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继续留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6:52本章字数:3307字

            沉闷了一会儿,钟火麟眨眨眼睛,说:“好像……其实他们每天都在忙,就是我不用忙而已。”

        曾思源冷笑一声,“等不了多久的了,忙不过来时必须自己加班,晚晚通宵达旦,看他们怎么支持。”

        钟火麟点点头,眼神扫了下,有点闪闪烁烁。

        曾思源问:“怎么?”

        “呃……曾助理,听说刘组长和你之间……”

        “你也知道了?”

        “呵呵,听说的。”

        “谁说的?”

        “是……他说的。”

        曾思源目光一闪,轻轻喝了口茶,“他跟你说的?就是挑明了立场咯?”

        钟火麟一惊,唯有点点头。

        曾思源暗怒,“哼!”一张脸顿时沉下,变得又肃穆又冷峻。钟火麟认识他那么久,从未见过他这种表情,不禁心头狂跳。

        过了一会儿,曾思源的表情松下,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说:“他想跟我斗是吗?嘿嘿。”

        钟火麟不敢出声,连大气也不敢喘。

        “火麟。”

        “在。”

        “你就继续留下。”

        “哦。”

        “我会做好安排,就算一天四十八小时,他那组的人也忙不过来。”

        “但……我呢?”

        “忙不过来的时候,他就怨恨了,当然会找你帮帮忙,顺便出出气。”

        “啊?”

        曾思源呵呵一笑,站起来走过去坐在钟火麟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嘛,就当历练一下咯,你不是说想学东西吗?正是机会。”

        钟火麟想了想,说:“其实加班什么的真无所谓,但如果受气的话……”

        “忍!”

        “忍?”

        “嗯,先忍着。”

        钟火麟无奈地点点头,“哦。”忽然心念一闪,问:“曾助理想让我搜集他们犯错的证据,好解雇他们?”

        曾思源失笑:“你能搜集得到吗?”

        钟火麟也失笑,“不能。”

        “就是呀,我自然有我的想法,只是辛苦你了。”

        “没事儿。”

        “好,就这样了……如果他确实骂得你厉害,你就回骂他。”

        “哦?”

        “怕什么?他敢打你?不知死活。”

        “一吵起来他不要我了怎么办?”

        “不要?轮到他不要吗?有本事他就辞职!”

        钟火麟疑惑地搔搔头,想了又想,实在不知曾思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瞧见他眼里那种阴狠狠地光芒,便知道事情绝不简单。

        曾思源确实和刘武有过节,但已经是挺久的事情了。曾思源本来不想再追究,还想着把钟火麟调走,免得生出什么误会,但现在听钟火麟那么一说,反而是刘武心中不忿想挑衅,顿时就把曾思源惹恼了。

        钟火麟不知曾思源准备怎样,继续留在第一组,而且得做好受气的准备,这个压力可不小。他已经下定决心跟随曾思源,唯有硬着头皮顶上。

        当天下午,曾思源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第一组的任务果然加重了。刘武等三人一直阴沉着脸,忙个不停。

        钟火麟还是干坐着,瞪大了眼睛隔远看刘武。刘武也在定定看着他,终于向他招招手让他过去。

        “刘组长。”

        “你到底工作不工作?”

        “有的话我很乐意。”

        “好,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逼你。”

        “当然。”

        刘武递过去一个U盘,说:“你检查公司网络分段,负责D路线,今天先把D1、D2处理好,然后把数据输入。”

        钟火麟默默接过,心中有些发虚,说:“刘组长,具体怎么干法?可不可以带带……”

        刘武一瞪眼忽然大怒,拍着桌子吼:“什么!”

        钟火麟一惊,随即苦笑说:“理论上我知道个大概,但从未实践操作,我怕到时出事就麻烦了。”

        刘武又大骂:“你他丫的玩我?”他刚才那声已经够响了,现在再来一下顿时引起了外边同事的注意。钟火麟有了心理准备,轻声说:“如果没空带,可不可以给本书看看?”

        刘武一脸的愤怒,布满血丝的红眼睛瞪着钟火麟,似乎就想一巴掌打过去的样子。他深深呼吸几下,忽然冷笑说:“嘿嘿,还说对电脑有一套,原来就一个混饭吃的角色。干脆这样,你没事干,去把公司上上下下的电脑拆开又重装,再拆开再重装,不然就睡你的大觉,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钟火麟没发火,还是轻声说:“我会尽快学习,跟上大队的。”

        “哈哈,跟?怎么跟?凭什么?”

        “要不你带带我,要不给些书籍我看看。”

        “书籍?好。”刘武满脸的嘲笑,拉开抽屉拿出几本又厚又长的书籍“嘭”地扔在桌面上,说:“这里面有网络分段的知识,有编程知识,你他丫的有本事就拿去看,一个月够不够?明年行不行?”

