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获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1本章字数:3181字

        打电话的是赵进国,凉州的一把手,管司法的市长,是他的人,即便不是,他要弄死赖相昇,也是毫不费力的!

        本来,赵进国听了徐浩的话,对步铮有些忌惮,再加上老爷子天天在耳边唠叨,便想着怎么报恩。

        所以,他对步铮的去向还是有留意的,所以,当肖振英发出彻查步铮的案子的时候,赵进国便插手了。

        得知这个步铮真是自己的救父恩人,当即大怒,也下令彻查,甚至直接打电话给赖相昇。

        虽然第三监狱赖相昇是主宰,但是,也有人对他不满意,那便是政委,他对赖相昇的一些作为比较了解,便将赖相昇对步铮所做的一切,一字不漏地告诉了赵进国。

        于是,两方势力出手,解救步铮。

        大批的特警冲进了第三监狱,带走了赖相昇,然后才解救步铮。

        对于卢雪的所做,步铮非常感激,再次道:“谢谢你!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不谢!先出去再说吧!”卢雪拉着步铮,往外走,并大声道:“对了!这里面谁欺负过你!老娘废了他!”

        步铮满头黑线,这丫头的性格,跟男人真没两样,以后还怎么嫁出去?

        突然,步铮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他一向心里只有小然一人,怎么突然间有了卢雪的影子,自己不会是潜意识地喜欢上她了吧?

        “等我一下!”步铮轻轻地拍了拍卢雪的手,突然神色一滞,自己怎么就碰女人的手呢?难不成是三监呆久了,乃至迟钝了。

        卢雪神经大条,倒是没有在意,只是有些疑惑。

        步铮进了牢房,半分钟后,又出来了。

        他告诉赵飞,赖相昇完了,一两天之内,他就可以出去。

        赵飞还以为步铮在说胡话呢,但是,当他看到一群警察簇拥在步铮身后,离开了牢房,他才激动起来。

        此时,狱长的办公室里,有几个人坐着聊天,其中两个,是赵进国和肖振英。

        这两人虽然不是同一派系,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是暂时走到了一起。

        赵进国自然希望能将肖振英收入帐下,不用多久,他就要离开这里,去省城任职,自己的班底,还是要稳固下来。

        肖振英是市公安系统的一把手,在凉州绝对有话语权。

        一阵敲门声响起,几人间的闲聊停了下来,卢雪带着步铮走了进来,里面的人,只留下了赵进国和肖振英,其他人都出去了。

        “步先生,不好意思!这么久了,竟然不知道您被关在这里,这是我的失职,您放心,对于那些谋害你的人,不管他什么背景,我们都会严查!”赵进国还是一副官腔,不过,却真诚了许多。

        “麻烦赵书记了!”步铮微微一笑,道:“你们来的很及时,不然,三天后,估计我就要别赖相昇枪毙了!”

        “嗯?怎么回事?”赵进国和肖振英相视一眼,面色微凝。

        随即,步铮便将赖相昇与黑势力合作组织黑拳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具体的位置,他自己也说不清。

        看到二人愤怒的样子,他知道,赖相昇完了,虽然都是死,但是,依法枪决,和打黑拳,性质不一样。

        哪怕是赖相昇职位多高,也要倒下了!

        步铮对肖振英也是感谢了一番,要知道,他刚刚给出的这个消息,算是给肖振英一个加功的机会,等到对方离开后,他才跟赵进国真正交谈起来。

        半个钟头后,步铮离开了办公室。

        赵进国答应了步铮,想办法放杨兵和赵飞出来。

        杨兵的事情,很容易办,他甚至都可以替其翻案,毕竟,未成年就被关进了打牢,这个罪,法院受不起,监狱受不起,政府部门更加不敢乱来。

        至于赵飞,相对来说,麻烦一些。

        不过,为了还步铮的人情,赵进国必须得做到。

        监狱的事情已了,步铮坐着卢雪的车,回到了东湖分局,处理一些相关事宜。

        让他意外的是,在这里,他看到了李曼琪,这个女人的脸色很苍白,很憔悴,显然,最近一段时间,她没休息好!

        “啊!步铮!你出来了!太好了!”李曼琪看到步铮,激动异常,眼睛都湿润了,略带哭声,道:“对不起,都怪我!对不起!”

        她知道,步铮之所以被关进去,主要是因为妮妮的事情。

        如果不是妮妮,如果不是她那天打电话叫回步铮,那么……

        没有如果,她只有深深的自责!

        这个女人,很坚强,但又很脆弱!

