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侍应生也不好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0本章字数:3343字

            范海燕用凌厉的眼神瞪着钟火麟,“我刚才和你说话,但你却经常看着我给你的餐牌和守则,这是一种不礼貌的表现。我已经提醒你了,交谈时神情要专注,脸上要带着微笑,你做到了吗?明白吗?”

        钟火麟羞涩地一笑,“我……在记这些内容嘛。”

        范海燕哼了一声,“你走马观花地看一眼就能记住?应该面对面看着我的眼神来听,来讲!那三份东西是给你回去后才记的。”

        “是!”钟火麟还没开始工作就遭一顿骂,想想觉得真是不值。

        范海燕站起来,“算了,现在先带你进贵宾七号房,教你怎么打扫卫生。”钟火麟不忘向孙莺莺微微躬身行个礼,才跟着出去。孙莺莺看似十分高兴,又在咯咯地笑。

        贵宾七房,其实就是李龙一心血来潮吩咐装修的桌球房,布置得相当豪华气势,相当宽敞舒服。他那天和钟火麟战了一场,挑起了隐埋已久的兴趣,便让曾思源着手办理。

        曾思源当然照办。找来了钟火麟,找人装修了房间。

        一套意大利名牌真皮沙发,配白色条纹整块大理石;标准英式桌球台放在正中央,八盏冷光超强灯饰组合吊顶;加上其他的一些装饰以及布置,钟火麟暗暗称赞,有点目瞪口呆。

        范海燕非常专业,一样样东西,一件件事项,一条条规则,解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别小看一间房的卫生,原来真要严格打扫起来,是非常有难度的。别说普通的灰尘,就是厕所里的盖子,也得光光亮亮干干净净。

        钟火麟的记忆力不差,最主要的是他有着勤快的工作精神。范海燕每讲完一样他就照做一样,重复几次之后,就点滴不漏丝毫无错,简直可以说是完美无瑕。到了后来,范海燕越来越满意,说话的口气不禁放和缓了许多。

        接下来,她又教导了其他方面的工作,先离开了。钟火麟照单全记,认认真真地默记练习。偶尔看看一尘不染的房间,不禁心生感叹:“我堂堂一个千万富翁,却变成了侍应生?还得帮忙擦厕所?是不是太那个了点?”

        他有几次冲动地站起来不愿干了,但最终硬生生地忍下。他知道,能和李龙一攀上关系,对于自己以后有着莫大的帮助。别说李龙一,就单单一个曾思源,已经能威震人心,举足轻重。

        范海燕过了二十多分钟又再进来,到处检查了一遍。钟火麟偷偷看她的脸色,应该是比较满意的。

        果然,范海燕轻轻点头,说:“年轻人,你还算可以,我从来不轻易夸奖人的,今晚不得不给你一个赞字。”

        钟火麟高兴的咧嘴直笑:“谢谢部长。”

        范海燕定定地看着钟火麟,忽然皱眉说:“唯一的缺点,你还不能做到面含微笑,是微笑,不是傻笑,懂?”

        “呃……我懂,我多多练习。”这可真难倒钟火麟了,他自认笑得挺好看啊,怎么变成了傻笑呢?其实微笑嘛,有人笑得如沐春风神态自然,有人笑得龇牙咧嘴超级僵硬。他的笑不算差,但心机较浅,喜怒哀乐形于表面,一时装不来保持不了。

        范海燕说:“门口迎宾唐风,是你们男士礼仪的典范,你今晚就先跟着他学习,看看他的表情动作是怎样的。”

        钟火麟想起他来了,点点头。于是接着他就站在了门口,跟随着唐风,还有另外一位女迎宾袁绍霞,开始不停地鞠躬,不停地微笑。

        这也是一件十分累人的事儿。钟火麟心中有些怨气:“刚洗了厕所,现在又点头哈腰,我决定留下来,到底对不对呢?”

        做迎宾的当然是俊男美女,钟火麟也还有点帅气,加上他的身材结实修长,一套白色衬衫黑色夹克制服把他装扮得英气勃勃,再算上一双闪亮灵活的眼睛,算是得不少分。一些女熟客见到他,都不禁朝他瞅瞅。

        十一点以后,正是人流高峰期。钟火麟不知说了多少次“欢迎光临”之类的话语,脸上的肌肉有点僵硬了,喉咙也渴了,但哪里都不能去。唐风和袁绍霞借着带路的当儿,还能喝口水或上个厕所,他环境不熟,唯有死站。

        终于到了一轮空闲时间,他问唐风:“风哥,听说这里只招待会员的嘛,怎么好像谁都能进去一样?”

