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两条腿二十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27本章字数:3448字

        陈好看一眼不说话的程凝美,又看看中年妇女,他们这种心思,虽然不好,但是......听那话,就是为了下一代,连双腿都不要了,能够说什么,只能说命苦。

        如果他不是有医德系统,跟人家没什么区别。

        皱了一下眉头,陈好道:“大婶,一双腿换二十万,可是划不来的,你想想,就算你老公做小工,一个月赚五千块,一年也是五六万,二十万也就四五年赚回来,再加上大婶你自己也打小工,一年也能赚差不多的钱,当然,算少点,也有四五万,二十万,也就三四年功夫,这笔账,怎么算,都划不来!”

        陈好帮中年妇女算账,中年妇女看一眼陈好,隔了半天,才道:“大伢二十八了,再不盖房子,没人来了!”

        陈好听了,点下头,这倒是个问题,看一眼农民,如果他们不治疗,这双腿,百分之一万会被锯掉,到时候虽然只花几千块就能做好,但是一双腿没了,以后就成拖累,家庭条件恐怕不会好。

        想了又想,陈好皱着眉,抬头道:”不对啊,就算大叔的腿没有锯掉,在建筑工地上面受伤,一年不能工作,再加上要住院,怎么着也要赔八九万吧?八九万,难道自己家一点积蓄都没有?”

        陈好一合计,旁边的人也是说对,按照医生这样算,没错啊。

        中年妇女大摇头:“没呢,那些黑心眼的开发商,说什么只要人没死,腿没废,顶多给五千块钱,再多,要我们自己出!”

        中年妇女说完,围观路人哗然。

        五千块,现在五千块屁都不是一个,能干吗?

        真的太黑了!

        陈好听了,沉默一下,开发商这样干,他还真没办法,不过,他不可能真看着农民大叔眼睁睁的废掉双腿,道:“大婶,我们先不说这个,先住院,如果不行,我看报案吧,警察应该会站在你们这面的,对了,你们打工的建筑工地,叫什么?”

        陈好突然想到,王小乔两个舅舅,就是干房地产的,几乎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新城,新城地产公司,中海市最大的地产公司!”中年妇女听着陈好问,也是随口一说。

        陈好听到新城,心头一跳,新城房地产公司,不就是王小乔两个舅舅的公司,难不成,这后面的,是王小乔舅舅在话事?

        想到这,陈好不确定了。

        “师姐,你等下,我打个电话。”陈好皱着眉头。

        “你干嘛?”程凝美听到陈好一知道新城房地产公司,立马要打电话,目光有点探寻。

        陈好没说话,从人群挤出去,走医院里面去,在通讯录找到王小乔大舅,打了过去。

        没一会,电话通了。

        “喂,小陈啊,有什么事?昨天小乔跟我说了,你肯定会过去的,对了......”王小乔大舅还想说什么,陈好抱歉一声打断了。

        “舅舅啊,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新城的一出工地出事了?有人腿被砸伤了......”陈好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打断。

        “等一下,你说有工地工人腿被砸断了,在那里,怎么没有人跟我报告,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看看,下面怎么做事,竟然敢瞒着我!”

        陈好拿着电话,听到王小乔舅舅在办公室吼,立马报上中南医院。

        “好,我马上来,等我一会,你们要做的手术,尽管做,工人的医疗费用,我们公司会出的,你们这些废物,怎么做事的,下面有人瞒着工伤,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有问题要上报,现在工人不好招,光搞这种事,人家成片成片的不敢来做事,说你们是猪脑子,就是猪脑子!”

        陈好听着电话,惊讶一下,电话那头的大舅,骂起人来,可不是和和气气的。

        挂掉电话,陈好挤到人群中,看一眼程凝美,她还在纠结,人家病人不想治疗,但是明明可以治疗。

        “师姐,等一下,新城的老总说要过来看看。”陈好在程凝美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就没再说话。

        他也没声张,说是要来,但是现在还没来。

        中年妇女见他们两个医生都不说话,也就没再说什么。

        就在那里站着,过了一会,挤出去,跟坐在车上面的建筑工地负责人交谈。

        陈好等了一会,也挤出去,他就想看看,能够说这种话的新城高管,长什么样,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正在跟中年大婶交谈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旁边坐着的赫然是高俊辉和谷新!

        坐在车里面的三个人,看着面前这个吵吵嚷嚷的中年妇女,也觉得倒霉,刚刚接手工地工程,还没三天时间,竟然出事了,楼上掉一块砖下来,把工人腿砸到了,幸好砖头是从低楼层掉下来的,不然,直接砸死人都有可能。

        命再怎么说,也得四五十万才能摆平。

        “你已经决定不治了是吧?这双腿如果废了,截肢,我立马给你二十万,如果没有,顶多三万块,你可要想好了,二十万,可是截肢的钱!”

