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我只是睡回来而已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15本章字数:3319字

        “不要以为你装睡就可以耍流氓了啊。”林柠使劲的掐了一把钟铮那精瘦的腰,感受到痛意,钟铮蹙了那好看的剑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林柠见状,立刻从他的怀里挣脱了起来,一张小脸绯红,气呼呼的道:“你不占我便宜会死啊。”

        被骂的钟铮十分迷茫,问:“我怎么占你便宜了?”他方才明明睡着了,自己干的事情怎么知道。

        林柠深呼吸了一口,反正他要回去,她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他一般见识:“洗完了就回去睡。”

        说罢,将吹风机的插头取了下来,走向了放吹风机的地方。

        “那我先去睡了。”他说完,一边撑懒腰,打哈欠,还大摇大摆的直接走向了林柠的卧室。

        “走路关门都不带声音的吗?”林柠没有听到脚步声,疑惑的自言自语。但当她走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巨大的身影。

        她几乎是扑过去的,“这是我家,你家在隔壁。”

        钟铮一个翻身,准确的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坏笑着说道:“既然你这么热情的邀请我……”

        林柠立刻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几乎是咆哮着说:“我只是让你回你家谁,你到底哪门子听出来我是在邀请你的?”

        钟铮半眯着眼睛,一份十分慵懒的样子,嗓音也低沉的宛如大提琴一样好听:“是你先扑到我身上的。”

        林柠真恨不得咬死面前这个无耻的男人。

        “我……”

        他伸出手臂,将林柠一捞就捞在了自己的怀里,抱着她,低下头就是猛地一亲。

        “唔。”还未出口的话,又被某个不要脸的男人给吞到了肚子里。

        他狠狠的撬开她的贝齿,两人的呼吸缠绵到一起,他的动作,带着一抹霸气,像是要把她生吞了一样,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双唇只是一味的吞吃着她的。

        他的吻,愈发的凶猛了,把她的呼吸都夺走了,她憋的小脸通红,只是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大脑在此刻一片空白,没有一点思考的余地。

        她终于沉浸在他给她编织的世界里,她小小白白的手臂,自发的圈住了他的腰肢,像是寻求着什么依靠。

        钟铮感受到了她的变化,大掌从她的衣摆下方伸了进去,轻而易举的就握住了她的柔软,轻轻的揉捏着。

        虽然小了点,但它的形状非常漂亮,她的皮肤也如凝脂般细软柔嫩,让人爱不释手。

        似乎在也不在满足,他的大掌渐渐往下,在快要到某个地方的时候,林柠忽然反应了过来,抓住了他的大掌,声音颤抖的说:“那个……我,我亲戚来了。”

        钟铮的动作停了下来,垂眸看向怀中的那个满脸通红的小女人,林柠立刻低头,不让他看见自己。

        头顶传来了一阵轻笑,钟铮将林柠提了起来,邪魅的问道:“你这样憋着不难受?”

        又丢人了。

        林柠扯过一旁的被子,将自己发烫的脸颊埋了下去,还狠狠的踢了钟铮一脚,这个混蛋,就知道说风凉话。

        钟铮准确握住了她的玉足,又恶趣味的亲了一口。

        这一个动作弄得林柠浑身一颤。

        “变态。”林柠闷声闷气的骂了一句。

        钟铮顺手将床头的灯关了,又将某个小女人搂在了怀里。

        平静下来的林柠恨不得咬舌自尽,为什么每次这个男人对自己用美人计自己都忍不住会沦陷。

        方才,要不是她今天亲戚来了,她真不敢想象两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为什么要睡我的床?”太那什么的话,林柠这个厚脸皮还是问不出来。

        钟铮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滚出去的小女人再次搂在怀里,笑着说道:“谁让你以前老是睡我的床。”

        好吧,你赢了。

        那个时候她追钟铮,什么办法都用光了,但某人就是不感冒,还是她舍友给她出的主意,实在不行就睡了他,看他还不就范。

        用林柠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那时候很傻很天真。

        她照着舍友给她出的主意去做了,费尽心机的她好不容易和某人睡在一张床上,但某人就真的是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什么都没做。

        偶尔两人抱着一起睡,还是自己主动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定力那么好的男人,可是现在,这男人的定力呢?

        “咳咳,那时年轻不懂事,你不要当真。”说着,她作势又想逃离钟铮的怀抱。

        钟铮再次察觉,使劲的圈着她,不让她动弹分毫。

        过了很久,就到林柠都快睡着了,钟铮忽然说:“我当真了。”

        林柠被他这话弄得瞌睡都没有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才出来说你是当真的。

        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吗?

