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将计就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14本章字数:3264字

        “什么叫又,我也才来你家两次好不好?”陆少瑄对钟铮这种说法极为不满意,又道:“你把晨晨一个人扔家里像话吗?”

        钟晨这个墙头草立刻很配合的点点,还替自己亲爱的陆叔叔解释:“是我让陆叔叔带我出去玩的。”

        “钟铮,不是我说你,你这样的行为对晨晨的成长是极为不利的,对小孩子……”他开始将自己心中理想的育儿想法说了出来。

        “你当过爸爸?”钟铮淡淡的一问,立刻价格陆少瑄所有的话都给堵住了。

        他是一番好心,谁知道钟铮一点都不领情。

        “鞋子穿好了,我们就出去。”钟铮对着钟晨说道。

        “那我呢?”见自己再次被忽视了,陆少瑄厚脸皮的问道。

        “我觉得你人生的乐趣应该很多。”他这话没有点明,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陆少瑄尴尬的咳了两声,他一个钻石单身汉哪能和钟铮这种已为人父的相提并论,人生嘛,乐趣多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这叫什么话,上次晨晨生日我都缺席了,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们聚聚?”

        钟铮沉思了片刻,倒是钟晨小朋友兴奋不已的点头,对这个想法表示赞同:“好啊好啊。”要知道陆叔叔可比爸爸大方多了,自己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反正陆少瑄还没有见过林柠,这次见见也可以。

        计划敲定,大家就行动了起来。距离晚饭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中途,钟晨小朋友提议去游乐园玩一下,陆少瑄立刻答应了,愣是让钟铮这个当爸爸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到了游乐园,钟晨小朋友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他很不安的问钟铮:“爸爸,今天游乐园是不是关门了?我们是不是不能进去玩了?”

        陆少瑄大方的开口:“叔叔给你包下了,想玩什么你就玩什么?”

        钟晨小朋友眼中的包还是包饺子这类意思上,他一双大眼睛不解的望着自家万能的老爸,问:“爸爸,什么是包?”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如果晨晨只有一个人在这里玩,他也不会觉得开心的。”钟铮现在脑子有点疼,自己这个兄弟的想法似乎也和一般人不一样。

        “排队多麻烦,而且人多了挤着晨晨怎么办?”财大气粗的陆大少走到哪里一般都是要清场的,所以他觉得带钟晨去游乐园,一定也要清场,他才会玩的快乐。

        天真的钟晨小朋友这时插嘴,说:“不会的,而且要人多才好玩。”

        陆少瑄本来是一片好心,却被这对父子黑嫌弃了,有点不高兴,立刻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但这样必然会被钟铮父子听到。

        他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于是就给助理发了短信,让他立刻多找些小朋友来游乐场。

        助理的效率十分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有家长带着孩子过来玩了。

        围观群众对此也很疑惑,现在正是放假的时候,好不容易遇上天气好,带孩子出来玩耍,结果却被告知游乐场被人给包了,不准进去。

        好在现在可以免费进去,大家都还是很开心。

        陆陆续续有很多人进去,钟晨小朋友也拉着爸爸和陆叔叔下了车,有了方才的那一幕,陆少瑄的心情还没缓过来,钟铮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谢谢你。”

        陆少瑄傲娇的哼了一声,跟在钟晨的后面,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脸上的表情明显好看多了。

        两个大男人,又是模样俊俏,气质出众的,走在人群中,不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陆少瑄不喜欢这种场面,带了一个大大的墨镜将自己大半张脸给遮住了。

        “你是怎么受得了的?”才走了没多远,陆少瑄就问道。

        “没办法,孩子他爸。”以前钟铮也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但自从有了钟晨,随着他的成长,来游乐园的次数多了,他也就习惯了。

        “还没找到晨晨的妈妈?”陆少瑄收起了自己的吊儿郎当,颇为认真的问道。

        钟铮还是摇摇头。

        “你真的不知道他妈妈是谁?”尽管这个问题问了很多遍,但陆少瑄还是在问起钟晨妈妈的时候就会问起这个问题。

        当然,钟铮的回答依旧是不知道。

        除了自己的感官知道那是一个女人,其他的,他全部不记得。

        他想,应该没有人比他更像知道钟晨的妈妈是谁了吧。

        又提到好友的伤心事,陆少瑄很自觉的闭嘴了,随便的扯了一个话题,就将这个问题给翻了过去。

        钟晨小朋友也是在家呆了好久的人了,一出来就玩的很疯,两个大男人跟在后面都觉得跟着这调皮的孩子简直太辛苦了。

        在钟晨小朋友欢快的玩了一个小时后,陆少瑄实在是来不起了,给了钟铮一个安慰中带着鼓励的眼神,就出去休息了。

        “爸爸,你陪我一起玩摩天轮吧。”钟晨小朋友望着在天空中旋转的摩天轮,期盼的问道。

        见钟铮久久没有回答,钟晨小朋友有些伤心的说道:“我还是玩其他的吧。”

        钟铮瞧着儿子那快要哭了的小模样,心里一软,说:“下次让柠柠陪你来玩好不好?”

