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上人事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399字

            现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座机居然响了?钟火麟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拿起了话筒说:“你好,信息资源部。”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女音:“还有人没下班?好极了,给我上来查查电脑出了什么问题。”

        “电脑?”

        “嗯,十一楼人事部,快!”说完啪地就挂了线。

        钟火麟眨眨眼睛,一时怔住。维护电脑是第一组的工作,他们早就下班了,自己是第三组的,分工不同,按理不应上去。

        不过嘛……维修电脑?很对他的胃口,他有点跃跃欲试了。

        “管他呢,能修好就修,不能修就说主要工作人员下班了,自己只是打酱油的而已,哈哈……当然,得说得婉转点。”钟火麟心里有了底,兴冲冲地乘坐电梯,不久上到了十一楼,人事部。

        开放办公室只有一盏组合光管亮着,没人。尽头经理室灯火通明,看来就是她打电话下去的——人事部经理,廖兰芬。

        钟火麟大步走过去,敲门,喊:“请问有人在吗?我是信息资源部的。”

        “进来。”听声音果然是她。

        钟火麟进去,终于看到了公司另一位权重人物,廖兰芬。她负责公司人事的调动、监督、管理等工作,掌握着一般职员的生杀大权。她大约三十四五岁,脸颊消瘦眉毛弯弯,乍一眼看去便知道以前是个美女,现在也风韵犹存,相当不错。

        “廖经理你好。”

        “嗯。”廖兰芬定定地看着他,“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我不是第一组的,但下面只有我在加班,所以上来看看。”

        “你会?”

        “尽量试试吧,如果不行,经理你明天再叫第一组的同事上来。”

        廖兰芬想了想,问:“你叫什么名字?”

        “钟火麟。”

        “钟火麟?”廖兰芬的秀眉一皱,又问:“几时入职的?”

        “上个月。”

        廖兰芬的秀眉一扬一挑,低喝:“乱讲!”她的眉毛本来就弯,抖动非常的明显,很容易增强说话的气势。

        钟火麟一惊,呐呐地说:“是……真的。”

        “公司上个月根本就没人入职,我记得清清楚楚,也没你这个人!”

        “呃……”

        廖兰芬忽然拿起桌面上的美工刀,站起来退后一步严密地保护自己,“你到底是谁?敢来窃取我们公司机密?”

        钟火麟哭笑不得,解释说:“我入职是曾助理安排的,没在公司名单内,但公司有我的指模记录,你可以打开资料库查看。”

        廖兰芬狐疑地盯着他,没作声。

        钟火麟又说:“公司舞会上我和Loki负责调酒,不过那晚我没见到你。”

        廖兰芬一脸的郑重,缓缓走近桌面拿起手机,拨通了曾思源的手机。她为人谨慎,不轻易相信别人说的话。

        钟火麟暗想:“这个女人真是十分机警厉害……”

        廖兰芬结束通话,长长吁了一口气,说:“舞会那晚我有事,去了打招呼就离开了,倒没注意你在。”

        “哦。”

        “钟火麟是吧?”

        “是。”

        “好,你试试。”廖兰芬走出两步退开一边。

        钟火麟走过去,一看电脑在开着,鼠标、键盘一切正常,便问:“是软件的问题?”

        廖兰芬点点头,说:“不知为什么,这个软件今晚总自动关闭,输入框总得调节,反反复复让人烦死了。”

        钟火麟打开了页面,说:“我看看……咦,这软件我没见过……这里……”他操作了一阵,皱皱眉头想了想,又继续。

        廖兰芬静静地看着他,目光闪烁,心里在不停地转念:“曾思源找他进公司却不在人事部建档,是怎么回事?他说是老板的意思,那老板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媚姐知不知道?”

        钟火麟心中也在转着念头,而且有点吃惊。他在软件中一扫视,发现内容是公司下半年度的管理大纲,里边提及到“白净洁”牙膏公司的裁员名单建议,还附带了详细的理由。

        裁员?而且裁的是中高层职员,这个可是一个大新闻,但他知道不能泄露秘密,唯有装作不知道。过了十几分钟,他停下动作说:“廖经理,你电脑里的软件系统参数出错,必须得重新下载安装。”

        廖兰芬点点头,“那你做啊。”

        “不行的,只有第一组的同事才有密码,不然进不了公司的数据库。”

        “哦?”

        “如果你不急着用,明天叫他们来搞吧。”

        廖兰芬沉吟了一会儿,说:“我今晚想加班完成。”

        “那么你就得打电话给第一组的组长刘武,问个密码给我。”

        廖兰芬一双眼睛射出凌厉的光芒,看得钟火麟心中有点慌乱,“你知不知公司的网络密码很重要的?”

        “呃……知道。”

        “一旦泄露,公司所有的机密都会被人知道,后果很严重。”

        “是的。”

        “虽然你是曾助理介绍进来的,但和我们公司没有合约,也就不能被信任,懂吗?”

