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急救车上的救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4本章字数:3411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一眼时间,三点半,这个点,不急着回家帮嫂子卖烧烤,家里现在最缺的是钱,一个月赚两万,也只不过是保住店面,但是,住院开刀还剩两万多的窟窿。

        这个窟窿,是用侄女读一年级的钱填上,没钱,侄女就没钱上学,他现在,就准备挣钱,送侄女上学。

        上班了,必须加油努力赚钱!

        晚上,烧烤店顺顺利利的开起来,陈好帮忙到晚上十一点钟,一天下来,纯赚三四百块,这简直是一剂强心针,在沈柔眼中所有问题因为烧烤店营利,迎刃而解。

        看着嫂子的欣喜,陈好笑而不语,付强、付飞两个地痞全都被他解决,安安稳稳赚钱那是肯定的,连带着,美术学院后街三十家商户也跟着沾光,另外,听说飞砖砸他小弟弟的小流氓,被父母撵去南方打工,生怕独苗苗跟付家甥舅一样,惨死车轮下。

        陈好听到这些,笑了笑,既然去南方打工,那就算了,他还没追杀千里的冲动。

        第二天大早,准备出门的时候,中南医院来电话,紧急召他回医院上班。

        脑外科有一个急诊病人,需要麻醉专家。

        陈好接到电话,第一反应就是没有麻醉针了!

        必须先去妇产科做一个麻醉注射任务,获得一支麻醉针。陈好可不想脑外科病人在麻醉效果没有达到百分之一百就动手术,一个不好,急诊病人就是死路一条。

        手术医生解决疾病,麻醉医生保证生命,这可是麻醉学第一课。

        接到电话二十分钟后,陈好就赶到中南医院大门外一百米,今天上班,他是打的,刚转入中南大道,竟然堵得水泄不通,的士司机直呼倒霉。

        陈好也不耽搁,直接下车。

        刚下车,就看到后面一辆中南医院急救车,一转入中南大道就被堵在他身后,堵个正着,抬眼望去,中南大道宽阔的四车道堵得结结实实,足足有一两公里长。

        “前面的车辆,让一让,急救车上面是高龄孕妇,很危急,前面的车辆快让开!”开急救车的司机大叔眼睛急红了,中海市早上到处都堵,从来不堵的中南大道竟然堵车了。

        司机大叔从驾驶室伸出脑袋大喊,堵在前面的车辆往前蹭了一点,还没开出两米,又停了下来。

        “往前开啊,我车上是高龄孕妇,一尸两命啊!”司机大叔大急。

        “前面出车祸了,开不动了!”前面有人回应。

        “这可怎么办啊,一尸两命啊。”

        “抬下来,抬到医院去。”

        “抬到医院去?开什么玩笑?要是半路上出了问题,一尸两命啊,谁敢抬过去?”司机大叔听到有人建议立即驳回。

        医闹可不是开玩笑的。

        “张叔,这车开不过去吗?病人疼痛剧烈再不进行手术,可能难产啊!”

        一个小护士急急忙忙从救护车上下来,望着堵住的大街,急了。

        司机大叔望着大急的小护士,有些无奈,他也没办法。

        陈好刚听到难产两个字,医德系统叮的一声响了起来。

        “医德系统任务发布:因堵车,需要在救护车上,进行紧急生产。完成任务,正能量+1!任务奖励:连续麻醉针一支,一支可以连续使用十五次的麻醉针,冷却间隔15秒。”

        “备注一:使用十五次后,连续麻醉针会消失。”

        “备注二:连续麻醉针在消失前可升级为充能麻醉针。升级方法:完成两百次麻醉注射任务。”

        陈好看下时间,脑外科的病人应该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走了过去。

        “让我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直接在急救车上面解决。”

        小护士正发愁,听到陈好的就地解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瞪着他,开什么玩笑,急救车上面解决了?

        这可是一尸两命。

        陈好看一眼一惊一乍的小护士,时间紧迫,他没浪费时间直接往车后面跑去。

        “喂,干什么?”小护士连忙拦着陈好。

        “我是中南医院的麻醉中心医生,让我过去看一下。”陈好道。

        小护士眼睛一瞪,中南医院的麻醉中心医生,她都认识,哪有这个人?

        “人家孕妇生命危险,你还来捣乱,中南医院的麻醉中心医生我都认识,可没你这个人,张叔快下来把这人赶走。”

        “我是中南医院新入职的麻醉中心医生,让我看看,如果条件允许就在车上面解决了。”陈好解释道。

        小护士昂着头瞪着他,车上面解决,怎么可能,就算是新入职的医生,也不行!

        “后退后退!”小护士连连大叫,伸手推开陈好。

        开车的司机大叔,伸着脑袋,仔细一看,这不是前天刚转到中南医院的陈医生吗?看着小护士推他连忙制止道:“小许,是麻醉中心新入职的陈医生,别推人家,让人家去看看。”

        “啊,什么?他是陈医生?”小护士惊愕,陈医生帮院长儿媳顺利生产,可是中南医院人尽皆知的最新新闻!