        林柠被勒的小脸通红,艰难的开口:“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钟铮凑到她的唇上亲了一口,这才松了一点。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钟铮问那双幽深的眸子在暗夜中,似乎闪着精光。

        林柠和他想说的倒是很多,他们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关系?他对她做亲密事的时候,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的?很多话想说,但林柠就是不想主动开口。

        她主动了那么久,她累了。

        而且圈圈说的很对,太主动的女人,是不会被珍惜的。

        当初他们之间那样,或许就是自己太主动了吧。

        她转了个身,背对着他。一时间,两人都缄默无言。

        钟铮像是感受到了林柠的心情,抱着她紧了一点,还从后面亲了一下她的发丝。

        两个人心里都装着事情,都有不能释怀的理由,像是心照不宣一样,两人都没有开口。

        “如果你下次不背着我见陆少瑄,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过了一会儿,钟铮又开口,他的声音还年轻很细,宛如自言自语。

        林柠闭着的眸子缓缓睁开了,这是吃醋了?

        “听见没有。”好久都没有得到回应的某人再次出声,还用自己大掌轻轻的在林柠的细腰上掐了一把。

        被他这一弄,林柠就是想装睡也装不成了。她忽然好奇钟铮会告诉她什么,于是,她便开口:“你先说说是哪方面的事情,我在考虑要不要答应你。”

        像是知道林柠的心理似得,这下,这次换做钟铮没有说话。

        林柠转了个身,面向钟铮,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很多,他的轮廓在夜色依旧是那么清晰,双眸微闭,长长的睫毛垂挂在上面,真是的,睡颜也是这么迷人。

        林柠盯了一会儿,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他的脸颊,软着嗓子问:“唉,说话啊。”

        钟铮这时睁开了眼睛,大掌抚上她姣好的容颜,那双古井般幽深的眸子仿佛要将人吸引进去,而后,他薄唇微张,吐出了五个字:“我不告诉你。”

        林柠一直都怀着期待的表情等着他的话,没想到却是不告诉自己。她感觉自己的表情全部浪费了。

        “小气。”说完,就又转身,背对着钟铮,还狠狠的踢了钟铮一脚:“你可以滚回去了。”

        钟铮自然不会如她愿的滚回去,而是慢悠悠的开口:“我在这你可以关着灯睡觉,还可以进入深度睡眠,治一治你的黑眼圈。”

        说完,不等林柠再次开口,他又接着说:“熊猫眼不漂亮。”

        “关你屁事。”林柠真的很想远离这个人。

        “为什么这么害怕关灯?”一边问着,钟铮又不要脸的贴上了林柠。

        林柠没有说话,忽然之间觉得既心酸,又感动。

        那些积压了很久的陈年心事,突然之间再次卷入了脑海中,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她害怕似得将自己的身子蜷缩成婴儿一般,不断的哽咽着。

        钟铮没有料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这对于她来说一定是不好的事情,他没有追问,只是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直到她平静下来。

        林柠本能的便是往钟铮的怀里钻,躲在她的怀里。她已经记不得她多久没有没有这样放肆的哭过了,只知道这个怀抱很让人安心,她可以卸下一切包袱,毫无保留的哭出来。

        她也想过像人倾诉,但那些往事,只适合尘封在心底,在钟铮面前,她是怎么也不会说出来的。

        钟铮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一下一下的,又柔又软,很能让人心安。见她没有哭出声了,他才说:“不怕,我在。”简单的四个字,确是此刻最温暖的话语。

        林柠点点头,又往他怀里钻了一点。

        “小时候老是被关小黑屋,所以一直很怕黑。”过了半响,林柠幽幽的说了一句。

        “为什么被关?”关于她的事情,他知道的真的很少。

        以前一直觉得她烦,一天到晚老是缠着他,还话多,不知道从什么什么时候起,每晚睡觉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她的那烦人的模样。

        直到她离开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他是对她不一样的,也知道了自己对她的感情。可是,已经晚了,她人已经莫名其妙的就从他的世界中消失,就像当初她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是第一次,钟铮问起她的往事。

        “小时候老是犯错,后妈看不惯。”林柠无所谓的说着,闭着眼睛,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些事情。

        从觉得她和聂书涵的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到现在林柠亲口说出,钟铮才敢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她的童年,过的也不快乐。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明天带你出去转转。”钟铮说完,在林柠的额前落下一吻,用极尽温柔的话语说:“晚安。”

        他的声音仿佛充满着魔力,让林柠心安,安心的闭着眼睛,便沉入了梦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