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权重人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381字

            到了五点半钟,整个会场的气氛更紧张了,舞会在七点整开始,工作人员必须在六点半完成所有的工作。剩下的时间不多,大家都在努力着,富丽华酒店经理和龙腾庶务部经理也亲力亲为,不敢偷闲。

        庶务部经理姓洪名亮,四十多岁,他走到酒水台大声问:“Loki,你这里是最重要的,搞得怎么样?”

        Loki回答:“就快好了,该冰冻的冰冻了,该调的就准备调。”

        “好,别出乱子,知道吗?”

        “明白的,洪经理。”

        洪亮点点头,转身又去喝问主席台的人,到处检查工作。Loki对钟火麟说:“你洗好水果没有?开始切!”

        钟火麟一愣:“我来切?”

        “不是你切难道是我切?”

        “呃……让阿宏切吧,他熟手,我不行的。”

        “不行你来干嘛?你不是很在行吗?快切!”

        钟火麟犹豫了下,咬咬牙拿起了刀子,脸色沉重之极。调酒的水果可不容易切的呢,就像菜肴的切花一样,既要精致又要实用,很讲究基本功。钟火麟虽然懂得调酒的一些皮毛,但那是硬生生记回来的过程,从未真真正正地学过,论起刀功来可比阿宏差上一大截。

        不错,他是记得水果的形状,但脑子里想象了出来,手里的刀却根本不配合啊,有几次还差点切伤了手指头。手忙脚乱一阵,勉勉强强切了一些,已累得他满头大汗。

        阿宏在整理器皿,偷偷瞧着发笑。钟火麟软语请求说:“宏哥,我俩换换工作行不?”

        阿宏连忙板着脸说:“当然不行。”

        “你刀功好,切得好,那些杯杯碟碟的玩意儿谁都会,我来吧。”

        阿宏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什么谁都会?”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我会……”

        “你会个屁,什么都不会!”

        钟火麟心中暗怒,望向Loki。Loki正在忙着调长酒,很专心的样子。钟火麟见猎心喜,又偷师了。

        鸡尾酒的调法有很多种分类,可以从时间上来分,有些酒调出来后,应该在十分钟内喝完,称为短时鸡尾酒,多在酒吧中饮用。同样道理,调出来后一两个小时都不变味,称为长时鸡尾酒,是舞会上必备的佳品,也最能体现出一个调酒师的功力。

        Loki神态郑重,往内台一个大玻璃酒缸倒酒,一阵阵的西洋烈酒味弥漫开来,笼罩着整个会场。Loki拿着一个长勺子不停地搅拌,闻了闻又倒些尝了尝,点点头,再加入莱姆汁,接着继续搅拌。

        酒味越来越浓,起先还有些刺鼻,慢慢就变成了甘香,这里的人干活都干得累了,闻着不禁精神大振。

        钟火麟一边看一边记,一边想一边走过去,他见Loki试酒的杯子里还有点酒,便大着胆子拿起喝下。一股辣味直冲下肚,但他知道自己的酒量浅,这杯酒的度数其实是挺低的。

        他咂咂嘴,问:“Loki哥,为什么调得那么低呢?”

        Loki随口回答:“还有时间,等六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再加入高度的百得利酒和……咦?你在干什么?”

        “呵呵,我在向你学东西呢。”

        “学什么学?给我滚回去切水果!”

        钟火麟尴尬地搔搔头往回走,耳边还听见Loki的骂声:“不知所谓!”他暗暗叹气,心想:“加入百得利和什么东西?他丫的不说清楚,小气鬼!”刚回到那边准备拿起刀子,抬头就看见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在盯着他。

        是洪亮。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冷峻,说:“现在是工作的时候,不是向师父学艺的时候,懂吗?”

        钟火麟低头回答:“是,洪经理。”

        洪亮望了望桌面,又冷声说:“你连水果都未能切好,却去学高深的调酒学问,是好高骛远,懂吗?”

        “是,洪经理。”

        旁边的阿宏忽然接话说:“他不是我师父的徒弟。”

        洪亮惊疑地嗯了声,“什么?”

        阿宏趁机抹黑,“他什么都不会,不是我师父教出来的。”

        钟火麟心中不服刚想反驳,但洪亮已经喝问:“你是谁?怎么来这里的?”

        “我……我叫钟火麟,是……”他一时不知该不该报出曾思源的名字。

        “是什么?”洪亮忽然扭头大喝一声,“林欣,林欣!”远处主席台上的秘书林欣听见了,赶紧应一声急急小跑过来,问:“经理,什么事儿?”

        “我早说过年度舞会非常重要,所有的工作人员必须专业敬业,他,根本对调酒毫无认识,谁请过来的?”

        林欣朝钟火麟看去,样子很吃惊。钟火麟已经涨红了脸满心愤怒,阿宏偷偷嘲笑,Loki皱着眉头,另外有几个距离近些的员工,也向这边望来。

        洪亮满面怒容,冷冷地盯着林欣问:“不方便说还是怎样?”