        “别叫了,我说了,我是麻醉中心新入职的医生,让我看一下。”陈好看一眼手机,掐时间。

        小护士眼睛瞪了两下,就被陈好推到一边,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上面的医生倒是陈好认识,麻醉中心的钟医生,钟医生刚刚一直都在处理病人,听到争吵也不敢下车,现在陈好上来刚准备开口就被陈好指挥得团团转。

        “我现在开始术前麻醉准备接生,把许护士叫上来帮忙,我们三个人应该是够了,对了,许护士,跟司机大叔说一声,叫医院快去疏导交通。接生完了就要立刻转到病房!”

        陈好说话的时候,穿上车上备用手术服,开始检查孕妇的基本体征。

        病人跟着的大概是个姐姐,见陈好严肃的表情也没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行动。

        “准备手术器具,先顺产,不行就立即剖腹产,如果这样的话,就有些危险,对了,病人家属现在就下去,消毒。”

        陈好头也没抬一下。

        坐在车上陪护的女人一句话都没说,直接下车。

        陈好初步检查一下,脸上有些喜色,这个高龄孕妇毫无问题甚至能够称之为异常顺利,宫口已经开裂,羊水都流出来一滩,这是顺产的迹象。

        “不错,不错,很有可能顺产,问题不大,就是孕妇自己吓自己。”

        陈好检查完,笑了出来,一直都在安抚孕妇的钟医生,连忙转达安抚。

        孕妇抬头看了眼陈好,陈好转身开始吩咐。

        “小许,准备器具,我要开始备皮,做术前准备。”陈好说着,直接掀起孕妇的孕妇裙。

        小护士瞪一双眼睛,吓了一跳,这家伙,竟然直接掀孕妇裙?

        “愣着做什么,快准备啊。“陈好看一眼时间,这小护士,竟然没动。

        钟医生连忙指挥:“许筎听陈医生,陈医生是专家,前天还帮王医生接生了芳芳。”

        “哦哦。“小护士连忙动起来。

        陈好还惦记着脑外科的病人,时不时的看手表,只要许茹动作稍微慢一点,就催促一下,弄得小护士手忙脚乱。

        两分钟,准备就绪,陈好耳边听着的孕妇大叫声,犹如无物,用剪刀彻底剪开裙子,用手术试纸擦拭干净,清洗杀菌消毒,连战国玉佩里面,医德系统传出来连续麻醉针奖励都没有仔细听。

        产科,什么都需要麻醉,唯独顺产不需要,陈好连看都没看。

        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慢慢从母亲子宫出来的新生婴儿,防止有任何问题出现。

        就在他紧张关注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匆匆扫一眼,是程凝美的。

        “喂,什么事?手术开始了?”

        “手术在准备,还没开始,大概十分钟,你什么时候到……”

        “我这里还有事,挂了,等会过来。“陈好侧着脑袋夹着手机,新生婴儿到了关键时刻,程凝美话还没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医院,脑外科,穿好手术服,带上口罩准备手术的程凝美为之气结。

        什么人啊,需要他这个麻醉专家的时候,人就不见了,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比人命还重要?

        还挂电话,连事都不讲清楚。

        陈好可不知道这些,他现在很激动,很高兴。

        一个大胖小子,在他手上出生了。

        “好大一个小胖,有七八斤啊,许护士,快拿毯子来,包起来。“陈好双手抱着的新生儿。

        小护士连忙的拿毯子,把新生儿包好。

        “小孩子不能见风,那个,许护士,你快去协调一下保温箱过来,我有事,先走一步。”

        陈好交过婴儿,低头看了一下手机,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了十八分钟。

        急急忙忙,来不及再多嘱咐几句,陈好就下来急救车,朝着中南医院的脑外科赶去。

        站在车外等的大姐,听到婴儿哭声,看到医生下来,刚想问一句,对方竟然面都不碰一个,冲着医院狂奔。

        弄得她这个常年担当领导职务的人,惊愕。

        不过现在不是惊愕的时间,再多的镇定,也因为婴儿而激动。

        急忙打开车门闪身进去。

        还在清理的女医生见四十多岁女人上来,连忙道:“薛主任,顺产,小孩子很健康,许茹,快点去协调一下保温,跟后勤部协调一下尽快畅通让车子过去。”

        四十多岁大姐,冲着清理的钟医生点点头,侧身走到产妇身边,笑谈了几句,就抬头望着清理的钟医生问道。

        “钟医生,刚刚那个男医生,好像很急的样子,听我妹妹说,他在接生的时候,还调笑了两句?”

        钟医生听到调笑,吓了一跳,面前这个薛主任,可是医疗系统实权人物,老公更是了不得人物。

        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陈医生就是说产妇自己吓自己,没说别的,再就是,陈医生急急忙忙的赶出去,应该是有别的大型手术在等他,陈医生可是我们医院的麻醉专家,大型手术,不可缺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