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怒火焚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0本章字数:3133字

        虽然进来不久,但步铮却记得这道声音,窗口出现了一个头影,正是眼镜男。

        此时的眼镜男,看步铮的眼神,还是有些惧意。

        “谢谢!”步铮接过包子,咬了一大口,嚼了几下,点点头,道:“好不错!比想象中要好!”

        “嗯!每到周五,早餐都会比平时更加丰盛,有时候会有油条!不过,我觉得还是肉包子香!”眼镜男感觉步铮并不是那么不好说话,便打开了话匣,聊了起来,渐渐驱散了心中的恐惧。

        “我也觉得肉包子比油条好吃!可惜,外面那包子,根本看不到肉!”步铮津津有味地嚼着,很快,一个大肉包子就没了。

        “外面?外面的包子不知道什么味?肯定不必这里的差吧!”眼镜男一听到外面,神情有些恍惚,甚至有些向往,眼神中尽是期盼之意。

        步铮瞬间捕捉到了这个镜头,便道:“你进来几年了?”

        “五年了!”眼镜男低下头,叹道。

        “哦?”步铮皱了皱眉,疑惑道:“看你年龄不大,犯什么事被抓了?”

        眼镜男似乎陷入回忆之中,半晌才道:“七年前我还在上高中,喜欢上了一个同班女孩,追了两年,她才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可是,临高考前,我看到她跟一个富二代进了酒店,一怒之下,便冲过去理论!”

        “然后,你应该听说过这种事情,很狗血,就是人家嫌弃我穷,没资格做她男朋友!”

        “而那个富二代,当时在人群中嘲讽了我,我愤怒异常,失去了理智,拿起西餐刀连捅了那家伙五刀,连肠子都捅断了!”

        “不过,那家伙命大,加上家里有钱,那伤对他没有威胁,但我却被抓了,当时我还没有成年,但人家有背景,所以,法院判了我十年有期徒刑!”

        “你肯定不知道,当时我父母那种失望的眼神,哎,我当时可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他们都认为我会考上燕京大学或者清华大学,可是,大学没进去,却进了监狱!”

        “这五年来,从没有一个人来探望过我,或许,父母亲已经忘记我了,因为我让他们失望了!”

        眼镜男的神色有些无奈和落寞,似乎,他已经别这个社会遗弃了。

        但他还心存期望,道:“还有五年,我就会出去了!那时候,我都二十七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上大学,也不知道那时候的燕大清华是什么样的?不知道养父母亲还记不记得我!哎,外面的生活肯定很好吧!”

        步铮轻轻地拍拍他的手,道:“放心吧!只要你好好表现,说不定可以提前释放,现在的社会,想学知识,不一定要去大学,只要你肯努力,依旧可以学到很多!”

        “嗯嗯!我用劳务时挣的钱,找人帮忙买了大学的课本,我喜欢计算机,那种编程什么的,很喜欢,这几年都在认真地自学,希望出去后,遇到真正学计算机的大学生,可不能输他们太多!”眼镜男兴奋地道。

        “你一定可以的!加油啊!”步铮微微一笑,鼓励道。

        “嗯!”眼镜男也点点头,忽然笑道:“我叫杨兵,胡杨的杨,士兵的兵!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步铮!步伐的步,铮铮铁骨的铮!”

        “步铮!步铮!!真是好名字!跟你的身手一样!”眼镜男念念有词,似乎有些熟悉,但实在想不起来,他认为,或许是某个名人也叫这个名字,一想到步铮恐怖的身手,便道:“你一定是武林高手吧,等你出来后,可不可以教我武功?”

        “呵呵,我可不是武林高手,只是一个普通的练武的人,不过,你如果要学,我一定教你!你喜欢什么?太极?八极?形意?八卦?还是谭腿?我都会!外国的搏击术我也会,只要你想学,我都可以教你!”步铮点点头道。

        “太极吧!感觉电影中张三丰的太极很厉害!我要是有那么牛就好了!”杨兵憧憬着自己成为了太极宗师。

        步铮微微一笑,道:“事在人为,你可以的,只要你努力!”

        “好!”杨兵欣喜若狂,随即想到了什么,道:“对了,你要小心点,我们同室的那几个人,包括我,之前是受到别人的指示来针对你的!可能背后有大人物针对你,你千万要保重,不要意气用事啊!这里毕竟是监狱,他们说了算!”

        步铮面色一滞,他并不是没有意料到这件事情的原因,而是没有想到眼镜男会将这个告诉他,要知道,他可是当时的执行者之一,只是胆小不可动手罢了!

