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无妄之灾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1本章字数:3308字

            李龙一和曾思源的嘉许,让钟火麟找到了自我价值,改变了之前的想法,也刺激了他的工作活力。之前所受的闷气一扫而光,当晚他重回酒吧时已经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他和欧阳伟比较谈得来,在更衣室的时候,欧阳伟瞧了又瞧,问:“什么事情春风满面的?”

        钟火麟哈哈一笑,“没什么。”

        欧阳伟疑惑地说:“我还以为昨晚的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呢,过去了?”

        钟火麟高兴地点点头,“嗯,都过去了。”

        “哗,佩服,要是我被经理这样当众骂一顿的话……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讽刺你。”

        “没事,无所谓。”

        两人相视一笑,整理工作服穿上,忽然身后一个冷漠的声音说:“厚脸皮的人就是厚脸皮,怎么骂也骂不进肉里。”欧阳伟一看是陈河池到了,不禁向旁挪开两步。他是一个怕事的人,不想和谁斗气。

        钟火麟也不想无端斗气,但一瞧见陈河池那副嘴脸实在就觉得恶心,说:“阴险的人就是阴险,总躲在人家的背后连面目也不让人见到!”

        陈河池大怒,狠狠地瞪着钟火麟,“听说你是老板亲自请来的嘛,怎么不叫他来帮你撑撑场面?难道他把你忘了?”

        钟火麟淡淡地说:“关你屁事?”心里暗暗好笑,想:“难道今天中午才领他两千元,我会告诉你?”觉得无谓再与他闹下去,便转身走出,开始常规的检查清洁工作。

        他主要负责B区10-16号桌子,昨晚已经打扫过,现在又抹了一遍,闪亮干净一尘不染。还没有客人莅临,他便走近吧台,看着Loki和助手在做准备。调酒的步骤他只是硬记而已,原理什么的还一窍不通,想向Loki请教请教,又无从开口,唯有偷师咯。

        过了十多分钟,范海燕到处巡查,忽然喊了他一声:“钟火麟,过来。”

        钟火麟一愣,过去问:“范部长,有什么事情?”

        范海燕指着14号桌子,上面居然有一摊很明显的水迹。钟火麟暗暗吃惊,连忙说:“我已经从头到尾打扫过,刚才明明没有的。”

        范海燕冷冷地看着他,“我不要听借口,我只看事实,事实就是在你的工作区域内,发现了问题!”

        钟火麟恼怒地向四周看了看,没见陈河池的身影,但除了他还有谁?真是个阴险小人!

        范海燕瞪着他一会儿,忽然放缓了语气,说:“收拾吧。”

        “是,我立即收拾。”

        “呃……还有。”

        “还有什么吩咐?范部长。”

        范海燕沉默了下,轻轻地说:“以后放机灵一点。”

        钟火麟听得这句话大有含义,不禁感激地点点头,望着范海燕转身的背影,心里升起了一丝温暖,想:“部长的目光亮得很……咦?其实她的身材也挺不错……哎呀,现在什么时候?尽想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陈河池,你个乌龟王八蛋……”

        他拿了抹布把水迹抹干净,又重新检查了一遍工作区域,没发现其他的问题,心里才松了一松。陈河池已经站在C区那边,斜眼看着他,嘴角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毫无悬念,正是他干的好事。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心胸狭窄而又自私阴险的角色,不害人是睡不着觉的。

        这时罗杰来了,先走到吧台上要了一杯酒,浅浅地喝着。Loki凑近他的耳边,低声地说了几句话,他的眉头一皱,想了想,朝远处的范海燕招招手。

        范海燕过去,问:“经理有什么吩咐?”

        罗杰低声问:“今晚谁先到场的?”

        范海燕说:“每天都是我第一个到场,最后一个离开。”

        “那你有没有动过吧台的东西?”

        “没有,也没见人动过,规则写得明明白白,只有调酒师和他的助手才能进吧台,我相信大家都清楚得很。”

        Loki说:“有人动过我的东西,肯定!”他是老手了,每一瓶酒水、每一只杯子的摆放位置都心里有数,绝对记得。

        范海燕问:“损失了什么东西?”

        Loki扭头问:“清点了吗?”他的助手阿宏回答:“暂时没发现少什么。”

        Loki嗯了声,又说:“吧台是我工作的地方,我不喜欢别人随便动,而且开了一支82年的lafite却不会好好冻存,我实在心痛。”

        范海燕一惊,“82的lafite?”

        Loki点点头,叹气说:“好好的一瓶酒泄露了灵气,冰冻的温度又过低,可惜,可惜。”

        范海燕皱着眉头,问:“没用了吗?”

        “对于品酒的高人来说,已经是废物了!”

        罗杰与范海燕互相望了望,都觉震怒。82年的lafei非常名贵,价钱尚在其次,这个世界上存货已不多,喝一支少一支,很有收藏价值。

        范海燕问:“这酒怎么轻易放在这里?”

