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得财灭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0本章字数:3186字

        被绑架的那人是个好人,不被他遇到,那也没什么,但是被他遇到了,他没理由说服自己不管不顾。

        他虽然不是正义的天使,但他曾经却是为正义而战的士兵,有些思想,深入灵魂,除恶扬善,似乎已是他的义务了。

        最终,他还是抵不过好奇心,悄然下楼,走在路虎车后看了看,地面上有几点血迹,空气中还残留着血腥味。

        步铮微微皱眉,没有停留,转身如鬼魅一般,飘到了E栋楼的墙角,便看到五个人托着麻袋进了楼。

        他们似乎也在提防着被人看到,行走的时候,刻意避免发出明显的声音。

        步铮眼睛一转,立即动身,闪到楼后,看着E栋楼,发现三楼一侧的一套房子一直亮着灯,其他的房间都漆黑一片。

        这一侧的两个摄像头安装在二楼,大约有五米高的地方,死角区域更大,更加适合潜伏攀爬。

        一分多钟后,步铮似乎听到了人声,就在三楼那间亮着灯的房子里。

        步铮丝毫没有停留,几步跃到房子正下方,快速攀了上去,大力鹰爪功施展,左手扣入了客厅窗外沿的角落,借着窗帘的缝隙,他看清楚了里面的状况。

        与吴富强家一样的结构,不过,这里面的装饰更加典雅,有一股书卷气息,仿佛里面住着一个大儒。

        不过,此时的客厅里,有七个人。

        除了小青年和四个黑衣人,还有那个被撞在麻袋里的人之外,还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这人穿着西服,大背头,有一股上位者的气质。

        步铮一看,便猜出此人是个官员!

        莫非是官匪勾结?

        一想到此,步铮不禁眼睛一亮,嘴角微微翘起,与匪勾结的官员,估计不是什么好官,更何况还是谋划绑架。

        知法犯法,这可是大罪!

        于是乎,他便拿出了手机,直接打开录像,不管房间里发生什么,他都会录下来。

        房间里的七个人丝毫不知道,在暗处会有这么一个人,偷偷地录下了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爸!姓卫的老狗带来了!”小青年看到了中年人,大喜,一指麻袋道。

        中年人点点头,看向四个黑衣人,淡笑着道:“有劳四位了!”

        “各取所需而已!”一个黑衣人淡淡地道。

        中年人点点头,随即低头看向地上的麻袋,上面被血渍浸红了,褐色的地板上也沾染了一片。

        他围着麻袋走了一圈,然后猛然出脚,大力踹了出去,仿佛是在发泄。

        麻袋里面传来了虚弱的痛吟声,那人在无力地挣扎着。

        一只踹了十几脚之后,中年人才停了下来,打开麻袋,一个微胖的血人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如果擦净这人身上的血迹,一定会发现,这是个有钱人,身上穿的都是名牌,手腕上那块劳力士,起码值六位数人民币!

        而手指上的那些玉扳指,恐怕也不比手表价格低廉。

        这人,一定是个有钱的商人!

        不过,不管曾经他多辉煌,多有钱,此时的他,已经无比的狼狈,阶下之囚,性命把握在别人的手里。

        “姓卫的,你没想到会有今天吧?”中年人冷笑着,居高临下,看着血人。

        “刘……刘峰……居然是……你……”血人很虚弱,有气无力,说话断断续续。

        “哼!当然是我!在这凉州,没几个人敢惹我,更没几个人敢耍我,你却是唯一一个!真是有胆量!”中年人淡淡地道。

        “你……赌……赌场的……事……事情……”血人道。

        “跟我玩手段?哼!你答应我六成的分红,但是,结果呢?上前年也只给了三成,前年却只有一成!”中年人冷笑着,再次踹了血人一脚,道:“去年你傍上了姓邱的,竟然连一分钱都不给我,真有你的!”

        “你……你想……怎样……”

        “这几年,你也赚的够多了,欠我起码有一个多亿了吧?”中年人道。

        “我……我给……你两……两亿,你……放……放过我……”血人道。

        “两亿?嗯……有点少啊!”中年人道。

        “三……三亿!”

        “三亿?行!就三亿!”中年人点点头,转身走进了一个房间,拿出了一个平板电脑,递了过去,道:“转账吧!立即!若是耍手段,我要了你的命!”

        “你……你不……骗我?”血人似乎找到了希望,挣扎着道。

        “你有的选吗?”中年人冷冷地瞪了其一眼。

        血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中年人给了小青年一个眼神,小青年立即蹲下身来,将血人蛮横地拖了起来,骂道:“老实点!”

