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312字

            何俊辉说:“没,我的小舅子做酒水生意,我想着能不能拉拉关系帮他一把,也算应付了家里的母老虎。”

        众人听了呵呵一笑,李龙一说:“行啊,思源,你问问罗杰。”

        曾思源说:“好的。”

        何俊辉又说:“提起这些洋酒嘛,我觉得还是V仔好喝些。”

        李龙一点点头,“V仔顺喉,但后劲太足,如果喝多了,第二天醒来挺难受。”

        曾思源说:“还是喝国产的高度酒好点,虽然霸道些,但酒意来得快去得也快,醒后头不痛。”

        何俊辉说:“贵州出了一种新酒,味道不错的……”

        大家都出声赞同,谈起酒经来。钟火麟默默站在一边,当然没说话的份儿。过了十几分钟,李龙一兴致大发,操杆开球,钟火麟陪了三局。何俊辉只会看不会打,看到精彩处不断鼓掌助兴,对钟火麟也大力夸奖。

        钟火麟近来憋得闷了,击球用力太猛锋芒太露,反而被罚了几次分,最终输掉。李龙一玩得高兴,哈哈大笑说:“火麟,你的球技没有进步哦。”

        钟火麟说:“是的,很久没玩,生疏了。”

        “我和你间隔的时间是一样的。”

        “李老板今天意气风发,状态特别好。”

        “你的意思是我靠状态?”

        “不,不。”钟火麟难为情地搔搔头,傻笑。

        “呵呵,来,再战一局。”

        “好。”钟火麟开球,把红球撞散,轮到李龙一击球。

        钟火麟退开几步,忽然响起一阵铃声,有人给他电话。他拿出一看,心里揪了揪,悄然按停。过了一会儿,铃声再响,还是刘武打来的。

        钟火麟犯难了。和李龙一在打球,当然不方便接听电话,但刘武是他顶头上司,来电那么急,或许有什么事情也说不定。

        李龙一虽然在打着球,但眼观六路,淡淡地说:“有事就听吧。”

        钟火麟说:“是。”接通了手机,悄声问:“组长?有事?”

        刘武的声音很低沉,“你在哪里?”

        “我……我在楼下。”

        “上班的时候你在楼下?”

        “因为……因为……”

        “不用多借口!无故旷工是什么态度?简直无法无天了,你立即给我回来!”

        “但是我……喂喂,喂……”已经挂了线。钟火麟望望李龙一,又望望曾思源,不知该怎么办。

        李龙一没出声,曾思源皱眉问:“是你组长?”

        “是的。”

        “有什么紧急的任务?”

        “我不知道,不过这两天我都没事情做,干在公司坐着。”

        李龙一收杆停住,哈哈一笑,“那么清闲?看来我们公司人浮于事嘛。”

        钟火麟尴尬地说:“其实有事情做,但组长不给我分配任务。”

        曾思源忽然一笑,“那么过分?”

        钟火麟点点头说:“是啊,根本不把我当职员看待。”

        曾思源又笑笑:“做得那么过分怎么行?都说了别那么张扬的。”

        钟火麟一愣,李龙一淡淡而笑,何俊辉眼珠一转,也明白过来了。当初让钟火麟进公司摆明了就是投闲置散,专门为李龙一服务而已,所以曾思源和毕中华打过招呼,而毕中华也交代了伍忠德。

        伍忠德当然识趣,便让钟火麟专门负责接电话。这工作不单是轻松,简直可以说基本没有工作,哪知钟火麟呆不住,主动申请调职,现在更被调到了第一组,这可是曾思源始料不及的事情。

        钟火麟欲言又止,不知怎么解释了。

        曾思源目光一闪,“咦?不对头,既然说明了你不用怎么工作,刚才你组长打电话给你干嘛?你组长是哪个?”

        钟火麟长长叹气,把内情说了出来。

        李龙一深深地注视了他一眼,曾思源惊异了瞪大了眼睛,接着呵呵大笑,“钟火麟啊钟火麟,你真是精力充沛、活力十足嘛!哦,我记起来了,那晚廖兰芬向我提起你呢,想不到转眼就用上了你。”

        钟火麟认真地说:“李老板,曾助理,其实我真的很想实实在在地工作,当然,李老板有空要打球,我也很乐意陪伴,但平时我在公司里如果无所事事的话,不但别人有闲言闲语,而且我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李龙一微微点头,“这是你的真心话?”

        钟火麟挺直了腰杆大声回答:“是!”

        李龙一看了一眼曾思源,曾思源问:“那好,你告诉我,你都会些什么?”

        “我什么都不太会,只英文、电脑方面是懂点的,假如给机会我学习,我相信能做得更好!”

        “哦?呵呵。”

        大家都跟着赞许地笑了,何俊辉一拍掌说:“李老板啊,你有这么一个人才应该好好培养嘛,你看看,又英文又电脑的,还懂调酒、懂打球,多有潜力?”

