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赖相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1本章字数:3163字

        步铮被带回了牢房,然而此时,牢房里却只有赵飞一个,另外两名死刑犯不知去哪里了。

        看到步铮进来,赵飞自己很高兴,不过,当他看到步铮的眼神扫过那两人空荡荡的床板时,便低头叹了一口气,道:“他们走了!”

        “走了?”

        赵飞点点头,看向窗口,道:“昨天晚上,两人将牙刷折断,吞了下去,想要借着就医的机会逃出去,但还是被发现了,当场被击毙,恐怕,此时已经在火葬场了!”

        步铮也不说话了,临近死亡,犯人便不安定了,自然会利用很多种极端的方法,创造机会逃亡。

        可是,这么严密的监狱,像他们这种人,有几个能逃出去?

        一时间,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

        “希望你不要像他们一样,血肉之躯,终究抵不住子弹!”赵飞看了一眼步铮,便回到了床上,拿起了那本《论语》,依旧是《颜渊》那篇,半天也不见得翻页,心思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步铮没有打搅他,知道此时的他,心里有多烦乱,只是伪装得好一点而已。

        晚餐时间,四名已经突然进来,给步铮和赵飞带上手铐和脚镣,然后将他们带到了一处安静明亮的房子里,解去了手铐和脚镣。

        步铮看得出来,这里并不是囚室,装饰的跟秦城特殊囚室一样,一般人是无法出去的,但在凉州,警员宿舍都没有这么干净整洁。

        五十几平米的房子,有一张豪华大床,还有沙发柜子餐桌等家具,墙壁上挂着大屏电视机,正在播放着国外的无限制格斗比赛。

        餐桌上,有几个盘子盖着,有浓浓的香气散发出来。

        二人疑惑,相视一眼,看了看身后的警员,却发现对方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便出去了,锁上了门。

        “怎么回事?”赵飞低声道。

        “不知道!肯定有玄机!”步铮摇摇头,道:“想看看再说!”

        二人将房子里的几乎所有物品都检查了一遍,除了发现几个针孔监控器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特殊事物。

        最后,二人走到了餐桌前,一一揭开了盘子的盖子,出现在眼前的是,是几道精美的菜肴。

        烤乳鸽,羊颈肉,烧鹅,糖醋鱼,牛蹄筋,等等,每一道都烹调得极为香浓。

        不过,这里都是荤菜,没有一道素菜。

        桌上还有两瓶长城干红,与几道菜肴相映衬,格外诱人。

        在监狱里,出现这样的东西,确实有点意外。

        二人实在想不通对方要做什么,虽然这些食物极其诱人,但他们还是抵抗得住。

        “会不会下了药?”赵飞吞吞口水,道。

        不正眉头微蹙,凑到每道菜跟前嗅了嗅,然后又拿起纯银餐具,在每道菜里拨弄了一番,又拿起红酒,检查了一遍,并打开添了一下,眉头皱得更深了。

        “怎么样?”赵飞道。

        步铮摇摇头,道:“不像是下了药!对方什么意思?”

        “不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赵飞点点头,道。

        “先不管了!难得在监狱里遇到这样的待遇,先吃饱了再说!”步铮拉过椅子,倒了一杯红酒,稍稍抿了一口,便叉起一只乳鸽,啃了起来。

        赵飞本来不敢下口的,但是看到步铮的样子,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了,抓过一块猪蹄膀,边啃边道:“不管了,就是死,也要先享受一番!”

        二人风卷残云,将桌子上的几大盘菜一扫而光,甚至连细小的骨头都嚼了。

        完了之后,二人才各自一手拿着红酒甁,一手拿杯,坐到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格斗比赛。

        “听说打这种拳很赚钱?”赵飞指着格斗的画面,道。

        “嗯!大型的赛事,一场下来,都有几百万上千万美金的奖励,即便输了,也有一半的出场费!”步铮点点头,道。

        “这么好?要是有机会,我也去试试!这些黑佬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赵飞感叹一声,道。

        步铮白了他一眼,道:“以你的实力,说不定可以拿世界冠军!”

        ……

        二人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打算换台,但是,却发现只有这一个频道,这个时候,他们可不认为这里原本就只有这一个频道,恐怕是对方对电视动了手脚,特意这么做的。

        “他们到底什么意思?”赵飞道。

        步铮指了指血腥的格斗场面,道:“恐怕与这个有关!”

        “打拳?”赵飞面色微变,惊疑不定。

        步铮点点头,道:“好好休息吧,接下里说不定是一场苦战!”

