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疯狂的皮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2本章字数:3151字

        步铮一上车,便看向豹子,道:“加满油!然后,上车!”

        很快,这辆黑色的皮卡咆哮着,驶出了后院,奔上了告诉,留下吴帆和一众伙计炽热的期待。

        十分钟不到,另一个方向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咆哮,一道黑影疾掠而来,几个转弯漂移,停在了修理店前。

        打开了车门,率先冲出来的是豹子。

        这家伙一下来,脸色发白,直接跑到草坪旁的下水道口,吐了起来。

        “哈哈哈!好车!好车!”

        紧接着,步铮也下了车,打开车顶盖,一抹发动机只是带着一点点的温度,便满面笑容,赞叹连连!

        “怎么了?”吴帆跑过去扶着豹子,疑惑地道。

        “妈的!丢人丢大发了!”豹子低着头,似乎有些不敢看步铮,愤怒地道:“疯子!真他娘的疯子!”

        “跑了多远?”吴帆道。

        “盘山公路跑了一圈!”豹子心有余悸地道。

        “什么?骗鬼吧,十分钟不到啊!谁信!”吴帆撇撇嘴,显然不信。

        “妈的!爱信不信,老子的魂差点被吓跑了!那家伙干什么的,下坡的时候都在加速!一上大公路,直接开到了三百五!真是个疯子!”豹子抱怨连连,但心里却是在慨叹。

        步铮的车技,他没话可说,他是地下车手,见过不少疯子,但是技术这么好的疯子,他是第一次见。

        宝剑配英雄,这辆皮卡,终于被人拿走了!

        原本是舍不得的,但此时,他似乎有些期待被拿走!

        也许,在他心里,一个车手,比车更加有魅力吧!

        不过,就这样被拿走,他心里不痛快,怎么也得狠狠地敲诈一笔。

        “多少钱?”步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豹子伸出了一只手,道:“便宜点,五百万吧!”

        步铮嘴角一抽,直接将背上的包扔了过去,道:“心真黑!老子就这点钱,多的没有,爱要不要,反正车归我了!”

        豹子也只是漫天要价,并没有真的希望步铮能出这个价。虽然这辆车的价值不止五百万,但是,这是改装车,属于风险车,麻烦很多。

        不料,步铮扔过来的背包直接将他撞了个趔趄,这才知道,这个疯子竟然背着现金买车,这是走土豪路线吗?

        他赶紧提着包冲进了店里,数了一下,发现有近三百万之多,当即大喜,满面笑容地对着步铮道:“算了!我吃点亏吧!手续你找他!”

        说着,指了指吴帆!

        二人的关系不一般,这近三百万的现金,估计也有吴帆的一部分。

        看着皮卡跟着宝马X6离去,豹子心里空荡荡的,喃喃自语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从未听说过!”

        ……

        注册了车牌,办理了一些相关手续,步铮便迫不及待地驱车在城中游荡,后又上了高速,转道九曲十八弯的鸣鹿山,酣畅淋漓地挥洒自己的车技。

        鸣鹿山已经是凉州的边界了,非常偏僻,但自然风光还可以,时常有人驱车游玩。

        不过,一道夜晚,这里便是飙车一族的天堂,也是他们的地狱。

        这里的公路蜿蜒盘旋而上,转到山后又以同样的形式铺陈下来,不过,有些地方搭在悬崖边上,时常有人车毁人亡。

        不过,步铮丝毫不担心这些,因为他对自己的技术很了解,也很清楚。

        “轰……”

        皮卡如饥饿的猛兽,咆哮不断,疾驰而去,顷刻间,便到了第一道弯,转眼间便消失了踪影,出现在第二道长路。

        盘山路上,几个小青年驱车缓缓奔行着,一共三辆车,第一辆是保时捷918,开车的是一个小太妹,似乎未成年,眉宇间有些傲气,但长得非常漂亮。

        可能是因为年龄比较小吧,胸部有些欠缺!

        第二辆车是兰博基尼蝙蝠,车里坐着两个男子,十八岁左右,一看就是纨绔子弟。

        第三辆车,则是一部帕加尼风之子,里面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紫发男子。

        三辆车速度一致,车主似乎是朋友,相互之间童话闲聊着。

        “呜……”

        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迅速消失在视野中,三辆车四个人顿时都沸腾了。

        “我去!什么鬼啊?”

        “我不会是看错了吧?有人竟敢在这里开这么快?”

        “妈的!那家伙活得不耐烦了吧?难道是在像我们宣战?”

