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心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567字

            钟火麟又好气又好笑,说:“刘组长,我笑你太多心了,诚如你刚才所说,我和曾助理有关系,想调组出声不就行了?何必牺牲别人?”

        刘武哼一声,“就因为你与高层有关系,曾助理一向都对我有意见,你帮他对付我,再派你过来监视我,有什么出奇?”

        钟火麟一愣,他没想到曾思源和刘武之间有矛盾。

        刘武又说:“他早想整我了,不过因为我的技术好,他一时不敢解雇我而已,听说他在外面找电脑高手,估计就是想顶替我咯?好,大不了一拍两散,我有的是本事,东家不打打西家!”

        钟火麟皱皱眉头,“老实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从来没有收到过曾助理任何的指示。”

        刘武脸色再一沉,低喝:“滚出去!”

        钟火麟顿了顿,心知解释不了,唯有悻悻然走出。董小龙和顾必豪一直凶狠狠地看着他,当然是和刘武同一阵线。他心中暗暗苦笑:“唉,无端端卷入一场纷争,当牺牲品了,早知道就不逞强,上去修个屁电脑?”

        在位置上坐着浑身不舒服,他干脆走到茶水间,晃晃悠悠地喝茶静等下班,心想着第二天和曾思源提一提,调离这个组。

        忽然严文俊急急走过来,说:“你在这儿啊?害我好找。”

        “干嘛?”

        “毕经理要见你。”

        “哦?”钟火麟走进经理室,发现毕中华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毕经理。”

        “嗯。”

        “找我有事?”

        “本来什么事情都没,现在有事了。”

        “啊?”

        毕中华放下眼镜,搓搓满脸的皱纹,叹气:“小钟啊,你刚来第一天我就和你说过的,公司是非多,别什么事情都告诉曾助理,记得?”

        钟火麟明白了,轻轻点头,“记得。”

        “你有事要出去就出去,和我说一声,或者和组长说一声就行,没人留难你,总不能旷工吧?”

        “我……”

        “好吧,就算旷工,回来和我解释一下,我也接受的,没必要向曾助理说吧?还要他打电话回来?”

        钟火麟低声说:“其实当时我和他在一起,所以……”

        毕中华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这次我不管了,但是你记住,少说话多干活,确实没活儿干就请假休息。”

        “啊?”

        毕中华瞪了他一眼,似乎十分不满,说:“你很惊奇吗?你当初进来不就是挂个闲职吗?搞什么飞机,又调动职位,又调组的……”

        钟火麟认真地说:“毕经理,我真的很想认真工作。”

        毕中华没搭腔,看表情就是不信。

        “我说真话,我进来公司不想混日子。”

        “所以你就调组?”

        “不,调组的事情我事先不知道。”

        毕中华冷笑,“既然你那么想工作,为什么今天又旷工呢?”

        钟火麟连忙解释:“因为是曾助理叫我出去的,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

        毕中华的口气不满了,说:“你是信息资源部的员工,就算公司高层吩咐你干别的事情,按程序你是不是该向你的上司请示一下呢?”

        “呃……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毕中华把头扭向一边,冷淡地说:“小钟,我就快退休了,不想参与太多的权力纠纷,公司人多口杂,派系林立,你还年轻,也别太冲动向哪边投诚,免得当了炮灰。”

        钟火麟听得心中一震,想了想,问:“公司是李老板的,有很多派的吗?”

        “母公司加子公司,员工上千人,老板一个人能管得了吗?”

        “哦。”

        “小钟,我奉劝你一句,人事斗争最惨烈,你好好地干未必行,好好地玩未必不行,懂?”

        钟火麟苦笑几下,摇摇头。

        毕中华连叹了几口气,好像十分不爽又十分无奈。钟火麟瞧着暗暗感慨:“这就是典型的等退休的老马了,走不动,不想动,一心求安稳过渡。也难怪他的,几十岁人了,还争什么斗什么?不过话说回来,公司真的那么复杂?”

        两人一时无声,静了一会儿,毕中华说:“我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你好自为之,不要卷入无畏的漩涡中去,嗯?”

        钟火麟点点头,“谢谢毕经理的提醒,我以后会注意了。”

        “那好,你出去吧。”

        “是的。”

        从经理室出来,钟火麟一眼望去,几十个人头伏在办公桌上。这群普通的打工一族,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人人都想找个靠山,所以就兴起了派系。当然,最强大的靠山是谁呢?

