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投资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1本章字数:3302字

            时间飞逝,一晃就过了一个星期。李龙一没找钟火麟,而钟火麟每天学习英语,隔三差五地就去上课,日子倒也充实。在他的心里,最好李龙一就不要再找他,呆够一个月离开,那就轻轻松松。

        李龙一确实有事在忙,忙着解除危机。

        龙腾大厦八楼,李龙一的办公室里面,坐着四个人。除了李龙一和曾思源之外,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戴着眼镜举止温文,嘴边含着浅浅的微笑。他叫何俊辉,新辉电影制作公司的老板。

        还有一个人剪着新潮的发型,中间的头发高高耸起,耳朵两旁却削得平直。他的胡须也是精心修理,颔下一小撮长三四厘米又浓又密,十分好看,嘴唇上边却一根毛也没有。新晋导演,罗飞雨。

        桌子上开着香槟,四人举杯相邀齐齐干了,笑得呵呵响。李龙一说:“何老板,预祝我们合作成功,片子红红火火。”

        何俊辉说:“那是必须的,有李老板的投资,电影拍摄融进现代化素材,加上演员们的卖力表现,想不红也难啊。”

        “哈哈哈……”大家笑了一阵。

        李龙一目光一扫罗飞雨,说:“罗导演有实力有干劲,入行三年就锋芒毕露,一定能拍出好的作品,来,干一杯。”

        “好。”四人又干了一杯,笑声不断,接着双方互相吹捧,对影片未来各种预测各种看好,似乎成功已经在望,名利就在眼前,气氛其乐融融。

        以李龙一的身份地位,何俊辉当然十分乐意巴结,哪会想到当中竟有巨大无比的阴谋?大家再谈了一会儿,何俊辉与罗飞雨告辞离去,李龙一和曾思源才真正开心地笑了。

        曾思源说:“老板,大功告成!”

        李龙一哈哈一笑,满意地点点头,轻轻喝着酒。

        “老板,合约已经签订,我抓紧时间下午就过账,后天就催他们开工。”

        “当然,越快越好。”

        “何俊辉那头老狐狸,胃口倒真大,出手倒真狠,一部平平无奇的片子,居然敢索要三千万资金,嘿嘿。”

        “他以为我们什么都不懂,最主要的是以为我想玩女明星,哈哈。”

        “哈哈哈……”两人又都大笑。

        有钱人投资拍电影想怎样?无非就是玩玩明星模特,这已经是业内的潜规则,不用多说。

        “老板,你就勉为其难地什么吧……那个女主不错嘛,身材样貌都是一流的,而且……”曾思源的眼珠一转,饱含深意地说:“这次可是拿了牌照正大光明泡妞,很难有这种机会的哦。”

        李龙一一拍大腿笑得更响,“所以说嘛,我之前早就和你讲了,投资拍电影一箭双雕,既可以解决我们的燃眉之急,又可以摆脱母老虎的掌握,哈哈。”

        “一想起媚姐脸上的那种表情,我就忍不住偷着乐,老板,你真行!”

        李龙一忽然收敛了笑容,轻轻叹口气。曾思源一愣,赶紧正襟危坐不敢再调笑。他们夫妻俩的问题,外人知道的不多,但曾思源不同,十余年的跟班关系,他十分了解李龙一夫妇。

        不用多说,戴媚儿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对李龙一管得极严,不但公司上上下下都有她的亲信,便是曾思源也曾经被她暗示过不能过界,所以李龙一表面上生活作风很严肃,与妻子相敬如宾,其实暗地里闷得心慌。

        他有钱有权有势,外面充满了五花八门的诱惑,要守住“斋钵”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现在机会来了,大火烧身事急从权,如果他不玩玩女明星,岂不是立即引人怀疑?于是他不但捧上女一号,还连女配角也勾搭上,那才叫“名正言顺、合情合理”之极。

        但是,他内心之中是深爱着戴媚儿的,不然也不会甘心受她钳制,因此一边兴奋地玩耍的同时,也一边有着矛盾的愧疚。这种心理很复杂,复杂得连他自己也难以捉摸。

        “思源,那边监制小组需要我们过去一个人,你有空就过去看看拍片的进度,不能完全不理惹得他们起疑。”

        “是的。”

        “其他那些人都安排好没有?”

        “当然安排好了,无论他们怎么购物怎么出帐,都有专人追踪取证,猫儿不会不吃腥的,哈哈。”

        李龙一一拍掌,“让他们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曾思源帮他倒了杯酒,“他们还说有一场街头追逐的飙车戏,正是吃腥的不二手段,我会好好侍候着。”

        “哦?”

        “买些报废车,按新车来报销,就是一块大大的猪肉,吃得可香呢。”

        “好啊,多撞几台车,最好预算不够再问我们要。”

        “对,到时有了证据,不怕他们不妥协!”

