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斗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0本章字数:3340字

            钟火麟望着张辉嘻嘻地笑,说:“张老板,我想停辆小车在你网吧门口,没问题吧?”

        张辉眨眨眼睛,“停车?”

        “是呀,晚上下班之后都一两点钟了,有辆车子方便点。”

        “这个……可是,你停车在这里会占位置的哦。”

        “能占多少?就几平方而已。”

        张辉想了想,问:“你干什么工作的?每晚都开夜?”

        钟火麟说:“我在酒吧做,七点到两点呐。”

        “哦,想不到年纪轻轻的就当经理了,不错。”张辉说。他想着,既然钟火麟能买车,当然是个经理级别。钟火麟也不解说,只是笑笑。

        张辉沉吟一会儿,“好吧,就让你停在门口。”

        钟火麟大喜,“谢谢,谢谢张老板。”

        “慢着,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

        “是这样的,明天开始呢,网吧这里开始调班,我负责守早班,也就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

        “嗯。”

        张辉呵呵一笑,“正巧呢,我这几天中午没空,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钟火麟想不到他提出这个要求,一时愣住了。

        张辉说:“你白天不是不用上班嘛?”

        “嗯……”钟火麟想了想,点头同意,“好吧,就帮你看三个中午。”

        张辉呵呵一笑,“我也谢谢你了,比起来,你占便宜呢。”

        “呵呵呵……”两人一阵笑。

        张辉说:“来,我先教你怎么做。”

        网管的工作其实也挺轻松自在的,无非就是收钱冲卡、卖烟卖水、搞搞卫生之类的事情。来这儿的顾客一般都是老手了,自己开机自己上,偶尔冒出个别菜鸟,自然有朋友带着,也不须网管前去教导。

        最主要的还是电脑操作问题,但钟火麟是高手了,对于这些小儿科,根本就无需多考虑。眼下这些工作,一点即明,十分容易地就上手了。

        张辉大为惊异地问:“你以前干过?”

        钟火麟潇洒地摊摊手,“没有,不过曾经学了些电脑知识。”

        “哦,怪不得……”

        “呵呵。”

        “那你明天中午十一点半过来,顶我的班。下午四点是小志上班,我会和他说一声的。”

        “小志?刚才那个?”

        “嗯,对。”

        钟火麟点点头,接着和张辉聊了一会儿,离开网吧。既然已经找到了停车的地方,买车就成为迫不及待的事情。他上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介绍,直奔一间大型车行。

        买什么车呢?钟火麟心中早就想好了。豪华的太张扬,便宜的又低档了。他看准了一款日产新车,三十万左右,开出去已经很拉风了。

        当晚,他就开着新车去上班。车内有股特别的味道,那是一种“新”味,让他觉得兴奋和紧张。也因为这样,他的脸上一直有着笑容。

        龙腾酒吧的大门敞开,员工们都在换衣服,做准备工作。钟火麟大步走进去,刚好遇见范海燕。范海燕看着他,说:“今晚的精神面貌不错嘛。”

        钟火麟恭敬地回答,“我会每天都会保持良好状态,做好工作的。”

        范海燕点点头,“看来经过昨晚的练习,你的礼仪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微笑已经合格了。”

        钟火麟很高兴,笑容又多了几分灿烂。

        “今晚你还是在门口迎宾,明天就可以在大厅帮忙,熟悉一下工作程序。”

        “是,范部长。”

        “员工守则之类的都背熟了吗?”

        “背熟了。”

        “嗯,很好。你先去换衣服,等下我介绍同事们给你认识。”

        “是的。”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钟火麟买了车,似乎工作态度又得到了范海燕的肯定,他的心情当然爽利。脸上那副笑容竟一直保持到下班,也不觉得累。

        第二天,他提早吃了饭,去顶张辉的班。过了两个小时左右,有个女孩子走过来,钟火麟抬头一看,彼此都是愣住。

        居然是同租的那个女孩子,姚贝婷。

        姚贝婷问:“你怎么在这里?”

        钟火麟反问:“你怎么又在这里?”

        姚贝婷冷笑,“原来你是新来的网管,哼哼……”

        “你哼什么哼!”

        “哼!”姚贝婷低声说:“告诉你,我们的帐迟早得算清楚。”

        “算账?好呀,你想怎么算法?”

        姚贝婷没回答,眼珠不停转动,不知打什么歪主意。

        钟火麟心中警惕,说:“姚贝婷,你给我老实点。”

        姚贝婷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钟火麟嘿嘿冷笑,也没回答。姚贝婷满脸怒容,转身上机去了。这倒好,钟火麟不需面对她,自在许多。过了一会儿,主机忽然弹出一个小窗口,三十六号机发来一条信息:“色狼,给我换个耳罩来!”

        钟火麟站起来看,姚贝婷果然在三十六机。

        “还喊我色狼,迟早色给你看!”钟火麟拿了新耳罩过去,“喏,给你!”

