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地下皇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6本章字数:3717字

    随着一声枪响,金虎的身子无力的倒在地上,眉心上的一抹血红和瞪得圆圆的双眼,成了在场所有人最胆寒的梦魇……

    围着林枫的金虎的小弟们都傻眼了,院子里的宾客们也傻眼了,连坐在主桌上的林开山和老鼠也愣住了!

    在场人谁都知道金虎死不足惜,但却从来没有人敢于付之行动。

    可林枫,却是仿佛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开完枪后,直接将枪扔到了金虎的身上……

    “少爷!”终于,一个小弟回过神来,惊呼一声就扑倒在地查看,但这会儿金虎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你……你竟然敢开枪!”小弟脱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指着林枫的手臂都在颤抖,说话牙齿都开始打颤。

    “怎么?”林枫轻笑一声:“只准他开枪不准我开枪么?”

    这会儿,其他人终于回过神来。有几个离大门口比较近的,悄悄的往后挪动着身子,想要闪人了……

    “妈的你去死!”这时,林枫身边另一小弟突然一声怒喝,竟也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可谁知,他的枪口还没有指向林枫,就直觉脖子一阵刺麻的疼痛,低头一看,鲜血从自己的脖腔上激射而出,身子也顿时没了力气……

    再看旁边几名小弟,竟然也是一样的捂着脖子倒地不起!

    连同金虎在内,九个不请自来的客人,都在这里丢掉了性命!这恐怕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仅仅两分钟,在场所有人却仿佛过了两个世纪一般!

    林开山看了看林枫,又看了看在场宾客,不由出声打破了平静:“耀冬啊,叫人来把桌子都移到后院吧,这边的血腥味儿太重了,影响食欲!”

    说着,林开山大踏步走近了前厅,老鼠也起身随后跟上!

    刘耀冬回过神来,急忙示意下人过来抬桌子,而边上的宾客们却犹豫了!

    林川海见状,不由大笑出声:“呵呵,今天是好日子,大家别因为这个坏了兴致,走去后院继续!”

    话说完,不少宾客还是踌躇不定!但却不敢说什么!

    毕竟,林家的大院里,还没有他们可以畅所欲言的资格!但显然,他们这会儿都要面对一个异常严重的问题……是留下,还是快走!

    留下,他们显然就是林家的好朋友了,日后生意的合作上面,自然也就多了一层关系,好处显而易见。

    而离开,他们或许可以躲过这一劫!

    两者皆是有利有弊,但能出席林家晚宴的,显然都不是傻子,仅仅稍愣神了一下后便在林川海的引路下,朝着后院走去……

    很显然,他们都知道,就算走了,凭四爷的实力,也能轻易查到!到时候说不定受到的牵连更大,这会儿还是装作没事儿一般就好了。反正他们只是小人物,就算四爷想要报复,首当其冲的也是林家罢了!

    而李丽这会儿,依旧一脸的无法相信!见宾客都动起来了,不由示意妹妹李萍先带着大家去后院,自己则来到了林枫身边,沉声低喝:“这下你可真是捅破天了!”

    “哦?”林枫小有兴趣的看着她回问:“这家伙有这么大的势力?”

    “哼,你还是问问你们王局长吧!”李丽说着,自顾自的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也不知道是要叫警察来,还是要告诉家里人。

    但单看她的样子林枫就知道,这事情不小!

    果然,林枫这边一回头,就看到猴子一脸郁闷的站在前厅门口冲他招手……

    跟着猴子进到屋里,见林开山和老鼠坐在主位上,林枫不由轻笑一声:“报告首长,成功完成任务!”

    “哈哈哈哈!”林开山一听这话,顿时大笑出声,看着老鼠……

    而老鼠冷着脸沉声怒喝:“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臭贫?看看你办的这什么事儿!我叫你教训他一下,谁让你打死他的?”

    林枫看着老鼠,不由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说道:“你看到了,这不关我的事。是他们先掏枪的!我要不杀了他们,他们打到周围宾客怎么办?那不就砸了林老爷子的寿宴了么?”

    “你当那些人现在还有心思吃饭么?”林开山轻笑一声:“他们现在的心可都悬着呢!”

    林枫一愣,不由好奇的问道:“这个金虎到底什么来头啊?”

    之前这个疑问就一直在林枫心里徘徊了,现在终于可以问出来了。

    林开山瞟了眼老鼠,淡声问道:“这小子,不是你带出来的人吧?我看他可比你胆子大多了!”

    说着,林开山看着林枫竖起了大拇哥:“好小子,有魄力有血性,真像我年轻的时候!”

    老鼠听到这话,不由也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他这叫无知者无畏了!”

    “呵呵……”林开山看着老鼠轻笑一声,随即扭过头看着林枫说道:“金虎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他的干爹金彪,却是燕京的大人物!”

    “比您还大么?”林枫淡声笑问道。

    林开山一愣,失声笑了出来:“呵呵,你这小子还真有意思!不过……说实话,我现在确实不如他了!”

    林枫扭头看着老鼠,不由狐疑不已……

    老鼠看着他的样子,不由无奈的摇头:“早年,金彪在燕京底层打拼,当时咱们国家还没有重点抓住这一方面,所以才任他牢牢的将燕京和周边的几省黑道势力都抓在了手里!现在道上人人都称他四爷,没有人敢惹!”