        他不说还好,一说钟晨小朋友就更加生气了,两行清泪说掉就掉了下来:“你骗人,柠柠不会带我来玩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她答应了你的吗,等她有时间了,一定会的。”钟铮安慰着。

        钟晨小朋友抽了抽自己的笑肩膀,然后吃力的说了出来:“我用游乐园换了柠柠昨晚陪我睡觉。”

        这个答案倒是让钟铮哭笑不得,原来这个机会已经用了。

        “好了,柠柠不喜欢哭鼻子的小孩子。”时间也差不多了,钟铮将钟晨抱了起来,柔声的说:“机会虽然用完了,但是你还是可以争取下一次的机会,对不对?”

        钟晨小朋友听到此处,止住了自己的泪水,问:“那我要怎么争取?”

        “这个就只有你自己想办法了,你把戏那么多,爸爸相信这个本事你还是有的。”

        钟晨小朋友眼睛里已经包满了泪水,似乎下一秒就要留下来了。

        这孩子的演技到底是谁教的。

        “好了,我们马上就去找你的柠柠。”

        “真的吗?”钟晨的眼泪简直收放自如,立刻就没有了。

        “假的。”钟铮说道。

        “爸爸你真好。”激动的钟晨搂着自己的爸爸的颈项,开心的在爸爸的脸颊边啵了一口。

        他们两个回到车上的已经5点二十多了,林柠给钟铮发了短信,“我六点准时收工”。

        钟铮则是回答:“收到了。”

        “收到了是什么意思?”林柠问。

        钟铮再答:“准时接你的意思。”

        然后,林柠发了一个笑脸过来。

        陆少瑄才没有那个耐性,早就走了,给钟铮留了消息,问晚上想吃什么。钟铮自然又问了林柠,林柠以为只有他们三个人,于是便说去吃火锅。

        钟晨小朋友距离上次吃火锅已经是好几月前的事情了,也十分赞同。就只有钟铮表现的不是那么兴奋。

        和陆少瑄越好了地点,钟铮就去接林柠了。

        林柠出来的时候,钟铮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她看了一下时间,忍不住夸赞:“刚刚好,一分钟也没有迟到。”

        后座的车窗打开,露出了钟晨小朋友那张精致的小脸蛋,他笑着说:“柠柠,我们提前五分钟来的。”

        “值得表扬。”林柠坐在了副驾上,转身去亲了钟晨小朋友那白嫩嫩的脸蛋一口。

        柠柠又亲我了,她肯定是非常爱我的。

        钟晨小朋友满脸红云的沉浸在了自己的幻象中。

        “我呢?”钟铮也厚脸皮的问道,还将自己的脸靠近了林柠。

        林柠拍了一下钟铮那张俊美的脸蛋,“这就是了。”哇塞,这男人的皮肤手感居然也这么好,还想再摸一下,怎么办?

        钟铮瞪了林柠一眼,说:“安全带系上。”说着,人就倾身过来,亲自给林柠扣上了。

        “你干什么,晨晨还在。”钟铮薄唇在林柠的脸颊上轻轻的擦了一下,就像羽毛划过一样,轻轻的,痒痒的。

        “给你系安全带。”钟铮刻意曲解林柠的话。

        林柠气的小脸鼓鼓的,那模样就和钟晨生气时一样幼稚。

        钟铮使坏似的在上面戳了一下。

        “你……”

        钟晨一路上兴致很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没一会儿就到了吃火锅的地方。

        进去的那一刹那,陆少瑄和林柠都挺惊讶的。

        陆少瑄的惊讶是因为他简直没有想到钟晨居然将林柠带了过来。

        林柠的惊讶是她没有想到不过是吃个火锅,居然能遇上陆少瑄,这可是只能在娱乐新闻上见到的土豪。

        “你好,我是陆少瑄。”陆大少什么场面没有见识过,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非常绅士的走过去,朝林柠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林柠。”林柠也是一个有礼貌的人,朝陆少瑄伸出了自己的手。

        她的手白皙修长,宛如莹玉,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小朋友小心一点。”身后,传来了服务员焦急的提醒,钟晨小朋友灵敏的躲避,堪堪就撞上了林柠,陆少瑄眼疾手快的立刻将林柠扶住,还顺势将林柠拉近了自己的怀里,嘴角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弧度。

        看吧,这小妞果然是对我有意思的,一见面就投怀送抱。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钟铮已经将林柠从他的怀抱中拉了出来。

        “实在对不起。”服务员一个劲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