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老同学你真大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6本章字数:3253字

        姚笛脸红着,低头大声的叫喊。

        陈好在下面装模作样。气得外面的高俊辉抬脚猛踹包厢大门。

        一个机灵,陈好像是爽完一样,又装模作样,好像是爽完了,抬头一看门外竟然是高俊辉,然后急急忙忙穿好裤子。

        又装模作样给姚笛穿好衣服,陈好笑眯眯的,打开包厢门。

        啪!

        随手挡住高俊辉举起来的手。

        “老同学,没想到你还真大方。上午还跟我说,姚笛是你女朋友,现在,多谢多谢。系花果然不一样啊。”陈好故意大声。

        走出来的姚笛听到陈好的话,脸上红红的。

        站在陈好背后,没到高俊辉身边。高俊辉死死盯着陈好,他算是闹明白了,到现在为止,他都被这家伙牵着鼻子,狠狠打脸。自己女人都被人上了!

        “你给我等着!”高俊辉狠狠盯着陈好,恶声恶气。

        谷新年轻气盛,盯着陈好,就要动手。

        “咔嚓!”

        陈好随手拍在门框上,木门一个凹洞,吓他一跳,连忙跟高俊辉跑了。

        “跟我说说,你究竟遇到什么事了,要跟高俊辉好。”陈好转身问道。站在陈好背后,望着他背影的姚笛,本来脸上红红。被他这一问,眼睛里一红,绿色长裙,乌黑长发,腰肢隐隐一握,楚楚动人。

        陈好看她又是这表情,心里更加笃定。

        “告诉我,学长大概能够猜到。”陈好道。

        人困难,还不就是那几样,没钱,生病,再加上没钱还生病。

        其余的他还真想不到。

        “我,我妈妈得了恶性肿瘤,要......要开刀.....要六十万......我们家没钱。”姚笛低着头,眼睛里红红的,她配合了陈好,羞辱了高俊辉。高兴一时,却失去了高俊辉帮助她妈妈的可能。

        陈好瞧着她模样,心头一动:“你别想着挽回高俊辉,什么恶性肿瘤,跟我讲讲,我帮你。”

        “叮,医德系统任务发布,帮助姚笛之母,摘除颅内恶性肿瘤。正能量+10!奖励二,奖励古代外科手术技术,备注,古代外科手术技术前置,熟练的现代外科手术技术!”

        “是恶性肿瘤,颅内的,一般医生根本就没用。非得要专家教授会诊才可能,手术费,太贵了。”姚笛声音哽咽。

        陈好低头看着她,一滴滴的眼泪,默默的落在地上。

        陈好心头一疼,清纯如水,不知哀愁的小姑娘,也被病疼压得喘不过气。

        “姚笛学妹,我能帮你!”陈好张了张口,还是把话说出来了。姚笛母亲,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沉重如山。

        “姚笛,我能帮你,别着急,回了中海市,就把你妈妈转到中南医院来,我跟程凝美商量。她是程院长的女儿。”陈好道。

        姚笛刚想开口,疑虑多多。

        陈好电话已经响起来。

        “喂,你是?”

        “是陈好医生吗?我是医学大会组织委员会,你现在在哪里,快到海南中心医院,我们这面有紧急情况,快过来!有一个麻醉过敏病人,在等你!”电话那头,是个中年人,异常急促。

        “你说什么?”陈好大吃一惊。

        “麻醉过敏病人,快到中心医院支援!”中年人急促重复。

        陈好连忙答应:“好好好,我马上来!”

        陈好砖板手机,外音足够大,姚笛听得一清二楚。

        手机一震,一条新闻跳出来。

        海南中心医院接力,先天心脏病女孩,全力抢救中。

        陈好低头一看,正是一张十三四岁小女孩的正面照。

        “叮,医德系统任务发布,抢救先天心脏病女孩,正能量+1!抢救失败,扣除正能量10!”

        来不及吐槽失败一次扣除的数量,陈好连忙拉着姚笛,打车赶往海南中心医院。

        二十分钟后,狂奔进入海南中心医院。

        中心医院外面,站着很多记者。

        只不过,他在这些记者中,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而这个人,竟然还在坐着蝇头苟利的勾当,毫无廉耻之心。

        甚至是在拿小女孩做活广告,他甚至看到了好几家电视台的记着在采访她!

