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熬炼与救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0本章字数:3736字

        步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翻开手机,里面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电话是胡勇打来的,短信则是李曼琪发来的。

        短信内容很简单,李曼琪说他的病痊愈了,感谢步铮的药!

        一想到李曼琪,步铮便想到了李妮,眼前浮现出了那个精灵般的可爱面孔,瞬间,步铮觉得心情大好。

        他不知道王美丽会不会找李曼琪母女麻烦,但他知道,吴富强肯定被送进医院了,过不了几天,说不定会送去火葬场。

        不知道吴富强昨天有没有找人对付自己,但他肯定,对方一定在查自己。

        或许是自己的手段,让对方意识到了一些危险,不查清楚自己的底细,吴富强是绝对不会对自己动手的。

        即便是吴富强出事了,但他还有钱,可以找人对付自己。

        所以说,目前来讲,步铮可能还有潜藏的敌人,他们属于凉州!

        瘸子对步铮简直是羡慕嫉妒恨了,因为从一早起床,就等着步铮吃早餐,但步铮却在大中午的才起床,他气愤,那是因为嫉妒。

        瘸子忙碌大半生,一直是早起的,一般情况下是七点,有时候会早一点赶集宰羊。

        吃了丰盛的“早餐”之后,步铮跟瘸子喝茶聊天,一直到两点钟,他才走出了小店,向着商场走去。

        他现在越来越佩服高科技的功能了,上网几乎什么新闻都有,简直是悬在高空的眼睛。

        半路打给胡勇,那家伙似乎在睡觉,嗓子沙哑干涩,似乎是玩了一夜。

        “铮哥,我昨夜大概探听到了一些消息,当年那孤儿院的事情,就是金辉煌的老板做的,不过据说身后有大人物保驾护航!”

        “哦?果真是金辉煌的老板吗?他是什么人?”步铮知道。

        “铮哥!你可不要乱来啊!金辉煌的老板很有势力的!”电话里胡勇的声音变了,似乎担心步铮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哦?说说看!”

        “金辉煌的老板是祁强啊,凉州四少之一啊,他老子叫祁建明!祁建明你总该知道吧?”胡勇急切地道。

        “祁建明?不知道?还有那什么四少,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四大恶人,四大名捕,四大才子,还有京城四少!”步铮淡淡地道。

        “呃?铮哥,你真幽默!祁建明是建明集团的老总,凉州的四大富豪之一啊!建明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资产上百亿啊!就算在陇省,那也是有分量的私企啊!”

        “哦,这样啊!看来这祁建明还真有能耐!不知道他身后又是什么人?”步铮道。

        “据说祁建明与市里的大人物有关系,而且还与黑社会有某些联系!可谓是黑白两道都通的大神!”胡勇道。

        “能查出他官方的后台吗?”步铮眉头微蹙,道。

        “我试试看!铮哥,你千万不要乱来啊,祁家父子不好惹!”

        “放心吧!我不会乱来!你自己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被人给发现了!有麻烦就打电话给我,或者是发短信!”

        “好!”

        ……

        结束了短暂的通话,步铮看着远处一幢幢高耸的大厦,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祁建明?哼!等着地狱的召唤吧!”

        步铮买了一台高配的笔记本和平板,差不多花了近六万块钱,然后买了几个储存卡,这才匆匆回到家里,将昨晚拍到的视频拷贝到储存卡里,将自己的手机清理干净。

        然后,他便出门,去了工商银行,将那块储存卡存在了银行的保险柜里。

        做完这些事情,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要查一下凉州的地方官员,看看有没有有能力,且有实力的官员。

        他记得那人的名字,便上网查了一下,很快,他便知道了此人,想不到对方竟然是凉州的常务副市长,真正的四号人物,主管财政、内贸和工业,在凉州有极大的势力。

        不过,网上只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其信息,却没有丝毫此人的流言蜚语,谁知道是好是坏。

        但从昨晚的事情可以看出,这人绝对是个毒瘤,背景很不简单,与黑社会勾结,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黑社会。

        步铮猜想,如果扳倒此人,很可能后面会牵出一张关系网,有大老虎撑腰。

        回家后,他便在院子里顶着烈日练功。

        步铮的身体天赋极好,那是因为打小开始,便被老院长泡在药缸里熬炼,铸就了钢筋铁骨。

        四岁不到,便跟着老院长学习太极,打下了内家拳的基础,然后便是形意和八卦,十二岁开始,便学习八极和谭腿。

        到十五岁入伍前,他已经算是少年高手了,底子非常扎实。

        入伍后,学习了军体拳、泰拳很柔术,当然,这些东西只是为了拓宽自己的视野而已。

        直到进了秦城监狱,才遇到了一个嫖妓被抓的老道,用一张岛国片的盗版碟片,换了一套被老道吹嘘得很厉害的道家功法——《真武杀生大术》。

        所以,近些年来,步铮一直都在修炼《真武杀生大术》,四年时间,步铮并没有发现那功法有什么奇妙,发现自己长进并不大,所以,在一年前,他跟老道吵了一架,说老道欺骗了自己。

        直到被老道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步铮才彻底改观,因为对方当时施展的就是《真武杀生大术》的招式。

        简单,迅猛,霸道,无坚不摧!

