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黄老板的野望!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6本章字数:3696字

        “舒儿,你现在别老往高中跑,不是考上上央艺术大学吗?该去报名上学了。”陈好看着跟程凝美一起出来的钟舒儿道。

        钟舒儿点下头,三万块钱凑齐,她今天来学校,就是来看看,然后去报名的。

        “这个你拿着。”陈好从兜里拿出钱包,掏出钱夹子,数了数,这两天他麻醉注射任务赚了三千多,再加上去海南前,努力赚的两千多,总共五千多。

        钟舒儿看着陈好递过来的红票子,一愣。

        “陈医生,你这是?”钟舒儿有点不适。

        “给你上学用的,我跟你大姨聊过,别拒绝。”陈好拿出这五千块钱,也是经过脑子的,钟舒儿考上上央艺术大学迟迟不去,就是没钱,五千不多,帮不上太大忙,

        钟舒儿摆摆手:“陈医生,这钱我不能要,你帮我们可够多,不行。”

        跟在钟舒儿后面的成灿,贼头贼脑,舒儿姐缺钱,他们都知道,其凑八凑,凑了五千多,再加上舒儿姐自己赚的,刚好够三万学费,有陈好这五千,刚好当生活费。

        “陈医生,谢谢啦,谢谢啦!”成灿舔着脸,直接伸手接了,然后往钟舒儿手里塞,口里还在感谢,“陈医生,这钱先替舒儿姐谢你了,舒儿姐收下,明天去报名肯定用得上,买两件好裙子,高跟鞋,打扮漂亮点,好歹也是表演系的女神!”

        成灿往钟舒儿手里塞,陈好笑眯眯的,“收下,收下,就当是你升学红包了,反正我赚钱容易,再说了,不给你压压惊,我好不好意思了。”

        “对了,你们吃饭没,中午一起吃个饭?”陈好看着成灿,笑眯眯的。

        成灿拉着大姐大,二话不说,跟着去了。

        陈好看一眼程凝美,贼起来,直奔金碧辉煌,二话不说,那意思就是要程凝美做东,程凝美笑眯眯的,什么话都不说,请他们吃饭。

        直到最后,送走钟舒儿,他们自己去上班。

        在车上。程凝美瞟一眼陈好,脚下带着刹车,淡淡道:“陈好,我倒是没看出来,今天怎么这么大方?五千块钱,送人家小女生了,你嫂子要是知道,不说你?”

        陈好笑一下,“师姐,你不也给人家五千吗?你老爸不说你?”

        程凝美哑然,没想到自己的动作,陈好竟然看到了。

        成灿只觉得今天带梦幻,先是被人暴揍一顿,逼迫舒儿姐去了中专技校的拆迁楼,他试着打陈医生电话,没想到一眨眼功夫就来了,还是美女开着车子送过来,然后一眨眼三百六十度原地旋转飞踹,暴揍他的那些人全都躺了。

        摸摸口袋里的钱,他嘿嘿笑,没想到认识不久的陈医生,竟然支持舒儿姐五千块,那个程凝美医生竟然也给了五千,而且还是偷偷给的。

        成灿看一眼钟舒儿,刚刚五星级酒店的菜,真好吃。

        钟舒儿瞟一眼成灿,感觉脸丢尽,这家伙上桌子就是个垃圾桶,疯狂扫荡,让人家破费不少。

        “别笑了,好好读书,考上清华北大,虽然改变不了命运,但是多赚点钱还是没问题,对了,这钱给你,自己小心,别再被人堵住,有事就给陈医生打电话,他就在中南医院。”钟舒儿拿出陈好给的钱,数出一千块。

        成灿笑眯眯的,摆手道:“舒儿姐,不用不用,程凝美医生让我把这个给你!”

        成灿笑着,拿出程凝美给的五千块钱。

        钟舒儿看着成灿手里的钱,张了张嘴,过了半响变成瞪的,看着这家伙嘿嘿笑的脸上,怒骂出来:“艹,谁叫你接的,五千块够多了,在那五千,一万块,你一年生活费就这么多吧,我艹,给人还回去!”

        成灿脸上一僵,他接钱,就想给舒儿姐,他知道钟医生没有能力供给他舒儿姐,到上央艺术大学读表演,肯定到处用钱,打工是少不了的,他......有点不希望钟舒儿去夜店那种地方打工。

        钟舒儿看着脸上僵硬,眼睛红红的成灿,狠狠叹口气。

        “行了,你啥想法我知道,我会想法子赚钱,肯定不去夜店了!”钟舒儿说完又道,“另外,这点钱你拿着,回去孝敬你老妈。”

        成灿笑一下,接了五百块钱。

        “舒儿姐,时间差不多,快去上央艺术大学报道吧。”成灿看一眼时间,催促道。

        钟舒儿点点头,走了。

        陈好下午到晚上九点钟下班,再次见习五台外科手术,现代外科手术前置达到31/50,效率极高。

        今天他没有早早回去,是知道黄老板,一直都在店子,早早的,他就呆在后街网吧,时不时看一眼黄老板停在后街口的车,一辆二十多万日本车。

        时间很快,晚上十一点,陈好看到黄老板一个人,正在朝车子走过去,嘴巴里面,似乎还在骂骂咧咧,陈好速度不慢,下机,到路口上了一辆登客的的士。

        “跟着前面那辆日产。”陈好坐副驾驶,的士司机看他一眼,没说话,这种追人的事,听说车队里兄弟碰到过几次,专门抓情妇、情夫。

        黄老板开的日产,速度很快,跑过了半个中海市。

        陈好不在他车中,此时此刻,黄老板脸色有点阴沉,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女人简直是水泼不进,高俊辉那家伙,虽然提供的资源挺不错,但是也太难搞了吧。

        他黄福明,从来都没碰到过这种女人,他看上的,那个不是轻而易举上手。

        一个电话打出去,电话那头,正是高俊辉的声音。

        “喂,黄老大,怎么样,上手没?”高俊辉这个时候,正在家里,他却不知道,如果不是的士速度追不上,陈好一直看不清这家伙,早就一麻醉针下去。

        “俊辉,你这什么同学的嫂子,也太难搞了,怕不是寡妇吧?怎么感觉,像是有老公,完全水泼不进啊,行了,我知道你想给我介绍女人,我也想吧现在黄脸婆踢掉,娶个漂亮的呢,得,我来你家一趟,跟你详细聊一下!”

