂夫人咯咯一笑,“哟,凤姑娘发脾气了。”

        “嫂子,说嘛,闷死我了。”

        “好,好,我的凤姑娘啊,我来问你,你哥是大人物对不对?”

        “对,当然对。”

        “这场球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对战,只能赢不能输对不对?”

        “对,当然对。”阿凤眨眨眼睛,接着说:“而且……我又不明白了,以大哥的身份地位,何必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对战呢?赢了不光彩,输了丢脸,多划不来呀!”

        这个问题确实问得好,不止她不明白,其他跟班的也不明白。旁边的人不禁都静下来,想听嫂夫人怎样回答。

        哪知嫂夫人咯咯一笑,说:“你的问题那么多,我答哪条好?”

        阿凤说:“都回答,都回答。”

        嫂夫人眼波流转,在吧台侍应生的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那侍应生醒目得很,立即明白了她的用意,手指快速地一划,房间里的音乐声陡然增强。

        嫂夫人这才说:“这小子不简单呐,阿源说他打赢了乌鸡,好像还没出尽全力。”

        阿凤恍然大悟地说:“哦,哥想见见他,试试他的底……”

        嫂夫人横了一眼龙哥,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大哥,很久没打球了,听说有高手出现,不亲自试上一试,哪里睡得着?”

        “那就赶快开打呀,为什么人家来了又赶走?”

        “傻丫头,以你大哥的身份不容有失,这场球必定要赢,但是那小子的球技出神入化,你大哥也没把握,所以只能耍些手段增加气势咯。”

        “增加气势?”

        “嗯,高手相争,失之毫厘谬之千里!懂吗?”

        阿凤眨眨眼睛想了想,忽然一跺脚双手扯着嫂夫人使劲摇晃,“嫂子你坏死了,说话总是一段段的吊人胃口,我真的不懂嘛,快干脆点。”

        她大发娇憨,龙哥等人不禁莞尔。

        嫂夫人咯咯直笑,“哎哟,凤姑娘你放手,快把嫂子摇散了……是这样的,康老板把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无形中令他们心生压力,一旦有了压力,发挥就不正常了,球技也就打了折扣,懂了吧?”

        阿凤这次真是恍然大悟了,说:“原来如此,就像和别人打架一样,心里有顾忌的出手当然不够狠,也就打不赢,对不对?”

        嫂夫人说:“对!我们的凤姑娘拿打架来做比喻,倒是新鲜又贴切,哈哈。”她又笑了,不但声音悦耳动听,便连表情也十分配合,似乎全身都在笑,眼耳口鼻全都笑意盎然,让人看了便忍不住也想跟着一起笑。

        那个侍应生受过严格的训练,本来深沉不露,但现在也不由得微微翘起了嘴角。

        阿凤说:“哥,你好阴险。”她本来随口说说的,就当两兄妹开个玩笑,但这事儿是康老板干的,他一听之下顿时有些尴尬。

        曾思源一直没出声,这时说了一句:“康老板是为了老板的声誉着想,用心良苦啊。”

        康老板感激地看了一眼曾思源,但阿凤心机疏浅,嘟着嘴哼了一声,“我哥是大高手,赢他光明正大……”康老板的脸色顿时更加尴尬了。

        “阿康做得对,有备无患嘛。”龙哥不常说话,看上去休闲慵懒的样子,偶尔一睁眼睛却精光四射,正是那种深不可测的江湖大鳄。他轻轻地说:“你个傻妹子,不阴险怎能保平安求胜利?这个世界,成功人士有哪个不耍手段的?”眼睛又一睁看着阿凤,隐含了其他意思。

        阿凤只是直性子而已,撒娇惯了,倒不是笨蛋,立即想起了自己的话不好听,赶紧拿起杯酒一口干了,说:“康老板对不起啊,我和哥玩的呢。”

        康老板呵呵一笑,“没事,没事,龙哥的球技谁不知道?当然不用怕他,倒是我瞎忙了。”

        阿凤大声说:“叫他们进来!”

        其实钟火麟等三人也在门外讨论着这几个问题,阿玲气鼓鼓地说:“瞧他那副样儿,嚣张得……”

        红毛低喝:“小心说话!”

        阿玲怒哼一声,始终还是不敢乱说了。

        钟火麟问:“他就是康老板?”

