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鏖战未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0本章字数:3335字

            龙哥已经造势成功,对于钟火麟有种无形的压力。钟火麟很紧张,用力过大,母球撞得红球较散,第一杆便给了龙哥机会。

        龙哥暗暗好笑,随手一杆就进了一个红球。嫂夫人斜眼瞅了一眼阿凤,目光含笑,似乎在说:“你看,康老板目的达到了。”阿凤撇撇嘴巴,不置可否。

        “啵!”龙哥再进一个黑球。这杆的力量好大,母球旋转着撞开两个红球露出空隙,继续有着机会。机会一个接着一个,龙哥冷静沉着经验丰富,枪杆一出必有球进,竟打出五十四分才停下。

        “好!”周围的人鼓掌喝彩。

        钟火麟满手的汗水,擦了好多滑石粉。“啪”地一声,他打偏了,没进球。幸好,母球落点较安全,龙哥也挺难打。

        龙哥微微一笑,没贪功急进,也把母球藏得稳稳的。这样交手了三个回合,曾思源忽然走近,低声在龙哥耳边说了几句话,还把手机递过去。龙哥拿着手机走到一边去了,球局顿时暂停。

        钟火麟松了一大口气,猛喝矿泉水。

        阿玲说:“喂,你倒是出力呀,打败他!”

        钟火麟摇摇头,“现在又不是打垒球,出力有用?打不赢他的。”

        红毛眼珠一转,忽然一巴掌拍在钟火麟的肩膀上,吓了他一跳,“干嘛?”

        “阿火,今晚对你来说意义重大,知道不?”

        “哦?”

        “你平时很少输吧?因为你遇上的都不是真正的高手。”

        “嗯。”

        “龙哥是高手中的高手。”

        “是。”

        “你能和他切磋,对于你的球技是不是挺有好处?”

        “不错。”

        “所以是不是意义重大?”

        “嗯。”

        红毛继续说:“龙哥虽然是大人物,但越是大人物就越是爱讲风度。你如果赢了他他是不会为难你的。你想想,如果你输了,却不是输在球技上,而是输在心理上,以后你后不后悔?”

        钟火麟听得不停点头。

        红毛看着高兴,说:“发挥你的技术,就算输也输得漂亮。打得太蹩脚,龙哥也赢得没意思。”

        钟火麟眼睛一亮,心中豁然开朗,刚才的低落颓丧顿时一扫而光。红毛讲的话很有道理,能和高手切磋确实大有裨益,好机会!

        不久后球局继续,阿玲把红毛拉到一边去,两人低声嘀咕,竟有好几分钟的时间。等他们重新回去看球的时候,发觉现场的形势不同了。

        周围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在专注地看着,阿凤更加走近桌子边,满脸的惊奇。

        钟火麟正收杆退开,嘴角挂着自信自豪的浅笑,居然像是占了上风。红毛和阿玲疑惑地互望一眼,又看了看分数,一时不明所以。

        分数是五十四比二十四,钟火麟明显落后,但他显示了非凡的球技,博得了大家的认同与赞扬。他刚接手的时候,桌面还剩下五个红球,位置都挺刁钻,绝对不容易被击落。本来以他紧张的心情,失手并不出奇,但出乎人意料地,他发挥得很好。

        开球那杆他确实失败,接下来看着龙哥发威,他没有嫉妒也没有颓丧,反而观摩赞叹、跃跃欲试。龙哥每进一个球,他都细细品味,想着如果是自己该怎么打,能不能打出那样的水平。

        不知不觉间,他进入了聚精会神的状态,渐渐把紧张的情绪化解得干干净净。这是他的与众不同的地方,轮到他击球的时候,一口气打下五个红球四个色球,得二十四分。这么一来,旁观的人自然对他刮目相看。

        阿凤斜了他一眼,想:“这小子呆头呆脑的,有点本事嘛。”嫂夫人也瞟了他一眼,想:“龙哥遇上对手了,他越是赢得艰难,才越是高兴,今晚总算不虚此行。”

        龙哥还是不动声色,心底下却也不得不暗暗夸奖:“好小子,不错!”他仔细观察了一番,知道这一杆已不能进球,微一思索,伏下腰肢整个人定在那儿好几十秒钟,忽然枪杆一动,母球竟划出一道弧形射出。

        “香蕉球!”有人脱声大喊,满场掌声响了起来。

        龙哥默默退下,钟火麟走上前,握住枪杆双眉紧皱。

        好一个斯诺克!