        随后,杨兵告诉了他一些监狱的事情,他也知道了自己的六个狱友。

        那矮冬瓜名叫孙发,三年前因为强奸未成年人而关进来;魁梧大汉名叫吴宏伟,因在菜市场与人发生了口角,打伤了对方,四年前被关进这里;胖子名叫边盛财,以前是个商人,因行贿和违法营业,而间接伤人,被关在这里;那老头子名叫郑云,因为倒卖文物被抓,进来已有十年了;而那精壮汉子,名叫李虎,以前是个商场保安,与客户发生了口角,重伤了对方,被判了二十年,已经过去了八年了,他是这个牢房里的老大,主要是因为他身手好,心够狠!

        与步铮聊了一会儿,杨兵就离去了,一般情况下,禁闭室是不允许探望的,但这个监狱,规矩还是由掌控者拟定,能有这么长时间聊天,对他们来说算是个大福利。

        杨兵走后,步铮再次进入练功的状态,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刚过,步铮才被带出了禁闭室。

        回到牢房,本整理了一下床铺,但却发现自己的下铺空荡荡,杨兵的床铺似乎被带走了,连床底的鞋子也不见了。

        步铮非常疑惑,寻思着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便走去了食堂。

        整个第三监狱里分成三大块区域,目前步铮被关押的是轻刑犯监区,还有重刑犯监区和死刑犯监区,这两个监区其实明面上算是一个整体。

        三个监区,总共关押了上千号犯人。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所以,食堂里的的人流依旧恐怖,上前个秃脑袋立在那里,感觉像是进入了杀场一般。

        步铮在人群中搜寻杨兵的身影,但十几分钟过去了,也不见踪迹,只能在狱警催促下吃午饭。

        午饭过后,是半个小时的放风时间,步铮缓缓走在操场上,目光穿梭不定,寻找杨兵的身影。

        等到放风时间结束时,他也没有看到,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在回牢房的路上,他感觉有人轻轻地撞了一下自己,打算回头看看是什么人,却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是小杨的室友吧?不要回头,正常走路!”

        步铮瞬间一愣,便照着对方说的,正常缓步前行。

        “小杨被李虎他们打成重伤了,尤其是被孙发打断了一条腿一只胳膊,狱警出面,不但没帮他,还将他送走了,他恐怕这辈子都要完了!”

        “他让我告诉你,让你小心李虎他们,他们跟狱警勾结,有阴谋针对你!”

        话一说完,那人匆匆而行,走到了步铮的前面,转眼间便冲入了人群中。

        “谢谢!”

        步铮低声到了一句,不知道是对这人说,还是对小杨说,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怒了,怒火焚膺!

        杨兵被打,不知道送去了什么地方,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帮了自己。

        替自己作证,又将那些人的阴谋告诉了自己,被对方知道,不私下里做手脚才怪!

        步铮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阴沉,眼神冰冷如刀锋,走到自己的牢房门前,他看到了两名面色不善的狱警站立在两侧。

        他冷冷地瞪了两人一眼,然后大步进入房间,便看到了李虎他们五个人,还有那个狱警队长。

        在步铮进来的一刹那,六人的眼神都有些变化,李虎五人是害怕,狱警队长则是阴沉。

        “怎么回来得这么迟?这里是监狱,守点规矩!”队长本来坐在李虎的床铺上,看到步铮,便战力起来,背着手,走到步铮面前,道:“昨夜发生的事情,情节比较严重,你看看他们几个,都打了石膏!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做,不然,就算你再能打,也打不过一监狱的狱警和子弹!好了!注意点就行,好好准备一下,下午你要去农场!”

        步铮没有看队长,而是你将冰冷的目光泼在李虎等人的脸上,淡淡地道:“小杨呢?”

        五人面色一变,有些紧张,不知道怎么说话。

        “我问你们,小杨呢?”这一次,步铮的声音有些大。

        “他有事!被……送走了!”胖子尽量挤出微笑,道。

        “送去哪里了?”步铮眼神逼人,紧紧瞪着胖子。

        胖子不敢说,其他几人也不敢说,都将目光投向了队长,队长眉头微皱,淡淡地道:“杨兵犯了个小错误,送走了!”

        步铮突然一转身,一巴掌扇在那队长的脸上,直接将其扇飞,撞在墙上,并且他迅速一动,一把捏住对方的脖子,声音如地狱的死灵,道:“说?送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