        日产车里的黄老板,一脚油门下去,开得飞快,后面跟着的的士,轰隆轰隆,咬牙追上。

        “师傅,开快点,给你加钱!”

        陈好完全没想到,他妈的,这个黄老板开车,速度一直没下来过,飞速狂飙,晚上看不到对方车里,什么都看不到,麻醉针都没办法扎下去。

        开车的司机,咬咬牙:“兄弟,改天再追吧,人家车好,我这车烂,抓奸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明天再继续吧!”

        的士司机咬牙,陈好呃了一声,没反应过来。

        “什么?你说什么?”陈好反应过来,差点没跳起来。

        的士司机咬着牙,飞速飙车,“小伙子,你心情我能理解,追不上,明天再......”就在的士司机,喊着要放弃,突然日产车,直接减速转入一个小区,小区里面,是一栋栋联排别墅,“快下车,跟进去!”

        的士司机,猛踩油门,陈好脑子转过来,三张红票子丢下,下车了。

        丢下红票子的陈好,脑子算是反应过来,的士司机那话,里外里他是在追奸夫淫妇!陈好来不及苦笑,直接追了进去,幸好,时间很晚,门卫老头看管不严,不然陈好铁定跟丢。

        追着进入联排别墅区的日产车,车子走得不是很快,只不过陈好跟着,看着别墅区里的摆设,脑子有点空,这个别墅区有点熟悉,想了想,不就是高又庞,高主任他们家的联排别墅区吗?有一次他们那群实习生全都到他们家做客,陈好还记得,就是这个别墅区。

        看着前面日产车,陈好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眼睛里面,渐渐升起一股阴冷。

        完全没有超出他意料之外,日产车就停在高又庞他们家门口,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的黄老板,下车之后直接进了高又庞家,而且,看高俊辉开门出来笑脸,应该很熟悉!

        站在一排树下,阴影里面的陈好,咬着牙齿,没想到,黄老板竟然是高俊辉这家伙的同党,这个所谓的黄老板,从他嫂子店子里出来,直接进了高俊辉家门,陈好一下子就明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黄老板,正是高俊辉指使的。

        “看来海南一行,这家伙已经开始动手了!既然这样,别怪我不客气!”陈好站在阴影里面暗暗咬牙,他绝对不放过,对他家人有威胁的人!

        就算冒着被警察查出来的危险,他也要干!

        想到这里,陈好瞟一眼联排别墅的监控录像,默默地,走出去。

        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买台车了。

        高家联排别墅里,高俊辉笑呵呵的,“黄叔,怎么样?那女人漂亮吧,你可跟我说,手到擒来的,下个月结婚的,现在我可没看到一点结果啊!”

        高俊辉仰躺在沙发上,翘着腿,他老头今天不在,正好带着他老妈出去旅游。

        西装笔挺,皮鞋幽光蹭凉的黄老板眯着一双眼睛,笑呵呵道:“俊辉,你还别说,沈柔那妞身材还真棒,脸蛋又漂亮,只不过摆什么烧烤摊子,要是愿意,往床上一躺,不知道多少人喜欢,行了,再给叔叔点时间,保证能够搞定,倒是你,心不小,带着谷新那家伙玩得有点飘忽,彻底带坏了!”

        黄老板嘴角带笑,一副高俊辉不怀好意。

        高俊辉呵呵一笑,淡淡道:“谷新就是喜欢玩,没什么别的爱好,黄叔叔这你也是知道的,对了,谷新的舅舅明天要举办一个小型聚会,黄叔你也来,到时候都认识认识,那些人,都是些老板,个个身价两三千万......”

        黄老板一听个个身价两三千万,顿时眼睛一亮,人脉圈子,没想到这个高俊辉,已经混到这个人脉圈子了。

        不过想想谷新,也就释然,谷新舅舅的圈子,最少怕也有两三千万,最厉害的,听说都上亿了。

        “好,俊辉啊,没想到,你还真有本事,我们这些老辈儿,想方设法,就算钻不进去,你倒是轻轻松松,借着谷新,直接进去了,以后,大大的有前途啊!”黄老板笑眯眯的。

        他这侄子,一向这么有能耐。

        高俊辉,躺在沙发上,笑呵呵的没说话,那个圈子,确实有钱,只要能够那一两个工程做下去,一年两三千万,那还不是小意思。

        “黄叔,要抓紧了,谷新还在等着呢,我怕他等不耐烦,到时候,又得闹出大动静,你知道的,现在得中海市,不比以前,动静一大,搞不好就被盯上,可是要进局子喝茶的,谷新的舅舅,可不想让他进去了。”高俊辉提醒。

        大半夜赶来的黄老板,笑一下,道:“放心,给我几天时间,肯定能成,只不过得想个法子,把那个陈好,除掉,让他住院,还是怎么样,别出现,这样,肯定会简单很多!”

        高俊辉闻言,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