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暴露身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6本章字数:3724字

    挂掉电话,林枫心头恨意滔天!

    倒不是恨别人!而是恨他自己!

    明明之前就已经有了怀疑,明明之前已经有过很多预兆!但自己却一直没有行动!

    其实,之前陆浩宇出事的时候,林枫就已经怀疑到清浅身上了!当时陆浩宇叫校外混混去堵林枫,林枫将计就计将他们收拾了一顿!可最后却是陆浩宇被一伙儿神秘人杀死,嫁祸林枫!

    那天知道林枫计划的,也就是林枫本人、郭海涛、清浅和林雨曦了!

    郭海涛显然是没有问题的,否则后来他也不会告诉林枫救护车和那些神秘人的事情!

    而林雨曦,自然也不可能!

    剩下的只有清浅了!可当时林枫却只是小有疑惑,没有完全肯定!毕竟,这事儿也很有可能是有人一直盯着自己的行踪,等自己离开后借机动手加害陆浩宇!

    之后,林枫和清浅还有林雨曦一起出去逛夜市的时候,也遇到了一群混混的袭击,虽然手段很拙劣,但谁能保证不是清浅叫人做的呢?当时那个人可在钞票里面藏着刀子呢!普通打架至于一上手就动刀子么?就算不一定是清浅做的,肯定也是想让他死的人找人下的手!

    而且回家的时候又遇到了袭击!这件事儿总得来说也有蹊跷!

    当时赤翼的三个杀手是早早埋伏在林枫家里的,而知道林枫不在家的,除了林雨曦、郭海涛、也就是清浅了!这件事她也是有嫌疑!但林枫当时也没有往这方面想!

    更不要说之前,自己去故城的事情了,当时自己就告诉了林雨曦和清浅。后来出燕京就被影子堵住了!

    要说的话,清浅绝对是首要怀疑对象!可林枫总是觉得真要是清浅的话,他当时可是都明说了,她怎么还敢动手?那不就等于是自己暴露自己了么?现在看来,也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清浅显然就是故意这么做的,越是明显,就让人越无法确定!

    不过,现在不同了!虽然还没有确实证据,可林枫却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清浅的身份了!

    她一定是神秘组织的人,来到林雨曦身边卧底,就是为了找机会把她劫走!今天她的行动肯定是计划好了的,装醉骗林雨曦跟她一起出去,埋伏在附近的人再突然出手,将林雨曦和她带走!

    可有一点儿,之前一起逛夜市的时候,林枫还专门问过郭海涛呢,清浅从高中就和林雨曦是同学了,为什么前两年的时候不直接动手呢?

    虽然满是疑惑,可现在显然不是在意这些事儿的时候!

    随着老鼠的命令,整个燕京市可以调动的警力都动了起来!各条出市的要道都被封锁,街上每个路口都有警车站岗。不知道的,还以为要为迎接外国首脑做准备呢!

    本来,一个绑架案怎么也不可能闹到这种地步,但这件事情却不一样!对手如此机密行事,可见林雨曦身上一定隐藏了巨大的秘密,否则国外的势力组织也介入其中了!

    到了黎明时分,林枫这边让王蔷查的资料也已经查明,但结果却让人匪夷所思!

    清浅的身份竟然全是真的,出生记录也好,从小到大的档案记录也罢,完全都没有一丝的漏洞!资料为证,她是个从小到大也没有任何出国记录的土生土长的燕京人!

    于是,侦察重点放到了她家庭身上!

    可偏偏她的父母注册的一个小公司虽然还在正常运转,但她们一家人这会儿却都全消失了!

    这毫无疑问坐实了清浅的卧底身份!但却对找到林雨曦没有一丝的帮助!

    清浅既然这么做了,表示他们已经破釜沉舟完全不在乎身份是否暴露!这让林枫不由担心起来!

    神秘组织的目的没有改变过,一直是要以绑架林雨曦为主!可现在林雨曦已经被他们绑架了,那他们下一步又会做什么?

    将人带出燕京,甚至带出中国?这显然是最有可能的事情!

    可带着一个被绑架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松出国呢?更不要说现在戒备这么严了!

    由此可见,清浅和林雨曦,现在肯定还在燕京市里!

    在总部里忙到天亮,还是没有一点儿线索,这会儿林枫累得半死,只能先回家再说了!

    之前送到国安局总部的车,小蛇和灵兔当初走的时候没有开走!现在早就修好了,一直在停车场里落灰!这会儿林枫回家,正好用上!

    一路开车回家,林枫心乱如麻!

    不幸中的万幸,金彪金四爷这会儿没有什么动静!否则真就是火上浇油了!

    回到家里,林枫倒头就睡,连燕大的课也没有心思去上了……

    而与此同时,燕京某仓库之中,林雨曦缓缓睁开眼睛!

    揉了揉发痛的脑袋,林雨曦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她扶着清浅在路边等车,可一辆车子突然冲了过来,副驾驶上还有人开枪!

    她慌慌张张的抱着脑袋蹲下,有人突然拿什么东西捂住了她的嘴巴,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支起身子,林雨曦看了看四周围!白灰墙老旧不堪,有些地方已经露出里面的红砖。房间里除了自己刚才躺着的钢丝床之外再无他物!

    走下床,林雨曦拧了拧屋门把手,显然已经上锁!

    ‘砰砰砰’砸了几下房门……

    没一会儿,房门打开!