        钟火麟深深吸一口气,想起李龙一那深沉睿智的面容,以及曾思源那干练敏锐的表情,他就无形中兴奋:“李老板、曾助理,我决定跟着你们混,一定得混出个人样来!”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无论大公司小单位,都会有派系的存在,无一能够幸免。龙腾集团无疑是十分庞大的,设十几个部门,上千名员工,其中掌握实权的人物有好几个,彼此制衡互相猜忌,明争暗斗。

        曾思源,当然是李龙一身边的红人,大家都忌他三分,不过忌不等于信服,不等于害怕。加上李龙一后面还有一只母老虎戴媚儿,情况就更加复杂了。

        这天早上十点,曾思源乘坐电梯上到十一楼,直接进入廖兰芬的办公室。

        廖兰芬笑着说:“哎哟,曾助理大驾光临,有何贵干?请坐,请坐。”

        曾思源坐下,也笑着说:“来看看美女啊。”

        “哇,难怪别人说谎言总是最好的,听着就是舒服。”

        “别人说美女能自谦是最难得的,想不到我面前就有一位。”

        “呵呵呵……”两人一阵笑。

        廖兰芬问:“曾助理今天来,是不是老板有什么吩咐?”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帮老板处理一个小问题而已。”曾思源停了停,脸上虽然还有笑意,表情却已渐渐严肃,廖兰芬心知不简单,含笑认真听着。

        “下个星期就得开高层会议,不知廖经理的人事管理计划书准备得怎样?”

        “正在筹划之中。”

        “老板前几天给你的提示……”

        “已经融入计划书之中。”

        “好,很好。”

        廖兰芬目光闪烁,说:“这次人事那么大的变动,会不会影响公司员工的士气?”

        “怎么会呢?变动只是以牙膏公司为主,总公司略为调整而已。”

        “牙膏公司那边,你已经打过招呼了?”

        “嗯,暗示过了,让他早做打算,最好自动辞职保存颜面。”

        廖兰芬微微点头,“能自动辞职当然最好。”

        曾思源沉吟了下,目光凛凛地问:“信息资源部第一组出了事儿?”

        廖兰芬心中一紧:“终于问到了。”回答说:“是的,有员工上班不专心,忙别的事情,我把他们解雇了。”

        “他那组才五个人,刘武管不了?”

        “或许工作太忙吧。”

        “呵呵,连你都知道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廖兰芬淡淡一笑,曾思源也微微一笑,两人心照不宣。

        曾思源想:“我和刘武有过节,全公司的人都清楚,你却放过他,只拿两只虾米来当炮灰。”

        廖兰芬想:“你和刘武的事,我为什么要管?帮你踢走人岂不是让你树更大的威望?对我有什么好处?”

        两人表面上很和谐,其实勾心斗角。

        曾思源叹气说:“一个组才五个人,居然还有闲情搞其他的事情,看来公司真是人浮于事。”

        廖兰芬说:“电脑修护并不需要每天都干,而关于软件程序方面,下半年年度计划和月度计划都没有正式发布,他们也真的没什么任务。”

        曾思源目光一转,“呵呵,对了,那个钟火麟……”

        廖兰芬接口说:“关于他,我也想问问曾助理。”

        “哦?”

        “曾助理安排他进来工作,在我们人事部建个档会不会好些?起码也依照规矩嘛。”

        “实情是这样的,当初让他进来,是老板的意思,而他的工作范围已经另外指定,在公司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哦。”廖兰芬心念连转,脸上却平静得很。

        “廖经理说得也对,应该按规矩来办,等下我叫他上来登记建档。”

        “好的。”

        曾思源微笑又说:“廖经理似乎对他挺了解嘛,调他到了第一组跟刘武。”

        廖兰芬说:“他那晚帮我查电脑故障,干得不错,刚好刘武那组少人,便调过去咯。”

        “但他过去后,刘武不安排工作给他哦。”

        “是嘛?”

        “嗯,估计是……呵呵,有些心病。”

        廖兰芬理解地笑笑,心想:“大家都知道他是你的人,我就故意调他去和刘武一组,看你怎么办。”便说:“可能近来真的少工作也不一定,我问问刘武。”

        曾思源眼珠一转,问:“公司其他部门还有没有空缺?”

        廖兰芬为难地说:“即将人事调动了,暂时说不定啊,就让他先呆着,况且刘武那组的人员也太少了。”

        “好。”曾思源忽然就站起来,动作干脆利落。

        廖兰芬也站起来,“走了?”

        “我走了。”

        “好的,慢走。”

        曾思源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一出经理室,满脸的笑容隐下,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他回到八楼办公室,沉思了会,打电话把钟火麟叫了上来。

        钟火麟又晃悠了一早上,这时兴冲冲地跑上来,一走进门口就问:“曾助理,是不是调我的职?”

        “急什么?先坐下。”

        “哦。”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秘书谢彩娟早就准备了茶水,端来放在桌面上又走了出去。曾思源问:“你的电脑知识到底怎么样?”

        钟火麟一愣,为难地说:“其实我没有专门学过,只懂得点皮毛而已。”

        “编程呢?”

        “知道原理,但从未实践过。”

        曾思源“嗯”了声,一时没有说话。钟火麟等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曾助理,虽然我没正式学过电脑,但我学习很快的。”

        曾思源淡淡一笑,“哦?”

        “我的记忆力很好。”

        “嗯……学什么都很快,那么关于电脑方面你有了基础,应该更加容易学咯?”

        “是,不过刘组长他不肯带我啊。”

        曾思源又微微一笑,哼了声,说:“他们组才三个人,很快就忙得上厕所也没空了。”这句话似乎另有所指,钟火麟心中一凛,不敢胡乱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