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父子内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11本章字数:3316字

        由于林柠的手机已经光荣牺牲了,她又要陪钟晨根本没时间上网,所以外面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她还真是一点也不知道。

        林柠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纷纷落下的雪花,心情格外的沉重。

        “晨晨,你这么离家出走了,你爸爸会不会担心你?”一想到钟铮狂躁的模样,林柠就有点害怕。

        她私藏了他儿子,下次不知道那个死变态会怎么样她?

        正在吃薯条的钟晨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转过身去看着林柠,然后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在你家,又不会走丢,他担心也是白担心。”

        林柠被他这没良心的话一提醒才恍然大悟。

        对啊,晨晨就在她这里,又不会走丢,钟铮的担心还真是白担心。而且他还那么可恶地摔坏了自己的手机,不应该同情他的。而且让他担心担心,才以后知道对晨晨好。

        没了心理负担,林柠就一个人飘去厨房做饭了。

        她以前经常在外面拍戏,所以家里的存货不是很多,就简单的做了一个煎蛋面。

        钟晨小朋友特别配合的连汤都喝了,这个细小的动作又将林柠深深的感动一把。

        吃完,钟晨还不忘称赞:“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煎蛋面了。”

        林柠嘴角勾起了一个微笑,宠溺的刮了刮钟晨小朋友的小鼻梁,这个马屁精简直太可爱了。

        “柠柠姐姐,我来洗碗吧。”钟晨小朋友很懂事的想要肩负起自己身上的责任。

        林柠当然不会答应,但最后实在是拗不过钟晨,她就跟在他身边,两人一人洗一个,洗得非常开心。

        钟晨小朋友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折腾了一天,钟晨小朋友其实累坏了,但因为有柠柠在他的身边,所以他依然兴奋着。

        特别是在林柠决定收留他的时候。

        他也来了好几次林柠的家里,对她家的构造非常熟悉。

        他将自己小书包拿了出来,一件一件的给林柠展示:“这是牙刷,这是洗脸帕,这是擦脸的宝宝霜,这是睡衣,这是明天换洗的衣服,呃……”介绍到这里,他忽然缄默,有点不好意思的将那个东西藏了起来。

        他的小表情引起了林柠的好奇,要知道在林柠的眼中,钟晨小朋友其实也是一个厚脸皮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害羞的。

        “要是不方便,我不看。”林柠努力压下自己的好奇心。

        钟晨的小脑袋立刻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他其实不是不愿意给林柠看,而是他觉得如果给林柠看了,一定会拉低自己在柠柠姐姐心里的水平。

        可对上林柠那期盼的目光,钟晨到底还是打算给林柠瞧一瞧自己的隐私。

        他有些忸怩的将书包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摊开给林柠看。

        是一个海绵宝宝的内裤。

        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钟晨开口,小心翼翼地问:“柠柠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

        林柠不解的看着钟晨,笑容非常可亲:“这个海绵宝宝好可爱哦。”

        钟晨因为林柠的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呀,原来柠柠没有嫌弃我。

        他有点兴奋,又举起自己手上的内裤,还很自豪的说:“这是我和爸爸买的父子内裤,我很喜欢海绵宝宝。”

        钟晨话才说完,林柠就想起很多天之前,自己扒了钟铮的浴巾,看见的那条海绵宝宝。

        怪不得钟铮一个大男人还穿那么幼稚的内裤,原来是父子内裤。

        不过很抱歉,林柠只听过亲子装,还真没有听过父子内裤。

        这回又长见识了。

        钟晨又从小书包里掏出了许多东西出来,一一为林柠介绍,“你这书包也太能装了吧?”那个小,居然装了那么多。

        “只要将空间合理的利用起来,是可以装很多的。”

        “晨晨,你动手能力也太强了吧。”还没等钟晨自夸,林柠就帮钟晨说出了他想听的话。

        这叫什么呢,这就叫心有灵犀。

        果然还是他的柠柠最懂他。

        “是爸爸教我的。”被夸奖的小朋友谦虚的说。

        林柠自动的忽略了他的爸爸,给钟晨洗漱后,就将他抱在了床上。

        再次躺在林柠的床上,钟晨小朋友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这回没有电灯泡爸爸来打扰了,接下来他们会睡在一张床上吧?

        可是怎么办,好激动,好兴奋,还好害羞。

        光是想着,钟晨小朋友的脸就红的像个苹果。虽然他们从拉手到亲吻,都是一步一步按照章程走的,但是这样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

        钟晨小朋友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他也坚定了对柠柠的爱,他们也算是情投意合,这样睡在一起应该也不过分吧?

