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候补前女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12本章字数:3188字

        “我要退费。”林柠抗议,这么贵,她不请了还不行吗?

        白花花的银子啊。

        此时此刻,她心里那个肉疼啊。

        钟铮这时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从林柠手里拿出了那份代理协议,翻到了倒数第二页,他修长的手指移到了倒数第一段最后一行,那里用黑体加粗写了违约责任。

        林柠仔细一看,一读,一思考,发现她如果现在毁约,不仅不能要回自己的130万,还是赔200万。

        她整个人都忧伤了起来。

        藏的这么深,谁都不会注意去看的,钟铮就是猜准了她的小心思,才敢这么明目张胆。

        不带这样坑人的。

        钟铮的态度很坚决,明确表示要退费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柠就这样在钟铮的指引下,掉入了土匪窝。

        但她知道现在这里是钟铮的地盘,自己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白纸黑字,她想耍赖也耍不掉。

        她不在做无谓的挣扎,而是问钟铮:“你收了我这么多钱,赢不了怎么办?”她不是土豪,没有那么大方。

        钟铮忽然笑了起来,又是那种阴森森,很腹黑的微笑。他朝林柠露出了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你所谓的赢是什么?”

        林柠真的想爆粗口。

        “当然是和公司解约,并且不赔违约金。”

        “你觉得这可能吗?”

        这是什么问题,她轻叩了一下桌面:“我要是觉得可能我还来找你搞毛线啊?”

        “这样吧,如果我赢了,你要怎么报答我?”他说的不咸不淡,一双湛黑深邃的眸子就没有从林柠的身上移开过。

        林柠心里再次响起一个卧槽,我已经给了巨额的代理费了,他还想要怎么样!

        不过她有些狐疑的看着钟铮,不可思议的问:“真的可以一分钱都不用赔?”

        “如果可以,你要怎么报答我?”钟铮再次问。

        “那你要是输了怎么办?”她机灵的反问。

        “我给你200万。”

        那她不就是还要赚70万吗?

        70万,好多钱的说。这个买卖还是很划算的对不对。

        “那你想要什么?”林柠与钟铮对视,至少在气势上,绝对不能输给他。

        钟铮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似乎是很认真的回答:“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

        他的话才说完,林柠心里再次有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

        她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瞧着钟铮,似乎想在他身上敲出一点点的玩笑。

        但是很可惜,并没有。

        卧槽,林柠都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爆粗口了,“让我给你介绍女朋友?有没有搞错?你钟大律师会缺女朋友?”她吼道。

        钟铮的面部表情有点复杂,嘲讽似得开口:“你不是一直打算装死到底吗?”

        林柠有些心虚地低头。

        她装死也只是多年以后再次见他那一次,那么尴尬的场景,她怎么好意思厚脸皮的提起两人曾经的关系。

        就算她说了,钟铮就会因此而帮她一把吗?

        她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答案是肯定不会。

        之后,林柠在知道两人是邻居后,她也不是故意装死的好不好。

        遇见了他买充气娃娃那一幕,她实在不想认识这个人。

        后来,她装作两人之前并不认识,那也是因为钟铮一直就装作不认识她,秉承着你装我也装,装装更健康的态度,她才没有提起的。

        而且她和他亲密了那么多次,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是他,她会那么厚脸皮吗?

        她是很正经的女孩子好不好。

        就算她装死,那他现在让她这个候补前女友给他介绍女朋友就高明的很吗?

        钟铮一看她那心虚地模样,就知道真相了。

        他只是一时兴起想要试探一下,没想到就这样试了出来。

        原来林柠早就认出他来了,就是一直在装傻。

        林柠却是越想越生气。

        她这个候补前女友回来了,他那个候补前男友居然还让她给他介绍女朋友,还有比这更过分的事情吗?

        只能友尽了。

        “哼。”林柠猛地转头,气呼呼地就要出门。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手被一只大掌给拉住了,“你现在这样出去,是还嫌别人不能发现你吗?”

        好想咬眼前这个男人一口,怎么办?

