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多事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7本章字数:3920字

    徐若冰对林枫的一语双关自然没有听明白!但当下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出去,将昏迷不醒的王蔷抱进屋里,放到了沙发上。

    见门口还有两个漂亮护士探头探脑,林枫不由笑着招了招手:“进来吧,没事儿了。”

    说着话,林枫不由捂着左肩咧了咧嘴,:“真是疼的厉害,赶紧帮我处理一下吧!”

    两护士一愣,急忙进屋打开了房间顶灯帮林枫揭开绷带查看伤口……

    “伤口又裂开了,需要重新缝合,稍等一下,我们去拿东西!”一个护士说着,拽着另一个同伴转身离开……

    林枫躺在床上,瞟了眼沙发边上的王蔷,不由对着徐若冰出声问道:“她没事儿吧?”

    “只是被打晕了!不要紧!”徐若冰淡声应道。

    林枫淡声问道:“你刚才干嘛去了?”

    “家里有点事,我刚才在厕所打电话!”徐若冰说着,脸上浮出浓浓的愧意。很显然,如果不是她离开的时间太长的话,这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林枫看着她,不由轻笑一声:“还真多亏你刚才没和她一块儿在门外,否则我恐怕就死定了!”

    徐若冰一愣,看着林枫一脸的不明所以……

    林枫摇头轻笑,没有解释。

    但很显然,凭她们两个,就算刚才都在外面守卫,也不是那个杀手的对手!如果刚才她和王蔷一起在外面守卫的话,她们两个恐怕都会被打晕,弄不好会被直接杀掉,那样的话,林枫也真就死定了!

    “嗯……”王蔷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回过神来一个激灵就蹦了起来。可看到自己已经在屋里,而徐若冰和林枫都在的时候不由愣了一下:“那个医生呢?”

    “已经跑了!”徐若冰淡声应道。

    林枫轻笑一声,冲她摆了摆手:“大小姐,睡得可好?”

    “呃……”王蔷一见林枫,顿时满脸尴尬,觉得自己很是失职,没有做好自己该做的!

    “呵呵,这回知道在屋里守着的重要性了吧?刚才你要是在屋里,我也不会成这个惨样了!”林枫淡声笑道:“可话又说回来,你们两个要真都在屋里守着,我还真不见得能发现那家伙的意图!”

    说着,林枫缓缓起身,走到刚才和那个医生对峙时所站的位置,指了指墙上……

    二女不明所以,走到切近一看,不由都愣了!二女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可置信!

    洁白的墙面上,一个注射针筒死死的插在上面,针头全部没入墙面!

    “看到了吧,这个杀手可不是一般人。”林枫淡声说着,缓缓坐回床边。

    “要不要把这事告诉首领?”王蔷神色凝重的问道。

    “给他支一声吧,不过就算告诉他,恐怕也查不到这个杀手的身份。”林枫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身手这么厉害的杀手,不可能留下什么线索给别人,让别人查到他的身份!

    没一会儿,两个护士推着小车走了进来,为首一护士一脸焦急:“我们找不到常医生。”

    “不用找了,他肯定已经挂了!”林枫轻笑一声道。

    两护士一愣!

    林枫扭头看着王蔷:“打电话给老鼠,说一下这里的情况,顺便叫点人来,我想刚才那个杀手医生已经把常医生给干掉了,在医院里找找吧!”

    “嗯!”王蔷应了一声,扭头出了房间。

    “不需要换一间房么?”徐若冰看着林枫淡声问道。屋里的窗户破了,房门也坏了,显然已经不适合住了。

    “没必要。”林枫摆了摆手,看着两护士笑道:“你们会缝针么?”

    “嗯……会……”两护士应了一声。

    “那就你们来缝吧,等叫来别的医生,我早失血过多而亡了!”林枫说着,很配合的往床上一趟。

    两护士相视一眼,转而开始忙活起来……

    但见到一护士拿着针筒要给他打麻醉针,林枫不由急忙摇头:“别!我恐针了,还是不要拿那东西在我脸前晃,我会觉得害怕!”