        ……

        “宣战?亏你想得出来!你难道没有发现,人家的速度超过一百五了吗?这可是盘山路上坡啊!”风之子的车主惊叹道。

        “不错!太快了!什么时候这里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蝙蝠的车主也是一脸的震惊,道:“不会是飞蛇吧?”

        “不!不是飞蛇!”最前面的保时捷里的小太妹大声道,“飞蛇的车是改装过的雷文顿,但是,刚刚那辆,好像,好像……”

        小太妹有些不确定,声音渐渐止住了。

        “好像什么?”耳麦里传来后面两辆车主的询问之声。

        “好像是辆皮卡!”小太妹不确定地道。

        “什么?皮卡?温婷你不会是看错了吧?”蝙蝠的车主惊叫道。

        小太妹深呼吸了一口气,停顿三秒,大声道:“是皮卡!没错!我看得清清楚楚!”

        此言一出,后面两辆车里的人可暴动了。

        “妈的!竟然是一辆皮卡!这是在向我们挑衅吗?太嚣张了!”

        “他大爷的!不能放过那孙子!快追!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追!”

        ……

        瞬间,三辆超跑开启了比赛模式,加速奔驰在山道上,可是,几十分钟过去了,鹿鸣山的路都跑完了,哪看到皮卡的影子!

        喜得新车,步铮很兴奋,所以,他差不多在城里转了好几圈,下午四点的时候,才回到小区。

        步铮不在,李曼琪又忙,那么负责接送妮妮上下学的担子,便落到了程佳佳的身上。

        不过,昨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全是严打,街巷里警笛高鸣,程佳佳一个呆在家里,多少有些害怕,尤其是警笛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她心里发虚。

        直到步铮回来,她才放下心来!

        步铮话不多,程佳佳也并不知道说什么,虽然极力延伸话题,但最终还是冷场,索性自个拿出了一个本子,记录起什么来。

        步铮则是回到自己的屋子,开始练功!

        他很想将那铜鼎搬回来,但是,这里是楼房,不适合放拿东西,楼上倒是个好去处,只不过,那可是公共的,私用起来不好。

        所以,暂时他只能去瘸子那里泡药,等瘸子的女儿回来了,再拿回来想办法。

        祁强被灭了,现在,步铮在凉州的敌人便只有祁建明了,不过,祁建明是只老狐狸,想要灭他,还得认真谋划一番。

        从祁强那里得到的那把短剑,是一把古剑,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宝剑,汉剑的造型,铜合金,不知道怎么锻造出来的,异常锋利,杀气凛然,削铁如泥。

        剑身上有花纹,还有两个篆体字,查了半天的资料,步铮才认出这两个字。

        胜邪!

        这个名字可大有来头!

        《越绝卷第十一》记载:欧冶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吴王阖闾之时,得其胜邪、鱼肠。阖闾无道,子女死,杀生以送之。

        欧冶子铸此剑时曰:吾每铸一剑,便铸一恶,故此剑名曰胜邪。

        史料是这样记载,但并非这把剑就是这样,步铮自然不相信一把剑会有这样的生命,在他看来,那只不过是执剑之人用来掩饰自己过错或罪恶的话语而已。

        当然,步铮也并不能肯定,这把短剑就是那把史上留名的宝剑,也许是复制品,也许是另有故事!

        不论怎样,这是一把好剑!

        只不过,此剑杀气太重,应该是沾染了太多的鲜血,不宜展示于众。

        步铮将它贴身收藏,作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这几天,步铮的生活趋于安稳,四个人住在一个房子里,气氛非常和谐。

        有时候,卢雪会过来看妮妮和李曼琪,主要目的,是找步铮。

        “哼!臭步铮!说话不算话!”警花双手叉腰,嘟囔着嘴道。

        “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步铮一愣,疑惑道。

        “说好的,要教我功夫!骗我在家扎马步!你却有时间去泡妞!”卢雪噘着嘴,压低声音道:“这才几天不见,不知在哪里骗了一个大美女回来,你这样,可对不起琪姐!”

        步铮无奈地笑了笑,道:“别乱说!你不是想学功夫吗?我现在就教你!”

        “真的?”卢雪大喜,对步铮的不满瞬间就忘记了。

        “这还能有假!”步铮微微一笑,指了指收拾餐桌的另外两个女人,道:“大家监督,不过,你要换身衣服!”

        “等我!”卢雪嘻嘻一笑,立即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并且,向着楼下跑去。

        步铮隐约听到,这小妞竟然打电话请假,说有重要事情,

        不一会儿,卢雪就上来了,手里提着一套衣服,看来,他将便服放在车里。

        卢雪进了李曼琪的房间,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运动服。

        “好!跟我来!”步铮觉得卢雪的气质很不错,有武者的风范。