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泼妇骂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4本章字数:3145字

        “王医生,我刚刚在跟着脑外科做手术,是不是麻醉中心有紧急病人,我现在去看一下?”陈好一进门,就问工作的事。

        王医生坐在办公桌面前,刚开始看这个母老虎教训老公,没想到陈好竟然这么快就赶来,看了一眼还在教训老公的赵中梅,眼睛一转道:“陈医生,你先去麻醉中心手术室帮忙,小乔和小许两个人忙不过来,我就寻思着是不是要你来搭把手,那个,你不介意吧?”

        陈好莫名其妙的看着王医生,刚刚不是说有病人需要麻醉吗?现在让自己去麻醉中心手术室帮忙?不过这样也好,能够做麻醉注射任务。

        一想到麻醉注射,陈好浑身就发热,一个五十块,一天来个四五十,那就是一两千大洋!

        陈好心头发热,这么好的任务,那有拒绝的道理。

        更何况,他打算拼命搞定两百个,连续麻醉针,变成永久性的充能麻醉针,实在是太爽了。

        想着想,陈好也不由自主的,心头发痒,浑身都开始难受,恨不得马上就去执行王医生的任务。

        答应了,还没转身,在办公室转来转去的赵中梅突然转身,眼睛里面似乎都有些发红,盯着陈好,骂了起来:“王医生,这个就是陈医生?你们的麻醉专家=?左打你电话不通,右打你电话不通,最后竟然跟我说你不来了,怎么,现在又过来了?”

        赵中梅盯着陈好,望着王医生,王医生望着支使出去没成功的陈好,暗道倒霉,不来就不来呗,现在跑过来,正撞到枪口了。

        王医生也不敢开口了。

        赵中梅盯着陈好,大骂之余,左看右看,越看越熟悉,这家伙不是人民医院开除的那个陈好吗?现在怎么突然跑到中南医院成了什么麻醉专家了?

        之前听到王医生说叫陈好,她还以为不是同一个人,现在,竟然还真的是这家伙。

        一想到人民医院主任医师,高又庞那家伙,被这家伙搞得提前退休,赵中梅一阵不爽,高庞虽然人不咋地,但是会送钱啊,那是真会送。

        “不对,这个陈好不是被人民医院开除了吗?怎么突然成了你们中南医院的专家?难不成,你们中南医院跟人民医院有仇?对着干?”赵中梅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刚刚跟老公对骂,那个烂人,竟然上午带着下属跑出去嫖,要不是她一个电话出去,这家伙就得去蹲派出所,真是麻烦。

        赵中梅虽然对老公这种事见怪不怪,自己少不了擦屁股,心中还是憋着一股气,现在陈好站在她面前,那就是出气筒,倒霉蛋。

        赵中梅直接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打出去,响了一下,电话那头是程时美的声音。

        “喂,老程,你们这里什么情况,人民医院开除人,怎么会在你们中南医院成了专家?这是怎么回事?医疗系统怎么能出这种垃圾,这种老鼠屎?老程啊,就算你是医疗界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老教授,也不能这样用人啊,如果在这样,我要考虑考虑跟薛主任建议建议,上上下下把你们中南医院审核一遍,看看究竟有多少幺蛾子,是我们不知道的!”

        赵中梅口气之大,难以想象,直接站在妇产科的走廊上,那一声老程,不知道多大,传得整个妇产科的人都听到了。

        妇产科的一声全都伸出脑袋张望一下,看一眼这个打扮入时得过分,浓妆艳抹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又把脑袋收了回去。

        赵中梅,中海市全医疗界的人都认识,呼风唤雨,兴风作浪的主,背后的靠山又硬,没人敢惹,就连自己院长这么德高望重的人,也被呼来换取的。

        陈好被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拉出来,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很快,程时美这个老院长急匆匆的跑过来,身后跟着的,是几个大科室的主任医师。

        “哎哟,什么风把赵科长吹来了,赵科长啊,这个陈医生是我们新转入的医生,对麻醉这一门学科研究得非常不错,是难得的好医生啊。”程时美五十多岁的人了,将近六十岁,也快到退休的年纪,急匆匆跑过来,满头的大汗。

        陈好瞪着一双眼睛,前天还德高望重,看起来威严上位的程院长,这个时候好像也有些市侩气。

        赵中梅眼睛一瞪,没大没小的:“老程,你们中南医院是怎么回事?一个小小的实习生变成了麻醉专家,你这个院长是怎么当的?我看,现在就把这个陈好,开除了,立即开除!”

        程时美听到开除,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上笑容不减,他也不想惹这个喜欢兴风作浪的女人,惹得起,但是不好惹!