        中年人将平板电脑递了过去,血人颤抖着接了过去,缓缓看向中年人,道:“希……希望……你……说话算……算数!”

        “哼!快点!”中年人冷冷地道。

        血人便不再说话,吃力地在屏幕上划着,半晌之后,才停了下来,道:“可……可以了……”

        小青年立即松手,血人再次倒地。

        中年人这才接过电脑,检查了一遍,随即看向四个黑衣人,道:“到了!说好的!其中两亿属于你们!”

        “嗯!”黑衣人点点头。

        这时,中年人微微一笑,看向血人,道:“卫明财,你可真有钱啊!呵呵!这些年没少借我的势吧?赌场、房地产、开矿,这么多油水,你赚了不少,这还不都是我给你的!所以,你也别想太多,这三亿,应该属于我!”

        “你放……放心,我……保证不……不说出……去,我……会回老……家……”血人道。

        中年人点点头,道:“也对!你应该回老家了!我送你一程吧!”

        此言一出,不仅血人愣住了,就连小青年也完全没料到,不过,小青年似乎比之前更加兴奋了。

        黑衣人倒是有些惊讶,似乎期待着什么。

        “你……什么……意……思?”血人有些紧张,开始挣扎起来。

        “哼!”中年人冷哼一声,缓缓断下身来,脸上逐渐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就在血人不解的时候,他迅速出手,双手捏在血人的脖子上,用力捏着。

        血人眼珠子几乎都露出来了,使劲挣扎着,双手抓着中年人的手臂,但一会儿之后,他瞳孔涣散,双手也垂了下来,显然是失去了生机。

        不过,中年人并没有立即松手,依旧用力掐着,一分多钟过去了,他才罢手,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穿着粗气。

        小青年立即伸手,试探了一下血人的鼻息,又摸了摸脖子的动脉处,随即摇摇头,道:“死了!”

        “死了好!一了百了!”中年人点点头,随即看向黑衣人,道:“还要麻烦几位了!”

        “这个简单!”为首黑衣人点点头,对着身旁两人道:“你们来处理!”

        说完,便看向中年人。

        中年人会意,拿起电脑,和这个黑衣人走到沙发边,开始转账。

        而一个黑衣人,则是将尸体再次装进麻袋,绑好,等待着中年人和他们的头儿。

        几分钟之后,四个黑衣人离开了,小青年送他们下去,房间里只剩中年人,悠然地吸着烟,淡淡地笑着。

        步铮在黑衣人走出房间的时候,便收起手机,迅速下车,几步翻过围网,躲在茂密的松树林后面,看着远处的两辆车。

        很快,五人悄悄地出现了,将尸体塞到车尾箱,是个黑衣人上了车,由小青年领着,缓缓地向着小区大门走去。

        步铮在路虎发动的时候,便悄悄地潜回不远处,拿了自己的包,然后沿着围墙,疾掠而去。

        他翻出了围网,这里有些偏僻,距离大马路三百多米远,灯光照不到,黑漆漆一片,可以很好地隐匿行踪。

        不一会儿,他便看到了那辆路虎,向着郊外行去。

        步铮在黑暗中疾步飞驰,如猎豹一般,半晌下来,也不见速度有半分落后。

        半个小时后,路虎便出了市区,在郊外的一座小山脚停了下来,四个黑衣人下车,搬着尸体进入了山沟。

        步铮虽然速度快,但也跑不过加速的路虎,当他跑到山脚的时候,便看到黑衣人已经开始发动汽车离开了。

        他潜藏在暗处,等彻底看不到车影了,便拍摄了山沟的视频,这才进了山沟,凭着敏锐的嗅觉,循着空气中的血腥味,他深入了两百米,才在一处旮旯里发现了松动的泥土。

        他知道,尸体就被埋在这里!

        “真是够胆!肯定做过不少这样的事吧!”他不禁感叹一声,也不多停留,立即跑出山沟,向着市区跑去。

        半个小时后,他脱下了胶鞋,换上平板鞋,擦干净胶鞋上的泥土,装了起来,这才大摇大摆地沿着马路街道走去。

        半路搭上了出租车,回去的时候,差不多快要六点钟了。

        小院里鼾声依旧,步铮悄悄地回到自己屋里,生怕吵醒瘸子。

        思考了之前看到的一切,步铮完全可以确定,那是蓄谋已久的绑架谋杀,双方都不是一般人,若是此事传了出去,凉州恐怕要震动一番了。

        他基本上可以确定,杀人犯是个官员,身兼要职,这样的人,不早剔除,只会荼毒老百姓。

        所以,他将储存卡拿出来,贴身保存好,这才安心地睡去。

        这段录像,他要送给有能力铲除那人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