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反手坑害李医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6本章字数:3515字

        “喝!”李总大笑,一口酒干下去。

        钟舒儿轻笑一下,随手拍掉李总伸过来的手,强忍着呕吐的笑着:“李总,这么着急,来来来王总,那个……李医生,我们喝一杯!”

        钟舒儿瞟一眼还坐在包厢里面,看着她的西瓜刀女生,指着她们笑道:“李总,我怎么看她们三个长得还漂亮些,啧啧……”

        钟舒儿指着西瓜刀三个女生,笑盈盈的。

        西瓜刀女生脸色当即变了一下。

        李总估计也是被李医生伺候爽了,酒喝得有点多,当即笑了起来,这六个女生一进门,他就看中这三个女生。觉得比来买的三个处女漂亮。要是能让她们陪一下,那就圆满了。

        只不过他是客,也稍微给点面子,没挑剔,现在酒喝多了,想法自然出来了:“李医生,美女说得对啊,这三个女生,确实比她们漂亮啊!”

        李总酒杯指着西瓜刀三女生,闲着说道。

        被李医生三人抱在怀里的三个女生,进来之后,无端的,不敢说话,默默的被三个臭男人抚摸。现在看到这场面,全都睁大了眼睛。

        西瓜刀三女生,被李总酒杯指着,全都战战兢兢。

        “老大,我们......”

        西瓜刀女生也在害怕,李总酒气冲天,满脸通红,看起来十分兴奋。

        手里端着酒杯的钟舒儿,笑吟吟的。

        李医生见李总这样,哪里会不顺从,大大方方的从包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在茶几上,厚厚一摞,估计有十万八万。

        “陪陪李总,这些钱都是你们的。”李医生道。

        李总瞧一眼李医生,跟他碰下酒杯,喝口酒笑道:“李医生,怎么好意思让你这么破费,来来来,收回去收回去。”李总说着,已经伸手把厚厚一沓钱,收进随身携带的包包里。

        李医生看着,笑眯眯的。

        “来,李总,敬你一个,豪气!佩服!”钟舒儿顺势而上,弯着腰,冲着李医生笑。

        “来!”李医生迎合。

        钟舒儿一口喝干酒杯,瞟一眼脸色苍白的西瓜刀女生,推开李总旁边的女生,随手拍拍李总肩膀,毫无顾忌熟的冲着西瓜刀女生喝道:“还不过来陪李总,拿了钱,要干活咯!”

        钟舒儿声音很大,说的李总笑呵呵的。

        西瓜刀女生呆呆的看着钟舒儿,一眨眼功夫,她就被她卖了。

        西瓜刀女生两个小太妹,胆战心惊,小声在西瓜刀女生耳边说道:“老大,现在怎么办?我们......我们......”

        西瓜刀女生捏了捏包包里十万快钱,狠狠的咬了咬牙齿。望着脸上笑呵呵,满脸酒气、满脸横肉的李总,她在害怕,如果现在不顺从,这十万块钱肯定拿不到手。更重要的是,说不定人家一句话,外面的大混混,直接拉着她的脑袋往墙上撞,她亲眼见过真正的大混混,是怎么虐待人的。

        强自镇定精神,低声道:“陪酒有什么好怕的,十万块钱,够了。别跟我废话,你们两个,一夜情五六个有吧,就当是一夜情了。”

        西瓜刀女生说完,两个女生脸上白了白,她们喜欢风流快活,但是他们喜欢的是小帅哥。

        “老大......”

        “别说了,就这样!”西瓜刀女生怕李总他们弄她。

        钟舒儿见她们低头嘀咕,嘴角带笑:“别嘀嘀咕咕了,过来过来,好处少不了你们的,是不是李总?”钟舒儿笑呵呵的,李总嗯一声,很高兴。

        西瓜刀三女生,咬咬牙,起身过来。

        钟舒儿随手一推,旁边高一女生站了起来,手足无措。钟舒儿使个眼色,连忙往外走,另外两个女生,连忙跟上。

        李医生看在眼中,没说话。换成几个小太妹,能给他省一大笔钱。

        看着西瓜刀三女生落座,钟舒儿轻笑一声。

        刚刚还和女生笑着嘀咕的江总,看着分给自己的是个更漂亮的女生,更加高兴。旁边坐着的李医生,随手招小太妹坐在腿上,也是笑眯眯的,寻思着,怎么把这个陪酒公主给李总弄上床。

        “哎呀,李总,别这么急嘛,你旁边可是还坐着个清纯美女呢。”钟舒儿轻笑,厌恶的打掉李总的手。李总随手抱起西瓜刀女生,笑眯眯的:“是挺清纯的,只不过,比不上大美女你啊。”

        钟舒儿笑了:“李总,人家可是卖艺不卖身,想要人家卖身,怎么着,也得来几瓶好酒!”

        钟舒儿每次卖酒,就被自己说的话恶性到,不过为了读大学,能够读上央艺术大学的表演系,拼了。

        三万学费,现在已经凑够了一万八,如果能随手宰一刀这个李总,也是极好。

        李总大方,随口就要点酒。

        坐在一边的李医生,心思转得极快,李总在大美女面前想要表现,就是他开口最佳时机。

        “来来来,李总,随便点!”李医生拿着酒单递过去。

        李总随手揽着西瓜刀女生,抽口烟,吞云吐雾,瞟一眼就指着三万八千八的人头马,又看一眼李医生笑呵呵的模样,也不等他开口了,抽着烟,低着脑袋,李医生立马把耳朵伸过去。

        “小李,你跟我说的,行,按照你的方案来,替换掉最核心的部件,用国产的!怎么着,也能赚个六七百万,不过......这件事风险太大了!”

