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陈好的帮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6本章字数:3203字

        头发五颜六色,破烂牛仔装的钟舒儿带着陈好,去了钟医生家,一个小平房,比陈好家好不了多少。不过,没找到人,就看到一张字条,钟医生去了区医院,婷婷爸爸,并发症发作。

        急急忙忙,钟舒儿三人赶到区医院。

        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婷婷的爸爸,并发症发作,在医院用药物抵抗治疗。只不过,婷婷还没她妈妈,只在病房里面看到了婷婷爸爸。

        陈好站在病床面前,就等着医德系统发布任务,然后……治好别人,+1正能量。只不过,医德系统没他想的那么好,第一次,竟然没反应。

        失望一下,陈好看着两个女生给病床上,钟医生老公嘘寒问暖的,哭哭啼啼的,直接去了外面。

        陈好一出门,就看到钟医生坐在病房外面凳子上。

        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的落。

        “钟,钟医生。”陈好蹲下来,叫了一声。

        柔弱弱弱的钟医生一抬头,看到竟然是陈好,眼睛里面慌乱一下,连忙擦拭眼泪。

        “陈医生你怎么在这里?”钟医生低声道。

        陈好看了眼病房里面,看了看钟医生,心里思索一下,明白钟医生为什么不进去。

        “我听说王医生把十万块钱奖励给我,所以我就来了。”陈好冲着钟医生笑,钟医生看着他,像是没听明白一样。

        陈好仔细看着文文静静,柔柔弱弱的钟医生,点了下头,道:“我过来就是想告诉钟医生,十万块钱,我一分都不会拿。我很清楚,我来中南医院什么贡献都没有,没资格拿十万块钱。什么医学大会杰出青年,就是个名头,没什么了不起的。”

        陈好看着呆滞的钟医生,继续道:“所以,我决定,直接转给钟医生你。那个中医生你账号是多少?“

        陈好简单明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的钟医生,呆了一下。

        道:“我……我……”

        钟医生很明白,这笔钱,不是她的。是王医生奖励给陈好的,跟她没关系,但是,她老公需要这笔钱,痛苦在病床上咬住腮帮子,满口槽牙都出血了。

        心疼老公,但是,这笔钱,已经奖励给陈好了。

        跟她没关系!

        陈好看钟医生沉默,笑了笑,小声道:“钟医生,把你卡号给我,下班前,我看到钱到帐了,现在转给你。”

        陈好这样说。钟医生摇头,她不好接受陈好口里的转账。

        “陈医生,不用了……奖金是奖给你的。”钟医生摇头,起身,她不能接受。

        陈好大大咧咧的笑一下,努力表现出自己的真诚,他知道,自己露出一点点别的企图,钟医生都会激烈的反弹。

        “钟医生,你……你要是觉得,直接把奖金转给你不好,行,你给我打个欠条,四年,五年之后还给我,你看怎么样?我先声明,这张欠条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另外,也没有利息。”陈好说着,伸手拦着想要进病房的钟医生。

        钟医生看着陈好。

        陈好想一下,现在转账,估计她不会拿卡出来,不犹豫,陈好伸手拉着钟医生,直接往缴费大厅跑去。

        毫不犹豫,十万块钱工资卡,直接一刷,全都进入钟医生老公名下就诊卡。

        有了就诊卡,钟医生老公的医疗费用,直接从卡里面扣除,陈好看着呆呆的钟医生,笑道:“钟医生,有这十万块,估计能撑一段时间,哎。”

        到最后,陈好叹口气。

        医德系统硬是没有出一个任务,让他有捷径可以帮助钟医生。

        钟医生呆呆的看着陈好,她完全没想到,麻醉中心来的新医生。竟然这么大大方方的把十万块钱借给她。

        “我,我给你写欠条。”钟医生连忙从包包里拿出纸和笔,就在收费窗口旁边写欠条。

        在收费窗口缴费的病人家属,看着他们两个,有人伸着脑袋,一看钟医生写下十万人民币,顿时小声议论一片。

        “这个年轻人,竟然借十万给这个女人?好大方啊。”有人惊讶,更有人猜测:“听起来,好像是同事,也是医生的样子。”

        钟医生听着议论,脸上有些发烫,写完欠条,立马给陈好。

        陈好看一眼。

        上面写着,‘借陈好十万元,三年之内,按照银行利率还钱’之类字样。

        看着手中的借条,陈好轻笑一声,随手放在钱包里面。

        钟医生看他收下了,松口气,十万块钱,不是一笔小数目,她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怕陈好迫于同事压力才借给她的。