        而且,他会对他的柠柠负责的。

        并且,他特别希望自己能对柠柠负责。

        越想他就越兴奋,然而就是因为太兴奋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林柠收拾好,准备睡觉的时候,就发现了钟晨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姿势相当的豪放。

        她将他的姿势摆好,因为她常年睡觉不关灯,怕钟晨不习惯,就找了个眼罩给他戴上。

        抱着钟晨小朋友那柔软的身子,林柠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此刻的钟铮,因为找不到儿子,急的都快发疯了。

        问了自己的几个好友以及父母,发现钟晨并没有去那里。他开着车,在凌冽的寒风中去了钟晨平时喜欢去的每一个角落或者他可能去的地方,然而都没有发现钟晨的踪迹。

        他开始后悔下午对钟晨说的那一番话了,可现在后悔用有什么用,他的宝贝儿子又不知道。

        而反观钟晨,因为是在他柠柠的床上,所以睡得十分的香甜,为了泡妞,一点也没有考虑自家老爸的感受。

        林柠和钟晨自然是一夜好眠。

        第二日,林柠和钟晨是被圈圈的追魂夺命门铃给吵醒的,他们两人都有起床气,可在看到圈圈带来了美味的早餐,还是为美食而折腰了。

        林柠一边吃着丰盛的早餐,一边说:“下次送早餐请十点以后再来。”

        钟晨是第一次见到圈圈,不过看在她是柠柠姐姐的朋友,长得甜美可爱,并且还带了早餐的份上,就勉强喜欢眼前这个元气少女了。

        “我说你现在能不能不要这么悠闲,你不知道钱宝珠现在正在追杀你吗?你不知道你现在是娱记的重点关注对象吗?你还知不知道……”圈圈气鼓鼓的说着却被林柠打断。

        “反正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

        “对了,打你手机你怎么关机,一味的逃避也不是办法啊。”

        这一问就将林柠问忧伤了,那个伴随了她二年多的小粉在钟铮的手上已经尸骨无存了。

        “手机坏了,而且我有逃避吗?”林柠反问。

        圈圈白了她一眼,这没心没肺的女人,火烧眉毛也不知道着急。

        “你都不知道你住的那边已经围满了记者吗?”

        “我早就搬家了呀。”林柠十分得意,“而且今天的头条不应该是那个金星奖的得主吗?”

        一说到这里,圈圈就对林柠表示了可惜:“如果不是你出了这事,金星奖肯定是你的。”圈圈一边感叹,一边说:“你一定不知道今年的金星奖得主是谁?”

        林柠没看电视,确实不知道。

        只见圈圈十分气愤的拍了一拍桌子,正闷头吃饭的钟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吓得筷子都落在了地上。

        圈圈十分不好意思,赶紧安慰受到惊吓的钟晨小朋友,但是却被钟晨嫌弃了,“姐姐,温柔一点行不行?”

        被叫姐姐的圈圈十分开心,要知道,平时她做公交车都是被小朋友叫做阿姨的。

        “当然可以。”她也没光顾着和钟晨聊天,又对林柠说:“金星奖的得主居然是一个叫马青筠的人,我当了几年的娱记,还从来没有听过这号人物。而且演的也是一个配角,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这个奖的。”

        说到这里,我们介绍一下圈圈。

        圈圈大名叫袁圆,也正因为名字谐音圆圆,所以就被林柠叫圈圈。她是新娱乐周刊的娱乐记者,在林柠刚成名那会儿,她是专门偷拍林柠的,因为技术不佳,经常被别人抢了先,所以在公司十分的没有地位。

        但圈圈胜在有毅力,每次蹲点都可以一整夜一整夜地坚持下去,有一次,林柠实在不忍心看她在饥寒交迫的夜晚冻成狗,就好心的帮她点了晚餐,并且收留了她一晚。

        两人因为性格十分相像,也十分谈得来,也就因为那一晚,造就了现在的革命友谊。

        后来两人也合作的十分愉快,林柠在圈圈找不到料爆的时候,会友情提供帮助,而圈圈在林柠被记者围堵的时候,也会帮她脱身。

        “这奖明明就应该是你的。”

        林柠对此只是一笑而过:“今天的头条应该不是我了吧?”

        圈圈侧目看了林柠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是你预谋好的?”

        林柠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成名之后,她得到了公司的力捧,靠着自己的努力,她被封为国民女神,但要想得到更多,她必然会失去一些。

        当初她进娱乐圈答应过妈妈,她不能食言。

        她想离开华娱,十分的想。

        “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刚好遇见金星奖颁奖,我倒是可以低调一段时间了。”

        圈圈对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你知不知你现在是斑点艺人,好多广告和片约都被解除了,你知不知道你们公司要起诉你违约,还有知不知道你到底要赔多少钱?”

        “想过会赔钱,不过不知道要赔多少,打官司就打官司,大不了请个律师。”最坏的结果她都已经想到了,所以此时表现得十分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