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结识新朋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1本章字数:3305字

            伍忠德说:“你们互相介绍一下……”

        钟火麟和严文俊异口同声地说:“介绍过了……哈哈。”

        伍忠德微微一笑,“嗯,火麟,帮忙输入资料,争取明天把这个月的A23文档对比存好,行?”

        钟火麟点点头。

        严文俊也点点头,“多一个人帮忙应该没问题,走。”

        钟火麟乐滋滋地跟着出去,总算如愿以偿了。说来真是……有些年轻人很懒惰,什么都嫌辛苦,但有些年轻人很勤奋,什么都愿意尝试,或许这就是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

        严文俊打开了一个程式,教钟火麟怎么操作。其实不复杂,钟火麟一听就明白了,举一反三地干起活儿来。他已经是电脑高手了,打字的速度可比平常人要快。

        严文俊偶尔过去瞅一瞅,不禁大声赞叹:“你真行。”

        钟火麟微微一笑,一边打字一边和他说:“放心吧,保证按时完成任务。”严文俊瞪大眼睛说:“小心……咦,没错?”

        “呵呵。”

        “哈哈哈,你真行,佩服。”

        忽然隔壁有个声音冷冷地说:“吵个屁啊吵,小肥。”

        两人都是一愣。严文俊脸孔红红地说:“志豪哥,不好意思。”

        钟火麟转眼望去,那个志豪正站起身来,一脸的肥肉,一身的肥肉,细小的眼睛大大的肚子,正是真正的肥,居然喊别人做小肥!

        志豪又说:“就凭你?竟然带新菜鸟?”

        严文俊微微弯着腰,恭敬地说:“伍组长叫的。”

        “哼!”志豪抽了抽好像就要掉下的腰带,转身往厕所那边去了。钟火麟暗暗生气,望了望他又望了望严文俊。

        严文俊尴尬地笑笑,压低声音说:“恶人!”

        钟火麟一笑,急速一扫眼看着严文俊的身材,心想:“看来他在公司里没少被欺负,唉……”

        严文俊个子矮小,在公司的那些老油条面前真没少被欺负,但他天性乐观善良,从不和人争吵。钟火麟也很善良,两个人一拍即合,相处融洽工作无间。

        中午一点钟至两点钟,是吃饭的时间,人流汹涌而出,电梯当然是十分拥挤。两人直接走楼梯下去,严文俊问:“吃些什么?”钟火麟反问:“附近都有些什么吃?”

        “什么都有的,沿街直上拐弯,有好几家快餐店,对面街直上呢,就是面店、饺子店居多,往下走,有间麦当劳,还有一家酒楼。”

        “我随便,你带路吧。”

        “好,我们吃饺子去。”

        两人相视一笑,过马路直走。一个小时已经挺长,两人攀谈之下都了解了一些对方的信息。严文俊刚大学毕业,进公司也就三个多月而已,他是南方人,不过家里挺远的。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是一点五十分,许多同事都已在座了。钟火麟觉得有许多人在注意他,与早上相比气氛截然不同。他心中暗暗纳闷,悄悄问严文俊,严文俊懵然不知。

        其实办公室的消息流通是非常快的,钟火麟是曾思源安排进来的事情,经过一个午餐时间的飞递,已经远远传开了。虽然未必人人都想和他交朋友,但人人都对他心存警惕,免得一不小心引火烧身。

        这是办公室生活的重要部分,钟火麟心中略为猜测得到。他不想狐假虎威,但求没人欺压,能认认真真地工作就好。

        他的工作效率很高,精神专注反应敏捷,每隔一段时间就去严文俊那儿提取资料,到了下午五点钟,竟提前搞定伍忠德安排的任务。

        严文俊又惊又喜,仔细检查之后没发现什么问题,才小心翼翼地走进伍忠德的办公室,说:“组长,我们完成A23文档的储存了。”

        “嗯?那么快?”

        “呵呵,是火麟的速度快。”

        伍忠德半信半疑地点击电脑文档共享,调出了A23查看,过了一阵他哈哈一笑,说:“嗯,不错,不错……”提高了声音喊:“钟火麟,钟火麟,你进来。”

        钟火麟走进去,“组长,没出什么问题吧?”

        “没有,很好,你们工作得很出色。”

        “谢谢组长夸奖。”

        伍忠德看了下时间,说:“今天就不分派任务了,下班后我请你们去消遣消遣,就当是欢迎火麟的加入吧。”

        两人一听都挺高兴,连连称谢。六点钟下班,三人去到一家西餐厅,各要了份牛排以及汤点。

        刀子很钝,总割不下去,钟火麟打了一天的字,手指累。稍一用力忽然飞出一小块牛肉掉在桌面上,弹到了伍忠德面前。这下可糗了,他的面孔一红,赶紧把那块牛肉叉回来放到一边。

        严文俊微微一笑,挤挤眼睛。

        伍忠德却似乎没注意。他的目光正望向另一边,好像看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说:“火麟,觉得味道怎样?”