        李医生早就做好李总抽水的准备,压低声音,基本给包厢背景音乐掩盖过去,钟舒儿装模作样的低头甩发,才听到一言半语。

        “没事,上亿的设备,十几台机器就换一台,发现不了的......十个点。”李医生道。

        李总没意见:“少了,二十个点,我跟老王平分......”

        “行,二十个点,怎么分,李总自己把握。”李医生轻笑一声,他知道,二十个点,这个李总肯定会吃大头,拿出十个点,明面上公平的平分,自己背后,多捞十个点。

        十个点,那就是六七十万。

        钟舒儿大概听清他们交易,随便找个借口,出了包厢。

        在外面等候的陈好一见钟舒儿,立马问道:“怎么样?是不是照片上的李医生?”

        钟舒儿点头:“是的,就是照片上的李医生,看起来,李医生买处女是准备贿赂卖设备公司的老总,准备把核心部件换成国产,十几台设备,究竟是哪一台,那就搞不清楚。对了,那三个女生呢,走了?”

        “叮,医德系统任务发布,铲除李医生利益团伙,保证中南医院进口设备安全,完成正能量+20!奖励一人民币10万元!任务奖励二,十年超级赛车手经验!”

        陈好听到医德系统响起,愣一下,铲除李医生团伙,竟然正能量+20?好丰厚,十万块钱,大半年工资,任务完成立马带着嫂子搬家!丫头读幼儿园的钱,也有了!

        陈好点点头:“嗯,先走了。没想到真的是李医生买处。”

        “艹,你打算怎么办?”钟舒儿忍不住怒骂一声,李医生,她已经从陈好口中知道,是中南医院原来妇产科的医生。

        陈好沉思一下,说道:“证据,我们缺少证据,我知道你想把买处的李医生,和那三个小太妹全弄去坐牢,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另外,买处这事被你消弭,只有从他们给设备动手这事上面入手,如果......如果能够找到李医生,不,或许是王医生进口设备时候,给设备动手脚,从中捞好处的证据找到,一样让他们不能翻身!”

        陈好想得明白。

        钟舒儿听了陈好的话,明白他是准备弄垮李医生和妇科的王医生。

        “艹,高二的程茜就不管了?她们还能继续逼人卖处!虽然现在被我逼着陪酒,估计晚上还得被那些猪上!”钟舒儿很不爽,权钱交易她没兴趣,她就对西瓜刀女生逼人卖处看不过眼。

        陈好哼一声,逼学妹卖处这事,罪大恶极,他能放过?开玩笑。

        “行了,蛇鼠一窝,当然是一锅端。她们现在陪酒,我看不一定心不甘情不愿,说不定,还傍上了!”陈好淡淡道。瞟一眼一直都没说话的成灿,一双眼睛被人打成黑圈圈。

        “恶人自然有恶人磨,别急。”陈好笑一下,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冲着成灿道:“高二的程茜不是有男朋友?还是学校的小混混,手下有个人,跟他打个电话,就说程茜偷人,在外面卖。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就成。”

        跟着钟舒儿的成灿,呃了一声。

        他见过西瓜刀女生男朋友,人高马大,一米八往上,是高二男生老大,曾经因为高中部年级篮球赛,叫人围殴了高三一个班,从那之后,在中海市第一高级中学也算是一号人物。

        如果他知道自己女朋友在外面给他带绿帽子,后果可想而知。

        “老大这招,狠!”成灿惊叹一声,程茜长得还不错,在高二年级数一数二。不过能够横着走,还是因为她男朋友够牛逼,叫外面的人,围殴整整一个班级!

        “成,我有电话,不过现在别打,等真正开房时候再打!”钟舒儿毫不含糊,都知道这个电话出去,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成灿,电话给你,到时候你给他打,程茜男朋友应该认识我,艹,有一次差点跟他们打起来。”钟舒儿把手机拿出来,把电话号码给成灿。

        成灿点下头,他很期待这个电话打出去,逼人卖处的程茜,最后被狂殴一顿,被狠狠羞辱一顿,然后甩掉,他也认识程茜的男朋友,绰号‘混熊’谁都不怕,极度爱面子。

        “舒儿姐,混熊那么厉害,到时候别出事......”成灿存好电话号码,起了点同情心。

        钟舒儿眼睛一瞪,低声骂道:”艹,肯定要被扒光衣服丢在操场上,这你就别担心了,混熊虽然冲动,爱面子,最多脱光光丢操场上,现在天气又不冷,你管她!”

        一旁的陈好听了,暗暗咋舌,主意是他出的,但是万万没想到,高中生处理绿帽子会这么极端。钟舒儿看一眼陈好,对这个想法很出口气:“他们三个,估计会倒霉了,混熊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不过,陈好医生,最重要的惩罚,你知道的。”

        陈好听了,点下头。

        钟舒儿见陈好知道,看看时间,过了五六分钟,她可不想再去陪人。直接坐电梯下楼,来到前台,要了自己卖酒水的钱,总共一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