        钟火麟心中高兴,赶紧说:“谢谢何老板的夸奖。”

        李龙一微微眯起了眼睛,想了一会儿,朝曾思源打个手势。曾思源当然是懂的,点点头,掏出手机走了出去。房间内顿时静下来,李龙一弯腰继续打球,钟火麟当然是老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过了一会儿,曾思源走进来,说:“已经给毕经理打了电话,刘武不会追究你的了。”

        钟火麟说:“是,谢谢曾助理。”

        曾思源含笑看着他,说:“趁现在有空,还不去调几杯酒过来?”

        钟火麟赶紧说:“是。”

        他出去之后,李龙一看着曾思源,面含微笑。曾思源明白了,想了想说:“我明天到人事部看看,要不就和刘武谈一谈。”

        “嗯。”

        何俊辉哈哈一笑,“李老板,恭喜你收了个勤奋的下属呢。”

        “呵呵。”

        “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偷懒,日子得过且过,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时代不同了。”

        “那倒是。”

        李龙一微微一笑,“既然他有干劲,我便给个机会他。”

        何俊辉和曾思源都点点头,连谢晓峰、童保、何俊辉的司机也觉得钟火麟很不错,心里暗赞。

        人生就是如此,自己努力还不够,还得争取更多的机会。没有机会,任你多有潜力也发挥不出来,任你多有本事也表现不出来。事情就这样有了转变,钟火麟舍弃了舒适的日子,主动要求更多的工作。他的一生从此变得与众不同,向成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钟火麟回到四楼办公室,已经是四点多了。他的心情很不错,脸上春风荡漾,不过一瞧见顾必豪和董小龙,就笑不出来了。

        两人冷冷地盯着他,居然盯了十几秒钟。

        钟火麟装作轻轻咳嗽几声,“咳咳……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朝刘武的办公室扫一眼,董小龙说:“偷懒的家伙!”顾必豪加上一句:“小人!”

        钟火麟暗怒,想:“我得罪你们什么了?又没抢你们的饭碗,又没抢你们的女人!”他站起来,走进刘武的办公室,喊了声:“刘组长。”

        刘武连头都没抬,淡淡地应:“嗯。”

        “我回来了。”

        “嗯。”

        沉寂了一会儿,钟火麟问:“是不是有工作给我做?”

        刘武忽然抬起头,冷冷地瞅着他,目光中有嘲弄有鄙夷。

        钟火麟心中又怒,说:“刘组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有意见,我自问没有得罪你。”

        刘武停住手上的工作,靠在椅背上,嘿嘿一笑说:“意见?我哪敢对你有意见啊?你有曾助理罩着,连毕经理也不敢对你怎样。”

        钟火麟气得一瞪眼,“你……”

        “你想上班就上班,想玩就玩,随你的便,反正刚才毕经理和我讲了,以后组里就当少了个人。”

        “我想工作的,但这两天来,你们理睬过我吗?我来上班就干坐着,是你不给我工作。”

        刘武的脸色一沉,“工作安排你懂什么?暂时没有工作不代表不用工作,今天你不在,我想给工作你也安排不了!”

        他这话不错,钟火麟反驳不得,但他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分明就是刘武故意为难自己,便说:“刘组长,有什么事坦白些吧,为什么对我有敌意?”

        刘武倾前了身体盯着他,缓缓地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钟火麟心中惊怒,“什么真傻假傻,我不明白。”

        刘武哼一声,“你装吧你!”

        钟火麟忍不住了,大声说:“什么!”

        这里虽然说是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但却是用合板与玻璃建起来的,还连大门都没有。两人对话渐渐大声,不禁引起了外边同事的注意,有几个坐得近的人已经勾头望过来了。

        刘武瞧瞧外面,压低了嗓子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卑鄙小人!”

        钟火麟见他说得认真,心念连连转动,终于明白了,轻呼一声:“什么?你以为是我整走你两个组员的?”

        刘武冷笑:“认了吗?”

        钟火麟脱口就骂:“认你丫的!”

        “你……你敢骂人!”

        “对不起,我不想骂你,但真的不关我事,你凭什么认为是我?”

        “凭什么?就凭你会电脑!”

        “啊?”

        “廖经理既然调你过来,证明你的电脑是不错的了?”

        “一般般吧。”

        “我们组员在编程,平常人是看不懂的,唯有行家才分得清,编的到底是游戏程序,还是工作软件程序。”

        钟火麟瞪大了眼睛,觉得好笑。

        刘武继续说:“你每天走出走进,看到了一点都不出奇,但你太贱了,想调组说一声不就行了?为什么要牺牲别人呢?”

        钟火麟张嘴就想骂,但忍住了,他抬起手臂想指着刘武的鼻子,也忍住了,不过最后实在忍不住笑,笑得“嘎嘎”作响。

        刘武心中惊疑,“你疯了?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