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调酒出风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315字

            钟火麟又开始忙了,和Loki一直没停过手,摇酒瓶簌簌作响,也不知冲了多少杯鸡尾酒。幸好之前调了一大缸,不然肯定忙不过来。

        忽然旁边走来几个身影,李凤一清朗干脆的声音响起来:“喂,不是说你调酒很厉害吗?给我来几杯。”

        李凤一可是个火辣辣的妹子,钟火麟对她心存忌惮不敢得罪,赶紧问:“大小姐要喝点什么呢?”

        李凤一歪着头冷艳地笑笑,说:“coysitle……”她扭头和旁边的一个女孩说话,说的居然是英文。那个女孩一头黑发,但双眼蓝汪汪的,原来是外国人。她也用英文和李凤一交流,另外还有两个女孩偶然插上几句,谈论的是鸡尾酒的种类和名称。

        阿宏听不明白,朝钟火麟挤挤眼睛,意思是:你惨了。但钟火麟忽然面有喜色,转身就到墙壁边的纸箱里寻酒。

        几个女孩商量得差不多了,Loki急急走过来,含笑问:“李小姐要喝点什么?”他见李凤一亲自驾到,便抖擞精神准备卖弄一番,也好显显本事。

        李凤一说:“你是大师傅,我信得过你,但那个小子嘛……本姑娘今晚是来砸场的!”

        Loki暗暗高兴,说:“他的调酒……咳咳,李小姐,还是我来吧。”

        李凤一说:“不用,谢谢了……喂,你倒是快来呀。”

        钟火麟托着几瓶酒放下,又挑了些饮料,说:“我来了,大小姐喝的是Jin&Tonic金汤力,对不对?嗯,这位外国小姐喝的是曼哈顿,另外两位小姐喝的是……青草蜢,对不对?”

        大家都觉得很惊异,阿宏更加是瞪大了眼睛。

        李凤一问:“你刚才能听懂我们的说话?”

        钟火麟谦笑说:“听懂一点点的……”忽然想起她的作风,赶紧更正说:“是的,我听懂了。”他这段时间学英语很努力,刚好对于各种鸡尾酒的英文发音也研究过,所以真的听懂了。

        李凤一扁扁嘴嚷着:“我们说的是英文啊。”她自小便受高等教育,一直在外语名校就读,英文好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她想不到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居然也懂英文,而且还会调酒,实在令她很意外。

        Loki也觉得意外。他在外国学调酒,英文当然是没问题的,但刚才不没过来所以没听到。

        钟火麟耸耸肩膀,说:“大小姐,我先帮你调金汤力好不好?”他倒出辛辣金酒和汤力水调和,简简单单地就完成了。

        李凤一觉得有点不服气,问:“行了?”

        “行了啊。”

        “柠檬也不加两片?”

        钟火麟认真地说:“金汤力酒入口辛辣,大小姐不就是喜欢这个味儿吗?加柠檬会适得其反。”

        李凤一哼了一声,心想:“在我前面扮专家?要是喝得不好喝得话……”举起酒杯浅浅啜了口,却无可挑剔。

        外国女孩coystle很高兴的模样,用英文大赞:“非常好,轮到我了。”

        钟火麟微微一笑,“曼哈顿甜中有辣,色泽璀璨,小姐请品尝。”他边说边拿出辛辣威士忌,目光一转忽然发现大家都惊异地看着自己,不禁微微发呆。原来刚才他心情兴奋,脱口居然说出了英文,虽然还不太纯正,却实在吓人一跳。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把酒调好放在台面,说:“请慢用。”

        coystle一喝,自然又是大赞,接着他为另两个女孩调出了青草蜢,得到一致的好评。这几个女孩子本来就是全场人的聚焦点,这时一喧闹起来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许多人慢慢围拢过来。

        Loki的脸色很难看,偷偷地走开一边去,阿宏也瞧得又惊又怒,但有什么办法呢?谁叫钟火麟有本事?

        李凤一嘟着嘴左瞧瞧右瞧瞧,真心弄不懂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怎么会有那么优秀的表现?

        钟火麟微笑说:“李小姐,还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吗?”

        洪亮在人群中看着,微微点头。曾思源站得较远,他怕出什么事情,急急和朋友交代两句,往那边走去,忽然旁边有人喊一声:“阿源。”

        “啊,老板。”

        “酒水台挺热闹?”

        “是啊,我担心火麟没见过世面出岔子呢。”

        李龙一嗯一声,“去看看。”转头向旁边的人说:“何老板,我们喝上一杯,好吗?”何俊辉当然同意,带着一行人齐齐过去。

        李龙一亲自驾临,场面更加热闹,钟火麟有些心慌了。

        李龙一的眼神凌厉,左右一扫便通观全局,他缓缓走到Loki对出的台前,说:“何老板,这是我龙腾酒吧的资深调酒师,本领十分高超,试上一试?”

        何俊辉点头说:“好啊。”

        Loki精神一振,手脚麻利地冲了几杯美酒出来,何俊辉、罗飞雨喝得连连点头,张美爱、严海玲喝不惯,只喝了点红酒。

        李龙一端着酒杯轻轻晃动,叫一声:“火麟。”

        钟火麟赶紧走上两步,“李老板有什么吩咐?”