        林欣赶紧回答:“是谢彩娟让他过来的。”

        “谢彩娟?”

        “嗯,据她说,他是曾助理指定的酒水台工作人员。”

        洪亮听着眼神一凛,大家的心头也是一紧。

        洪亮脸上的表情转为惊疑,认真地、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钟火麟一遍,接着连连摇头,过了几秒钟才说:“我不管你和曾思源是什么关系,反正你不能胜任工作就得离开。”

        他居然连老板身边的红人也不给面子,真够厉害。钟火麟已经变了脸色。

        要知道一间庞大的公司,每一个部门都非常重要。部门经理或总管都是很有本事的人,与老板的关系也应该非常之好。他们各有所恃、各有所职,相互合作又相互制衡,才能令一间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作为一个明智的老板或主席,绝对不会把权力放得过偏,因为一人独大的后果有时是十分严重的,会影响公司职员的军心,会繁衍出许多溜须拍马的小人。

        洪亮身为庶务部的经理,位置相对来说更加高些。庶务部,有些公司称为后勤部,也有些公司将其和采购部合并为一起。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公司的日常消费,负责公司的后勤工作。

        这个部门很多油水,如果管制不严便容易流失钱财,即使用不同品牌的厕纸,差那么一毛几分的价钱,一年下来也是大数目,更别说其他文具、水电维修之类的资源,所以部门经理的人选必须是信得过的亲戚朋友。

        洪亮与李龙一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老邻居,他深得李龙一的倚重,因此当然不会奉承曾思源。不是说不给面子,而是工作原则的问题。场面那么大,职位那么重要,钟火麟不懂就不能干!这很对呀!

        钟火麟本来还依仗着曾思源,暗暗冷笑咒骂,现在却羞愧难当,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但也知道这是自己的问题,不能怪别人。他默默地点点头轻声说:“洪经理,我这就走。”

        洪亮目光灼灼地看着他,问:“你明白?”

        “明白的。”

        “嗯。”洪亮的目光一转,忽然问阿宏:“你是调酒师的徒弟吗?”

        阿宏一愣,“我当然是!”

        “你在干什么?”

        “我在忙啊,好多工具得事先整理的。”

        “整理工具容易还是切水果容易?”

        “呃……”阿宏的脸色变了,再没之前幸灾乐祸的得意表情。

        洪亮加重语气又问:“整理工具重要些还是切水果重要些?”

        阿宏呐呐地回答:“呃……两样都重要。”

        “就算两样都重要,但他可以整理工具,你可以切水果,为什么你们不妥善处理工作任务?”洪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盯着Loki了。Loki心中暗骂,却没吱声,装作认真地调酒。

        他的身份特殊,洪亮倒不好穷追猛打,又把目光收回来盯着阿宏。阿宏有些慌乱,支支吾吾地说:“他……他……不懂的,什么都不懂的……”

        钟火麟淡淡一笑没有反驳,心情忽然轻松了好多。他觉得洪亮很有气势,很够格,身为经理来说,比起罗杰起码强上百倍,还得加一!他挺直了刚才佝偻的腰,说:“洪经理,对不起,我走了。”

        洪亮目光闪烁,忽然喝一声:“慢着。”

        “嗯?还有什么事吗?”

        “你留下吧。”

        “嗯?”钟火麟以为自己听错,其他人也都很惊异。

        洪亮又说:“今晚酒水台的工作量比较重,临时临急难调动人手,既然你已经忙了一个下午,便继续留下吧。”

        钟火麟愣了愣才说:“我留下……好的,谢谢……洪经理。”怎么会这样?他实在想不明白。

        洪亮是何等人物?一双眼睛阅人无数,对钟火麟肯承担不推卸的作风大有好感,于是多给一次机会以资鼓励,反而对阿宏深有意见,只不过既然已经批评过了就不便再多一回而已。

        忽然大门口一阵响亮的笑声传来,曾思源大步走近说:“洪经理,今天可真忙坏你了。”

        大家都眼盯盯地看着他,心里不约而同想起一个问题:如果他来早一分钟的话,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钟火麟还能不能留下呢?

        曾思源也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物,忽然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他心念一转立即警惕,把大笑改成了微笑,把热情改成了温和,站直在洪亮面前微微躬身说:“真不好意思洪经理,我来迟了。”

        洪亮也微笑说:“你是行政助理,确实该来早些检查一下工作,免得我们庶务部出了什么错误弥补不及呢。”

        “哪里的话?庶务部是我们公司首屈一指的部门,工作向来严谨务实,几时出错过了?呵呵,呵呵呵。”

        “呵呵,谢谢曾助理的夸奖。”

        “我说的是老实话嘛。”曾思源转头四望,说:“你们看,会场布置得多好多有气派?”

        洪亮淡淡一笑,扫了一眼钟火麟。曾思源眼观八路,立即就察觉到了,往酒水台扫视一番,问钟火麟:“第一次干这种工作,习惯吗?”

        钟火麟难为情地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