        “好吃,这汤也好浓香。”

        “西餐没什么清汤老火汤,都是芡汁,其实有点咸。”

        钟火麟点点头,顺口就说:“还是真正的肉汤好喝,那次和李老板吃饭,他点了个佛跳墙,哇,那味道真是一流……”

        严文俊惊异地问:“你和李老板一起吃饭?哪个李老板?”

        “我们公司的大老板啊。”钟火麟笑着说。忽然发现伍忠德的笑容有些不自然,顿时想起自己不该炫耀,关系表明一次就够了,赶紧补充了一句,“就和他吃过一次饭而已。”

        严文俊一脸的赞叹:“哎哟,你真行,居然能和大老板吃饭,你们什么关系?”

        “呃……没什么关系的。”钟火麟塞了一块肉入嘴,低头猛吃。严文俊望向伍忠德,伍忠德只是微笑。

        几两肉很快就完了,钟火麟觉得不饱,想加点饭菜,但又不好意思。他斜眼偷偷瞧了瞧餐牌,刚好看到最上面一页的隆重推介,菜价都是一百几十元的,更加不敢开声。他虽然有钱,但这顿饭是别人请的,应该识相些。

        伍忠德问:“还需要些什么吗?别客气。”严文俊个子小,说:“够了,够了。”钟火麟唯有也跟着说:“够了。”

        这时门口走进一伙人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下意识地到处望了望,忽然向伍忠德扬了扬手。伍忠德一见,赶紧站起来也扬了扬手。

        那人大步走近,呵呵笑着说:“忠德,你也在这儿吃饭?”

        伍忠德和他热情地握手,“是呀,和两个同事……一起坐下吃?”

        “不了,我和几个朋友。”

        “哦,那改天吧,改天我请客。”

        那人笑笑,压低声音问:“昨晚给你的资料有用吧?”

        伍忠德也压低了声音回答:“有用,不过忙了一个下午,还没统计出来。”

        “你这小子,昨天傍晚就给你了,你今早上在干嘛?”

        “呵呵,有其他事情干。”伍忠德边说边朝钟火麟扫了一眼。

        钟火麟耳朵尖,听得清清楚楚,心头忽然一闪念:“资料?今天中午我帮他到三楼拿的那份?怎么会在梁其芳的手上?”

        他隐隐间觉得黎伍忠德和梁其芳之间的关系不寻常,但没敢深想,也不敢多想。那人接着闲聊几句,离开了,伍忠德说:“我等下还有事,今晚就这样咯?”

        严文俊说:“好的。”

        钟火麟说:“谢谢组长的晚饭。”

        伍忠德说:“你们先下午吧。”

        严文俊和钟火麟点点头,走出餐厅。

        钟火麟心想:“看样子伍组长故意在这里吃饭,等着那个人的。他让我们先走,估计是去和那个人打招呼了。那人是谁呢?给他的是什么资料?梁启芳又充当什么角色?”

        现在的钟火麟已经不是菜鸟了,察言观色举一反三,凡事都能推敲推敲。他转头问严文俊:“喂,组长和你挺熟的?”

        “一般般吧,他这人挺好说话,没欺负我。”

        “在公司很多人欺负你?”

        “呃……呵呵。”

        钟火麟耸耸肩膀,又问:“组长好像有三十岁了吧?有老婆了吗?”

        “没有,不过有女朋友了。”

        “哦,哪的?”

        “没见过。”

        “你怎么知道有的?”

        严文俊嘻嘻一笑,“其实组长十分风流……你可别说是我说的。”

        钟火麟想起了梁其芳,不禁微微一笑。又想着自己不该那么多事,刚来上班,管他什么资料,什么关系?

        严文俊问:“你笑什么?”

        钟火麟说:“没什么……我去乘公共汽车,你呢?”他不想张扬,所以把车子留在公司没开,只是坐了伍忠德的车过来。

        严文俊摆摆手,“我走那边。”于是两人分开。

        匆乎就过了三天,钟火麟渐渐适应了新环境。他认识了本部门所有的人,掌握了手头上的工作程序,总是提前超额完成任务,震惊了伍忠德,令严文俊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名声还没宣扬,但那是迟早的事儿。

        曾思源当初只是想养一条金鱼而已,哪知钟火麟却是一条蛟龙?这条蛟龙正在汲取着营养,或许在某一天,就会破池而出飞舞九霄!

        这天钟火麟下了班,吃了饭就往成人学院而去。七点半到九点半,一个星期有三晚。学英语很吃力,但他很认真对待,他的两位老师也夸奖他说,他是很勤奋的。

        因为工作的关系,他不得不暂停了在出租屋煮饭,还把学习英语的时间调到晚上,至于姚贝婷和尤诗诗,一般也碰不上面了。

        天气已经十分炎热,幸好学院地方宽敞、绿化良好,钟火麟走在校道上,觉得挺凉快。忽然一阵大风吹来,他手头上一页白白的纸张随风飘荡而去,悠然地划破夜空。

        那是讲义中的一页,挺重要的。他顿顿脚,看准了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