    林雨曦看着眼前出现的人,不由下意识后退几步:“你们是什么人?我的朋友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这些人身上穿着和潜水员的潜水服很像的紧身衣服,衣领直接遮着面部只露出双眼!有几分忍者的味道。腰上还挂着皮带,皮带上手枪、刀子一应俱全,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为首之人,身材苗条,看体型应该是个女子。听到林雨曦的话不由轻笑一声:“哼哼,这些你不需要知道!”

    黑衣人淡声说着,身后另一人将盛了食物的托盘放到了边上……

    林雨曦一愣,随即冲着为首的女黑衣人大喊:“清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首黑衣人一愣,随即拿下了自己面罩,露出自己的真是面容,轻笑一声:“想不到这样你都能听出来?我还说不想让你伤心呢!”

    林雨曦看到她的样子,不是清浅还能有谁?

    想到自己蹲下到时候,那个捂住自己嘴巴的人,林雨曦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我没听出你的声音,只是猜测罢了!”

    “看来你还真没有看起来那么单纯呢!直觉真是敏锐!”清浅轻笑一声道。

    林雨曦看着清浅得意的面孔,不由双眼微红:“我从来没有想过,一直想绑架我的人,竟然是你!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最亲密的朋友!”

    清浅一愣,不由轻笑一声:“以后记住,不要随便相信别人了,知道么?”

    林雨曦淡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抓我要干什么?”

    清浅淡声笑道:“呵呵,为什么抓你,我也不知道。至于我们是什么人,当然也不能告诉你!你只要知道,现在你能做的事情,就是老老实实的配合!懂了么?”

    “不懂!”林雨曦坚定的摇了摇头:“不管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配合的!你们休想得逞!而且,林枫一定会来救我的!”

    清浅不由笑道:“呵呵,刚说叫你不要相信别人,你还相信他啊?别忘了,当初他可是要杀你的人呢!硬说的话,我和他都是一类人,到你身边,自然是有目的的!”

    “不!你们不一样,你是个骗子!”林雨曦正色说道。

    “他不也是么?”清浅笑应一声:“好了,好好在这儿呆着吧,等我们联系好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说着,清浅带着人出门,将房门反锁!

    屋外,看着像是一个大仓房!旁边还有一间房间,清浅带着人拐弯回到另一间房里,直接坐到了一台电脑跟前……

    “叫下面人换上便装,在附近严查,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大意,知道了么?”

    “是!”两个手下应声,转身出了房门。

    清浅看着另一人,淡声问道:“林川海那边怎么样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市?”

    “船倒是准备好了,可林家现在一团乱,林川海现在根本抽不出手!恐怕还得两三天,现在是风口浪尖,等林家稍微安定一下,我们才有可能出市!”

    “嗯,知道了,你出去吧!我跟主人汇报一下!”清浅说着,摆了摆手。

    手下人都离开,清浅打开了电脑!

    林枫这边迷迷糊糊的醒来,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周晓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照常来收拾家里做晚饭!

    但林枫这会儿可没心情吃饭,打了声招呼便直接离开,开车再次来到国安局总部!

    老鼠显然更是疲累,一天一夜没睡觉了!却完全查不到一丝痕迹!

    黑色商务车更是别提了,几乎整个燕京的商务车都排查了一遍,依旧没有线索!

    看着老鼠给的文件,林枫不由长叹一声:“和清浅有关的任何地方都查过了,难道说她们已经出市了?”

    “这倒不会!”老鼠摆了摆手。

    “为什么?”林枫不由郁闷道:“封锁道路排查是不错,但难保下边人不会放鸽子啊!万一哪个手底下的人贪财了,或者警察里面有她们的内应的话,这人恐怕就真没处找去了!”

    老鼠正色说道:“绝对不会!我调了军区的部队过来,任何出市的通道,包括飞机场都有他们和警察一起守着!如果连军队都不能相信的话,那么这燕京,也没什么可以相信的人了!”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吧!”林枫苦笑一声,站起身来。

    “你干什么去?”老鼠不由问道。

    “去林家看看,说不定老爷子有什么办法!”林枫说着,转身出了办公室。

    林枫这会儿是真没辙了!否则也不会去林家看看了!老鼠做的已经很好了,但说破天也只是官方、正面的渠道,真能挡住那些不法人士么?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带着一个大活人带出国,也确实不容易!毕竟林雨曦可不会老老实实听他们的话!只要人真的还没出市,那一切都还好办,可真要是出了燕京,中国这么大,人家怎么也能想办法把人带走的!

    到了林家大院,进到前厅里,林老爷子满脸愁容,似乎仅这一天,就又老了十几岁!

    见到林枫进来,林开山不由长叹一声,眼圈微红。

    林枫一脸愧意说道:“老爷子,您别难过了,是我没本事,让他们钻了空子!”

    “唉……我对不起他们啊,孙子没保住,现在孙女儿也丢了!我死了,九泉之下怎么去面对雨曦的父母?”

    林开山说着,眼泪顿时滴撒出来,边上刘耀冬也是一脸唏嘘。林川海和林梓褀坐在下边,也是低头不语。

    而这时,外面一声怒吼传来:“老不死的,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

    众人一回头,见一妙龄少女推着一轮椅正走进院子,轮椅之上,一鹤发童颜的灰衣老者,正对着正堂里的林开山怒目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