        “Loki师傅调的酒味道纯正,功力充足,你可得好好向他学习。”

        钟火麟心中一震,“是的,李老板。”

        李龙一又说:“不过你调的酒也很不错,最主要是你年纪还轻,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多多努力吧,说不定以后会成为一代大师的。”

        “是,李老板。”

        李龙一哈哈一笑,又和旁边的人闲聊几句,带着何俊辉等人走开了。李凤一忽然说:“Loki师傅,你给我调杯金汤力。”

        Loki微微一笑,很快就调了出来。李凤一一口干完,砸砸嘴巴说:“不错。”也带着几个女孩走了。这样一来,酒水台顿时冷清。

        阿宏终于有机会说话了,冷冷地哼了声:“居然敢和我师傅比较?不知死活的东西。”

        钟火麟脸庞一红,没搭腔。

        Loki也冷冷地说:“别以为学了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就天下无敌,调酒很讲究基本功的。”

        钟火麟忍不住了,轻声反驳:“我能调酒出来就行,要你管。”

        Loki暗怒,“哟呵,嘴硬是不是?要不要赌上一把?”

        “怎么赌?”

        Loki走近过来,很严肃地说:“品酒是调酒师的技能之一,对不对?”

        “对!”

        “就和你赌品酒。”

        “怎么赌?”

        “你走开,我倒几杯酒给你品,品得出名称算赢,同样,我走开你倒酒给我品,怎样?”

        钟火麟热血一冲:“好!”他本来大有面子,当众博得了彩头,不料忽然之间形势逆转,被Loki抢了风头去。这可真令他受不了。

        阿宏插嘴问:“输了怎样?”

        “你说怎样?”

        “谁输谁就……”阿宏忽然顿住语声,毕竟是师傅在赌,他不方便拿主意。Loki撇撇嘴说:“简单点,输的人扮狗叫三声,敢?”

        “一言为定!”钟火麟本不是冲动斗气的人,但Loki师徒屡次挑衅,而且刚才不知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心里不畅快,便大胆受了赌约,这时一跺脚走向卫生间。过了几分钟,等他重回来的时候,内台上已经倒好了三杯酒,那师徒俩正冷冷地瞧着他。

        他想都不想,举起第一杯仰头喝干,一股霸劲裂喉而下,犹如火烫一般。好厉害的酒,他的脸顿时就红了,肚子热烘烘地。

        阿宏笑嘻嘻地问:“是什么酒?”

        等了一会儿,钟火麟说:“百得利!”

        阿宏哈哈一笑:“还有呢?”

        钟火麟说不出话来,又急又怒。他只是记住了调酒的配方而已,对瓶斟酒挺容易,有些酒他也试过,但毕竟时日太短经验不足,哪里分得清品得出?实在是输定了。

        阿宏笑得更爽了,Loki也笑,说:“还有两杯,能说得出照样算你赢。”

        钟火麟默不作声,再喝了两杯,但结果还是一样,不仅没能分出酒的品种,还让酒精刺激得头脑眩晕。

        阿宏一脸的嘲弄,嘿嘿冷笑。

        Loki说:“轮到你调酒了,看你能出什么高招。阿宏,我们上厕所松松去。”阿宏说:“好咧。”两人得意地离开。

        钟火麟心知Loki厉害,自己无论调出什么酒来他应该都能品出,怎么办呢?他勉强抑制住酒力上涌,想了又想,忽然开心一笑,出怪招!

        他把几瓶不同品种的酒胡乱倒入一个杯子,再加入莱姆汁冲淡味道,根本不按照规则不理会搭配。这是他灵机一动想起来的事,李龙一和曾思源以前曾经有对话,“我的主场我做主,打破潜规则。”他照搬学样,拿来就用。

        Loki和阿宏回来,Loki随手端起一杯,浅浅喝了一口顿时眉头大皱,他再喝了一口,连嘴巴也皱了起来。

        阿宏本来还嚣张的模样,现在却不禁有些担心地问:“师傅,没事吧?”

        Loki瞧着钟火麟,“这根本就不是鸡尾酒。”

        钟火麟暗暗好笑,板着脸说:“谁说不是?”

        “酸甜苦辣样样有,层次分的不清,而且……”

        “喂喂喂,所有的鸡尾酒你都试过?你都会调吗?”钟火麟这话倒是不错,Loki无可反驳,气得脸色发青,“你……”

        “既然你是师傅级别的人物,应该知道调酒是很讲究创新的。”钟火麟得意地说:“我就创新了几杯出来,不行?”

        “乱来一通!”Loki大怒,“这酒叫什么名字?”

        钟火麟眼珠一转,说:“我这杯东西的名字嘛……叫小人之痛,只有心胸宽广的人才能喝得下,小人是喝不下的。”

        阿宏大喝一声:“你说话小心点!”

        Loki更怒,狠狠地盯着钟火麟,一双眼珠子都快要红了。钟火麟更加得意地大笑,笑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了,又说:“另外两杯酒也是新品种,一杯叫……嗯,我想想,就叫有名无实吧,因为有名无实的人是喝不出来的。”

        Loki怒得连眼珠子都红了,却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