        “钟医生,十万块钱,估计也用不了多久,要早点配型,彻底动手术才行啊。”陈好感叹一声,白血病,不换骨髓,是无底洞。

        钟医生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嗯了一声,没说话。

        陈好看在眼中,知道有难处,眼睛一转,笑道:”钟医生,走,去看看你老公。对了,你侄女还真有个性,现在......”钟医生听陈好的话,点头道:“你说的是......舒儿吧,从小一个人吃够了苦头,现在准备读上央艺术大学表演系,只不过现在还没入学。”

        “从小一个人吃够了苦头,她是孤儿?”陈好抓住了钟医生话中的重点。

        钟医生呃了一声,点下头。

        “嗯,还在考虑要不要读。陈医生你......”钟医生抬头瞧了一眼陈好。陈好跟程凝美关系还不错,这点她知道。自己侄女,论相貌,活力,好像比程凝美更有吸引力。

        钟医生觉得,十八九岁的女生,肯定比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有活力。

        陈好看她眼神,尴尬一下,连忙转换话题。

        “钟医生,那个,我只是奇怪一下,她那风格......竟然能考上上央艺术大学......”明明就一混混女生,也能考上一本大学?陈好心里奇怪一声。

        “舒儿的学习成绩很不错的,很用功,很刻苦,这跟她早懂事有关。不要看她一副混混女生的模样,其实,不知道比多少乖巧女生让人放心。”钟医生想到钟舒儿,有点感叹,站在自动扶梯上,往病房去。

        陈好点下头。

        从她的表现上看,确实如此,现在没去读书,恐怕是手上没钱去报名。

        五分钟后,推开病房,两个人就看到婷婷在给她老爸讲笑话,钟舒儿,这个头发五颜六色,浑身穿着破烂牛仔装的混混女生,正在打电话,脸上神色不大好看。

        钟医生和陈好进来,两个人立马停下,看着陈好。

        混混女生对着电话吼一句,直接挂断。

        陈好笑眯眯的。

        钟医生给他老公介绍一下陈好,被病痛折磨不成样子的男人,连忙起来,很热情的,想要招待陈好。

        陈好笑呵呵的,连忙阻止。

        逗留一会,陈好起身道一声祝福,回了,他还要回去帮嫂子卖烧烤呢。

        班长姐姐责怪的,他也上心。

        陈好刚走,大黑框眼镜婷婷叫了起来:“妈,这是什么?陈医生留下的。”

        婷婷从老爸被褥下面摸出一张纸条,打开一看,奇怪的看着钟医生,钟医生看到这张纸条,心跳一下,这不是她写给陈好的欠条吗?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看到钟医生脸色变了变,冲着婷婷道:“给我看一下。”

        婷婷看一眼自己妈妈,钟医生张了张嘴,最后点头。

        病床上的男人接过欠条,愣愣的盯着欠条。

        十万,三年内还清,利息。

        这些字样,看得他口中苦涩,抬头看着自己老婆,男人重重的叹口气。摇摇头:“别再借钱了,我这病,治不好的,没用的,把钱还给人家,我……”

        “叔叔,这钱是大姨该拿的,是科室奖金!”混混女生直接打断男人的话。

        男人始终柔和的目光,顿时严厉起来,冲着混混钟舒儿喝道:“谁说的,钱是人家拿出来的,不管是不是你大姨该拿的,钱,就是人家的!”

        男人一呵斥,钟舒儿竟然难得乖巧起来。点头称是没敢还嘴,也没了口头禅。

        倒是大黑框眼镜的婷婷,看着严厉的老爸和乖巧起来的表姐,眼睛里面转了一下,最后看着自己妈妈,迟疑了下,问道:“妈,陈医生把欠条放在这里,这是什么意思?”

        婷婷之前就看到陈好手放在被褥旁边,她知道,这是陈好故意的。

        钟医生没说话,陈好的意思,她……大概能够猜到。陈好不想让她胡乱猜测,就是想要帮一帮她们家,没别的意思。

        钟舒儿看了眼自己表妹,暗道一声傻丫头,这都搞不清楚。人家明显就是想要帮忙呗。

        她本来还想看看陈好怎么处理,如果一毛不拔,直接暴揍一顿。更重要,这家伙在中南医院上班,哼,天天下班揍他,想想,肯定解气。

        钟舒儿处理问题简单粗暴,直截了当。

        就在她想着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接听,就是一阵催促。

        “舒儿姐,你究竟来不来,我在你楼下等着,高二的程茜,现在马上要去交货了,肯定能查到李老板!”电话那头,正是成灿的声音。

        钟舒儿跟病床上的叔叔说声要去兼职,急匆匆的赶了下去。

        病床上的男人,看着急匆匆赶出去的钟舒儿,叹了口气:“钟静,我对不起舒儿啊,准备给她读书的钱都被我治病了......哎……”

        钟医生听了,也是黯然。

        舒儿从小没有父母,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现在更是坚持去夜场兼职,做酒水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