        钟火麟心中大喜,赶紧把书本抱过去。

        刘武瞧着,脸上的嘲笑更浓了,“怎么?还真的读书?”

        “是的,书中自有黄金屋嘛。”

        “哈哈,啊哈哈,嘎嘎嘎……”

        外边的人听到刘武张狂的笑声,偷看得更来劲了,有些人在悄声谈论。钟火麟没理会刘武的讥讽和嘲笑,暗暗打定主意必学完书本上的知识。

        刘武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未来的强者?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想继续说话侮辱钟火麟,但又止不住笑,差点岔了气。

        钟火麟也在笑,微微而笑,就像愚公面对着智叟,以无比的自信进行默默反击。

        刘武发觉了他的异样,渐渐笑不出来了,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出去。”

        钟火麟说:“是。”转身大步出去,没有被辱骂的愤怒和沮丧,反而因为得到了书籍暗暗高兴。

        刘武想:“他丫的这小子……不是傻的,就是狂的,要不就是……我呸!难道他真有那个本事?我跪!”

        同事们都在看着钟火麟,钟火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坐下就开始翻书。忽然旁边有人影闪动,严文俊低声问:“怎么了?被骂了?”

        钟火麟淡定地说:“嗯,没事。”

        “他敢骂你?”

        “敢的。”

        严文俊吃了一惊,随即皱着眉头想不明白。他也还嫩得很,出来不过几个月而已,懂什么叫争权夺势、相互制衡?一心只以为钟火麟既然有后台,大家都应该给点面子,刘武怎么可能敢骂他呢?

        钟火麟轻轻推他一下,说:“我真没事,回座位去。”

        严文俊还担心地瞅瞅他,接着点点头离开。

        钟火麟确实没事,他明知是被骂的,骂不进肉就好,现在有了书,还怕学不会?于是定下心来,一页一页地翻着。他一边做笔记,一边写眉批旁注,就这么看下去,偶尔停下想想,又看。

        大脑细胞充分调动,他神态专注认真学习。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许多内容都看得明白,只是从未实践过而已。共有四本书,都是20X40大小,其中两本十分厚。他先看一本厚的,正好记载有相关内容,看得津津有味。

        五点四十分,刚好看完网络分段那部分。他长长地吁一口气,整理了下思绪,重头又看。

        刘武透过玻璃瞧着他,心里不停冷笑:“这样读书?嘿嘿,装神弄鬼!唉,曾思源那混蛋摆明了是要我好看,现在人手不够工作繁重,如果每天加班累也累死了。”

        他生气地甩甩手臂,目光扫向董小龙和顾必豪,接着想:“阿B的女儿上幼儿园,不过幸好没其他负担,小龙的儿子还小,他老婆是全职太太没收入,唉……我要是走了,怎么也得带上他们,但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他皱皱眉头,脸色沉重,望望钟火麟又望望两个下属,嘴里喃喃自语:“现在找工作不容易,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有组长的职位,况且在哪个公司上班不受气?我何必非要和曾思源对抗到底?”

        他苦笑了下,“如果曾思源非要整我,我也躲不开,唯有忍忍了。我没做错事,看来他也不敢干得太过分,不会无理解雇我……嘿嘿,其实廖经理对我不错了,不然上一次我就已经遭殃!”

        打工一族就是这样,总有大大小小的情绪或者问题,得老板重用的会被下属说闲话,和同事交好的又往往被上司施压,实在难做人。

        到六点钟,大伙呼啦一声喊,下班。第二组的人走的最快,第三组也不甘落后,唯独第一组四个人,都静静地坐着。

        严文俊经过的时候,轻轻捅了下钟火麟,打个眼色。钟火麟摇摇头,回个眼色。

        严文俊弯腰低声说:“去泡吧。”

        钟火麟笑问:“怎么?今晚不用陪女朋友?”

        “陪个屁,吹了。”

        “就吹了?才多少天?”

        “唉,浪费饭钱,亏大了!”

        “哈哈,你真是……这也算得那么清楚?”

        “怎么不算?相亲的时候吃了两百多块,接着几天下来,不见一千多呢。”

        “哈哈。”

        “你倒是好笑,有个妞在等你。”

        “别乱说啊,她不是我女朋友。”

        “切,送上门都不要,以后肯定后悔。”

        钟火麟一听不乐意了,刚想说话,旁边的董小龙已经冷冷地接了句:“小肥,下班不走干嘛?”

        严文俊说:“反正下班了,你管我走不走。”

        “不走也行,别在这儿吵。”

        严文俊一瞪眼,但一接触到董小龙和顾必豪冷冷的目光,顿时蔫了。钟火麟低声说:“你走吧,我在加班。”

        “你都不用干活的,加什么班?这种加班没钱的。”

        “行了,快走。”

        严文俊唯有走了。

        顾必豪嘿嘿笑几声,“装模作样。”董小龙也说:“人家要装就装呗,不然怎么搏表现,好向某高层邀功?”

        钟火麟就当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