        坐在车里面的,黄老板的老婆,一口咬定,二十万要截肢。

        坐在车里的高俊辉,只是吸着烟,看着这场把戏,瞟一眼黄叔的老婆,赞叹一声,这黄脸婆还真厉害,咬得死死的,旁边的谷新,看着肥胖的女人,懒得多看一眼。

        肥胖的中年妇女,迟疑一下:“刚刚我听人说,就算不截肢,是在你们工地上面受伤的,怎么着也要赔八九万,你们......”

        “谁说的,你只给我看看!”黄脸婆直接打断。

        肥胖的中年妇女,看着她,缩一下脑袋,她有点怕这个三十来岁,打扮入时的女人,不过陈好说过这话,她倒是记得清楚,一转身,找一下,伸手指着钻出来看开发商的陈好,道:“就是他,他跟我们说的,人家是医生,读过书,肯定是的,不截肢你们应该也要赔八九万的!”

        中年妇女想要争取一下。

        坐车上的黄脸婆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出车外,喝道:“就他说的,他说赔就赔啊,那你找他要钱去,甭找我了!”

        黄脸婆女人说完,直接关窗子,懒得理会。

        坐在车里面抽烟的高俊辉,听到这话,也抬头看了下,顿时看到陈好,笑了出来。

        两个人,远远地,对视了一眼。

        “这不是陈好吗?”车里的谷新道。

        高俊辉笑一下,道:“是他,他本来就在中南医院上班,不管了,等这面的事完了,想想怎么解决他。”

        “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高大哥,搞快点,腾出手,我们就去弄他!”谷新迫不及待。

        陈好看着中年妇女悻悻的走过来,看着车里面的高俊辉和谷新,倒是很平静,两个死人而已,这个念头刚刚升起,陈好就打住了,现在不能动他们,黄老板刚死,他们两个就出问题,警察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有问题,连环命案,到时候还不死命的查。

        “怎么样?有没有说多个点钱?”陈好问了句。

        中年妇女摇头,八九万没指望,还是拿那二十万。

        陈好沉默,等着,程凝美倒是没挤出来,她也给农民检查了一次。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围观的路人,不见较少,甚至越来越多,走在车上的谷新,看着这情况,倒是有点担心。

        “高大哥,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

        黄老板的老婆,一脸的不屑,照着化妆镜道:“谷新老弟,这你就想多了,一个农民工,算什么?谁管?安安心心的坐着吧。”

        黄老板的黄脸婆,说实在话,没有黄老板厌恶的那么丑恶,刚好三十来岁,穿着时髦,脸蛋上面擦着粉底,也显得白嫩,嘴唇上涂着诱人的口红,也显得性感,随便一个媚眼抛给高俊辉,正在抽烟的高俊辉,轻轻一笑,回给一个懂得的眼神。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一辆奥迪A8,一辆十来万的小轿车,疾驰而来,停在中南医院门口。

        高俊辉车上面的司机,眼睛揉了揉,叫了出来:“高总,总裁的车,总裁的车来了!”

        司机指着奥迪A8。

        躺在车上抽烟的高俊辉一愣,连忙灭烟,准备下去。

        奥迪A8上面急匆匆下来的王小乔大舅,看着围满人的圈子,就往里面挤,他手下那些职业经理人,连忙用身体给他挤出一条路。

        王小乔大舅挤进去,看一眼坐在地上工人,顿时指着旁边一个经理大骂起来。

        “谁的,是谁负责的工地,立马给我站出来!”

        王小乔舅舅一声大吼,在场围观的路人,都看着他。

        这波西装革履的人,急匆匆挤进来,其中一个,满面威严的男人,指着那些油光满面,西装笔挺的人骂,这种场面,可不多见。

        王小乔舅舅看一圈,没人开口,一个农民工坐在地上,被砖头砸伤了,隐瞒不报,这事,谁都不清楚,谁都不认识究竟是不是自己负责的项目上的工人!

        “孙总!”陈好见王小乔的舅舅,一个个怒视过去,连忙叫了一句。

        “嗯,小陈?”王小乔大舅转过来,看着陈好。

        陈好示意一下,王小乔大舅点点头,“快进去治,医疗费用算在公司账上,另外,二十万来,算是先期赔偿,如果腿坏了,再加八十万!”王小乔的大舅,一开口,跟着他一女秘书,风情万种的,直接打开包包,掏出二十万,蹲下来,递给农民工。

        围观的路人,看着突然到来的大老板,出手阔绰,立马二十万现金,如果残废了,直接再加八十万,足足一百万,这么多钱,都购买一条命了!

        王小乔舅舅这个大老板出手阔绰,跟着他来的七八个经理人,全都盯着农民工,使劲儿想,究竟见没见过,是不是自己工地的人,实在想不起来,赶忙打电话出去问。

        王小乔的大舅,一个个的看着他们,西装革履的项目负责人,全都额头冒冷汗。

        大老板炸毛,全都抓瞎。

        坐在车上面抽烟的高俊辉,瞪着一双眼睛,远远地看着,没过一会,他的电话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