        林柠不情不愿的又气鼓鼓的坐在了沙发上。

        年少时的往事突然串入了林柠的脑海。

        大学时,她学的是艺术,聂书涵学的是法律,她们两个的学校又恰好是挨着的,那时她们姐妹俩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看来也还是很融洽的。

        艺术生林柠在大一的时候课很少,为了炫耀自己一天闲的没事干,她就经常去隔壁学校找学霸聂书涵玩耍。

        刚开始的时候,林柠还能每次都能在图书馆找到聂书涵苦学的身影,后来聂书涵就跟消失了一样似得,一天到晚跑的没个踪影。

        她还是用四顿火锅外加两顿干锅才贿赂了聂书涵寝室的同学,知道聂书涵最近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的学长,一天到晚都跟在那个学长后面转圈圈。

        而那个神一样传说中的学长就是学神钟铮。

        虽然钟铮对聂书涵的态度非常冷淡,但学霸和学神之间其实还是有共同语言的,钟铮似乎非常欣赏聂书涵有一颗想要遨游学海的心,就经常会在专业领域指导聂书涵,也因此聂书涵和钟铮频繁地接触起来。

        林柠经常和聂书涵在一起,时间久了,也和钟铮比较熟。聂书涵在林柠眼里是一个外强中干,对待感情比较内敛的人,但凡是个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对钟铮有意思,但当事人聂书涵就是一直不承认,还坚定的告诉大家,她和钟铮一直都保持着纯洁的友谊,也因此她从来没有给钟铮表白过。

        那时候,林柠意外知道了很多事,和聂书涵的关系变得不好起来,为了气聂书涵就跑去追钟铮。

        林柠,从小到大都比较没节操,脸皮又厚,有事没事就跑来缠着钟铮,跟一块牛皮膏药似得。她和钟铮见面没几次,就对钟铮表白了,虽然遭到拒绝,但这似乎并不能影响到她追钟铮。总之她对钟铮展开了猛烈的求爱攻势。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林柠觉得自己追钟铮简直就隔了一亿层纱。不管她如何耍宝、卖萌和撒娇,钟铮就跟块石头似得,始终无动于衷。

        大一那一年,她几乎都和钟铮泡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喜欢钟铮而追他,还是为了气聂书涵,反正聂书涵知道她和钟铮走的比较近气的火冒三丈的样子,她十分欣赏。

        但最后的结果还是钟铮那只高冷男神没有接受她这个逗逼,后来圣诞快到的时候,好不容易两人之间快要有了火花的苗头,又出了那样的事情。

        所以这都是造化弄人啊。

        他们之间,注定没有缘分。

        “我不是要你等我3天吗,为什么你不等?”钟铮再次问出了心中所问。

        听到这话的时候,林柠的心还是宛若被针扎了一样,刺刺的疼。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难道告诉他,她当初是因为要嫁人了,所以等不及了吗?

        “钟铮,我的耐心也是会用完的。”将近一年的时间,他都没有任何表示,她是真的心灰意冷了。

        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要在那个时候呢?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而且他不是要自己给他介绍女朋友吗?明明都已经放下了,何必还装作一副不死心的样子呢。

        事情已经注定,林柠也不在那里伤春悲秋。钟铮似乎也明白了林柠的意思,两人再次心照不宣的什么也没有说。

        这时,小于来敲门,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师父,马小姐来了。”

        “你让她等一下。”

        林柠也没有心情再打扰钟铮,她走过去,朝钟铮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钟铮只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将手伸出去。

        不带这么埋汰人的。

        林柠愤愤的收回手,目光落在了桌上的那杯茶和钟铮的身上。

        她将自己的那份合同和缴费发票拿到了自己手里,在整理的时候,手一抖,那杯茶全部倒在了钟铮的身上,好巧不巧,偏偏倒在了他下身某个重要的部位。

        Bingo,正中靶心。

        “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她赶紧扯了一旁的餐纸,给钟铮擦身上的水渍。

        “你给我住手。”钟铮的话还是比林柠的动作慢了一步,她的手已经落在了他某个地方,还十分愧疚的在帮他擦拭水渍,钟铮立刻抓住了她那只不安分的手。

        林柠也是一脸委屈,一双清丽的眸子都快滴出水来了,她诚恳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

        话还没有说完,钟铮就站了起来,推开一道门,走到了里面的休息间去了。

        林柠蹭到门边瞧了瞧,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奢侈,明明只是一个小律师,居然还玩出了总裁范。

        逼格还真不是一点点高啊。

        不过此刻她也没有吐槽那么多,想到钟铮方才那个窘迫的小样子,林柠简直大快人心。

        这就是坑她的下场。

        哼哼哼哼。

        看他待会怎么接待新顾客。

        见钟铮久久没有出来,林柠问:“需要帮忙吗?”

        正在换衣服的钟铮咬咬牙,最终还是没有搭理林柠。

        她那点小伎俩,钟铮又怎么会看不懂呢。

        她还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