        说完,他便将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回到床上,躺了下去,闭目养神。

        赵飞开始有些担心,但最后,看到步铮的样子,他也躺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

        不知不觉,便到了深夜。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二人被一阵开门声惊醒,立即坐了起来,警惕地看着门外。

        这时候,是个狱警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冲锋步枪,指了指二人,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和脚镣,然后示意他们出去。

        二人相视一眼,彼此点点头,缓缓走了出去,沉重的脚镣哗啦哗啦地响。

        出门后,转了几道弯,二人眉头皱得更深了,这条路径,明显不是去牢房的道。

        五分钟后,二人被押送出了一道小门,门外停着四辆黑色的防弹越野车,但上面却没有监狱或者是警局的标志,其中一辆车旁边还站着五个戴着脚镣手铐的死刑犯。

        顿时,二人都感觉恐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但步铮似乎却有些兴奋,对着赵飞轻声道:“淡定!或许是好事!”

        “好事?不会是将我们带去刑场吧?”赵飞疑惑道。

        “不会!如果带我们去刑场,那只能说他们脑子不好使!”步铮摇摇头,在狱警的指示下,缓缓走上了第二辆七座越野车。

        赵飞紧跟其后,既然想不通,那就不去想了。

        二人一上车,便被锁在座位的钢杆上,由四名荷枪实弹的狱警看住,并且还带上黑色的头套。

        显然,这群人不想二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以及详细路线。

        赵飞当过兵,只是普通的侦察兵,侦查技术有限,刚开始感受了一下车的行进路线,便有些发懵,行了五分钟之后,他苦着脸,索性不去考虑。

        倒是步铮心里较为清晰,描绘出了一条大概的路线,但是,一个小时的颠簸转弯环绕,也打破了他心中的图绘。

        不过,他可以肯定,车是往南边行去了,其中还有一段高速行程。

        一直行驶了三个小时之后,车才停了下来,七人相继下车。

        他们的头套并没有被摘掉,就这样摸黑被押着走下了一道阶梯,转了几道弯之后,到了一个四名黑衣墨镜男把守的宽大铁门。

        这个时候,狱警才替七人解去了头套。

        灯光昏暗,步铮和赵飞二人半晌才看清周围的环境,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地下工厂。

        那是个黑衣人,腰间鼓鼓的,明显是装备了枪械。

        不过,这已经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了。

        七人被带着进入了铁门,走了五十米的宽道之后,遇到了两条岔道。他们被带进了其中一条岔道,而在另一条岔道里,步铮听到了喧闹的人声,那里面仿佛是在开运动会一般。

        一路走来,步铮都在认真地侦查着环境,这里每隔十米,便有两人守着,都配有手枪。

        两分钟后,眼前的空间开阔了,灯光也亮了许多。

        步铮看到了许多小门,每一个小门前都有人把守,这里应该有不少房间。

        步铮和赵飞二人被带进了一个小门,其他五人则别带到了另外一个小门。

        进入小门后,发现里面非常的宽大,足有八九十平米,装饰得跟普通宾馆一样。

        房子里本来有四个人,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一个高瘦的眼镜男,还有两名狱警。

        步铮二人一进来,除了微胖的中年人正在品酒,其他三人的目光就看了过来,眼神中有些警惕。

        “是你!”这时,赵飞看到中年人,惊讶出声。

        步铮疑惑,道:“你认识?”

        “呵呵!整个监狱,恐怕只有你这样新来的不认识!”赵飞微微一笑,道。

        步铮更加疑惑了,这时候,那中年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笑道:“哈哈哈!确实!整个第三监狱,除了你步铮,还没有人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赖相昇,是凉州市第三监狱的监狱长!”

        “监狱长?原来是你!哼!幸会幸会!”步铮淡淡地看了赖相昇一眼,道:“赖狱长深更半夜带我们来这儿,不知有何贵干?”

        赖相昇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沙发,道:“坐下说!”

        二人也不多想,便坐了下去,步铮很快将房间里的步铮扫视了一眼,这才看向赖相昇。

        “步铮,你心里清楚自己的事情,知道是有人针对你吧?”赖相昇道。

        步铮靠在沙发,淡淡地道:“知道!李建海!”

        “哈哈哈!不错!”赖相昇笑着,抿了一口红酒,道:“你不应该打他,没事也就有事了!”

        “他活不久了!”步铮半眯着眼睛,淡淡地道。

        “哈哈!够霸气!想不想自由?只要替我做件事,你就自由了!”赖相昇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