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问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1本章字数:3362字

            钟火麟跟着范海燕进了部长室,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他的脸色阴沉,却没有开口咒骂。类似的事情他经历得也算多了,知道骂也没用。

        范海燕轻轻叹气说:“你在这里呆不下去的了,早早离开吧。”

        钟火麟点点头,深深地吸一口气,说:“我不会祈求强留的。”

        范海燕也点点头,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钟火麟沉默了。他几次萌生辞职的意念,又几次打消了,现在终究还是留不下。看来,即使是商场那边,也回不去了。他有钱,不会为生计发愁,只是觉得自己经验尚浅,做老板还不够资格。

        范海燕沉吟了下,说:“其实我很看好你,你勤奋,你上进,态度良好,而且工作很容易上手,是个难得的人才。”

        钟火麟笑笑,“谢谢范部长,我会记得你的。”

        范海燕也笑笑,“我不知道你和曾助理是什么关系,但目前罗经理已经出声了,他是大老板娘的表弟,估计曾助理也很为难。”

        钟火麟淡淡地说:“原来他是大老板娘的表弟,嘿嘿。无所谓了,我不会向曾助理说什么的,被辞退而已,小意思。”

        范海燕看着钟火麟,说:“呵呵,这样吧,我有个朋友在另外一个酒吧当部长,那里也是高级场所,工资不低的,我和她联系一下,推荐你过去好不?”

        钟火麟沉吟着,“谢谢范部长一番美意,我觉得……还是不想做酒吧的工作了。”

        范海燕点点头:“嗯,你自己拿主意。”

        “嗯,好的。”

        “记住了,无论干哪行,总有一些阴险小人的,别和一些无谓的人怄气,不值得。”

        “嗯,我记住了。”

        “换了衣服走吧。”

        钟火麟又感谢了范海燕几句,去更衣室换衣服。出去的时候,大家都在看着他。欧阳伟和杨阳走近,和他握手道别。他们和钟火麟相处得比较好,算是朋友吧。

        陈河池站在柜台边,隔远幸灾乐祸地瞅着,嘴角边有冷笑。

        钟火麟表现得很洒脱,没有把陈河池放在眼里,大步走出。接着和袁绍霞、唐风打了招呼,上车离去。

        夜灯初上,城市一片霓虹璀璨。钟火麟没有直接回去,随意地兜着风。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的心有点乱,不知以后该怎么办。

        “罗杰、陈河池,你们都是卑鄙小人!总有一天我要再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你们面前,让你们好好招待我!”他默默地发誓解恨,随即感伤自己的遭遇,“别人都说找到一个大老板做靠山就可以平步青云、风生水起,我已经找到了李龙一,为什么却没用?唉……”

        大路上车流不息,很拥挤。他心烦了,把车子停在一边,在人行道上茕茕而行。初夏的风吹拂着他,凉凉的,很惬意。

        忽然手机震动,是姚贝婷打进来的。

        钟火麟微微一笑,心想:“这妮子,倒是爱憎分明。之前辣得像三八,救了她之后,变得挺关心我了。”接通了电话问:“干嘛?”

        只听姚贝婷急急的声音:“你在哪儿?”

        “吹风。”

        “吹风?”

        “是呀,反正不用上班了,轻松了许多。”

        “搞什么?李老板来了!”

        “什么?”钟火麟一惊喜,整个人顿住,但随即就懒洋洋地说:“他来了又怎样?我已经被解雇了。”

        “你回来和他解释一下嘛,或许……”

        “算了,我不会再找他了,就这样。”

        “但是……喂喂……”

        钟火麟挂了线顺便关了机,不想再去哀求任何人,仍然随意地漫步着。他在龙腾酒吧里反复折腾,实在觉得累。

        李龙一现在确实在贵宾七号房。同来的除了曾思源之外,还有保镖谢晓峰、童保。罗杰坐旁边陪着,陈河池静静地站在门边,满脸的希冀。钟火麟不在了,正是他趁机补上的时候,万一哄得大老板开心,那可就……他心里乐开了花,嘴角含笑。

        谢晓峰拿出一根雪茄递去给李龙一,罗杰赶紧打着了火凑上,问:“老板,今晚这么早?”在人多的时候,他不方便喊“表姐夫” 。

        李龙一吸了一口雪茄,说:“来早些免得撞上熟人应酬,咦?钟火麟呢?”

        罗杰立即一脸怒气,大声说:“那小子别提了,工作马马虎虎,做事粗枝大叶,刚刚才被我辞退了。”

        李龙一一皱眉,没有立即出声。等了几秒钟,曾思源识趣地接话问:“罗经理,为什么辞退他?”

        罗杰哼一声,“他不会调酒居然胆敢进入吧台乱搞,把一支82年的lafite白白浪费掉,真可惜呀。”

        曾思源惊疑地问:“浪费?”

