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我收费也是很贵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13本章字数:3227字

        林柠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折腾了一天整个人累的不行,偏偏今天拍视频穿的衣服居然是束胸的,她现在需要立刻解放啊。

        打开家门,她没有立刻开灯,而是十分豪迈的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胸口,扯出了自己里面的束缚,哗啦一下丢向了沙发。

        胸前瞬间解放,林柠舒服的哼唧了一声,开灯,准备去厨房给自己热个牛奶,然后睡个好觉。

        “啊——”忽然之间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头上还顶着自己嫩黄色的少女胸罩,林柠以为是小偷,尖叫着准备去开门。

        “是我。”低沉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之中。

        林柠开门的手停了下来,回头去看沙发旁那个高大的身影。

        钟铮此刻已经将头上那个“不明物体”拿了下来,捏在手上捏的死死的,一张俊脸黑的锅碳一样。

        当林柠意识到自己方才那样手准的将胸罩扔到钟铮脑袋上的时候有一秒钟的害羞,但接下来,她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叫你大半夜跑我家来吓人。

        “你够了啊。”他迈着大长腿走了过来,将已经笑弯了腰的林柠抓了起来。

        林柠表现的十分无辜:“我要是知道你在我家,我要是知道你坐在沙发上,我是不会丢过去的。”说完,还抢过了钟铮的手上东西,宝贝似的藏了起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变态。”

        钟铮现在真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女人,明明是她自己丢过来的,还说自己变态?

        林柠抱着自己的东西回了自己的房间,将东西放好后,她还是觉得有点可惜的,刚才那样惊艳的场面,应该用镜头记录下来的。

        “你怎么大半夜又跑到我家来了。”她愤愤的朝钟铮吼道,这个男人真是没有一点自觉,当初交换钥匙简直是大错特错。

        “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钟铮这时已经倒了杯水,递给了林柠。

        林柠接过,心里却在疑惑,这么晚了跑到她这来献殷勤,一定有什么阴谋。

        她的目光落在了水杯上,这混蛋不会是想趁着月黑风高,像那晚一样,对自己干点什么吧。

        她没有喝水,而是对钟铮说:“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钟铮浅笑了起来,靠近了她,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我是黄鼠狼,你也不是鸡啊。”

        鸡这个词语用的简直太那啥了吧。

        “混蛋——啊。”林柠太激动了,激动到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手上还端着一杯开水。

        飞溅出来的水珠落在了她的手上,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将杯子扔了出去。

        钟铮蹙眉,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稳稳的接住了水杯,放在旁边,看着林柠手上有小红点,拉着她就去了厨房冲了冲冷水。

        如果不是知道某人真的不安好心,看见这副画面,她不知道要感动成什么样。

        所以啊,男人这种生物简直太虚伪了。

        她默默的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回,但还是被钟铮给拦住了,“处理一下才好的快。”

        “如果不是你假好心的给我端水,我的手会受伤吗?”

        “我只是觉得外面天气冷,你回来喝点热水身体会好受一点。”真是不识好心。

        “狡辩。”林柠才不听,又问钟铮:“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出现在我家。”

        钟铮:“找你帮我个忙。”顿了下,他又说:“打你手机老是没人接。”

        林柠现在真想咬这个男人一口,“我很忙的。”有让人帮忙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我知道,但我不能大晚上站在你家门口吧,把人吓到了怎么办。”他说的理所当然,好像还是迫不得已才进她家似得。

        林柠:“……”说的太有道理,林柠无言以对。她也懒得跟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心里对钟铮要自己帮的忙非常抗拒。

        “我能帮上你什么忙?”拒绝的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林柠觉得以钟铮的智商还是听得出来。

        “教晨晨弹钢琴,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胜任。”某人厚着脸皮说道。

        林柠咬了咬牙,没想到钟铮会这样说。她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装作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我最近有点忙,而且我觉得教学这样的事情,还是找个专业的老师比较好。”

        她这话落在钟铮耳朵里,又是可不不同理解的。

        “我知道你很忙,所以不是无偿的。”他低沉的声音宛如大提琴一样,在林柠听来,十分的动听。

        不是无偿的,那就是要给自己交学费了。

        她将自己的身子往钟铮那边移了移,“我最近真的很忙。”

        钟铮顺着她的话说:“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而且教学的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至于学费,你心中的理想数字是多少?”