        练了几个小时,便到了晚饭时间,步铮这才停了下来,吃了几斤七成熟的牛肉,步铮打了半个小时的太极,便吐纳打坐。

        晚上九点钟,瘸子搬了一个大木桶进了步铮的房间,在步铮的疑惑中,他竟然烧了几大锅沸水进去,然后将一砂锅黑漆漆的药汁带着药渣,一起倒进了木桶里,最后才对步铮说:“进去泡吧!别浪费了!这一桶药,有些人一辈子都赚不到!”

        这时,步铮才知道,记忆中的恶魔归来了!

        一共是四十九份药材,一份泡一次,一次六个时辰,三天一循环。

        这是练武之人打基础最好的方子,步铮自然不会浪费。不过,他倒有些怀念老院长了,不知老人家花了多少钱和力气,才收集到这些药材。

        不说那数十年上百年的野山参,不说那大块的灵芝,还有那石斛,光其中一些干草一样的东西,也不是任何地方都有。

        等这些药用完了,步铮还得自己去收购,有些东西花大价钱就可以买到,但是,有不少药材,未必有钱就可以买到的。

        所以,这些药,都是宝贝,是老院长的心血。

        药浴熬炼不简单,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药效比记忆中要强了许多倍,疼得步铮呲牙咧嘴。

        仿佛万千细针在往肌肉里扎,又似无数的虫子往骨头里钻。

        这种疼痛,还伴随着痒!

        俗话说,疼可忍,痒不可耐!

        这种痒最难受!

        步铮非常强壮,皮肤黝黑,一米八的身高,身体里的脂肪含量极少,所以,他的体重差不多有一百六十斤了。

        他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刀伤,枪伤,还有一些奇怪的撕裂伤痕。

        步铮的身体仿佛是一块画布,被曾经的敌人留下了各种印记。

        这是勋章,军人的最高荣誉,每一个疤痕都有一个故事,或悲苦,或喜悦,或叹息!

        此时的步铮,身体上还有旧伤,这些伤,只能出来静养,秦城监狱里是无法养好的。如果泡个七八次药浴,那些伤会很快痊愈,只不过,那一身的疤痕,却是无法祛除,而他自己,也不想消除!

        他知道,这样泡药浴,对药的吸收并不彻底,至少有三成被浪费了。

        最好的办法,是弄一个大容器,下边可以加热,待到药熬沸了,便减小火势,在步铮熬炼的时候,可以保持温度。

        所以,他想着,明天有时间就去定做一个这样的炉鼎,专门用来熬药。

        ……

        六个时辰后,也就是第二天的早晨九点多,步铮才从木桶里走了出来,连忙跑进了浴室,洗漱了一番,但身上还是带着药材味。

        这一天,步铮生活倒也平静,李曼琪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步铮担心吴富强使坏,还专门在四小门口观察了一番,他远远地看到了送小妮妮上下学的李曼琪,顿时安下心来。

        他还去了一次工艺品加工厂,定制了一口可以加热的青铜鼎,底下有炉膛,里面加固了一层一公分厚的陶瓷,花了差不多两万块钱,这让步铮心里暗骂那老板心黑。

        很快,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

        雪湖公园,位于凉州东区偏南,佳木葱茏,是城市的标志之一。

        步铮早先来过一次,所以,对这里比较熟悉,这里环境好,是练武的好场所。

        所以,翌日清晨,步铮便早起跑步而来,端坐湖心亭里,打坐了两个小时,接着练起了《真武杀生大术》。

        这个时候的公园,人开始多了起来,打太极的,晨跑的,吊嗓子的,大多是老年人。

        湖心亭相对于其他地方来说,算是比较僻静的处所!

        “爷爷!你醒醒啊!不要吓嫣卿啊!爷爷……”忽然,不远处的河堤上传来一阵慌乱的哭喊声。

        循声望去,发现一个花白头发的唐装老人斜躺在石径上,身旁一个女子慌乱地摇晃着。

        只一眼,步铮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多想,身形如灵猿,大步跨出,几次跳跃,便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两人身前,吓得那女子一跳。

        “你是谁……求你救救我爷爷吧!求求你!”

        步铮根本没有看女子一眼,扫了一下老人的情况,只见其面色苍白,身体轻轻抽搐着,气若游丝。

        他身处左手,搭在老人颈部动脉之处,随后有移到了老人的心口,发现心跳缓慢,而且毫无规律。(对病症的描写纯熟胡诌,只为情节的衔接)

        “心脏病?”这时,步铮立即诊断出这时心脏病,只不过,他对自己的医术,并不像武艺那样自信,所以,有试问的语气。

        同时,他立即出手,暗劲稍运,轻轻地在老人的几个穴位上按压。

        “对对!是心脏病!很长时间没有复发了!今天……”

        听到步铮的话,女孩立即点点头,依旧慌乱无比,只不过,这一次将步铮当成了救命稻草,不停地抽泣着。

        步铮看了一眼女孩,发现对方竟然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孩,那一双眼睛,极为纯净。

        “我封住了他几个穴位,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你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带药,有的话喂他服下!”步铮虽然面不改色,但是心里却闹翻了天,要是这个老人突然死了,他可就麻烦了。

        女孩闻言,眼睛一亮,顾不得擦去眼泪,立即在老人的兜里取出了一瓶药丸,按说明喂下几粒,这才松了一口气。

        “打电话!叫救护车!”看到女孩的举动,步铮连忙提醒道。

        “啊?为什么?不是好了吗?”女孩一愣,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