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忠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362字

            出去喝酒自然不方便开车,三人拦了辆出租车,直去到一家饭馆,挑了座位点了酒菜。

        钟火麟看着餐牌心中暗数:“肉类四、五十元一碟,哇靠,青菜也得十五元?这一顿下来大约二三百,平均一人好几十了,贵!组长请吃饭,可不能让他太破费。”

        伍忠德问:“火麟看什么呢?刚才点的菜不合心意?”

        “不是,不是……组长,其实随便点两个菜也就行了,这里的东西有点贵。”

        “不算贵的,基本都一样。”

        “几千块工资照这样可不够花啊。”

        “那是,可不能天天吃大餐。”伍忠德眼珠一转,问,“你多少工资?”

        钟火麟记得曾思源的嘱咐,含含糊糊地回答:“很少的。”

        伍忠德点点头,“你刚到公司,估计也就三千出头,扣除日常费用,省省的话可能省得下五百,一年也就五千。你还年轻,省个两年三年的,有万来块,不过……你也就没了人生乐趣,除了吃喝拉撒,就是上班,整个上班机器一样了。”

        严文俊叹气说:“唉,万来块还不够人家一支红酒呢!”

        伍忠德说:“不错,等你年纪渐长,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一万两万的顶个屁用?没房没车没背景没前途,自然也就没女人没老婆。”

        钟火麟呵呵一笑,这些道理他是懂的,但他是大富翁,根本无须考虑。

        伍忠德微笑盯着他,问:“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还很遥远?”

        钟火麟不知怎么回答,又是呵呵一笑。

        伍忠德叹气:“唉,等你开始想这些的时候,或许已经迟了。”

        钟火麟轻声说:“几年后的事情,谁都不知道啊。”他越来越有自信,倒真的不太担心。

        伍忠德微微皱眉,严文俊插话说:“他有李老板罩着,以后自然是混得不错的。”

        伍忠德说:“就是有李老板罩着,所以更加要提前打算,不然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李老板不管你了,而你的事业还没上路,到时就糟糕透顶。”

        钟火麟眼见伍忠德神情认真,不禁问:“组长,你是不是有什么要提醒我的?”

        伍忠德赞许地点头,说:“火麟,你现在能接近李老板,已经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如果你自己不充实自己,就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

        “那我该怎么办呢?”

        “第一,多学习。”

        “嗯,我每天都在学习的。”

        “第二,多交朋友,扩充生活圈子。”

        “哦?”

        “朋友多,信息多,路子多,学得多,对社会的认识也多,得到的帮助自然更多了,等你成熟了,也就是上位的时候了。当然,尽量小心,别误交损友。”

        钟火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伍忠德又说:“刚才提起收入的话题,你现在三千左右块钱,顶个什么用?要把工资涨起,必须找个好的公司,再找个好的职位。”

        严文俊说:“像组长这样的职位,就是好的了。”

        伍忠德摇摇头,“我的位置算什么?月薪也就五千多点,公司里边有财政总监、营运总监、行政助理、各部门经理等等,收入都比我们多好多倍,比如说我们毕经理,月薪近万,至于财政总监嘛,嘿嘿……再多几倍。”

        钟火麟吓了一跳,“那岂不是上百万一年?”

        伍忠德认真地点点头,“嗯,有些真正的跨国大集团更加厉害。”

        严文俊眨眨眼睛,心里陡然升起了无比的向往,年薪百万是个什么概念?对于打工一族来说还有什么遗憾的?

        他忽然长长叹气,“火麟,我大学毕业后能进入龙腾,这还算好的,我有些同学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呢。”

        钟火麟想起以前的自己,顿时暗暗飙汗。如果不是中了巨奖,估计现在也在为未来发愁。

        伍忠德说:“社会就是这样,一个人有没有本事,不能单靠一张文凭,所谓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如果混得开了,小学毕业照样赚大钱。”

        钟火麟沉吟了下,问:“组长,你所说的混得开了,就是交朋友长见识?”

        “不全是,却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哦……”

        “火麟,你窝在信息资源部是没出息的,最多让你升个经理又怎样?”

        “那我该去什么部门?”

        “营销部!”

        “营销部?”

        “嗯,只有营销部才能赚钱,才能更好地为自己的将来打好基础。”

        钟火麟喃喃自语:“营销部,营销部……”

        伍忠德说:“当然,如果你能快速融入社会,能灵活处理人际关系的话,进哪个部门都无所谓,因为你有最、最、最关键的一样东西——靠山!”