    林枫这话说的倒不假,毕竟几分钟前他离死神的距离也只有那么不到一厘米,那医生的针要真扎进去,他可就死定了!

    “可是,不打麻醉,我们怎么缝合伤口啊!”拿着针筒的护士一脸犯难的说道。

    “就这么缝呗,没事!”林枫应了一声。

    护士没有办法,只能放下针筒去解林枫的上衣……

    徐若冰站在一旁,看着两护士脱掉林枫的上衣,擦拭伤口,消毒后缝合,心里也是吃惊不已。虽然以前在军队的时候,她并不是没有接触过这种不打麻醉直接缝合伤口的事情,但她和王蔷一样,完全不认为像林枫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人能有如此忍耐力!

    可事实确是如此,林枫也不是寻常人,如果这点儿忍耐力都没有,那还陪当佣兵么?以前他在国外受伤的时候,别说是什么用专业工具缝合了,连很平常的缝衣针线都用过!

    不得不说,这么一个在林枫看来很正常的事情,倒是让徐若冰对他的看法有些改变了!

    屋里忙活着,外面也没闲着!王蔷给老鼠打完电话之后又叫来警察,带着他们把医院里翻了个底朝天……

    等收拾好一切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林枫这边的临时治疗已经结束,只是看到他的样子,王蔷不由一愣。

    此时的林枫,靠坐在床上,左手绷带直接固定在了腹部,肩膀和左臂也都被牢牢固定,跟打了石膏一般。

    林枫看到王蔷回来,不由苦笑一声:“看我现在像残疾人么?呵呵。那两个美女护士太热情了,为了不让我再弄伤缝合口,把我捆成这个德行了!”

    “我觉得她们是为了时练手艺。”徐若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轻笑一声。毕竟她刚才可是全程看着林枫怎么遭罪的!

    林枫对美女的抵抗力真是为零,那两个女护士一发嗲,他就答应了,现在这副样子,也是活该!

    王蔷倒是没有什么笑的心情,而是神色凝重的说道;“事情我已经告诉首领了。而且警察也在五楼休息室外的逃生楼梯的楼道里找到了常医生的尸体。另外,我们还在东侧门的厕所里,找到一个送外卖的人的尸体!”

    “好家伙,杀了两个人?”林枫听到,不由轻叹一声。

    “我调了医院的监控录像,虽然找到了这个杀手的身影,但画面却狠模糊,而且没有一张是正脸的。”王蔷沉声叹道。

    “呵呵,我这到底是得罪谁了?怎么老有人把我往死里整呢?”林枫摇头苦笑一声,扭头看了看徐若冰:“来给喂点儿水行么?我这右手也废了。”

    林枫说着,举了举打着点滴的右手!

    徐若冰无奈,起身走到切近给林枫倒水喂水……

    林枫仰头喝了几口,突然一摆手,扭头咳嗽了一声:“咳……我去,你要呛死我?”

    “抱歉,不是故意的。”徐若冰淡应一声,回到沙发边上坐下。

    “我真是服了老鼠了,他派你们来就是来整我的!”林枫没好气的说着,往胳膊上抹了抹嘴,收身躺回床上:“行了,我睡觉了,没事儿别打扰我。”

    王蔷看了徐若冰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她们都不敢离开房间了!

    本来大半夜来这么一个突发状况就让人神经紧张,疲累不堪。本来该是加倍警戒的,可随着时间慢慢的推进,再加上沙发又这么柔软舒适,所以没一会儿,王蔷的困倦之意就席卷而来……

    抬头看了看徐若冰,见她依旧端坐,王蔷不由放下心来。反正那杀手已经不可能再来了,又有徐若冰坐阵,自己不如小睡一下……

    可其实她不知道,徐若冰比她还早睡着呢!但因为这会儿房间里没有开灯,再加上她又是坐着,所以王蔷根本没有看出来!