        红毛冷笑说:“嗯,康得胜,正宗的大老板,江湖上的大哥大!”

        钟火麟一惊,“哇!”

        “黑白两道,谁不给点面子他?他不嚣张谁嚣张?”

        钟火麟问:“他怎么会找上我呢?你说他受人所托,谁啊?”

        红毛摇摇头,“我怎么知道?他让我们出来等,可能那个人还没到吧。”

        “哦?”

        三个人互相瞧瞧,觉得无话可说,也就沉默着。不久后大门打开,有人请他们进去,时间到了。

        红毛一入门口,隔远就奉承着笑喊:“康老板……”

        康得胜眼睛一瞪,轻喝一声:“废话少说!”目光朝三人一扫,气势十足。这下果然把钟火麟镇住了,心中暗暗担忧:“是不是输了真没事的?”

        康得胜认真地观察着钟火麟的表情,觉得满意,便说:“今晚我是受龙哥所托,邀请你们过来。你!”他指着钟火麟。

        钟火麟一慌,“在。”

        “你今晚和龙哥玩玩。”

        “龙哥?”钟火麟不认识。红毛一听心中巨震:“不会是那个龙哥吧?”眼看着几个人从吧台边走下来,顿时心中更震,竟忍不住脱口惊呼:“真是他!”

        钟火麟问:“谁?”

        红毛没回答,赶紧走上两步,“龙哥好,龙哥好,没想过是和你过招。早说嘛,我们立即滚蛋,谁敢和你……”

        龙哥淡淡一笑。阿凤忍不住了,“喂,那么罗嗦干嘛?”

        “是是,是,不罗嗦。”红毛赶紧退下。

        钟火麟知道遇上大人物了,又低声问:“到底是谁?”

        红毛低声说:“江湖上大哥中的大哥,老板中的老板。外围的博彩类,包括跑马、足球、六彩等等,嘿嘿,一年经过他手上处理的也不知有多少个亿。”

        钟火麟听着就流下了冷汗。

        “他这个人没别的嗜好,就爱玩玩斯诺克,据说十几年前球技已很了不起了,曾经一杆清台打出一百二十八分的成绩!”

        “一百二十八分!”钟火麟的眼睛瞪大了,嘴巴成了O型。

        阿玲问:“这分数很高?”

        钟火麟苦笑着回答:“按照算法,一个红球一个黑球地进袋,分数是一百四十七,但只是算法而已,真正打起来能一杆清台已经极为了不起,哪能追着黑球来打?”

        阿玲“哦”了声,嘴巴也成了O型。

        红毛眼见钟火麟神情沮丧,心中暗暗担忧:“糟糕,跟他说了这些实在打击他的自信心。”于是强振精神哈哈一笑,“阿火,那是以前的事儿了,他现在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水平,况且打出多少分,也得看对手是谁呀。”

        钟火麟摇摇头,叹气说:“以前能打,现在也能打,桌球不同其他球类,不需要太大的体力。”

        阿玲说:“那怎么办?不如我们走吧……”

        红毛偷偷用力掐了一下她的屁股,叱骂:“死货脑残啊!走?得罪了他,我们走到哪儿去?”

        阿玲一噘嘴,有点想哭,“他神经病,那么有钱有势,玩什么不行?非要玩球!”

        红毛无奈地说:“有钱人嘛,有些喜欢玩女人,有些喜欢玩古董,有些喜欢玩动物,各有各的爱好,他就喜欢玩斯诺克,有什么办法?”

        阿玲本来被吓着了,忽然眉花眼笑,说:“反正输了不用给钱,阿火,打败他!”

        钟火麟苦笑摇头,刚想说话,那边康得胜已经喝骂:“你们有完没完,老是这样子嘀嘀咕咕,开球!”

        钟火麟唯有走上前去,挑了一杆枪,呐呐地说:“龙哥……请。”

        龙哥淡淡一笑,“你是年轻人,你先。”他又恢复了懒洋洋的表情,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也不需要增加气势。但是,他的声名已经有了足够的气势,他就那么随随便便一站,就如大山一样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钟火麟战战兢兢地愣了一会儿,看了看红毛,“好……吧,我就先开球。”勉强镇定心神,一杆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