        球桌上只剩下色球,龙哥使出香蕉球绝技,母球轻轻碰开黄色球,居然躲在粉色球之后尾袋之前,已经不够位置冲出来。

        钟火麟看了又看,想:“没办法,只能击落母球被罚四分了。”

        这一罚分,龙哥抓住机会连落三个色球,第一局毫无疑问地,他赢了。

        满场掌声再起,红毛和阿玲互望一眼,都觉有些可惜。

        第二局,由龙哥先开球。他依然的冷静沉着,第一杆、第二杆都打得漂亮打得老练,但他遇上钟火麟,可有些意外发生了。

        钟火麟的技术之强,无须再多言,一旦进入了状态,只要母球不被挡住,难度多高的球他也基本能击落。

        长球、切边球、重球……即使角度再小,他也打得漂漂亮亮。只听“啪、啵”一阵响声接着一阵响声,红球一个个地消失,他的分数一行行地上涨,把周围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阿玲嘻嘻一笑,“来了,来了,机会来了。”

        红毛也笑,“上次和乌鸡一战,我就研究过了,他的技术当真不错,就只有一个缺点而已。”

        阿玲一愣,问:“什么缺点?”

        红毛探头过去轻声说:“母球打落子球后受力反弹,停的位置不够好,经常把自己下一步的路线堵死,即使不用被罚分,却为对手制造了机会,懂吗?”

        阿玲点点头,“如果他能克服这个缺点的话,岂不是天下无敌?”

        红毛咧嘴一笑,“差不多吧。”

        阿玲想了想,捂住嘴巴吃吃偷笑,“到时让他打全国大赛,再打全世界大赛……”

        红毛一瞪眼,“脑残!他出名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他还会受我们控制?”

        阿玲嘟着嘴,“别老是说我脑残好不好?”

        “好。”

        “真的?”

        “脑废!”

        “你……”

        钟火麟果然就是这个缺点,所以很难一杆清台,为龙哥留下了机会,但他已经一路领先,龙哥很难再追上,最终这局输了。

        一比一。

        红毛和阿玲自然欢喜,钟火麟自然大受鼓舞信心增加,在第三局的时候再接再厉,又胜一局,而龙哥也不是等闲之辈,奋力追赶扳回第四局。

        二比二,说好了五局三胜,还有最后一局。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居然能和名震桌球界的老将比肩论战,实在是一大盛事。满场的人都觉得十分刺激,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小子果然厉害,难怪以龙哥的身份,也纡尊降贵和他打球。”

        “他切球真准!”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什么火?”

        “好像是叫什么钟的……”

        龙哥在吧台喝酒休息,阿凤凑近过去,轻声问:“哥,你会不会输呀?”

        “不知道。”

        “啊?你没信心?”

        “有啊。”

        “那……”

        “傻妞,有信心不一定能赢。”

        阿凤扭头望望钟火麟,又扭头回来问:“你之前不是说什么什么增强气势吗?没用?”

        龙哥沉思着,与老婆交换了一个眼神,嫂夫人轻轻说:“奇怪,刚开始的时候是有用的,但我发现他很快就平稳下来。”

        阿凤一嘟嘴,“那简单,再来招增强气势,压压他的气焰。不如……赶他们出去,等下再让他们进来?”

        龙哥夫妇齐齐失笑,齐齐摇头。嫂夫人说:“凤姑娘,你的提议真别出心裁啊,哈哈。”

        “干嘛?”

        “之前我们那样做,是显示我们的地位与身份,别人也觉得没什么不妥,但现在要是这样做的话,就是侮辱了我们的地位与身份,知道吗?”

        “啊?”

        “凤姑娘,你别以为大家都是笨蛋才行,手段耍得太肤浅,会被笑话的。”

        “那怎么办?哥不可以输的,我不想见到哥输。”阿凤气鼓鼓地朝钟火麟望去,恰巧钟火麟也刚望过来,他礼貌地点头笑了笑。阿凤狠狠地一瞪眼,喃喃地说:“笑个屁!好神气吗?赢定的?”

        钟火麟没听见阿凤说什么,但见到她那副凶样不禁一呆,想:“这娘们好厉害。”赶紧转移视线。

        红毛说:“阿火,刚才和你讲的记下了吧?”

        钟火麟点头,“记下了,不过藏母球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一直在练也没练得好呢。”

        红毛拍拍他的肩膀,“心里有数就行了,加油。”阿玲也拍拍他的肩膀,“一定要赢哦。”

        “好!”

        “哈哈。”三人一起笑出声来。

        这时球童侍应生大声说:“休息时间到,请双方就位。”龙哥放下酒杯缓缓走近,钟火麟紧了紧球杆,大步走向D型区,准备发球。这是最后一局,不容有失。

        观众们都比较兴奋,但都静了下来,热切地期盼着。到底是谁赢呢?是老将宝刀未老,还是新人初露锋芒?

        忽然,曾思源急急走近龙哥身边,脸色凝重地说了几句话。

        龙哥一边听眼珠一边转动,到了后来微微一笑,说:“他们敢?”

        曾思源摇头苦笑,“唉……”

        龙哥定定地想了一会儿,突然把枪杆往旁边一放,说:“算了,我们还是走吧。”

        走?不打球了?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疑惑万分,红毛和阿玲更加瞪大了眼睛。

        龙哥看着钟火麟,“好小子,打得不错。虽然我们不分胜负,但既然把你约来了,总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朝曾思源打了个眼色。曾思源走上去,掏出两个信封,一个给红毛,一个给钟火麟。

        钟火麟心知推辞不得,茫然接过。红毛和阿玲当然大喜过望,不停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