        “懂了。”

        “这是很容易懂的问题,但你却一开口就索要密码,真不知你是傻还是有机心。”

        “我……”

        廖兰芬说话很直接很有分量,钟火麟听着听着不禁暗暗淌汗,心里默念着:“这婆娘真他丫的厉害!又是你说要今晚完成任务的,现在却把我骂得狗血淋头。”

        廖兰芬顿了顿,说:“行了,你先下去吧。”

        “是,廖经理。”

        “等等,刚才你看到的资料……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了,我会守口如瓶的。”

        “嗯。”廖兰芬点点头,尖尖的下巴显得特别精致。钟火麟不敢多看,告辞走出直下四楼,一路不停抹汗。他整理整理桌面,准备下班,拿出手机看了看,忽然苦笑出声。

        约了姚贝婷呢,他忘了。他的记忆力很好,但有些不上心的事情被正事一冲,谁都有可能忽略。手机之前已经调了静音,现在显示好几条未接电话未读信息,自然都是姚贝婷的。

        他锁好门下楼,心里大叫:“唉,这下惨了,又得被三八多宰一刀!”刚上了车子,忽然手机震动,是曾思源的电话。他赶紧接听了,“曾助理,你好。”

        “嗯,你刚才上人事部了?”

        “是的。”

        “你在加班?”

        “是的,只有我一个人在,所以上去看了看。”

        “没什么问题吧?”

        “一点小问题,本来可以解决的,但我没有密码,所以帮不了廖经理。”

        曾思源呵呵一笑,“哎呀,你还懂电脑嘛,不错,不错。”

        “懂一点皮毛而已。”

        “没事就行了。”

        “是。”

        挂断电话,钟火麟皱着眉头想:“我虽然是曾助理直接叫进来上班的,好像很有特殊待遇,但是没在公司建档,没签合约,换句话说,他想几时踢我出去就几时踢我出去。嘿嘿……难道他本来就是这样准备的?”

        一时之间,他有点郁闷了。原来还想着在公司努力拼搏,但这样看来,自己只是浮萍而已,无论怎么拼,升职加薪都没份,有没有用呢?

        回到出租屋楼下,已经八点多了,姚贝婷在网吧等着,冲出来时一脸的怒气。

        钟火麟暗暗警惕:“得防她出绝招……”哪知她走近身边忽然嫣然一笑,竟春风满面地说:“回来了?”

        钟火麟觉得惊奇,“咦?”

        “咦什么咦?”

        “你……今晚……”

        “怎么?”

        钟火麟越看越奇怪。以前她也笑,却笑得比较疯癫,哪有现在这么含蓄?到底怎么回事?莫非有诈?他更加警惕了。

        “我们去吃狗肉吧。”她说着走近一步,他赶紧退后一步,“好,去就去。”

        “走啊。”

        “先说明白了,两斤狗肉。”

        “好,够吃了。”

        “只加一碟金针菇。”

        “也好。”

        “最多再加一盘青菜,绝对不另加东西了。”

        “两个人吃得完吗?就这样。”

        钟火麟想不通,有点昏昏乎乎。姚贝婷高兴地往前走,一蹦一跳的。两人转过一条街走了百多米,在一家狗肉档坐下,果真只是点了两斤狗肉,一碟菇,一盘青菜。

        钟火麟忍不住了,问:“你会那么好心?不狠狠宰我?”

        姚贝婷笑着说:“宰什么宰,我请你吃饭,你要宰我?”

        “你请?”钟火麟瞪大了眼睛,委实不可思议。

        他想着不被姚贝婷痛宰一顿已经是万幸了,居然还能白吃?狐疑地问了声:“你请?”

        姚贝婷正经八百地回答:“当然。”

        “不是我请的吗?”

        “不了,这顿我请客。”

        钟火麟心念一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哪有那么好说话的?可能还有后着。”于是连连摆手,“算了,有话直说吧,但借钱免谈。”

        姚贝婷一瞪眼睛,“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像那么市侩的吗?”

        钟火麟认真地说:“不像。”姚贝婷刚要笑出来,哪知他又接了一句:“简直就是!”

        姚贝婷一愣,便想发火,“你……”

        钟火麟伸手虚挡在胸前,说:“大庭广众的别动手动脚哦。”

        姚贝婷紧紧抿着嘴唇,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好吧,不和你斗。”

        钟火麟呆住了,“咦?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哼!”

        钟火麟眨眨眼睛,来了极大的兴趣。她越是忍让,他便越是好奇,非要撩拨不可,于是喊:“臭臭,臭臭?”

        姚贝婷白了他一眼,没反击。

        这样称呼也没事?钟火麟喃喃地说:“糟糕,病得很厉害,要不就是有极大的阴谋。”

        姚贝婷不高兴了,“你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听不见就算。”停了一会儿,钟火麟又说:“臭臭,你到底想怎样直说吧,别吊我胃口。”

        姚贝婷低着头,没搭腔。

        “老实告诉你,我没钱借。”

        “不是。”

        “不是借钱?哦——”钟火麟忽然一惊,说:“你啊你,想找个男人回出租屋一起睡?万万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