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聆听张芸的烦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5本章字数:3412字

        “陈好,这么快就回来了?”张芸看了一下时间,四点钟还差一点。

        陈好进了医院完全不一样,冷漠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冲着还在做清理的张芸笑道:“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来了,这张病床是我的,来来来,我来帮忙。”

        张芸一双眼睛瞪着陈好,就算这家伙超能打,超级解恨。

        但是早上那一下,绝对不会就这样冰释前嫌!

        “给,这个你来做!”

        张芸直接站起来,试纸一丢,冲着陈好叫道。

        陈好笑眯眯的,这事他很愿意做,只要动手就有钱拿,哪有不愿意的。

        张芸虽然对陈好有意见,不过更关心的还是中午那个电话,低声道:“处理完了?怎么处理的?”

        陈好轻描淡写:“把她们送到程凝美家里安置了,下面就看程医生小表妹林菲菲的本事了,她说她爷爷能够处理掉这件事,很明显,我这个无权无势,没钱没人的家伙,就可以撤了。”

        张芸很鄙视看一眼陈好,拍拍手,去了她负责的床位。

        陈好二话不说,直接开始做他的工作,擦拭,上钳子,一样都不少。

        许茹和王小乔也看到陈好回来,又看到他们低声交谈,见张芸拍拍手很不屑的样子,全都跑过来了。

        “陈医生,中午那事处理得怎么样了?”王小乔先开腔。

        陈好摊摊手:“没,程医生小表妹林菲菲搞定这件事,所以……我回来上班了。”陈好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反正告诉张芸的话,她们都会知道的。

        王小乔和许茹两个人对视一眼,回去继续工作。

        而陈好,望着张芸,暗暗琢磨怎么才能够听到她的烦恼,陈好知道,厕所,其实就是一种私密空间,在中南医院,也只有这个地方能够听到,如果……如果她在家里面无人的时候自言自语,说出来了,他也不可能听到啊……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陈好做了最坏的打算。

        就在陈好一双眼睛盯着人家张芸的时候,张芸再次搞定一个女病人,舒展一下双臂,然后一个人就往休息室走过去了。

        嗯?

        陈好望着张芸,暗暗关注。

        “小乔,帮我做一下一号床的,过会我帮你做一个,我先去上个厕所。”张芸冲着旁边的王小乔说道。

        陈好眼睛皮子一跳,这也许是个机会,休息室的厕所根本就不分男女,总共只有三个坑位,这种内部厕所,也算是麻醉中心的特殊福利,别的科室可没有这种待遇,盖因,麻醉中心这栋楼,是坐老楼房……

        陈好望着王小乔专注的帮张芸工作,立马迅速上好自己这个钳子,起来就往休息室里面去了。

        王小乔望了一眼陈好,没说话。

        昨天她跟许茹已经讨论嘱咐过了,以后在休息室里面的卫生间上厕所,要注意点,陈医生毕竟是个男的。

        “呜呜,又疼起来,这个病怎么就一直好不来了,我这么一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染上这种毛病,真是……太难看了,中南医院的医生都是熟人,人民医院都是同学,省妇幼医院都也是同学,要是让她们知道了,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整个班级,甚至是一届的所有同学都会知道……同学多了……也是一种痛苦。”

        突然陈好听到隔壁张芸抱怨起来,心里一跳,果然,医德系统绝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有什么病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特别是麻醉中心病,每个女人都有,有什么不好意思。

        除非是……陈好也为自己猜测吃了一惊,除非是传染病!

        只有这种病才难以启齿!特别是黄花大闺女!

        陈好暗暗吃惊的时候,医德系统响起来。

        “叮,医德系统聆听张芸烦恼任务完成1/2,奖励人民币400元……”

        陈好一乐,医德系统的奖励,竟然还能够分步给。

        在陈好暗暗吃惊高兴的时候,小厕所的门打开了,听到王小乔和许茹聊天的声音:“这个陈医生,还没开始做事,就跑不见了,真是的……咦,两个厕所都有人……”

        王小乔和许茹对视一眼,许茹没好气:“原来是跑来上厕所了,走,我们出去等一会。”

        嘴里还在念叨着传染病的张芸,顿时脸色都变了。

        足足过了半响,冷冷的,一声只有陈好听得到的响起。

        “晚上下班,等我。”

        隔壁的陈好,深深吸口气,两天都没帮嫂子卖烧烤了,丫头的衣服鞋子都还没买,还想着晚上要早点回去……

        陈好打算晚上早点回去帮嫂子卖烧烤,他知道这事不能跟张芸多说,狡辩多了,人家就给你当真了,到时候被人家掐着脖子玩,那可就划不来了。

        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陈好完全不理会张芸时不时瞪过来的眼神,恨不得吃了他,一直都在做自己的工作,甚至还把许茹和王小乔的一部分工作接手了,而他每一次动作,在张芸眼中都是无比的可恶。

