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跑?谁说我要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7本章字数:3245字

        “你们偷的东西呢?藏在那里了?”李医生低声问道。

        一群中专技校生,包括向强在内,全都瑟瑟发抖,这家伙的眼神,太恐怖。

        李医生盯着中专技校生,恨不得上去撕碎他们,偷了他的优盘,如果录像泄露出去,死定了,不只是他李国栋要坐牢,就连他舅舅也要坐牢,银盛集团的李总,更不会放过他,想象李总土匪气息浓厚,李医生心就在颤抖。

        “李医生,我......我们没有偷东西啊?”向强看着要吃人的李医生,忍不住,反驳一句。

        跟着李总的混混,哼一声,“妈的,到现在还敢说没偷李医生的钱,找死是吧?李医生,你说个法子,断手,还是断脚,或者......”

        跟着李总的混混,上去就是一脚,揣在向强肚子上,眼睛看了看三楼的窗子。

        抱着肚子的向强,看着混混的眼神,吓得瑟瑟发抖,这些人,真的敢干。

        李医生盯着向强,这群人里面,他是老大。

        “拿出来吧,你要是不拿出来,保证让你们全都放血,你......向强,今天能不能活下去,靠运气了。”李医生说得恐怖,跟着李总的混混,也是哼哼,他们虽然不会把人丢下去弄死,但是放放血,还是再简单不过。

        向强抱着肚子,蹲着,看着李医生,心里在狂骂不止,什么狗屁陈医生,他妈的,到现在还不过来,最起码过了十五分钟,中南医院就在斜对面,有这么远吗?肯定是不会来,对了,说不定他妈的隔壁学校成灿根本就没打电话陈医生,想想,他没多长时间,就狠狠修理了成灿!

        向强不由得,暗暗骂娘。

        “向强,你倒是说句话啊?究竟藏在什么地方了?”李医生盯着向强,这家伙,一句话都不讲,眼睛滴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向强回过神,道:“李医生,我......我没偷东西啊,真没偷东西,你刚刚不是搜了吗?真的,可能是你掉在哪里,没找到吧。”

        向强根本就不敢说,是他们拿的,更不敢说已经给陈好了,一说出来,恐怕李医生要立马把他们撕了。更甚至,按照录像的价值,别不会把他们丢下去吧?

        向强在心里打个问号。

        李医生盯着向强:“不说是吧?好,给他一刀。”

        一直拿着刀,嘿嘿直笑的混混,拿到就要砍向强。

        “别别别,我说,我说!”向强看着砍刀过来,吓得后退,砰,屁股挨一脚,有被踹回来,那些小弟看着向强被人围在中间这样搞,全都尿裤子。

        “我叫你缩,你是要大腿呢?还是要膀子?”跟着李总的混混狰狞,手上的砍刀,在向强身上比划。

        冷冰冰的砍刀,不时在他胳膊和大腿上划过,吓得他,裤裆一热,热流涌动。

        “哎哟,竟然还尿裤子了。”跟着李总的混混,笑了出来,扫视一眼向强的小弟,个个都是裤裆湿湿的。

        “说说,你们是怎么偷李医生的钱,藏在那里去了?说的好,这一刀就算了,不然这一刀保证赏给你,”跟着李总的混混,是真见过血的。

        那话,说得邪性,尿裤的向强,就差哭出来,不停的摇头:“没有,真的没有偷李医生的钱,真的,发誓,保证没有偷!”

        “嘿,这家伙有点意思,我看,来块膀子吧!”混混刀子在向强膀子上,轻轻一划,一点小口子,见红了。

        “看到没,就从这里砍下去,别怕,熟练工!”混子笑眯眯。

        砍刀扬起,就要砍下去。

        小弟中专生,全都尿裤子,不忍直视,向强眼睛更是一闭,口里啊的一声,大叫出来。

        “怕什么,来了!”混混一声呵斥,砍刀劈下。

        “等一下!”

        就在砍刀要落下去,一直都没出声李医生,突然开口。

        “啊!”混混一刀下去,李医生开口,下意识的收了,只不过有点晚,还是落下去了,给了他一下,不过不深,没达到下膀子的效果。

        “让我来!”李医生盯着混混手里的砍刀,他也是恨极了。

        正在张望的混混,顿时笑了出来,砍刀一抽,递给李医生:”给,李医生亲自来,也算是让我们看看,医生是怎么下膀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

        李医生沉默不语,接过砍刀,冷冷的盯着向强。

        向强蹲在地上,抱着伤口,伤口足足有三寸长,鲜血哗啦哗啦的流。

        李医生拿着看到,缓缓的蹲下来,冷冷的盯着向强,慢慢的,从头到脚,一点一点的审视,向强只感觉,自己坠到冰窟窿里。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别给我打哈哈,这一刀下去,整条手臂都没了,你自己考虑清楚。”李医生要向强考虑清楚,他自己已经考虑清楚了,录像流落出去,他和舅舅稳坐牢,不说三百万,现在连三毛都不会有。

        向强惊恐的看着李医生,砍刀一点一点的在他捂着伤口手指上划过,一点点破开他的皮肤,阵阵刺疼,让他浑身打颤,但是他不敢放手,李医生真的会砍掉他的手臂。

        “李医生,我......我们真的没偷钱,真的......”向强带着哭腔,真的是被优盘害惨了,真的是被姓陈的害惨了......