        “是啊,那酒得在特定的温度下保存,具体怎样操作连我都不清楚,Loki一上班就和我讲了,大半瓶酒报废,我心疼得很。”

        曾思源望望李龙一,说:“那瓶酒是我开的,不好意思,我放回冰柜了,什么温度倒没注意,呵呵。”

        罗杰说:“那个……但钟火麟私自进入吧台调酒,已经违反了规定。”

        曾思源耸耸肩膀,“哦,那是老板吩咐的。其实他调酒挺不错,我和老板喝了都挺满意。”

        罗杰望望李龙一,说:“调酒或许是乱碰的,反正他没点常识,Loki很不满意有人进入吧台。之前嘛……呵呵,没听谁吩咐过,而且他表现一直不太好,所以……所以辞退便算了。老板要喝酒,我立即喊Loki去弄。”

        曾思源呵呵一笑,“这个……但是老板想打球休闲一下。”

        罗杰一拍手掌,指着陈河池说:“我早想到了,这个侍应生也是英式桌球的高手,以后由他来当球童,肯定可以陪老板玩几把。”

        陈河池赶紧走上两步,弯腰微微一躬。

        李龙一瞅瞅他,还是没出声,就顾着吸烟。

        曾思源问:“你也会打球?”

        陈河池猛地点头,回答:“会。”他确实是会,而且在网上游戏厅里边,斯诺克帐号的分数非常的高,平时也偶尔玩玩实战,自以为技术不错的。

        曾思源呵呵一笑,说:“好,去打一杆来看看。”

        陈河池立即就去操起球杆,摆好母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弯着腰缓缓一抽一送着枪杆,像模像样。陡听“啵、啪”连声,他鼓足了劲果然够力度,满堂桌球散开,有两个红球滚入了袋中,得2分。

        罗杰大喝:“好,开门吉利!”

        陈河池受了鼓舞,信心更加强了,又击落一个蓝球,再接着击落一个红球,气势如虹很有几分锐不可当的状态。

        罗杰又是喝彩。曾思源微笑不语,查看着李龙一的神情。

        李龙一冷冷瞧着,忽然敲了敲桌面,淡淡地说:“出去。”

        罗杰和陈河池一愣,表情僵住。

        曾思源打个手势,加强语气说:“出去,听见没有?”

        “哦。”陈河池灰溜溜地走出,又羞愧又糊涂,想不通道理所在。

        罗杰也想不通,说:“他打得不错嘛,一杆连进三球,老板你看……”

        李龙一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呀。”态度很不善。

        罗杰一惊,“呃……是。”

        “随便找个人来陪我打球?这种人只配当球童,不配当我的对手,我要的是对手,明白?”

        “是的,是,老板。”

        李龙一把雪茄按灭,靠在沙发上又不出声了。曾思源扫去一眼,知道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便笑了笑,“罗经理,你看,能不能让钟火麟回来?”

        罗杰又一惊,呆了十几秒钟,忽然朝李龙一说:“表姐夫,刚才我当着几十员工的面……这个……啊啊……是不?”

        曾思源听罗杰居然改了称呼,识趣地闭上了嘴巴,由得李龙一处理。

        李龙一微微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伸出手指指着罗杰的头,说:“你这里长草了,得除少点。”

        罗杰尴尬地陪笑应声:“嗳!”

        李龙一又指着他的胸说:“这里长毛了,也得除少点。”

        罗杰唯有乖乖地应着:“嗳嗳!”

        李龙一站起来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看着曾思源。曾思源说:“我明白了,老板。”

        李龙一嗯一声,带着谢晓峰和童保离去。

        罗杰赶紧关上门,拉着曾思源的胳膊说:“源哥,你得帮帮忙呀,不能让姓钟的小子大模大样地回来。”

        曾思源耸耸肩膀,“老板的意思你看到了的,我有什么办法?”

        罗杰大急,满头的汗水淌下也顾不得擦,“这个……这个……”

        曾思源眼珠一转,说:“不过老板也暗示了要顾全你的面子,不然早就狠狠地把你……呃哼。”

        罗杰心里一松,“不错,不错,那是,那是……嗳,他到底想怎样?”

        曾思源来回走动几步,皱眉想了又想,一时没有发话。罗杰也跟着走,不停叹气,喃喃地说着:“为了一个臭小子,居然连表舅子也不理了?不行,我得和表姐说说去。”

        曾思源脸色一沉,“你别瞎扯淡,越搞越乱。”

        罗杰瞪眼问:“那……现在怎么办?”

        “我在想着呢,你没见?”

        “想出什么来没有?”

        “哪有那么快?”

        “你是他肚里的蛔虫,怎会不知道他的想法呢?”

        “老板的想法我知道呀,很简单,让钟火麟回来。”

        “啊?不行!他回来后我的脸往哪儿搁?”

        曾思源苦笑,“所以老板才让我想个两全之策……你先别吵,去拿点酒来喝喝再说。”

        罗杰可不敢得罪曾思源,跺跺脚亲自出外端了酒进来,还恭恭敬敬地倒满杯子递过去。

        曾思源一边喝着酒一边掏出手机拨打,钟火麟已经关机,找不到。既然找不到人,也就不用太着急了。他忽然往沙发上一躺,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一甩一甩的。

        罗杰瞪大了眼睛直瞧,可有几分急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