        “哼!”张芸望着收拾完工作器具的陈好,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忍不住低哼一声。

        陈好横了她一眼,眼中威胁,不言而喻。

        张芸嘴一翘,不说话了,陈好看着这两条薄薄的嘴唇,暗暗发笑。

        “走,我请你吃饭。”陈好低声道,说完就进入休息室换衣服。

        张芸脸色很难看,难看有什么办,陈好算是抓住了她一大把柄,能做的,就是换衣服,然后一起去吃饭,再谈一下。

        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得很,直接出了中南医院,找间饭馆谈事。

        张芸跟在陈好后面,左看右看,她就怕陈好把她带到那个犄角旮旯里面吃饭,到时候,动起手来,她肯定打不赢,现在,陈好在她眼中跟强奸犯没有区别。

        陈好可不知道这点,随便找了间看起来还比较干净的店子,只听到后面张芸松了口气,扭头看着她的眼睛,顿时张芸慌乱一下。

        陈好心里嘀咕一下,难道自己就这么恐怖?

        “不要脸!”张芸冷哼一声。

        这一声骂,骂得陈好尴尬不已,眼睛自然的收回来,平视对方。

        找了小餐馆,两个人刚坐下,张芸就开始冷冷的盯着陈好。

        这个点正是小餐馆吃饭的点,人来人往,张芸长得,不说倾国倾城,但也是少有的漂亮美女,不然怎么能够进入医院工作,中南医院可是中海市数一数二,待遇超好的医院,一个个抢破了头,能够进去,当然很有些资本的。

        坐在陈好对面,回头率,相当高。

        陈好看着面前的张芸,脸上有些尴尬。

        “啊!”

        陈好大叫,差点没跳起来。

        “你干嘛?踩我做什么?”陈好低声叫道。

        张芸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陈好。

        “我踩你,你看什么?这双贼眼睛,我恨不得给你挖掉!”张芸手挥舞着。

        “没,什么都没有,那个,有什么事赶快说,我还要回去帮忙做事。”陈好说着,有点往后退,起身闪人的驱使。

        张芸听陈好话,看他表情,就差跳起来一巴掌扇死他。

        顿时陈好把嘴巴一闭,半响不开腔了。

        过了一会,张芸道:“这件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要告诉别人,如果我知道别人说我闲话,我绝对把你也曝光的,不要以为在厕所里面干那事没人知道,方医生以前做过,被钟医生发现逮到了,一脚踹出了麻醉中心,你可别前仆后继。”

        陈好听了连连点头:“这件事,你知我知,我谁都不会告诉的。”

        只不过张芸脸上的表情,直接暴露出来,她打死也不相信陈好,咬了咬嘴唇,张芸下定决定:“你说吧,什么条件!”

        张芸已经做好大出血的准备,被这家伙狠宰一顿,血拼一个月工资,衣服鞋子给这家伙买全套的,封他的口。

        陈好听到条件,脸上立马嘿嘿直笑,一脸的坏样子,一双眼睛盯着张芸的脸蛋上下审视,搞得张芸直接要暴走,这家伙不会是想要占自己便宜吧?难道他当自己脑残,放点血,被宰一下情理之中其余的,全都免谈!

        陈好嘿嘿直笑:“条件不条件的我们都是同事好朋友,无所谓,只不过希望你,以后别老用有色眼镜看我,我也是正正当当的,好好工作,从来都没有想过花心思。”

        陈好说得,自己都差点脸红了。

        张芸听了脸上一黑,猛地一下站起来,就要走:“你说这话,那就是没得谈了,算了,你爱咋地就咋地。”

        “别,别啊,我真不乱讲,我也不要你放血请客什么的,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好了,说说你本身的事,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了,免得你再找别人,生怕被同学知道。”

        陈好斗胆伸手拦着张芸。

        “让开!”张芸低头看着被陈好的手,低声呵斥。

        陈好讪讪的笑一下,放下了,张芸也坐了回来,陈好好歹是的协和医科大学毕业的,如果他都不能够搞定,那就得找专家教授了。

        “说说,究竟是什么症状,有多长时间,尝试过用什么手段治疗过,最后的现象。”陈好低声的问张芸。

        张芸脑袋一伸,犹豫半响,一双眼睛看着陈好全都是怀疑。

        “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就算了。”陈好看她样子,摆摆手。

        张芸犹豫一下,陈好也是医生,还是协和医科大毕业的,说不定能够帮她治好这个病。再次犹豫半响,才吞吞吐吐的:“就是有些……小红点,刺疼刺疼的,反正就是疼……”

        “那个疼?”陈好打断。

        张芸顿住,过了半响才道:“那个就是那个,每次都疼。”

        “你能说具体点,是皮肤,还是下皮层?下皮层就有点难了,再就是小红点成什么状态,什么形状?病症有多长时间。”陈好又问。

        陈好摊摊手:“你如果不把具体症状说清楚,我也搞不清楚,那我也不敢给你开药啊。而且,特别是外擦的要我亲手调制……你做护士你也知道,很有些差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