        “赵科长啊,我们中南医院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错的麻醉医生,你看——”

        “看什么看?开除,我说,立即开除,不然我上上下下审核一遍中南医院!”赵中梅瞪着程时美。

        踩着一双10厘米的高跟鞋,瞪着一双大眼睛,浓妆艳抹的,颐指气使得厉害,稍微矮一点的程时美,差点要仰视她了。

        “赵科长,你这是——”

        “这什么这?我说开除就开除,难不成中南医院还想养一粒老鼠屎不成?”浓妆艳抹的赵中梅,一双大眼睛瞪着程时美,程时美气结。

        被拉出来的陈好,望着这个就差叉着腰骂街的女人,左一句老鼠屎,右一句老鼠屎,就差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娘的,老子又没挖你们家祖坟,你叫什么叫,左一个开除,右一个开除,老子还怕你不成?

        瞪着这个女人,陈好脑子里面转得更快,这么一会功夫,他就已经搞清楚,王医生说的重要病人就是这个泼妇,不过,这只隔了几分钟,有必要这样骂吗?还有什么左打不通,右打不通,自己手机是出了名的砖板诺基亚,信号好得不行,怎么会左打不通,右打不通,除非根本就没有打!

        陈好不由得瞟了一眼王医生。

        “老程,你倒是开口啊,究竟开不开除这个老鼠屎!不开除这个老鼠屎,中南医院就等着被审查吧!”

        浓妆艳抹的赵中梅,瞪着被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程时美,狠狠的出了一口气,不知道多爽,老公外面嫖,还要她这个女人出面摆平,气死人。

        赵中梅瞪完程时美,见着陈好一双眼睛瞪着她,胸中的怒火,腾的一声起来了,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程时美都不敢跟我顶嘴,你敢瞪我。

        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人这是赵中梅没少干,她的下属有几个没有被她扇过,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

        啪!

        可惜,这一下,没有扇中陈好,陈好一米七多的个子也不算矮,也不算柔弱,赵中梅扇过来的巴掌啪的一声被他打回去,紧跟着陈好手上稍微一使劲,这个女人就倒退出去,差点坐在地上。

        “程时美,这就是你招的老鼠屎?还敢动手?程时美,你开不开除,不开除老鼠屎,我赵中梅马上找人上上下下把你们中南医院审核一边,我就不相信了,你们中南医院一点问题都没有!“赵中梅大叫。

        “卧槽,还骂我老鼠屎,你他娘的真是欠抽!”陈好听到老鼠屎,顿时爆粗口,心里还不爽,就准备走上去,扇她两巴掌,教训教训。

        程时美反应很快,连忙伸手挡住陈好。

        “陈医生,别,惹不起,但是咱们躲得起,她喜欢骂就让她骂,喜欢叫就让她叫,骂完,叫完,就当做没听到就是了。”程时美低声在陈好耳边急促说道。

        站稳的赵中梅听到程时美的话,怒了。

        顿时大骂起来:“程时美,老娘敬你德高望重,现在竟然敢骂我赵中梅,好好好,你等着,我倒是要看看你程时美什么时候倒台!”

        赵中梅破口大骂,她是无所畏惧,中海市有几个院长、副院长没有被她骂过。

        一个个还不是当缩头乌龟!

        “你!”

        陈好瞪着双手叉腰狂骂的的老女人,就要上去扇她。

        程时美用力挡着他,跟着来的副院长、主任医师、一个个的别过脸,当做没听见。

        “程时美,你这个老乌龟,怎么,开不开除,当我赵中梅是好欺负的吗啊?”

        “老乌龟!”

        “程院长,这泼妇为什么这么嚣张?这样骂你,你害怕她?”陈好气不过,喉咙里面低沉嘶吼。

        程时美摇头:“惹不起啊,人家背后的靠山,太大了,不好惹。”

        “你给老乌龟,也知道老娘不好惹,老娘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从,还是不从!”

        赵中梅大笑,大闹,闹大,这是她最喜欢,最能出气的活。

        薛金秋,刚刚准备去麻醉中心找个资深医生给自己妹妹看看,有哪些该注意的,没想到,还没进妇产科,就听到赵中梅竟然在麻醉中心大骂,似乎,嘴里面骂的还是早上给自己妹妹接生的医生。

        薛金秋四十多岁,在医疗系统也算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听到这么不堪的叫骂,顿时脸黑了,程时美这个老资历教授,就算自己见到了也要叫一句老师,这个赵中梅,竟然大骂人家老乌龟。

        顿时大步走进妇产科,呵斥道:“赵中梅,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