        唐风回答:“你傻呀,来这里的都是大老板大客户,哪能认认真真的去检查?会员这词是用来提高档次而已,况且以里边的消费价格,一般人根本不愿意来。”

        “哦。”

        “还有,如果你上班日子久一点,一看就基本能分出谁和谁了,大人物的气势总是不同一般的。”

        “哦,好像是。”

        袁绍霞笑着接口说:“以后呀,你就会认识许多大老板的,得记住他们的称呼,才显得亲切热情。”

        钟火麟连连点头,“我记得你们称呼过的人,那个穿花格西装,挺着大肚子的是刘总,那个穿休闲服身材挺棒的是黄老板,还有那个光头的笑得嘎嘎响的是强哥……”他一口气说出几个人的身份特征出来,可把唐风和袁绍霞吓了一大跳。

        袁绍霞拍掌赞扬,“哇,你好厉害!”唐风惊疑地打量着他,没出声。

        钟火麟呵呵一笑,扭头到处看了看,说:“风哥,霞姐,我上个厕所,很快回来。”

        他有些急了,又有些渴了,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心想:“刚才忘了问去哪里找水喝,是不是在休息室?”他望了望自己的制服,大着胆子走到休息室门外,又大着胆子轻轻推开了门。

        里边其实是陪酒小姐待的地方,侍应生一般都在更衣室处理私务,他哪知道?进去一看顿时怔住。

        里边有三个女孩子坐着玩手机,其中一个抬头盯着他,“干嘛?”

        “哦,我找水喝。”

        “你有水杯在这里?你新来的?”

        “呃,是。”钟火麟觉得自己还是不方便打搅,笑了笑退出去。

        这时过道上急急走来一个妙曼的身影,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咯咯”直响。他赶紧打招呼:“孙部长好。”

        孙莺莺一把推开门,喊:“思思你们三个,快,去三号厢房。”扭头一看钟火麟,接着说:“你去拿一打啤酒,半打700装的轩尼诗,还有……最后,去吧台点四杯madneifing,都送去三号房间。”一轮嘴的说了五六样东西。

        钟火麟的记忆力很好,一边点头一边记下,朝柜台走去。正巧范海燕在,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孙部长叫我过来下单拿酒水。”

        范海燕沉吟一下,说:“好啊,你就试试。”

        “哦。”他掏出工作细则,急急看了一遍。接着按照流程,在柜台写单,到货台拿酒水,最后到吧台点madneifing。等把所有的东西都送进厢房之后,他回到柜台,对着范海燕微笑。如果能得到几句称赞,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哪知范海燕的目光严峻得很,沉声问:“都办好了?”

        钟火麟一愣,“都办好了。”似乎看见吧台的收银员在偷偷地笑,便知道不妙了。他赶紧回想一遍,没出什么错误啊。

        范海燕说:“还差一样很重要的步骤知道不?”

        “什么步骤?”

        “你仔细看看。”

        钟火麟又掏出工作细则,过了一会儿他知道了,有点难为情地说:“还差客人的签名。”

        范海燕冷冷地说:“客人的签名很重要,万一有客人忘记了已经享用的酒水,吵着还要,拿什么去证明?”

        钟火麟低下头,“嗯。”

        “粗心大意,你怎么搞的?”

        “我……才第一次嘛,还没记熟流程。”

        “既然没记熟,为什么勉强去干?”

        “啊?”钟火麟不服了,“是孙部长让我干的。”

        “即使是孙部长让你干的,但你还没资格去干,为什么硬干?”范海燕的声音越来越冷峻,“你忘了?我刚刚和你说过什么话?没经过两天的培训,你还不能上班!”

        “那……孙部长的话就不听?”钟火麟更加不服气,顶了一句。他想:“难道两个女人在争权?把我扯上了?”

        范海燕说:“听是得听,但你不懂做的事情不许去做!你应该把孙部长的话转达给其他同事,然后回到你的岗位上去。”

        钟火麟不出声了,心中恼怒:“哼,端什么架子?惹得老子毛了,立即不干了!”

        范海燕盯着他,“怎么?觉得我的话不对?”

        钟火麟漫声回应:“对,部长的话当然对。”

        范海燕的声音更加冷了,“如果你觉得不对,可以随时走人。我知道你是谁介绍来的,但不代表你能破坏规矩!”

        钟火麟心中大骂:“三八,那么嚣张干嘛!”望望左右,很难堪。他已被训斥了一会儿,虽然周围有音乐声、吵闹声,但侍应生来来往往,都约莫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柜台的几个女孩更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当然令人很难受。别说钟火麟是个千万富翁,底气足,就是一般的年轻人,可能也会发脾气不干了。但钟火麟有股倔犟劲儿,越是打击他他越是要争气。他暗暗发誓:“今天让你骂个够,看以后老子干出色了,你还有没有那么能骂!”

        他低着头沉默不语,表情当然不好看。

        换作是一般的领导,教训到这里也就收场了,哪知范海燕继续说:“还有一个问题,你必须要懂!”

        钟火麟羞怒交加,想:“你骂上瘾了是吧?臭三八!”沉着脸没说话。

        范海燕问:“怎么?不愿意听?”

        钟火麟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了笑,“还有什么问题,请范部长指教。”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出来,那是怒极了的表现。

        范海燕盯着他,目光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