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我是医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6本章字数:3277字

        “黄总?黄凯兴要见我?”陈好托着三只皮箱。

        美女秘书看到陈好,点头道:“说的,黄总裁想要和陈先生见一面,陈先生,您现在有时间吗?黄总说可以按你的时间来。”

        美女秘书很礼貌,陈好笑了一下。

        “昨天是江盛香想要见我,今天就变成了黄凯兴那只老狗,不见,没兴趣!”陈好笑着,只不过说出来的话,让美女秘书一愣。

        老狗?

        温和睿智的黄总裁,被人喊老狗?

        “陈先生,请您注意措辞,听说陈先生你也是高等学府毕业的。”美女秘书措辞稍微硬朗一点,陈好提着行李箱,看着美女秘书,淡淡道:“行了,回去替我问问黄凯兴,十年前换的骨头好不好用。另外,我是不是高等学府毕业,跟黄凯兴,没有必然关系。”

        陈好一口一个黄凯兴,美女秘书,一言不发。

        当听到骨头的事,心头一跳。总裁住院,骨头出了问题,他怎么知道的?

        总裁的病情,可是严格保密的。避免引起银盛在股票市场的表现。

        美女秘书心里暗道一声,沉声道:“陈先生,如果你不愿意,亦或者是有条件,请名言。黄总裁说了,务必请你见他一面。”

        美女秘书来之前,被千叮万嘱,不管什么条件,一定要见一面。

        陈好撇了一眼,不理她。

        四个女生看着突然出现的女秘书,OL装扮,很有气质。语气竟然有点焦急,陈好高傲不成样子,简直是不理人家。

        “师姐,菲菲我们走,对了,你们两呢,跟我们一起走吧。”陈好拖着行李箱上公路,打车。

        林菲菲看一眼,追着陈好的女秘书,轻哼一声。

        跑过去,冲着女秘书道:“别跟着,我们陈好不愿意去,你直接回复黄凯兴,就说不去得了,明天我们就离开海南,哼!”

        林菲菲一双眼睛盯着,面容姣好得女秘书,职业气息浓郁。她很清楚,男人对这种女人没抵抗力。

        程凝美跟过来,没说话,以同样的目光看着女秘书。

        女秘书看着这两个女人,咬咬牙,贝齿轻开道:“陈先生,总裁听你来海南很高兴,很希望见你一面,他......”女秘书看一眼程凝美二人道,“总裁说他,对你没有恶意,他也知道,江副总裁......”

        女秘书开口,说的很隐晦。

        陈好撇了她一眼,淡淡道:“不用说了,他心里想什么,我清楚。江盛香想什么,我也清楚。只能说爱莫能助”

        陈好拒绝,直接上车。

        同时,也还招呼一声,两个海南旅游女孩也跟上来。

        一上车,林菲菲扭头看着后面,站在原地焦急剁脚的女秘书。轻哼一声。

        程凝美瞟一眼陈好,这家伙很淡定,简直是有点淡定过头。

        “喂,陈好,你真的决定不见一面黄凯兴,要知道,他是医疗器械执牛耳的人。算了,这条路子通了,不一定是什么好事。”程凝美本来还希望陈好跟银盛集团有点关系。

        突然想到,中南医院内部,不少人采购医疗器械贪污,顿时不说话了。

        跟这种超大型进口、生产医疗器械企业沾边,难免会染上这种事。

        陈好听出点意思,笑了一下。

        “黄凯兴,他可不希望见到我,甚至是永远别见到我才高兴。一旦我出现,恐怕日日夜夜都不安生,生怕一下子失去所有。他怀的什么心思,我还不清楚、。”陈好淡定无比,程凝美和李菲菲二人面面相觑。

        人家派美女秘书来请他,奥迪A8当座驾。诚意十足,竟然说人家,生怕他出现。

        这什么意思?

        站在路上焦急的美女秘书,咬咬牙。没想到,银盛总裁邀请的人,竟然不理她。

        拿出手机,拨打出去。

        “喂,是秦秘书吗?把电话给总裁。”美女秘书道。

        电话那头,京城高级医院,一豪华病房,躺着一个四十多岁,身上插着十几条管子。不过精神非常好。

        “喂,小秦吗?怎么样,陈好愿不愿意来?”四十多岁,面有睿智的黄凯兴,急促道。

        在海南的美女秘书,抿一下嘴。

        “总裁,没,他不愿意来见你。”美女秘书道。

        半靠在病床上的黄凯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紧接着脸上闪过一丝红润:“他跟江总接触过没?”

        美女秘书,黄凯兴的左膀右臂,心里思忖一下,道:“昨天晚上,接触过,不过听说陈好根本就不理她。那个,我准备跟去中海,一定把他给总裁邀请过来!”