    “国安局都不敢么?”林枫不由好奇的问道。

    “呵呵,没有必要的话。”老鼠淡声苦笑:“你要知道,金彪不光是黑道势力大,表面上他还是一个企业家,手底下掌握着燕京近三分之一人口的生计,物资流通等等!说他是燕京的地下皇帝一点儿都不为过!真要是办了他,那才叫找麻烦呢!”

    “我跟那家伙是老对头了!当初年轻的时候就没少作对!”林开山说着,脸上倒是露出一丝怀念:“不过这几年他倒是越来越过分了,好像跟周边几个邻国的黑道势力也有勾结!”

    林枫一愣,突然觉得这整件事情有些诡异,当下不由狐疑的看着老鼠和林开山问道:“我说……这不是你们早就商量好的吧?你们想给金彪下马威?然后叫我出来当冤大头?对么?”

    “哼!你以为我会提前知道你要杀了金虎么?”老鼠听到这话,顿时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瞪了林枫一眼后,随即看着边上的猴子道:“你赶紧回去,盯着点金彪那边,有任何异动,赶快告诉我!”

    “好的!”猴子正色行了一礼,随即哭丧着脸道:“俺还一点儿东西都没吃呢!”

    说着话,猴子不由一脸埋怨的看着林枫……

    “呃……要不吃了再走?”林枫淡声笑道。

    “你觉得可能么?”猴子说着话,不由撇了撇嘴,显得很是无奈,随即转身离开!

    看着猴子离开,林枫不由纳闷不已:”有这么严重么?“

    ”那就要看人家怎么反应,我们怎么接招了。“老鼠轻声叹道。

    ”难道他还敢跟国家对着干么?“林枫说着,眼中满是不信。

    ”呵呵,他当然不敢这么做,但你恐怕要倒大霉了!“一旁林开山笑着说着,看向林枫的眼中充满了玩味,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精彩的好戏一般!

    而此时,燕京南郊,一栋别墅里,一鹤发老者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端着茶杯细细的品着……

    这老者看着有七十多岁,身穿灰布衣衫,脸上皱纹堆累长须花白,但双目之中却炯炯有神,就这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威严,让人望而生畏。

    如果林开山在的话,肯定会叫他一声死老头子!因为他就是林开山的老对手,燕京的地下皇帝……金彪!

    此时他面前的地板上,放着洗脚盆,一少女正俯身低头,小手仔细的在他的脚上揉捏着!

    这时,一黑衣人走到金彪身后,俯身在他耳边……

    金彪听完,眉头一皱,缓缓轻叹一声:“知道了,去叫兴儿过来。”

    “是!”黑衣人点头应声,转身离开!

    大厅里没有别人,金彪缓缓将茶杯放到旁边的茶几上,低头轻道:“铃儿,小虎死了!”

    正低头洗脚的少女不由一愣,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唉……该来的就来,该走的就走!小虎这孩子从小跟着我,一步步走到现在,本来也算不错了!只可惜,始终难成大器啊!”金彪说着,眼圈也微微红了起来。

    “干爹,您知道金虎这一去会死么?”被称作铃儿的少女缓缓抬头看着老者问道。

    “呵呵,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知道?”金彪苦笑一声:“小虎行事张扬,不知收敛,早晚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那您想怎么办?找林家报仇?”铃儿不由问道。

    “呵呵,你别看林家现在不愠不火的,但只要林老头还在,就没人敢明着动手!”金彪说着,抚了抚长须,笑了起来:“而且,小虎肯定不是林家人动的手!”

    而这时,又一男子疾风似火的冲了进来:“干爹,金虎大哥死了?”

    “兴儿啊,说了多少遍了,别这么风风火火的,像什么样子!”金彪皱了皱眉,看着站到自己面前的男子,显得有些不满。

    男子一愣,不由急忙站定了身子,低头低声:“不对起,干爹!我下次一定注意。”

    “罢了!”金彪办了摆手,显得很是无奈:“小虎被人杀了,你去把他的尸体领回来,接手他的工作吧!”

    “干爹,就这样?”男子显然没有想到金彪就这么淡定,不由急忙问道。

    “你还想怎样?找人去林家么?”金彪淡声说着,瞟了他一眼:“罢了罢了,去吧!我累了!”

    “好的,干爹您早休息!”男子应声,转身离开。

    “铃儿啊,你也去吧,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会儿!”

    铃儿一愣,当下拿起毛巾帮金彪擦干脚,端着水盆缓步离开……

    可刚一出门,眼前人影就吓了她一跳,身子一晃,盆里水花溅出,弄了一身。

    “金兴哥?你干什么?”铃儿定了定神,不由埋怨的看着眼前男子气道。

    金兴尴尬一笑:“呵呵,我这不在等你呢么!”

    铃儿当即一愣,不由出声问道:“等我干什么?”

    “我想你,不行么?”金兴突然柔声说道。

    铃儿一听这话,不由脸色一转,正声说道:“金兴哥,之前就跟你说了,我跟你只有兄妹之情,再说,干爹一定也不希望我们这个样子!”

    金兴体不由面露伤心之色:“可是,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不行?”

    “没有血缘,我们也是兄妹,你不要再说了!”

    铃儿说着,就要离开……金兴见状,下意识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你别走啊,我们……再说会儿话总行吧?”

    “说什么?”铃儿回头问道:“小虎哥不在了,你要忙的事情更多了,还有心思闲聊么?”

    说完,铃儿端着水盆快速离开,而金兴无言以对,只能垂头丧气的朝反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