    人都是这样,安逸下来之后,只会越来越安逸!本来的小睡很快就成了熟睡!

    可总有人喜欢做一些扰人清梦的事情……

    迷迷糊糊中,王蔷感觉有人正轻轻的碰她胳膊,不由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可抬头一看,离自己眼前不足一寸的位置上,一个大脚趾正冲着她的眉心,林枫正单脚站在那里对着她一脸无赖的笑着……

    哪有人拿脚趾头叫醒人的?顿时,王蔷郁闷不已!伸手打开林枫的脚,正要冷声喝问,可眼角却看到徐若冰正蜷缩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只好压低了声音:“你干什么?”

    “呵呵,我有事儿找你们帮忙啊,谁知道她睡得那么死,一碰就倒了!”林枫无奈的笑了笑,指了指徐若冰:“她的被单给我是给盖的呢!”

    王蔷一见,不由一脸无奈的坐了起来:“什么事儿?”

    “我要上厕所!”林枫一脸郁闷的应道:“那两个美女护士不知道给我输了什么东西,快憋死我了!”

    王蔷一愣,不由没好气的说道:“上厕所就上呗,叫我干什么?”

    “呃……”林枫瞥了瞥自己:“你看我现在能自己完成这一套流程么?”

    王蔷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当下脸色一红:“你要我帮你上厕所?”

    林枫瞟了眼徐若冰,回头看着王蔷叹道:“你要是忍心叫醒人家,那你就喊一声吧,这事儿我做不出来!”

    王蔷听言,更是愤愤不平:“你不忍心叫她,就忍心叫醒我么?”

    “话说回来,我现在闹到这个地步不也是你的原因么?当时你要在外面直接搞定那个杀手,我会成这样么?”林枫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所以我不叫你叫谁?”

    王蔷一愣,顿时无言以对。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不由连忙说道:“那你可以去叫护士啊!”

    “靠,你忘了那两个值夜班的护士已经被带走了么,说是录口供,到现在也没回来啊,我按了好几遍了!”林枫郁闷的说道:“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破医院,整个五楼就我这一个病号!”

    这话一出,王蔷彻底傻眼了!那两个护士被叫走录口供的事还是她亲自办的呢,没想到,现在自食恶果了!

    什么破医院,走两个护士不能再叫两个来么?

    想到这里,王蔷气呼呼的说道:“你把针头拔下去,自己去不行么?”

    “你妹,你告诉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用右手去拔掉我右手上的针头?用嘴拔么?”林枫顿时看着王蔷怒目而视:“再说了,就算我不怕疼,愿意再挨一针,可现在没有护士,我拔掉了一会儿你给我插啊?”

    王蔷一听这话也是郁闷了!她哪里会扎针?要是赵磊在的话,他倒是没问题!可花有说回来,他要是在的话也没必要拔针头了!

    当下,王蔷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我们六点就换班了,你等张毅和赵磊来了再去不行么?”

    “我说,多大的事儿啊你这么婆婆妈妈的?”林枫顿时更郁闷了:“算了,还是叫她起来得了,还队长呢你,真是一点儿都派不上用场!活人还能叫尿憋死?”

    “唉等等!”王蔷一见,急忙起身去拽林枫的胳膊……

    可谁知她一伸手,正好抓在林枫受伤的肩膀上,顿时将林枫疼得呲牙咧嘴:“哎呀我靠!你谋杀啊!”

    “小声点儿!”王蔷压低了声音,瞟了眼依旧熟睡的徐若冰,一脸无奈的说道:“还是我……带你去吧!”

    本来林枫的病房里就有厕所,要说上厕所,也不是什么大麻烦事儿!但偏偏林枫的点滴还有一小半儿没有输完,右手不方便,左手又被固定起来了,麻烦的要死!

    好在,现在有帮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