        钟铮聪明,不用她明说,就知道往这个方向靠。

        林柠沉默了一会,然后非常正经的说:“我收费也是很贵的。”一个也字,明确的表明了她还记恨着上次钟铮敲诈她的事情,还有那巨额的代理费,她每一样都记得很清楚。

        “那你收费的标准是什么?”钟铮嘴角多出了一些不易察觉的笑容。

        “教晨晨弹钢琴是一个细活,必然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我是明星,平时有很多活动啊商演啊片约啊什么的。”

        “所以?”钟铮不懂的问。

        林柠在心里白了他一眼,这个时候到是挺会装的:“我的时间很宝贵,我们这一行都是按身价算出场费的。”

        “你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有商演片约身价一说?”钟铮显然对这表示怀疑。

        他话一出口,坐在旁边的林柠魔爪已经伸到了他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什么叫我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现在怎么了。再说了,暂时没有,又不是永远没有。要是你不想交学费,就另外给晨晨找个老师吧。”林柠脸上的生气很明显。

        钟铮轻笑了一下,顺势将她整个身子都揽到了自己怀里,“可是晨晨就只要你当她老师。”

        王八蛋,居然趁机揩她的油,占她的便宜。她将钟铮推开,“反正我收费很贵,你自己看着办。”

        “我的收费标准都是按着律师收费管理办法收的,你也要给我说个标准,我才好考虑,不然你光说贵,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贵,是吧?”提醒的已经这么明白了,应该懂的起了吧。钟铮如是想。

        还在心里问候钟铮的林柠忽然之间抬头,看了钟铮一眼,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好主意。

        对啊,这混蛋坑了自己那么多代理费,她完全也可以如法炮制他的方法,趁机在要回自己给出去的钱,这样不是很好吗?

        再说了,晨那孩子她本来就喜欢的很,也说过要教弹钢琴的,如今钟铮这么主动的邀请她,这么大的机会摆在面前,她应该珍惜的。这样不就达到了资源合理利用了吗?

        她清咳了一下,然后非常郑重的开口:“我那么喜欢晨晨,其实收费标准也可以降一下的。”

        “哦,那到底是多少?”

        为了表达自己和钟铮合作的诚意,她又往钟铮那边挪了一点,让两人之间的距离不那么远。

        “你看啊,你也帮我打官司,我帮你教晨晨,大家都在互相帮助的不是,我们先不说官司到底能不能赢,就说……”

        钟铮打断了林柠的话:“你可以直接说出你的想法,我听得懂。”这个女人居然不相信他的水平,不就是不相信他吗?

        我们的钟大状被人质疑了,心里有些不高兴。

        既然对方都这么爽快,林柠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教晨晨弹琴,学费和你的代理费两两抵消,你觉得怎么样?”

        钟铮没有开口。

        林柠不死心的继续说:“我从小就开始学弹钢琴,也得了很多奖,我还自己写了许多歌,我的水平你不用担心。而且我和晨晨相处的融洽,你也不用担心我趁着你不在的时候虐待晨晨,还有啊,要是你哪天有事情,不能及时回家,我还能帮你照顾晨晨,你看,你请的完全不仅仅是一个钢琴老师,我还附带这么多好处,你也不吃亏是吧。

        我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我又不会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我目前只有一个合同纠纷,以后我估计也就只会请教你一点法律方面的问题,这样一比较,其实我们就达到了双赢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反正进了新公司也是要签合同的,到时候就先让钟铮帮自己看看,有了这次的教训,林柠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以往那样冲动了。

        “也就是说我以后还要给你当法律顾问?”

        “非也非也。”林柠立刻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那叫请教,什么事情都要防患于未然的不是。”

        “我还要兼职当你家小保姆呢,我都没有说什么。”见钟铮没有开口,她又道:“这个买卖是不是很划算?”

        钟铮一笑,“听你说起来也还划算,不过到底划不划算,我觉得你是最清楚的。”

        “那你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是个男人就直接点,别那么磨蹭啊。”被说中心事的林柠有点不好意思,催促。

        “我答应你这个条件其实也是可以的?”

        “你还想怎么样?”林柠咬了咬说。

        “你亲我一下,我就同意。”某人开始耍流氓。

        林柠此刻真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到太平洋去,这个男人居然这个时刻还想着占自己的便宜。

        简直是个王八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