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必须立马死的黄老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7本章字数:3571字

        有十万块钱,陈好兴奋之余,想到另外件事,顿时眼睛眯起来。

        “师姐,我还有点事,麻烦帮我跟曹医生请个假。”陈好刚出警察局,开口道。

        程凝美瞧他一眼,道:“姚笛母亲下星期一动手术,手术室已经安排好,我提议找个专家帮忙,我有认识的专家,已经接洽过,没问题。”

        眯着眼睛,想着怎么解决黄老板的陈好,扭头看着程凝美,有点感激,程凝美把他的事,完全在当自己事做。

        “谢谢师姐,不用,上次陈思儿的手术,我估计,我能完全解决的。”陈好道,他确实有信心能够搞定。

        程凝美点下头,没说话。

        陈好也点下头,一个人,直接回了后街。

        嫂子中午去何医生家吃喜酒,下午,最多三四点钟,应该会回来开店子,黄老板那号人,闻着腥味的鱼,怎么会放过任何机会?

        二话不说,陈好赶回美术学院后街,在后街口,果然看到黄老板的车。

        这一次,依然是在网吧等,陈好一直等,等到十点半,看到黄老板喜滋滋的从后街走出来,陈好直接上了一辆的士。

        “师傅,到火车站,在前面公交站停一下,我有个朋友,捎一下!”陈好坐上车,开口道。

        “好咧,前面公交站等,不过等人的时间,按规矩是要收费的,小伙子,知道吧。”的士师傅快五十岁,笑着道。

        陈好笑一下:“没事,我朋友一会就来!”

        的士师傅点头,踩油门,起步,走了。

        陈好坐在车上,这一次,他不是要追黄老板,他要守株待兔,他算是看出来,这个黄老板开车,速度飞快,只要他在前面,等着这家伙,飞速开来,迎面一麻醉针下去,绝对让他死翘翘!

        黄老板死翘翘,后面,自然是去找高俊辉的麻烦,陈好没别的想法,只要敢动他家人,只有一条路,死,不死,留着就是威胁!

        陈好坐在后排,眼睛眯着,透过玻璃窗,他相信,这一次绝对不会被警察盯上,万万不会出现,杀掉高玉虎,差点被警察抓出来,如果不是林菲菲擦屁股,他已经进了警察局。

        陈好脑子里面想着,后面,黄老板的车,赫然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来。

        远远地看着,麻醉针悬浮起来,陈好想了想,直接选择第二种麻醉,清醒麻醉,清醒麻醉,能够让人直觉彻底麻痹之下,保持神经清醒,也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控,然后出车祸!

        盯着越来越近的车,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车越近,黄老板的车灯光,后面的身影,慢慢清晰。

        “就是现在!”陈好眼睛一眯,麻醉针就要扎下去!

        突然,陈好眼睛一疼,一道强光束猛的射来,黄老板的车,咻的一声,飞驰而过。

        陈好眼睛一眨,再次睁开的时候,前面的车道,哪还有黄老板的车。

        坐在车里的陈好,忍不住暗骂一声:”我操,竟然让他跑了!一下午时间,浪费了!”

        “小伙子,你说什么?”开车的师傅,从后视镜看一眼陈好。

        陈好低声暗骂一声,调整一下自己情绪,笑着冲的士师傅道:“师傅没事,我这朋友不来,白等这么长时间,师傅快去火车站吧,我还赶车!”

        坐前面听广播的师傅,嗯一声,随口道:“小伙子,刚刚旁边过去一车,看到没,市区开远光灯,真是没公德心啊,也不怕撞死人,坐稳了,我走高架桥,很快就到火车站!”

        的士师傅,说完,脚下油门一踩,直接上高架桥,市区内的快速通道。

        坐在车后面的陈好,听这话,暗骂一声,他妈的,这次算他运气好,突然开疝气远光灯,下次,一定要弄死他!

        陈好恨恨的,的士师傅很快,十五分钟不到,就把他送到火车站,下了车,再打个的,陈好直接回了家。

        刚刚到家,就看到嫂子就着淡淡的月光,在洗衣服。

        陈好刚进院子,沈柔叫住了他:“陈好,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也不跟我打个电话,给你留了饭菜,还是热的,快去吃点,今天是不是有大手术,看起来,你脸色不大好啊。”

        沈柔说着站了起来,手里还提着她的衬衣,拧着。

        陈好看着嫂子,没有干掉黄老板,还浪费不少时间,心里不怎么爽,脸色当然不大好。

        陈好勉强笑一下,道:“嫂子,没事,嗯,今天确实有大手术,搞了一晚上,对了,嫂子我买了这个,送给你的,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

        陈好说到沈柔生日的时候,终于笑了出来,由衷的笑了出来,下午抽空买的苹果手机,递了过去。

        陈好进院子时候,沈柔看他手上提着东西,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苹果手机,看着陈好递过来的苹果手机手提袋,沈柔呆了一下。

        过了半响,沈柔才开口,“陈好,你,你哪来的钱?是不是?”