        姚贝婷看也不看他一眼,只说:“给我换上。”

        这时工作范围内的事情,钟火麟没办法,唯有乖乖地帮她换上,转身便想走,但姚贝婷又说:“喂,等等,拿瓶水来。”

        “大瓶的还是小瓶的?”

        “当然小瓶的,我哪能喝得下那么多?还问!”

        钟火麟瞪瞪眼睛咽口气,拿了水,放在她的桌子上,收了钱,再回到柜台时已经满肚子的怨气:“岂有此理……我看你还能玩些什么!”

        哪知刚坐下,小窗口又弹出来了,“喂,色狼,拿包烟过来。”

        钟火麟忍住气,回复问:“什么烟?”

        “都有些什么烟,给我说说。”

        “什么都有,自己来挑。”

        “你什么态度!”

        钟火麟把窗口关闭,懒得理睬。但姚贝婷哪肯善罢甘休?又发来一条信息:“色狼,你过来一下。”

        钟火麟大怒,心想:“一天到晚喊我色狼,找抽是不是?”他开始是不打算过去的,但想了想,终究还是过去了,问:“你到底想怎样?”

        姚贝婷头都不回,只是递去手机,“帮我充电。”

        钟火麟冷冷地说:“还有什么,一次性给我说清楚了。”

        “不知道哦,想到了才喊你。”

        “嘿嘿,三八装模作样!”

        姚贝婷居然没反骂,只是脸色阴沉。

        “哼,懒得理你。”钟火麟回到柜台,越想越觉得不妥当。以姚贝婷的为人,哪有那么容易相与的?只怕另有阴谋。他觉得还是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毕竟是一起住的嘛,于是他主动发去一条信息:“我叫钟火麟,以后别喊我色狼,其实我无意冒犯,对你造成的不便,请见谅。”

        这样说已经够诚意了吧?算是道歉了,但姚贝婷不领情,回复说:“管你什么火麟水麟,不喊你色狼也可以,就喊色鬼吧。”

        钟火麟暗怒,发信息:“三八,给你面子你不要,你好神气吗?”

        这下闯祸了,姚贝婷气鼓鼓地走过来,一掌拍在柜台面上,发出“嘭”地一声。

        钟火麟吓了一跳,见周围有顾客望过来,觉得挺难堪,“你……你干什么?”

        姚贝婷瞪着他气势汹汹,“干什么?你好大胆!”

        钟火麟不想在公共场所吵,低头不作声。姚贝婷瞧他这样子更加来劲了,故意扯开嗓子说:“网管,你为什么骂人呢?信不信我向你老板投诉你?”

        又多几个顾客注意了,摘下耳罩来听。

        钟火麟心中急怒,真想一巴掌扇去。

        姚贝婷发泼了,“怎么?瞪着我干嘛?”

        “你别无理取闹行不行?当我怕你了。”

        “怕了吗?哼哼,我向老板告你的状,让你上班和失业都在同一天。”

        “嘿!你这毒妇!”

        姚贝婷又一拍桌子,“还骂是不是?”目光一转忽然愣住,紧接着满脸的喜色。真是白天别提人,晚上别说鬼,一讲曹操,曹操就到。

        玻璃门推开,张辉矮矮胖胖的身形居然出现了。他的事情已办完,提前回来。

        姚贝婷咧嘴一笑,举手打招呼:“张老板。”

        张辉微笑点头,“你好,你好。”

        姚贝婷忽然一板脸,伸手指着钟火麟:“我要投诉你的员工,服务态度差,工作又偷懒!”她得意地看着钟火麟,以为他会害怕,但钟火麟怕个什么?抱着手臂好像在看戏的样子。

        张辉左右望望,摇头说:“你们怎么吵到这里来了?”

        钟火麟耸耸肩膀,“三八多事,有什么办法?”

        姚贝婷说:“张老板听见没?他又骂人,你还不解雇他?”

        张辉苦笑。钟火麟说:“好啊,我不干了。”真的大步走出柜台。

        张辉问:“没什么事儿吧?”

        钟火麟说:“没什么,一切正常。”

        “好,明天继续。”

        “嗯,那我走了。”

        姚贝婷看着钟火麟离开,有点奇怪,不禁问:“张老板,他……”

        张辉哈哈一笑,“他不是我的员工,只是来帮帮忙而已。”

        “啊!”

        “你们呀,吵架别太过火了,影响隔壁多不好?”

        “他不是你的员工?那他是干什么的?”

        “好像是什么酒吧的经理,我也不清楚哦。”

        姚贝婷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能,问:“就凭他那样儿,还是个经理?他只是刚来租房子而已,你就让他帮你看网吧?他信得过吗?”

        张辉又是哈哈一笑,“是熟人介绍来的,应该没问题吧。”

        姚贝婷恨恨地说:“这小子很嚣张,迟早得修理他一顿才行。”

        张辉看了看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我劝你还是算了,你惹不起他。”

        “为什么?他很厉害?”

        “嗯……我不知该怎么说,反正他……他来这儿住,不用自己交租的,有人帮他交呢。”

        “谁?”

        张辉笑笑,不再谈论这件事情。姚贝婷越想越不明白,也越来越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