        李医生眼睛一眯:“是吗?行,那就没偷吧。”

        李医生淡淡的,手中的砍刀,慢慢的扬起,刚刚听到李医生喊等一下的中专技校生,全都扭着脖子,这一次,不会再有人喊停了。

        “哎哟,李医生要动手,小东西,还不开口,可要想好,六千块钱一条胳膊咯!”跟着李总的混混,看着砍刀扬到最高点,哈哈大笑出来。

        向强眼睛一闭,死定了,他甚至能听到砍刀落下声音!可以想象到,自己一条胳膊被狗日的陈姓医生害没了!

        “砰!”

        就在惶恐万分,甚至产生一丝抵抗念头的向强,突然听到一声肉体撞击声,然后一声闷哼,紧接着,就是怒喝。

        “你是谁?”跟着李总的海南混混低沉。

        陈好急匆匆敢过来,到中专技校生的小基地,没看到他们人,听到里面楼里,传来细微的声音,连忙敢了过来,正好听到混混的哈哈大笑,和李医生砍刀落下。

        陈好笑一下,三个混混,果然全都三十多岁,一脸谨慎的盯着他。

        看着爬起来的李医生,陈好道:“李医生,是不是找这个东西啊?向强,你们也是傻了?不往学校外面跑,往没人地方跑,不怕被人砍死啊,呃......都尿裤子了,看来是真被吓坏了。”

        陈好扫一眼,一股尿骚味,有点调侃。

        “李医生,这家伙你认识?”跟着李总的混混,谨慎了再谨慎,陈好突然冲上来,飞起一脚,实在是太猛,跟个电影人似的。

        李医生却没有理他,只是盯着陈好手里的优盘。

        天旋地转,五雷轰顶,差点傻了,怎么回事?优盘怎么回到他手上?

        陈好看着李医生见鬼的表情:“怎么,不敢相信?我也不敢相信,你竟然偷偷把交易给录像,现在,只有呵呵了,优盘在我手上,有本事,抢回去咯。”

        陈好口里说着,眼睛却看向三个手拿砍刀,三十多岁的混混。

        跟着李总的混混,也不是傻子,三十多年没白货,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李医生,你......你把跟李总的合作,录像了?”

        混混中的老大,问出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好。

        李医生盯着陈好,半响说不出话。

        向强和他的小弟,看到陈好,像是看到及时雨,连忙全都跑到他后面,害怕的看着三个混混。

        “不用问了,李医生脑子好使,给你们李总录像,呵呵,李医生,有没有感觉,李总这一路人黑?”陈好看着李医生,这家伙,死死盯着他,不讲话。

        “我都觉得黑了,你都不觉得黑?三台仪器,只给你一台仪器的钱,还要被抽掉二十个点,啧啧,都是狠人。”陈好戏谑道。

        李医生盯着陈好,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优盘竟然能够到陈好手上去,那岂不是说,上一次向强他们全都被揍,钟舒儿的保镖,就是他?

        难道说,一开始钟舒儿出现在夜场,这家伙就在后面?然后......一路开始调查自己?李医生盯着陈好,毕竟是高等学府毕业,一瞬间,联想到最开始,到现在陈好的角色。

        “李医生,怎么不说话了?”陈好笑哈哈。

        “钟舒儿是你安排的?”李医生开始面无表情。

        陈好笑笑:“当然,钟舒儿一开始,就是刺探你们的。”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李医生眼睛再度眯起来。

        陈好吊儿郎当,看着三个混混围着他,道:“从你买处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就决定,插手进来!”

        陈好说道买处,眼睛眯成一道细缝,他清楚记得,那些小女孩,恐怕十六岁都没有,十四五岁,这些人也是下得去手!

        李医生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没想到,竟然是这里开始交手,不过,现在你觉得,自己能跑出去吗?”

        “跑?谁说我要跑?把你们全打趴下,不就够了!”陈好不屑。

        “砍他!”一声怒喝,跟着李总的三个混混,全都弄明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把砍刀,三条肌肉壮汉,压向陈好。

        今天一定要把这家伙留下来,就这优盘的信息,足够让李总下大狱,这个李医生也一样,不砍死他,也要砍断手筋脚筋,让他知道,暗中拍摄录像害人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