        “没事!我只是暂住了几天而已,算不得什么?你看,我好好的!”步铮心软了,女人的泪水,有时候,比鲜血更加有力量。

        步铮转了一圈,表示自己很好!

        “可是……我……我知道监狱很苦的!”李曼琪呜咽着,道。

        “不苦不苦!我一进去,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也不干活!那可是霸王的待遇,一点都不苦!”步铮拍拍胸膛,道。

        “真的吗?”李曼琪的情绪微微好转,不过,眼角依旧有泪痕。

        步铮看着,有些心疼,禁不住靠前,伸手替她抹去了眼泪。

        卢雪有些尴尬,也有些失落,不好意思地道:“你们聊着,我先出去了!”

        说完,便立即逃了出去。

        这时候,步铮才意识到不对,而李曼琪,俏脸微红,刚刚二人之间的举动,实在有些暧昧,她竟然没有躲开。

        不过,说实话,他从未感觉到如步铮的手带来的温暖,虽然只是轻轻一抹,但是,那一瞬间,她心里竟然有种安稳澄净的感觉。

        “妮妮还好吧?”步铮立即转移话题,避免尴尬。

        李曼琪点点头,一想到女儿,便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她很好!现在在学校!她很想你,你不在的这几天,她天天闹腾着,要见你,还要吃你做的菜!”

        “待会出去先买菜,我做一顿大餐给小丫头!”步铮欣然一笑。

        “那就谢谢你了!”李曼琪彻底平静下来。

        “这几天难为你了!要好好休息,你的脸色很差!”步铮看着李曼琪的脸色,还真担心其积劳成疾。

        “嗯!”

        ……

        “给你!这是你的钱包!”卢雪将步铮的钱包和手机还了过去,她驱车,送李曼琪和步铮回东湖小区。

        李曼琪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尴尬中,默默地坐在后座,不言不语。

        “谢谢你!”

        “别那么客气!其实,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卢雪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这与你无关!”步铮说着,打开了手机,里面有许多未接电话,最多的是瘸子,然后是李曼琪,胡勇也有几个。

        还有几条短信,除了胡勇的是告诉自己祁家在凉州的后台外,其他二人都是问自己在哪儿,怎么不回电话,是不是出问题了。

        看到这些东西,步铮心里有些湿润,瘸子那样的人,只会拨号码打电话,哪会发短信,但是,步铮几天没有消息,他竟然学着发短信。

        其实,发短信看似一个极为简单的事情,但对于一个近六十岁且从未碰过这东西的人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

        步铮立即拨了号码过去,给瘸子报了个平安,听到对面松了一口气,他自己竟然有些难过。

        胡勇的那条短信,告诉他,祁家父子身后是刘峰,常务副市长!

        又是刘峰!

        步铮看到这个名字,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你的功夫很厉害啊,跟谁学的?”卢雪似乎对步铮的身手很感兴趣,一路走来,一直问个不停。

        “我师父,以前是北区孤儿院的老院长!”步铮淡淡地道,不禁想起了老院长。

        “哦!”卢雪并不是本地人,来凉州才两年时间,自然不知道北区孤儿院。

        “可不可以教教我?”

        “嗯?这倒是可以,就怕你吃不了苦!”步铮神色微讶,道。

        卢雪撇撇嘴,道:“别看不起人,什么苦我吃不了!只要你教,我就可以!”

        “好吧!我会教你!不过,要等到我有空的时候!”

        “你什么时候有空?”卢雪有些不满意,以为步铮在敷衍她。

        “最近事情比较多!过几天吧!我打电话给你!你先回去打打基础!每天扎马步两个小时!”

        “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简单了?”

        “简单?呵呵,你做到了再说吧!”步铮从不相信扎马步是个简单的事情。

        既然卢雪提出了这个要求,他自然不能拒绝,毕竟,人家救了自己。

        三人先去了菜市场,买了许多食材,然后才回到四小,接了妮妮回去。

        一看到步铮,小丫头简直欢喜疯了,像只小鸟一般,一只叔叔前叔叔后的。

        步铮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留下了卢雪一起吃。

        四个人,倒像是一家子,其乐融融。

        送着卢雪下了楼,步铮沉思了片刻,便道:“卢雪!你去北区商行16号保险柜,那里有东西你用的到,我待会儿将密码发给你!这是你我只见的秘密,别告诉他人!”

        卢雪有些不解,道:“什么东西?”

        “你自己去看吧!”

        送走了卢雪,步铮心里一松,他知道,刘峰有麻烦了,而卢雪,很可能会因此而得到职位的提升。

        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那么,是时候开始筹备祁家父子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