        “学长,学长!”姚笛拉着陈好。

        眼睛里面充满愤怒的陈好,听着那个女人说的话,差点没吐出来。

        “学长你干什么,人家在做采访呢,我们去救人!”姚笛连忙拦住要冲上去的陈好,这个女她在电视上看到过,银盛集团首席执行官江盛香。

        陈好勉强克制住自己,被姚笛拉着,往急诊外科跑去。

        还没进外科,就被一个中年男人拦着。

        “是陈好医生吗?快来,病人在等着呢。”中年人正是打电话给陈好的人。

        陈好跟着他,迅速换衣服。消毒,进入外科手术室。

        “让她给我打下手,对了,帮我问一下程医生现在什么情况。”陈好制止中年男人请姚笛出去。

        中年男人迟疑一下,开口道:“行,给你打下手。程医生那面,我去问一下。”

        陈好点点头,让姚笛快速换上白大褂。

        两个人,一起进入了外科手术室。

        一进入,就看到手术台上面,一个照片漂亮的女孩躺在手术台上,两个手术医生,三个护士,全都没动。

        麻醉过敏,全都束手无策。

        “怎么样,严不严重。”陈好一上去,就开始问。

        同视眼镜也在观察。

        两个外科手术医生,有些急迫:“很严重,但是现在到了不做手术不行的地步,茵茵在地区医院动刀才发现不行,临时转到我们医院。现在竟然在过敏,我们,有点束手无策!”

        主刀医生有些急迫。

        这个病人可是全国都在关注的,如果出了问题,他们海南中心医院可真是脸丢尽了,要被全国人民骂的。

        陈好凝视麻醉过敏的地方。

        “这个针状,已经发展多长时间?范围,颜色,都详细点。”陈好绝对还是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那负责打麻醉药剂的医生,也是吓到了。有点结巴。

        “时间,时间有十分钟了,范围没有改变,一直都是这样,只。只不过颜色一直都在变化,从浅到深,这,感觉再不处理,人都要不行了!”

        手术助理医生有点害怕,这简直是在他手上捅娄子了。

        陈好摇头,顿时吓得手术助理医生心惊胆战。

        “陈专家,怎么样,会不会......”助理手术医生都能够想象到网上怎么骂他,废柴,废物,草菅人命,最后肯定得丢饭碗。

        陈好抬头看他眼。

        “学妹,最高浓度麻醉药物。低剂量。”陈好开口。

        姚笛看着他,然后开始的配置。

        那个手术助理一声,心惊胆战,陈好说的实在是太笼统,更重要的是,麻醉剂都不亲自调试?

        陈好像是没看到一样,径直的结果姚笛配置好的,这一次。他心里大概有数,再一次,像跟刘芳一样,装模作样一下,然后等着。

        手术助理医生和主刀医生紧张的盯着小女孩,生怕出什么意外。同时一个个在心里,也是惊叹,陈好胆子够大,这种外援随随便便的就来做了!

        “叮,医德系统任务完成,紧急抢救完成,正能量+1。”

        “陈好?”就在陈好高兴时候,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标准的OL装,金丝眼镜,淡淡的眉妆,身边跟着两个秘书,正是江盛香。四十多岁的江盛香,有点惊喜。跟在她旁边的两个秘书,对视一眼,这个人就是陈好?

        陈好抬头看一眼,脑袋一低,专心做自己的事。

        一直都在现场的记者,大概是以为江盛香在视察他们集团的医疗器械,立马跟上来。又是一阵采访。

        “江首席执行官,你看,整个急救现场都在使用银盛集团研发的医疗器械,似乎医生作用变成了医疗器械操作工,首席执行官,你觉得这个说法对吗?”有记者问极端尖锐问题。

        江盛香很自然:“基本上是正确的,发达的医疗器械,确实能够完全替代肉眼、经验的技术。甚至能超过我们华夏五千多年的中医药理。这一点,正在被银盛集团验证,所以,无需再讨论这种问题。”

        低头做手术的陈好,冷哼一声。

        “放屁,什么时候,医疗器械能够替代中医药理。医疗器械能替代中医药理,你生儿子时候怎么差点难缠全死了,要不是爷爷,你早死了!”

        陈好冷哼。声音很小,站在旁边的记者,眼睛一亮。

        简直是找到最大的爆料。

        “这位医生,难道说,银盛集团首席执行官曾经难缠过,还是被中医救治的?”有电视台记者把话筒给陈好。

        陈好抬头瞟了一眼,这个女人果然装作不认识自己,看都不看一眼。拉过记者话筒,又在宣布,整个外科手术室,简直成了她的宣传阵地。

        陈好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长时间,一直到他的脑袋有些发晕,手术才做完。

        “陈医生,你好,江副总裁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就在陈好停下来,江盛香的秘书走到陈好身边,递给他一封精致的兴奋。

        “几点钟了?”陈好随手接过来,问了一声旁边累得站不直腰姚笛。

        姚笛看一眼手表,道:“三点钟,做了四个小时手术。”

        “去找点吃的!”陈好伸个懒腰,随手脱掉的白大褂,精致的信封,直接丢到垃圾桶里。

        转身本来要走的秘书,看到这一幕,追上来。

        “陈医生,你这......”

        陈好摆摆手道:“没什么好讲的,该讲的,五年前就已经讲完了。现在,桥归桥路归路,她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