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你为什么要亲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12本章字数:3209字

        “我来给你送手机,你要是不想要,那我就回去了。”钟铮揉着自己吃疼的俊脸,话到这个份上,就不信她还不开门。

        真爱生命,远离钟铮。这是林柠最近学会的至理名言。但是别人是来送手机,要是就这么赶走他,是不是很不好?

        不能辜负他的一片好心对不对?而且他自己有手机,用两个手机又得接受很多辐射,这是极为伤身的。

        林柠在给自己做了一番思想建设后,秉承着构建节约型社会,人人有责,便打开了门。她露出了一颗脑袋,对钟铮说:“手机放下,你可以走了。”

        然而,钟铮没有转身,只是朝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就又往前走了。

        即使夜深,即使走廊里的灯光不是很亮,但林柠还是眼尖的发现手机上那一排排闪亮的小钻石。

        这个手机她认识,是某著名私人订制家最新款的女士手机,以前她也就只有看两眼的命。但如果钟铮非要赔她一个这样的,她怎么好意思拒绝呢,对不对。

        “等一下。”她朝着钟铮的背影叫了一声,随即打开门,“我们谈谈。”

        “外面这么冷,还是改天吧。”他云淡风轻的说着。

        “我家开了空调的。”林柠咬牙,不过为了手机,她还是忍了。

        林柠都这么盛情地邀请自己了,钟铮要是还不去,就显得自己太没有礼貌了。于是,他朝林柠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就径直进去了。

        林柠刚关上门,钟铮就问:“这么晚了,还打算出去?”

        林柠没有回答她,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他手上的那个手机上,“大晚上的给我送手机,你安的什么心?”

        “既然知道我不安好心,还给我开门,你这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吗?”他朝她挑了挑眉。

        林柠在心里腹诽了钟铮一把,还是很没有骨气的将手伸了出去,“手机还我。”

        “我有点口渴,不知道你能不能赏我一杯水?”钟铮问,但那自然的语气根本看不出他是在别人的家里。

        见林柠没有反应,他得意的朝她摇了摇手中的手机。

        林柠很奴性的跑去给他倒了一杯水,还亲自端给坐在沙发上的钟铮。

        他倒是很不客气的接过,林柠没好气:“请喝。”

        钟铮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却又立刻的吐了出来,愤愤的瞪着林柠。

        林柠被他这囧样逗的哈哈大笑,“哦,忘了告诉你,这是开水。”她坐在他身边,补充:“滚烫的。”

        钟铮立刻将杯子放下,趁着这个间隙,林柠顺手就将钟铮身旁的手机拿在了手里。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昨天摔坏我手机的事,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了。”她的眼睛都快落在那个手机上了,纤细的手指抚摸着手机周围类似钻石的东西说:“看起来倒也挺真的。”

        钟铮也没有说话,就瞧着她那小人得志的样子,“既然手机你已经拿到了,我就先回去了。”

        林柠还把玩着自己的新手机,一听钟铮要走了,整个人就开心了起来,这么自觉,真是太难得了。

        “慢走不送。”她直接就脱口而出。

        钟铮唇角勾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站起身,迈着大长腿就走了。

        “一、二……”钟铮在心里数着,还没数到三,就听见了林柠的声音。

        “那个,密码多少来着?”她问,心里又在暗骂钟铮这个混蛋,明明是给自己赔手机的,居然还设了密码。

        他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还是继续走着,眼见他就要走出去了,林柠快步跑了过去,抓住了他的胳膊,笑的那叫一个谄媚:“告诉我一下密码吧?”她将手机递给钟铮。

        但钟铮还没有接过,就觉得自己后背一沉,一个娇小的躯体就倒了上来。

        完了,又丢人了。

        这个毛病,这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犯了。

        钟铮感觉到林柠的异样,立刻转身将他接在了怀里,“柠柠,怎么了?”

        然而,林柠却没有回答他。

        他将她放在沙发上,用了几种常用的急救方法,都没有效果,抱着林柠就准备出去。

        在沙发上躺了一下,林柠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她的大脑能够思考,但就是说话比较吃力。

        在意识到钟铮要将她抱出去的时候,林柠浑身一个机灵,艰难的开口:“不……不用了。”她就这样出去,要是被狗仔拍到,一定会被写成与金星奖失之交臂,林柠家中气倒又或者是为搏眼球林柠家中病倒什么的。

        她已经够黑了,不许要更黑了。

        钟铮停下脚步,焦急的问:“柠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林柠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钟铮将她放在她的床上,又给他倒了一杯水,问:“这种情况是不是经常出现?”