        沈柔心头一动,暗暗猜测,不会是程凝美送给他的吧?然后转送给自己。

        陈好看着沈柔,心情彻底好起来,把苹果手机纸袋塞进沈柔的手里,道:“嫂子,你想到哪里去了,这可是我辛辛苦苦花钱挣来的,不是程医生送的,我还欠她八千块钱,怎么敢再借她的钱。”

        沈柔迟疑一下,看着陈好,陈好又笑了笑:“嫂子,大大方方收着,这些钱,都是我赚的,可不是偷来,抢来,对了,别说我乱花钱,嫂子生日,这几年,没收到过像样的礼物,陈好有本事了,肯定要送最好的给嫂子!以后有钱了,一定要让嫂子住大房子,开好车!”

        陈好笑哈哈的说道,大学四年,嫂子为了他,省吃俭用,一个人带着丫头,他们陈家的姑娘,受了不知道多少苦,只要他有的,他都愿意送给嫂子!

        沈柔看着陈好,她想说的话,直接被陈好说了。

        在月光下,和屋里射出来的灯光下,沈柔哽咽一下,隔了足足四年,陈好他大哥去了之后,再次收到生日礼物。

        想着,眼泪不争气的下来了。

        看着嫂子流泪,陈好一愣,看着她直直的眼睛,深吸一口气,低声道。

        “嫂子,你......”

        陈好的话,没问完,沈柔点点头。

        “嗯,四年了,没想到,一晃眼就四年,我记得他,走的那天,就是我生日吧。”沈柔抱着陈好送的苹果手机纸袋,呆呆的。

        今天正好是陈好大哥走了的第四个年头。

        “嗯,就是今天,嫂子,你,别哭。”陈好望着嫂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抱着纸袋的沈柔,看着陈好,过了半响,破涕为笑:“不哭,一晃四年,该哭的也哭完了,你毕业了,丫头长大了,日子也好过了,没什么哭的了。”

        沈柔说完,又道:“快去吃饭,给你留饭了,再不吃该冷了。”

        陈好看着嫂子,情绪来得快,去得,好像也快:“那个,嫂子,你拆开我看看。”

        “快去吃饭!”沈柔在赶他。

        “好好好,我去吃饭,对了,嫂子快洗衣服,洗完拆开一起看!”陈好边说,边往屋子里走,一进门,丫头就从房间里窜出来,睡眼惺忪,看起来困极了,抱着她大腿,不放手。

        随手抱起丫头,陈好进了厨房,看一眼,嫂子给他留了点菜,还有一碗饭。

        看一眼怀里的丫头,这小妮子还在呓语:“叔叔,今天丫头可乖了,一整天都在店子里,哪里都没去,尿尿也没去,坏叔叔也没欺负丫头,丫头想叔叔。”

        伸手拿碗的陈好,手臂一僵,悬在空中。

        低头默默的看一眼丫头,过了半响,低声道:“丫头,后天,不,明天,坏叔叔再也别回来,别怕,有叔叔在,别怕!”

        趴在陈好怀里的丫头,听到陈好的话,似乎有安全感,直往陈好怀里钻,陈好摸摸她小脑袋,眼睛渐渐的眯成一条缝。

        黄老板,这个人,一定要死,而且还要速死!

        陈好心里发狠,明天,明天一大清早,他一定要弄死这个黄老板!

        望着锅里热水上放着的碗,陈好伸手拿起来,抱着丫头,出去在桌子旁坐着吃。

        不一会,晾完衣服的沈柔,提着苹果手机的纸袋,进来了,看着抱着丫头默默吃饭的陈好,陈好的脸色,又不大好。

        沈柔看着丫头,心里一震,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跟陈好说。

        正在吃饭的陈好,再次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效果不大好,沈柔坐下来,看着他,沉默的把纸袋里的苹果手机拿出来,然后,拆开。

        陈好一口一口的吃饭,他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一次,会不会再出意外。

        沈柔迟疑半天,最终还是开口了。

        “陈好,你觉得黄老板,人怎么样?”沈柔问道。

        陈好想着黄老板,突然见沈柔提他,心头一动,道:“嫂子你这是?”

        沈柔见陈好看着自己,并不正面回答,脸色有些低沉:“陈好,想什么呢,我是说,这个人,你怎么看,我感觉有些不对头,这家伙,第一次来我店里,故意找人来敲诈,然后装作英雄救美,他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只不过没说而已,现在,我感觉丫头不对劲,似乎很怕他,所以......”

        沈柔话没说下去,陈好点下头,道:“我会找他谈谈,要他以后别再来了,嫂子不用担心,这个黄老板,我打听过了,是个小加工厂的老板,人也还算讲道理,应该不会有事。”

        陈好想着,捡好听的说,他怕沈柔担心。

        沈柔看着陈好,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叫陈好去跟人家拼命?这不可能,上次跟付强起冲突,进医院住了十天,她一点都不想陈好为了她们母子,跟人起冲突。

        咬了咬牙,沈柔暗恨,为什么做个生意这么难,多长时间,就有两拨人看上她,玩着手段,想要逼迫她。

        陈好看着嫂子,生过孩子的身材,依然是那么傲人,如果将身上的衬衫,换成青春时尚的T恤,或者吊带衫,估计黄老板这种疯子,会更多。

        淡淡一笑:“嫂子,别急,我会跟他谈谈,谈不拢,再来直接报警,我听师姐说,她有个朋友,是市公安局的,再不行,我想请师姐出个面,应该没问题。”

        沈柔听了叫程凝美同学出面,迟疑了下,点点头,现在也没好办法了,如果真有公安局的关系,也许能够赶走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