        两人相视再笑,举杯痛饮。停了一会儿,曾思源小心翼翼地问:“老板,三千万不算多,而且拍戏的时间长,回收慢,那边的大哥们……”

        “没事,我都谈好了,你安排几个人整天到监制小组盯着,做好门面功夫就行。”

        “是,我明白。”

        “不能松太宽,得装模作样地紧一紧。”

        “当然的。”

        李龙一闭上眼睛仔细想了下,觉得此事再无破绽,终于稍稍安定,双眉自自然然地舒展开来。

        为了洗钱的事儿,他有两个多月没睡过安稳觉,可辛苦了。现在他的得力助手老鬼头虽然被抓,但他凡事都有几手准备,自我防范得极好。以他的社会地位,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也没人敢乱来惊动他,况且他信得过老鬼头,那是他的老兄弟了。

        两人接着又谈了一些细节问题,李龙一站起来看看时间,下午四点整。他抖抖西装振奋精神,大喝一声:“走!”

        曾思源笑着问:“打球?”

        李龙一哈哈大笑,说:“深得我心!先下去酒吧,我得操操枪杆练习练习,打电话给那小子,快来。”

        “是。”

        “嘿,没真正赢过他,今天老子心情高兴,必须得狠狠教训他一顿。”

        “呵呵,是该教训他了,白花了那么多钱在他身上,不乐上一乐可不值得呢。”

        “不错,之前你说给他多少工资?”

        “五千一个月,还没上过班呢。”

        “哎呀,亏了,哈哈。”

        曾思源皱皱眉头,问:“老板,这个月结束后,需要把他辞退吗?”

        李龙一想了想,说:“干养着他不值,辞退了的话,万一以后手痒了又找不到对手……嗯,这样吧,你安排他进公司上班,一举两得。”

        曾思源苦笑,“那小子……还真的不知怎么安排。”

        李龙一仰天一笑,“我们一幢那么大的龙腾大楼,居然没他落脚的地方?”打开门大步走出。

        曾思源耸耸肩膀,心里转着念头:“先问问人事部……不行,公司的空缺都得专业人士才有本事填补,他算个什么玩意儿?若不是刚巧能打上几杆……算了,找个清洁给他干……也不行,他有时候得陪老板的,太脏了不好。那么……”

        即使他头脑灵活,一时也想不出个好主意来。李龙一已经走进电梯,他赶紧冲进去按了键,两人往楼下龙腾吧而去。

        钟火麟终于要上班了。他到了酒吧进入贵宾七号房,看见李龙一在自己玩着球,曾思源坐在沙发上品着酒。

        钟火麟赶紧打招呼:“老板,曾助理,你们好。”

        李龙一微笑着点点头,顺手一杆打出,“啵啵”连声打出一个组合球,进了三个红球。钟火麟瞧得一惊,陡然心里有些怯意:“咦?看样子今天老板的气势很不一样,走重力度、直下球的路线?”

        李龙一察觉到了他眼中的惊疑,心里也不禁暗暗称奇:“这小子,有点门道嘛……”又是一杆打出,母球阴柔轻碰黑球,缓缓进袋。

        这两下轻重交替浑若天然,举手投足收放自如,实在深得桌球个中三味。钟火麟虽然还没有深厚的理论基础,但已经具有高手的眼力和本事,不由自主地拍掌赞叹。

        曾思源淡淡一笑,“怎么?拍马屁?”目光扫向李龙一,忽然发觉他的表情有些不同,心中一震,想:“难道不是拍马屁?刚才那两下是老板的绝招不成?这小子,果然有一套……”

        钟火麟说:“呵呵,老板的球技好,我拍掌是应该的。”

        曾思源晃晃杯子说:“刚才我们喝了点干红,现在想试试鸡尾酒。”

        “好的,不知老板和曾助理想喝点什么?”

        “嗯……随你的意,最好是我们没试过的。”

        “吓?”钟火麟愣了下,硬着头皮应了声,转身走出。他心下惴惴,不知该怎么办,因为他从来没有学过调酒,脑子里记着的都是Loki的招数,难保那两人没喝过。

        开了吧台的灯光,他四处瞅了瞅,开始找材料。

        “柠檬、伏特加、蓝橙皮……调个高贵的‘蓝香槟’酒?不成,他们肯定喝过,而且喝得多了。”

        “菠萝、芹菜、七喜……哎呀,不行不行,都是常见的,没创意。”他搔搔头一时呆住,脑子里不停地转动。

        鸡尾酒源远流长,风行欧美,已经有四千至五千种调法,一些喝惯的人随口也能喊出几十种名称来。它其实是没有严格的规定,无论多么厉害的大师,也调不出所有人都适合的口味,所以调酒除了讲究懂得各种酒和饮料、素材的味道与特性等等基础知识之外,也很讲究名气。出了名的人,随便调杯出来,再随便起个称呼,一样头头是道。

        钟火麟之前在网上看了下,知道一个人喝酒不但看胃口,还得看心情。他眼珠转了转,忽然微微一笑,抽出了几瓶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