        病床上的黄凯兴听到接触过,眼睛皮跳一下,急忙道:“不用了。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

        黄凯兴说完直接挂断。

        病房里,不止黄凯兴一个人,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管家模样的人。

        “黄总,我们是不是要......做出一些必要的动作?”管家开口。

        黄凯兴摇摇头:“陈好还在憎恨江盛香,没事。只要她们不来往就行。银盛集团安全过度给盛儿才是最重要的。”

        管家似的人物,嗯了一声,站在一边没说话。

        ......

        陈好在海南市中心放两个女生下去,稍微聊一下,就知道她们是勤工俭学,赚到钱来海南市旅游。直接让林菲菲羡慕了一把。

        人家做的事,她可干不了。

        “师姐,我昨天跟你说的,你还记得吗?我已经提前叫姚笛回去了,她准备着,把她母亲转到中南医院......”陈好已经打算回去。

        恶性肿瘤,这事很麻烦。

        医德系统任务,需要学会现代外科手术,然后随着任务奖励晋级,变成古代外科手术技术。

        他需要时间,回中南医院,调动到外科学习。

        “行了,我有时间,马上就跟你联系。你确定不需要,老专家动手?”程凝美看着陈好。陈好摇摇头:“不用了,我确定,我又不是菜鸟。别的不说,我先替姚笛谢谢师姐!”

        程凝美点下头,开始打电话。

        坐陈好旁边的林菲菲,听她们安排好事。

        然后......一个打电话,一个沉默不语。

        她心里反倒是,有点不安起来,刚刚,她看过自己行李箱,东西一样不少,但是乱七八糟,很明显。陈好已经看过了。

        偷偷瞟一眼,似乎......对自己也没什么看法。完全看不出来。

        林菲菲心里琢磨,陈好眼睛望着车外面,发呆。

        看着前方,突然,一辆电动车,从红绿灯路口冲出来,明明红灯,都不减速。

        电动车上面,还带着老婆孩子!

        “我艹,疯了!”的士司机大叫一声。

        猛踩油门,一个加速,勉强在撞上前,冲了过去。

        车里面陈好,只听到后面砰的一声,紧接着大叫,嘶吼。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打电话的程凝美抓紧前面靠背。陈好已经在医德系统里面,听到叮的一声。

        “叮,医德系统任务发布,抢救闯红灯的电动车,正能量+1!”

        “电动车闯红灯,我下去看看。师傅停车!”陈好冲着还准备快速离开的的士叫道。

        的士大叔扭头道:“别下去,跟我们没关系,别被人缠上了。这可是大几十万的事啊!”的士大叔有点害怕,他从后视镜里,已经看到惨象。

        骑电动车,带老婆孩子的年轻人,直接被大卡车年过去。卷到轮子底下。倒是老婆孩子,倒是运气好,没被卷下去,不过撞飞出去,应该伤得不轻。

        “我下去看看,女人和孩子!”陈好没理的士大叔,冲着程凝美道。

        程凝美透过后窗,也看到电动车被撞碎的场景。

        “我也看看。”说完,跟着陈好下车。

        陈好刚一下车,就听到人行道上面,围过来的人在叫。

        “快打120,女人和孩子应该还没死,真是作孽啊,骑着电动车,带着老婆孩子,还要闯红灯!”

        “别说了,这人我认识,狂得很!死了活该,去年也是这个时候,这个路口。撞了人家一辆三轮车,硬是要人家三千块钱!”

        路口小商店老板娘出来,边打电话,边跟路人说。

        陈好皱了皱眉,迅速跑到小孩子身边,检查起来。

        热心的群众顿时叫了起来:“年轻人,你干什么。别乱动,要是死了,小心人家找你麻烦。缠着你,要你们家,倾家荡产的!”

        路口小店老板娘最清楚,她认识这个小青年。

        “喂,别动,别动,人家一家人都很厉害的,小心缠你!”小店老板娘看陈好又跑过去动女人,连忙过来阻止。

        要是被缠上,可不得了。

        陈好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没事,我是医生,我看一下!师姐,心脏复苏!”

        陈好冲着蹲下来的程凝美道。

        程凝美点点头,直接对女人进行心脏复苏。陈好自己,也在给的小男孩进行抢救。

        围观的群众,也有昨天看过电视的。

        盯着陈好,越看越眼熟。终于有人叫了出来:“这不是昨天抢救小茵茵的医生吗?对了,叫什么来着?”

        “陈......叫陈好,是的,昨天抢救小茵茵的医生!”人群里面,大部分年纪大一点的人,经常看电视,算是认出陈好。

        在路口不远处,一辆奥迪A8里,女秘书看着江盛香。犹豫了一下,道:“江总,要不要下去,我们......正好可以和陈医生聊一下。”

        坐在车上面的江盛香看着远处,跪在地上,不停给小男孩做心脏复苏的陈好,眼睛里闪过一丝温热,我是医生,我看一下。这句话,曾经那个人,也是这样说。

        “嗯,我下去,跟他聊一下。”江盛香没有犹豫。

        她远远就看到陈好跪在地上,给小男孩做心脏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