        钟火麟目光闪烁,明白了。无论交多少个朋友,也比不上一个李龙一,只有李龙一才能给他最好的机会,最强有力的支持,但如果不交朋友,就不能积累社会经验,不能提升自己的思想,自然也不能很好地开创事业。

        社会,才是最高等的学府,要想毕业的话,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等等科目都必须考得合格。每一个成功人士,都是历经艰苦受尽磨难,碰得焦头烂额,伤得遍无完肤才真正站定脚跟,才真正攀上人生的高峰。

        突然之间,钟火麟又想起了那则新闻,一个几十年创造出几十亿的药业王国,却在短短四年内被富二代败掉了,这时一个多么可悲的故事?自己的一千万算个什么?

        钟火麟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胸中豪情澎湃眼前光明万丈。将近两年的打工生涯,一幕幕在他眼前飞掠而过。小肚鸡肠的谢展鹏、陈志东,阴险毒辣的李绍雄,狡黠卑鄙的红毛、心机深沉的汪明月……还有陈河池、罗杰、Loki、阿宏……加上上午在楼梯口说他闲话的不知名同事……

        这些人,这些人啊……他们都给他上了宝贵的一课,让他初步懂得了人心的险恶、社会的复杂。虽然他的心里都已牢牢记住,却没能做一个系统的分析,没能汲取宝贵的经验,现在经伍忠德一指点,顿时恍然大悟、一通百通。

        为什么他终于留在了龙腾?为什么一旦接触李龙一和曾思源便特别的兴奋?原来在他的潜意识之中,已经有了依靠他们的想法,只有依靠他们,他才能在这个都市立足,不然他永远都是一个不入流的打工仔,即使有钱了,也是一个不上台阶的暴发户而已。

        这些道理不难明白的,攀附权贵的行为和思想谁都有。钟火麟灵魂出窍想了又想,嘴角不禁微微翘起来,笑了。

        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也就几十秒,伍忠德问:“听懂了?”

        钟火麟郑重地点头回答:“听懂了!”

        “记下了?”

        “记下了!”

        伍忠德呵呵直笑,“好,好,记得是我说的哦。”

        “当然记得,谢谢组长的提点,真是万分感谢。”

        “哈哈,客气,客气。”

        这时饭菜陆续端上,三人齐齐欢呼举筷大吃。严文俊一边嚼着肉块,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火麟,以后你飞黄腾达的时候,可别把我们给忘了。”

        钟火麟说:“怎会呢?组长永远是我尊敬的组长,你永远是我喜爱的朋友。”

        严文俊大喜,“真的?哈哈……哎呀。”他过于高兴一时没注意,把一片滚热的青菜放进嘴里,顿时烫得龇牙咧嘴。

        伍忠德和钟火麟哈哈直乐,不停取笑。

        “活该……”

        “把舌头烫熟了吞下去。”

        “蘸点酱油?”

        “要不拿出来翻炒几下?”

        严文俊鼓动着腮帮子埋怨:“你们好毒……哎哟。”

        “哈哈哈……”

        伍忠德举起酒杯说:“来,干杯。”

        钟火麟说:“组长先请。”

        “嗳,出门在外别喊我组长,就喊德哥吧。”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们三人是好朋友,以后同甘苦共患难,互相帮助好不好?”

        “好!”

        “干杯!”

        三人豪气大发,齐齐干了一小杯,辛辣的白酒顺喉而下,钟火麟第一次没有觉得难受,反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喝酒喝的就是心情,很快他就会体验到的了。

        严文俊把杯子接连斟满,说:“好事成双,再来一杯。”

        “好!”伍忠德率先喝下,惬意地叹一声。

        钟火麟目光扫去,心里十分感激:“组长对我真是太好,教会了我许多事情,我得记住不能忘本。”他今晚确实想通了许多事情,自以为懂了许多许多,其实根本就对社会毫无认识,简直就是一只小菜鸟!

        伍忠德和他非亲非故,为什么对他那么好?说穿了还是一个原因,巴结!他和公司高层没有直接的关系,辛辛苦苦干了七八年才混上个小组长,想再升职机会实在渺茫。

        钟火麟的出现,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希望的种子,如果钟火麟能混上去,他当然有了大树遮荫,即使钟火麟一时没混上去,凭着和李龙一、曾思源的关系,对他怎么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或者在关键的时候就能拉上一把。所以呢,吃个便饭,传传经验算什么?先交了朋友再说。

        其实严文俊也有这个意思,但他心机比较浅,想得没那么长远。公司里边的人多数欺负他,能真正交个朋友他很是高兴,即使钟火麟没背景没前途,他也不太计较——当然,如果钟火麟真能混上去了的话……嘿嘿,更加值得高兴!

        桌子上的菜肴在渐渐减少,一瓶精装高度白酒已经喝完。钟火麟和严文俊都有点脸红红的样子,就伍忠德还没事。

        钟火麟一直对酒没什么好感,这时却飘飘然地觉得挺惬意。

        伍忠德说:“这里不喝了,走,我们换地方。”

        严文俊问:“换哪儿?有妞的地方?”神情顿时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