        Loki 又叹气:“昨晚有客人点了的,但后来不要了,说今晚再来。我一时大意放在这里冻存,结果……”

        罗杰一拍桌子,提高声音大喝:“全体集合开会,快,快!厨房的,洗碗的,陪酒的,全部给我过来!”

        范海燕低声说:“那么张扬?我们看录影视频就行了。”

        罗杰一脸的铁青,“看谁认不认,再当众处罚以儆效尤!”

        大伙彼此通传,两分钟内全部人都已集中在吧台附近,心中惊疑不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钟火麟心念一闪,隐隐间觉得不妥。

        果然,罗杰阴冷地问:“你们之中,谁不守规则擅自进入吧台?谁,动过了里边的酒?”

        大伙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摇头。罗杰恶狠狠地逐个扫视,态度非常不善。钟火麟心里打突,忍了忍,终于还是向前一步,低声说:“是我。”

        “咦?”

        “噢!”

        “是他?”

        大伙纷纷出声惊叹,姚贝婷夹在人群里垫高了脚伸头看去,吃惊不小。罗杰一见是钟火麟,心里更加来气,猛又一拍桌子大喝:“你敢!”

        钟火麟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今天中午曾助理叫我过来陪李老板打球,过后李老板想喝酒,我便调了几杯,我没偷东西。”

        大伙一听更惊奇了,姚贝婷眨眨眼睛,想:“这小子,真的和老板有关系?”

        罗杰一听居然扯上李龙一,不禁愣了愣,但随即继续大喝:“陪老板打球就可以擅自进入吧台吗?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一瓶很名贵的酒?就算你不吃不喝干三年也赔不起!”

        钟火麟一惊,赶紧说:“我没浪费,我调了酒后都把酒放好了,没倒过。”他没说谎,因为那瓶红酒是曾思源开的,在他没来之前就和李龙一喝上了。

        Loki忽然冷笑说:“你调酒?凭什么?”

        钟火麟脸庞一红,支吾着说:“我看你调,我就学着调调……”

        Loki大怒,满脸的青筋一条条暴起,“学着调调?你以为你是谁呀?是神童、超人,还是钢铁侠?我当初去巴黎学调酒学了多久你知道吗?啊!你居然上几天班就想调酒?我……”他越说越气,一巴掌狠狠打在台面上。

        钟火麟想解释,但罗杰已经怒火冲天大吼:“你!违反酒吧规则,立即给我滚蛋!”

        “吓?为什么?是老板吩咐我调酒的。”

        “你用老板来压我?这里是龙腾吧,我是经理我最大,我有权利解雇任何员工,你给我滚!”

        大伙都静静地瞧着钟火麟,有人替他不值,有人暗暗高兴,也有人纯粹就是看热闹,还在想着:“对骂呀,最好打上一架就好玩了。”

        姚贝婷有点急,想帮忙说上两句话,但气氛实在太凝重,她一时不敢开口。

        钟火麟十分委屈,胸膛剧烈起伏,喉咙痒痒的,眼眶发热发红。

        罗杰接着大吼一声:“滚!”但忽然间一个清脆的女音喊:“且慢!”是范海燕出声了,她贴近罗克的耳边低声说:“万一真是老板的意思,到时……”

        罗杰怒目瞪着她,音量没有减低,说:“就算是老板的意思又怎样?我自然会向他解释。”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想包庇他?”

        范海燕一怔,口齿蠕动几下,终究没再说话。她的直觉告诉她,罗杰这样做可能会出事,但现在罗杰发火正厉害着呢,根本听不进去。

        姚贝婷直跺脚,眼见部长求情都没用,自己掺进去也是送死而已,一点办法都没有。哪知忽然又有一个男音喊:“还不能辞退他。”

        大伙心头再震,遁声望去,居然是陈河池。

        罗杰愣住,范海燕也愣住,最惊奇的莫过于钟火麟了,但陈河池是落井下石的小人,哪会有好话说出来?只听他哈哈一笑,“经理,这小子损坏了公司一瓶名贵的酒,就这样辞退太便宜他了,怎么也得让他赔!”

        姚贝婷再也忍不住,娇声喝骂:“狼心狗肺的东西,真他丫的毒辣!”

        陈河池惊怒,问:“谁?哪个三八多嘴!”

        姚贝婷在人群里说:“找你娘亲干嘛?”

        “你……”几十人涌在一起,陈河池一时找不到姚贝婷的影子,而姚贝婷旁边的十几个陪酒女孩,都同情钟火麟的遭遇,齐齐怒目瞪着陈河池。

        范海燕忽然大声说:“好了,都别吵了,火麟,你跟我来。”把他带进了部长室,关上了门。孙莺莺一直没出声,这时挥挥手说:“美女们回休息室咯,走。”罗杰也一挥手大喝:“散会!”

        姚贝婷扯了扯隔壁一个女孩子,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顺着人流朝陈河池掩去。陈河池正得意地笑着呢,忽然觉得大腿剧痛难忍,顿时惨叫着蹲下,抬头一看,香风娇影擦身而过,不知给谁狠狠地掐了一掐!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