        林柠没回答,不过钟铮从她那淡定的表情中就可以猜到。

        而且家里没有常备的药品,想来便是不严重。

        林柠在钟铮那压迫的目光下,还是老实的点点头。

        “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林柠连忙拒绝,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可瞧着钟铮那样子,一看就是不知道是不会罢休的,于是她解释:“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低血糖,我休息一会就可以了。”

        钟铮似信非信的盯着她,林柠受不了他那骇人的目光,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钟铮也没说什么,只是帮她掖好被角。

        但就在这时,林柠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钟铮原本沉着的脸色立刻好了起来,带着戏谑的声音问:“你不会是饿晕的吧?”

        林柠小脸憋的通红,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丢人过。

        钟铮也不点破,起身,去了厨房,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更加肯定这个想法。

        他拿了钥匙,出了门。

        林柠听见关门声才睁开眼睛,可偌大的屋子里,哪里还有钟铮的影子。

        这个可恶的男人,看了自己的笑话就跑了,要不要这么恶劣。

        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个病号,他关心自己一下会死啊。

        要不是他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自家门口来,她现在已经在外面大吃大喝了好吗?要不是他,自己会躺在床上吗?

        林柠现在气的恨不得扎钟铮的小人。

        身为一个男人,一点爱心的没有,活该当初被抛弃。

        林柠一个人在心里腹诽着,浑身又没有力气,只能在床上挺尸。

        睡着了应该就感觉不到饿了。她自我安慰。

        没一会儿,家里的门就开了,钟铮端了一碗粥过来。

        “起来吃东西了。”

        闻着食物的香味,林柠心里才算好过一点,算他还有良心,没有抛弃自己。

        她缓缓的睁开眼,虚弱的说着:“没劲。”

        钟铮放下手中的碗,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给她后背垫了一个抱枕,又将那碗粥递给她。

        林柠只是看着那碗粥,没有伸手,说:“你要笑我就笑出来吧。”

        钟铮看都没看她一眼,用勺子舀了一勺子的粥,就递给她。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不是每个人都会落尽下石的好吗?

        她乖乖的张口,吃了一口,柳眉蹙起,“好甜。”

        “吃饭就吃饭,要求那么多。”钟铮没好气的说。

        “你温柔一点行不行?”林柠抗议,但是抗议无效。

        林柠不满的瞥瞥嘴,要出口的话被钟铮用美食给堵住了。

        一碗粥吃完,林柠的元气也恢复了起来,望着钟铮那如刀刻般坚毅侧脸,一时间还是觉得挺赏心悦目的。

        当然,如果他不说下面的这句话。

        “你不要告诉我,你今天没吃饭?”

        林柠大囧,“早餐还是吃了的。”

        “你也真是醉醉的。”钟铮又吐出一句,而后问:“你认识聂书涵?”

        林柠的小心脏因为他的问题一惊,难道他看出来什么了吗?

        “我们是校友。”她目光看着侧面的墙,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们关系好像不一般?”他靠近了她一点,一股巨大的压力袭来。

        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林柠又收了他的手机,还吃了他送来的粥,在钟铮面前,真是一点硬起来的底气都没有。

        “以前我们关系还可以,现在我落难,她来慰问一下我也正常。”林柠胡掐了一个理由,她也不知道钟铮到底信没有,反正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钟铮幽深的目光望着林柠,他坐在床边,两人此刻的距离近的林柠可以看清楚自己在他眼中的倒影。

        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她立刻用手摸了摸,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

        “你嘴角有颗饭粒。”他唇角忽然扯出了一个弧度。

        林柠下意识的就伸出舌头去舔了舔。

        钟铮咽了口口水,瞧着林柠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忽然之间用自己的双唇堵住了林柠的嘴。

        他的吻宛如海平面上骤然刮起的一阵狂风暴雨,揉捏着林柠的唇和舌,唇齿纠缠之间,林柠早已失去了理智,更加忘记了去反抗。

        一吻结束之后,林柠眨着一双迷蒙的大眼睛问:“你为什么要亲我?”

        钟铮见她方才那模样着实秀色可餐,就忍不住吻了“可能是我一个人寂寞太久了。”

        “你不是有充气娃娃!”

        她的话刚刚落下,就感受到周围的低气压。

        大哥,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