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帮忙(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1本章字数:1913字

            钟火麟所在的教学大楼是成人夜校专用,隔壁还有一幢教学楼,十几个跨省跨市的合作学院开了全日制中专班,学生倒不少呢。

        他沿着走廊一路小跑,眼看着讲义落在了对面三楼,绕了一个大圈才跑到那里捡回来。

        隔壁的几个教室都亮着灯,传来阵阵嘻嘻哈哈的打闹声和电视机声,中专的生活很潇洒,晚上是没老师管的。

        钟火麟呵呵一笑转身想走,忽然其中一个教室涌出五六个学生来,争先恐后地拥挤着,就一个女孩子怯怯地落后两步。前面的男生喊:“陈秀梅,你快点。”

        钟火麟望去,只觉得很眼熟,心念转动之下立即想起来了,就是那天报名的时候遇上的那个大哭的女孩,后来还追问他要什么天使布偶。

        陈秀梅望着钟火麟,也认出来了,眼睛一闪一闪地停了下,随即猛地疾走追上那些同学,瞬间不见了踪影。

        “她那天很伤心的哦,估计是被男朋友甩了,甩什么甩?我有兴趣管她的事儿吗?”钟火麟发发牢骚,去教室听课。

        九点半,他离开学院,开车回去。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姚贝婷。她应该在上班,给他打电话干嘛?

        钟火麟问:“喂,什么事儿?”

        “色狼,糟糕了,色狼!”

        “草!你再这样喊我,我以后都不理你。”

        “不是呀,真有色狼,你快来帮我。”

        “我怎么帮?”

        “我在建设五路这边,过来啊!”

        “你不是上班吗?怎么跑那儿去了?”

        “他丫的大色狼,带我们出来……哎呀,不说了,快来!”

        钟火麟暗暗好笑。客人把小姐带出去,能有什么目的?难道真和你谈情说爱?肯定是哪个大叔表现得太吝啬,姚贝婷不愿意了。

        “这三八……老害人。”钟火麟摇摇头,无奈地开车过去了。到了建设五路路口,姚贝婷果然在等着。她急急上了车,大骂:“死色狼,臭色狼……”

        钟火麟揶揄地一笑,说:“明知是色狼,还跟着出来干嘛?”

        “呸!开始以为他……”姚贝婷砸砸嘴巴,不说了。钟火麟也不好意思问得过火,只管开车。

        沉默了好几分钟,姚贝婷掏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出去,“喂,阿琴?你还没走?”

        阿琴也是龙腾酒吧的陪酒女,说:“走什么走?准备忙事了。”

        姚贝婷似乎很吃惊,问:“小三八你真的接下了?”

        “嗯,有钱不赚哪来花的?”

        “那个老秃头?你居然……”姚贝婷瞧了瞧钟火麟,打住话语。

        阿琴懒洋洋地说:“嗯。”

        “刚才我陪他喝酒,他求了我好久我都没答应他,你……”

        “你是你,我是我,我就贪图他老,省事赚钱快,懂?”

        “算了吧阿琴,那个老秃头都快当你爷爷了,嘴巴臭、脸皮皱,又矮又胖又秃头,瞧着都恶心!”

        “那又怎么样?他要是长得帅哪会找上我?即使有帅哥找上了,说不定本小姐还得倒贴一点呢,那可亏大了。”

        姚贝婷冷笑:“他的年纪那么大了,等下要是……”

        “我呸呸呸!叉你的乌鸦嘴,他洗澡出来了,不聊了,拜拜。”

        姚贝婷喊:“喂、喂……挂我线,靠!”她仰头长长地吁一口气,神情非常落寞。

        钟火麟早就暗中笑破了肚皮,这时再也忍不住了,说:“人家阿琴才有敬业精神,你嘛……”

        姚贝婷一瞪眼,“什么!你胡扯些什么!”

        “没什么。”

        “我只是陪酒而已,可不一定非要陪什么。”

        “嗯嗯,你厉害,挑三拣四的……”

        “什么挑三拣四,你说话小心点!”

        “哦。”钟火麟口头应着,心中暗骂:“臭三八,又要抛个身子出来做,又要树牌坊……”

        姚贝婷气鼓鼓地,过了一会儿说:“客人请我们喝酒,请我们宵夜,都是自愿的,可没有人逼他。”

        钟火麟没出声,想:“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人家的意图明显得很,你不肯的话跟着出去干嘛?贪小便宜!”

        姚贝婷又说:“告诉你,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不是人人都可以……什么的。”

        钟火麟实在难忍,嘲笑说:“对,老秃头不自量力,敢对我们姚贝婷小姐动歪脑筋,真是自讨没趣。改天换个大帅哥过来,还勉强勉强。”

        “我那个不是秃头,是……”

        “反正就是很丑很老的,对吧?”

        “嗯。”

        “唉,我们姚大小姐要求极高的,客人不但要有钱,而且必须长得帅气,那个……功夫肯定要厉害的,动作肯定要给力的,姿势肯定要新式的……”钟火麟越说越离谱,姚贝婷忽然伸手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钟火麟急急抵挡,“干嘛?”

        姚贝婷又一巴掌打过去,“你这话什么意思?”

        “确实如此嘛,你……嗳嗳,别乱来,住手!”

        “让你说,让你笑!”

        “喂喂,你疯了!在开着车呢。”

        “谁让你在胡说八道!找打!”

        “别搞,出车祸了!”

        “出就出,大伙一起死吧!”

        “臭三八……”

        第二天清晨,忽然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把钟火麟提前吵醒。既然醒了,他准备上班早点,反正昨天还剩下一些工作没完成。刚下楼,一股冷风迎面吹来,他顿时就打了一个喷嚏。

        已经五月多了,按照道理是越来越热才对,但天气反复无常,北风翻吹,温度下降。这种情形最讨人厌了,不穿衣服嘛,好像有点冷,穿多一件嘛,好像不够风度怕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